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的比分不出意外地保持到了场休息。

    更衣室里。

    雷哈格尔咳嗽两声,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老实说,比赛过程让我有些意外。不过,结果还算不错。更衣室不是讨论结果和过程谁更重要的地方,因此,我不打算过多评判o在上半场的表现。同时,也要求你们,不要用自己固有的方式去思考,得出结论,评价别人。”

    说到这儿,他停顿了一下,目光重新扫视了一圈,确认都在认真听之后,继续开口说道:“没有人能未卜先知,同样,也没有人能做到尽善尽美。放到比赛场上,就是不断的意外,意外,意外。这些意外情况经历多了,你们的经验会随之提高。可如果在意外发生时,仍然按照惯性和旧有认知去思考,那提高的仅仅只是经验,应变能力仍然只是原地踏步。”

    又是一个停顿后,雷哈格尔转身,走向更衣室的战术板。

    “这场比赛,站在我们的角度,进攻是被o不合常理的跑动给打乱了。对于对手来说,他的行为同样超出了认知范围,彻底打乱了他们的赛前布置。接下来,我们分析一下,对手受到的影响和我们自己受到的影响,哪个价值更大些”

    随着清晰的战术讲解,笼罩在所有人头上的疑云渐渐散去,更衣室里笑容开始回归。

    雷哈格尔并不擅长调动气氛,他的一言一行,透着一股雷厉风行的霸气,或许会犯错,或许容易得罪人,或许缺乏足够的亲和力。可只要是真正热爱这项运动的家伙。就能从他身上找到那种特有的执着。

    没有人能时时保持成功状态,可有的人,能一直保持一颗竞技的心。

    向上,没有止境!

    对于真正的内行来说,尤墨的行为并不合理。

    前锋参与防守,只是为了球队的整体性和防守理念的贯彻。如果为了防守而丢了进攻,无疑是不合格的表现。

    最理想的状况,莫过于必要的时候参与防守,更多的精力投入在进攻上。

    尤墨现在的水平,决定了他没办法拿捏住两者之间的平衡。

    每球必回显然没有必要,每球必争肯定会体力消耗颇大,进攻屡屡失位就更不应该了。

    这种状况,明显是应该得到批评的表现。

    可思考了整个上半场的雷哈格尔没有这么看。

    在他看来,球员的成长。尤其是年轻队员的成长,远比一场比赛重要的多。自己意识到问题,做出调整,把握好平衡,远比别人的提醒指正,来的更深刻一些。

    他相信尤墨的球商,不会以为这家伙真的喜欢防守多过进攻。

    他给了整整45分钟时间给尤墨,就是让这家伙通过真正的比赛。来判断,什么情况下回防的价值更大。什么时候出现在合适的进攻位置,才不至于屡屡失位,或者屡屡越位!

    他在进攻给了尤墨巨大的自由和空间,让这家伙在德乙赛场上能够所向纵横,难遇敌手。

    可以后呢?

    更高水平的德甲,明显需要前锋的防守能力。需要前锋更强的位置感,需要自由的合理性!

    所有人都知道,没有完全不受约束的自由。球场上所谓的自由,需要合理性作为支撑,才不至于成为下一个“潇洒哥”。

    巴西的前锋。意大利的后卫,西班牙的场,德国的自由人。

    严谨到骨头缝里的德国人,偏偏要花尽心血,来培养仅存于传说的球场瑰宝。

    自由人!

    可见这种已经绝迹于江湖的高人,是如何在一支球队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贝皇之后唯有萨默尔。

    真正的自由人战术,由贝肯鲍尔做开山祖师,仅传一人,便再也无缘于江湖。

    进攻,鹰击长空,防守时,鱼翔浅底。

    这两种要求无论哪一种,都是顶尖球员的标志,同时能做到,且能处理好两者平衡的家伙,唯有上述两人。

    摘录一段自由人的传说:

    最开始,他认为:自由人能够,而且必须比清道夫的作用更大些,球队开始进攻后,没有必要再待在后场。应该不失时机地在进攻增加一个人,那样就更容易穿透对方的防线。紧接着,他又大胆地设想:如果我处在后卫的位置上,便可以纵观全局,随时把握比赛态势,一旦选准路线,就可以从后卫线自由出击。总之,应该像一条每秒变幻颜色的变色龙,先是在后卫线上组织防守,镇守城池。一转眼,又闯入场,越过腹地,使对手猝不及防。最后,还要成为锋线上的一把尖刀,随时能够扎向对手最薄弱的地方,要么左穿右拉,为队友制造空当,传出妙球;要么自己单干,凭借强悍的个人能力打开局面。这才是自由人的真正踢法!

    雷哈格尔在场哨声响起时,脑海里闪过了这么个字眼。

    自由人。

    既然能在进攻担任自由人,那节约下来的时间和体力,完全可以在防守发挥作用,而不至于像上一场一样,被一次又一次的越位弄的没脾气。

    比赛这种东西,频繁的犯规,越位,无聊的拖延时间,很容易就把积累的心气打散,把本来良好的情绪破坏,让那些情绪型球员发挥不稳定。

    尤墨的体力在等偏上,身体条件距离一流仅仅是块头偏小,爆发力,身体控制力,想象力,这些都已经达到远超同龄人的水平。这些,都可以算做向上提高的基础。

    比赛经验可以慢慢积累,但发展方向的定位却刻不容缓,单纯的锋还是全能的自由人,雷哈格尔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他没有被尤墨那些夸张的数据,动作。效率给吓倒,没有和其它人一样,觉得这家伙就是个天生射手。他从一开始,就觉得这家伙和其它所有人都不同。他一直隐隐地感觉到,不能按常规的培养办法,来固定这家伙的风格。

    直到今天。45分钟的防守表现,45分钟的认真态度,45分钟的执迷不悟,让他终于恍然大悟!

    这个家伙,并不拒绝任何场上其它位置,只要能发挥能力,只要有趣,只要存在挑战,就够了!

    这种态度。这些基础,往自由人方向培养,够用了!

    当然,以尤墨现在的水平来看,距离贝皇的距离远的无影无踪。

    世事就是这么无常。

    贝肯鲍尔,自由人,拜仁幕尼黑,雷哈格尔。尤墨。

    前个是高高在上的世界顶尖水准,后面两个在德乙奋斗。不知何时才能真正出头。

    雷哈格尔即使没有复仇的心,也不缺证明对手错误的勇气,能用亲手培养出来的自由人,去击败不可以一世的足球皇帝和他的骄傲,是件何乐而不为的事情。

    有什么不可以的!!!

    可能成为复仇武器的家伙,今天玩的很开心。

    防守这种东西。他从来没有不屑一顾过,不参与的理由往往是队友们的好意,或者是生拉硬拽。

    进球去,在后场搞毛?!

    今天这种感觉,有点像以前玩o时。玩了年的法师后,忽然换成战士的那一段时光。

    新奇,有趣,似曾相识的熟悉,完全不同的体验,从来一遍的喜悦

    真正的防守大师,从骨子里热爱防守,有一股废寝忘食的钻研精神。放在场上,就是注意力高度集,用远超常人的理解能力,去判断对手,要求自己,指挥队友,最终能别人所不能,以至大境界。

    他可能没有那么强的自我约束能力,但钻研精神,自我提高的要求,寻求挑战的迫切心情,一样也不缺。

    于是,在玩了半小时之后,他开始对自己提高要求。

    毕竟,大老远的跑回来,还没派上用场就得往前跑了,多没劲?

    而且,防守时拉风,进攻时同样拉风的话,那多帅?!

    只可惜,好像很难啊!

    什么时候出现在什么位置上,才能最大化发挥自己的作用,真是个值得毕生研究的课题!

    还好,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瓦尔纳*福克斯没有等来他想要的变化。

    同样,雷哈格尔也没有急着让尤墨在攻防两端,都发挥超人作用。依然放任自由的结果,是比赛的波澜不惊。

    直到换人点来临。

    比赛第62分钟,雷哈格尔施施然起身,一换,就是两个。

    谢里下,贝纳上,瓦格纳下,卢伟上。

    瓦尔纳*福克斯脸色阴沉,唤来上次两军对阵时发挥奇效的小个子,顺便招呼着场上队员,把阵形后移,准备打防守反击。

    至此,比赛格局已定,剩下的,只是场上发挥。

    不用卢伟招呼,更不用雷哈格尔发出指令,尤墨也明白:本场防守任务已经完成,该总攻了!

    唯一需要注意的绊脚石,是上次防的卢伟处处受制的小个子。

    这种家伙的作用,就是让本来湿滑的场地上,地面进攻的传递难度更大,线路选择更少,相应的,威胁就越低。

    如果斯福扎和库卡都在的话,强行走地面也没多大问题。

    可惜,一个伤,一个被摁死板凳上。

    想到这些,尤墨抬起头,看了眼跑道上挣扎的库卡。

    “这家伙会不会自暴自弃?”卢伟的声音在一边响起。

    “谁知道呢?但愿他能挺的住吧。”

    “以前替补打惯了,估计没事。这给了希望,自己没把握住,又染上了瘾更大的东西。怕是困难了。”

    “你好像对他挺上心嘛!”

    “是啊,我还帮他追过克莉斯娜。”

    “嗯,有时间的话,找来聊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