周六下午,客场,老对手,目前排名第五的亚琛队,老朋友瓦尔纳*福克斯。

    斯福扎确认伤休两周,莱希首发,布雷默轻伤被轮换,尤墨继续首发。

    倒春寒来袭,气温只有5度,小雨。

    比赛开始于下午点,科尔曼单口解说。

    雨战多变数,这场也不例外,各种滑倒,滑出五六米的飞铲,难以判定的皮球落点,都成了影响比赛胜负的所在。

    双方战术思想都很坚决。亚琛队显然更适应在这种场地和气候下作战,利用主场高昴的斗志发起了猛攻。凯泽斯劳滕组织核心上不了,首发阵容以稳守为目的,自然更谨慎一些。

    尤墨在上场前,接到了雷哈格尔的指示。

    多参与防守。

    这对他来说,还真是大姑娘上轿般的体验。

    防守这种东西,对于活动范围很大的非支点型前锋来说,算是必修课。尤墨能一直混到现在才被要求,已经很例外了。

    打破例外,自然有原因。

    他在上一场进了个球不假,可在雷哈格尔看来,那远远不够。

    如此多的越位里面,经验足够的话,完全可以把握住一两次启动时机,最终完成致命一击。这场比赛的上半场,主基调是防守,暗藏的锋芒是快速反击。尤墨的速度不算快,百米11米4而已,可在体能足够力量充沛的情况下,作为一把尖刀向前,还是具有相当的杀伤力。

    既然多参与防守,那位置肯定会后撤很深,进攻即使有再高的自由度,依然会在很大程度上降低越位的可能。

    后场防守与高位逼抢的要求并不一样。跟随。压迫,响应队友呼应,机会合适的情况下再出脚,这些纪律性很强的要求,对尤墨来说都是足够新鲜的体验。

    当然,只有纪律的话他可没有多大兴趣。

    对抗!

    通过这段时间的训练。他发现自己有些沉迷。

    老家伙们为了帮他尽快适应,特意在训练提高了对他的身体冲撞,用游走在犯规线上的动作,考验着他的应变能力。

    这种对抗的感觉,让他依稀找见了以前的岁月。

    咏春拳,跆拳道,空手道,这些无一不是高度对抗的东西,能提前判断对手想法。能为对手所不能,能处处快人一线,成就感也是满满的。

    比起被吹越位后悻悻地往回跑,感觉好多了!

    认真的态度,极快的反应,优秀的爆发力,良好的身体状态,这些东西所构成的超强对抗能力。完全弥补了他经验不足的问题,顺便。把比赛往诡异的方向领。

    双方的主教练,年龄加起来超过120岁的老家伙们,在比赛进行到20分钟之后,心脏都有些受不了。

    搞毛啊!

    这货不是天才前锋吗,要不要这么颠覆认知?

    按雷哈格尔的本意,本来上半场也是主防。让他回来参与一下,更多是为了限制他向前的冲动,降低越位可能而已。可这家伙越防越起劲,一对一成功率越来越高,竟然把对手防的见他就传。一点不敢犹豫的那种!

    防是防的好了,可回的位置太深,进攻经常找不见人影!

    瓦尔纳*福克斯就更郁闷了,雨天变数大,进攻的气势非常重要,很多机会纯粹就是拼出来的。这突然杀出来一个程咬金横在路间,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要不要这么搞!

    没有犀利的个人突破,那球队只能通过连续不断地传递,才能制造机会出来。

    可如果真有那个实力的话,球队不至于只排第五名了!

    难道上半场就看他在那满场飞奔,力保0:0的比分?

    真蛋疼呐!

    “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已经无法可说了!防守,防守,防守,这家伙是真把自己当成防守型后腰了?不对呀,他仿佛只对断球感兴趣,一对一的时候几乎每次都能抢镜,这太让人惊讶了!”

    “看这个慢镜头,典型的正面二分之一球。对方倒地滑铲过来,看他干了些什么!加速,冲刺,先捅走皮球!看,对方在铲到他支撑腿一瞬间,蹬地,向右前方侧跳,两脚几乎是贴着对方身体滑了过去,竟然没有摔倒!”

    “又来了看慢镜头!对方想把皮球护出底线,造个角球。他从一开始就绕了个弧线,竟然在底线上把皮球勾了回来!天呐,他可是个前锋,怎么能回防到底线!究竟在干什么?”

    “雷哈格尔不准备制止他吗?这次进攻他又没能赶到前线!在防守消耗过大,会不会影响他的攻击力?”

    替补席上,布雷默转头,看了眼一脸专注的卢伟,开口问道:“boss可没打算把他当后卫用。你兄弟好像又乱来了,有什么看法吗?”

    “他一贯如此,一玩高兴就忘了本来该干什么。”

    “不准备制止他吗?”

    “算了,现在他不归我管。”

    “哈哈,你竟然记住了,我以为你和你兄弟一样呢。”

    “他是个自由散漫的家伙,比我强的多。”

    “呃”

    能让雷哈格尔犹豫不决的家伙可不多,场上这位算是难得的一位。

    一味地强调前场位置感,肯定要让他放弃之前干的很好的活儿,别的先不说,这对他的积极性首先构成了打击。

    不是让我多参与防守的么,难道做的好了仍然得不到鼓励?

    球队缺了组织核心,踢法变得简单粗暴,现在即使要求他前压,顶到最前线上,也不见得有好机会让他一展才华。

    有他在后场一通搅合。场上局面开始渐渐扭转,对手进攻方式开始变得单调,威胁也越来越小。如果此时让他坚决前压,会不会成为比赛的变数?

    瓦尔纳*福克斯那个老狐狸,一直按兵不动,在等什么?

    想到这些。雷哈格尔起身,站到场边,淋了会雨,一言不发地回来,只是在转身的时候,看了眼隔壁教练席。

    果然,在等待!

    瓦尔纳*福克斯端坐教练席,表情平静。

    球队进攻无力的局面尽落眼底,他依然没有任何表示。仿佛在等待球员们的突然爆发。

    0:0的比分,主要竞争对手,主场作战,这些压力仿佛不存在一般,没能在他脸上找到分毫。

    比赛已经过去快0分钟,摄像机镜头已经很多次在他脸上划过,可每一次,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

    在等什么?

    小城亚琛。没有大牌球星,只是依靠不错的团队力量。优秀的战术能力,才一步步爬到联赛第五的位置。

    主场对阵凯泽斯劳滕,他的排兵布阵充分考虑了对方组织核心缺席给自己带来的优势,只是依靠一名防守型后腰加上四名后卫,就能把对方的反击给完全遏制住。目标明确的赛前准备,协作能力很强的防线。在绝大部分情况下,都能把对方进攻最重要的环节给破坏,让威胁扼杀在摇篮里。

    后顾之忧解决了,进攻却撞在了铁板之上,而且。是让队员心生畏惧的铁板一块!

    这种状况维持下去,队员们的信心肯定会动摇,如果没有及时的战术调整,爆发不会出现,崩溃到是有可能!

    还不准备行动吗?

    为什么不准备行动?

    雷哈格尔和瓦尔纳*福克斯都明白。

    不是不想,是没有办法!

    球场上横空出世的抢断狂,一对一面对任何亚琛队员都开始占尽上风。为了规避风险,球员们不得不降低处理球的追求,能不犯错被断,就算完成任务。

    对付这种家伙,除非有连续华丽的一脚传球把他弄晕,或者是个人能力超强的盘带大师杀出来,才能完全破解局面,让进攻重新回到正轨。

    很明显,以上两者亚琛队一条也不占。

    瓦尔纳*福克斯在等待的,其实就是对手先变化!

    所谓的,谁先动谁认输。

    没有人会觉得,已经进了9个球的天才前锋,会一直这么防下去。所有人都知道,他的才华就是惊人的创造力,只是断球成功,能和进球绝杀对手的喜悦相比吗?没有人会怀疑,他会放弃风光无限的前锋位置,干起默默无闻的场工兵!

    现在,比赛已经过了5分钟,还不打算改变一下吗?

    球场上。

    进攻端表现活跃的拉钦霍已经忍了很久。

    如果不是上一场卢伟出声指挥队友被罚,他早就提醒那个家伙,是时候回到锋线,干老本行了!

    莱希和他都在场上,球队的防线本来就很稳固,亚琛队主场作战气势很足不假,可面对如此稳固的防线,也难有作为。

    当然,雨天运气好的话,也不好说。

    可这家伙算怎么回事!

    主教练要求前锋多参与防守,很明显是为了锻炼年轻人的责任心,增加球队的凝聚力,顺便帮这家伙积累比赛经验。

    没要求他满场飞奔,每球必回吧?

    可这都踢了半个多小时了,boss的调整还迟迟不出来,难道就这么一直放任下去?

    看来有必要冒点风险。

    “东方小子,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谁了?”

    在一次后场协防,拉钦霍一记铲球把皮球破坏出了边线,还没起身,就忙不迭地朝不远处的家伙发问。

    “对抗的感觉很好啊,我在寻找灵感!”尤墨挠挠头,四下看了眼目光复杂的队友们。

    这家伙,是把这当成了训练了吧?

    可都过了半小时了,也没人提个醒,算怎么回事情?

    “进球的感觉会不会更好一些?”拉钦霍不放弃,继续游说。

    “是要好些。不过,无拘无束的感觉很好啊,上一场越位那么多,吹的我太难受了!”

    “你再这样下去,boss会生气的!”拉钦霍劝说不成,眼珠急转。

    “哦,我小时候,特别调皮”

    “行了行了!饶了我,行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