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平衡的局面,随着凯泽斯劳滕渐起的气势开始变化。

    主场作战的亚琛队气势已经被磨平,被迫回收的命令则加深了球员们的挫败感。随之而来的,是创造力进一步下降,场上表现纪律有余,创造力不够。

    和他们的状况完全不同,尤墨疯玩了一个小时,体力下降是不小,可精神头儿倍足!

    这种状况,有点像充分的热身完成后,终于登台表演时的感觉。

    就在他还在琢磨怎么帮卢伟对付贴身防守的时候,身后的吆喝声开始响起。

    “亚琛队已经怂了,上吧兄弟些,别把事情都交给小伙子们!”

    “每次都让他们扮演绝杀者,我的脚已经痒的不行了!”

    “就是,我都不记得我什么时候上过头版头条了!”

    “这周我到是上过,可没那两个小子的话,估计也上不了,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再出风头了!”

    “巴西人你太罗嗦了,看行动!”

    尤墨笑着转过头,看着老伙计们。

    拉钦霍,施容博格,克利斯托夫,莱因克,卡德勒奇

    比赛最后阶段突然暴发出来的战斗力,让凯泽斯劳滕队像是换了支球队一般。

    快速,向前,勇猛,不讲理!

    好比打架的两个对手,本来你一拳我一脚,来往清楚,套路明确。可真正到了决胜负的时候,一方被教练喊住,只能安心挨打,另一方则凝起了气势。准备用疯狂的嘶咬来解决战斗!

    本来看似均衡的局面,加速断裂!

    瓦尔纳*福克斯坐不住了,教练席上起身,大声呼唤几句后,继续往场上添加防守力量。

    雷哈格尔则稳稳地坐住了,嘴角含笑。

    一支球队的核心就是这样。

    如果只是通过自我表现来带领球队前进。那一旦状态不佳,整支球队都会丢了魂一般,软绵绵的迥异平常。

    如果是通过自己的发挥,激励起队友们的斗志,燃烧起整支球队的气势,那爆发出来的战力,会远远超出认知!

    所谓的,化学反应。

    化学反应完成之后,整支球队。就有了灵魂。

    要用心去感受,才能体会到的。

    竞技之魂!

    比赛第86分钟,意想不到的主角登场了。

    已经连续获得个角球之后,第四个战术角球,克利斯托夫发射的巡航导弹,准确地命了自己队友的脑袋。

    几乎是下意识般的向前一砸,卫鲁斯把比分改写成1:0!

    完成这个可能价值千金的一记入球后,他的庆祝动作极其夸张。

    先是个冲刺后的滑跪。

    他的身体被湿滑的草坪带动着向前。一直移动了足足有五六米远,才停下来。怒吼着,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胸口。

    然后,仍觉得不过瘾一般,起身,冲向随队远程的死忠团所在区域,在他们集体起力的狂欢声。抬头挺胸,陶醉不已。

    除了当事人,没有人察觉其的异样情绪。

    做为过渡性的短命队长,鲁斯在被任命的时候,是很不情愿的。

    一来球队正处水火之。稍有处理不慎,就有可能落个出力不讨好,二来自家知自家事,他也清楚自己不是队长那块料。

    原因无它,缺了点霸气而已。

    可真正接过了队长袖标,真正地成为红魔的现任队长,真正被人用“队长”二字尊称的时候,他的心理,起了微妙的变化。

    就像是从来没有尝过权力滋味的家伙一样,一沾,即上瘾!

    身为竞技运动员,没有人不渴望被他人认可,即使心气不高,可也不会忽略心最真实的渴望。

    所谓的成功人生,大概就是一个个小小的进步,成绩,变化,所带来的成就感,慢慢叠加起来,最后达到圆满境界。

    这次并不完美的队长经历,在不知不觉间,给他的心理,打上了成功的烙印。让他在不经意间,回味起被人追捧的日子。

    雷哈格尔任命的两个队长,布雷默他是心服的,施容博格他是心不服的,可无论服与不服,他都只会藏在心里,不会放在嘴边。

    他很清楚他在这支球队的根基。

    他的性格也注定他不会用激烈的方式,来表达心的不满。

    于是,不服的心气一直被压抑着。

    雷哈格尔上任的第一场比赛,他就进了个客场带走分的关键入球,算是证明了自己一把。

    后来被老哥们科赫提及的时候,他还是很警觉,酒醒之后就一笑置之了。

    再后来算计施容博格那次,也是刚好赶上天时地利人和,他算是做的滴水不漏。顺便,也体验了把复仇的快感。

    可复仇这种东西,没把对手真正干趴下之前,哪儿有满足的时候?

    今天,这种时候,客场绝杀主要竞争对手,这种功劳还有谁敢质疑?

    疯狂地庆祝一把释放心怨气,顺便,让别人看看我鲁斯是不是当队长的料!

    故事要是就此结束的话,明显只是个曾经的老好人得志,大家现在得利的平常局面。

    于是,注定要成为比赛主角的家伙,在比赛结束前的一次角球防守,对复仇目标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守住你的远门柱,别忘了你刚来队上的时候!”

    公然挑战队长权威,这种事情不算罕见,很多更衣室一团糟的球队都有。除了言语,其它更激烈的方式也是常有的事情。

    施容博格算是老江湖一个了,除了第一反应的惊愕诧异有些掉面子外,随后的处理并不失当。

    角球发完。比赛顺利结束。他在众人复杂的目光,主动走到鲁斯面前,没有试图拍拍他的肩膀,只是在两人距离一米左右的时候,站定了,直直地看着对手。说了一句。

    “有什么不爽的地方,下来说。”

    鲁斯被施容博格当众摆了一道,还没说话,气势就失了一大截,直到众人看着他的目光有些不耐烦了,才游离着眼神,高抬着下巴,挤了两句出来。

    “没什么,就是提醒你一下!”

    本来值得狂欢的胜利。却因为最后的插曲,变成了烂尾。

    所有人都有些兴致寥寥,相互间勾肩搭背的兴趣都免了,一个个闷着头往下走。

    莱因克站着没动,盯着鲁斯看了好一会,依然没说话,也没有任何表示。

    鲁斯没敢看他,脖子抽筋一般。拧着下了场。

    同样回防的卢伟和尤墨,看清楚发生的一切后。对望了一眼,用德语讨论起天气来。

    “蛋疼啊,你带厚外套来了没?”

    “晚上又不用出门,带外套搞毛?”

    “你不是想找库卡谈谈么?”

    “他不在房间?”

    “上次头儿找他都不在,这次估计也一样。”

    走下了场,往更衣室走的时候。熟悉的才回来。

    “怎么看?”

    “明显是不服气嘛,泥人都有分火气,队长干的好好的,没个理由就撤了,心头有火也是正常。”

    “跟我解释原因。有意义么?”

    “施容博格处理的不错,算是给他留了点面子,能不能借势下坡,看他自己的了。”

    “莱因克盯着他看了半天,会有表示么?”

    “初犯,估计就是警告一下,球队缺卫替补,估计不会传到头儿那里。”

    “头儿看不出来么?”

    “难得你今天问题这么多!”

    “你玩的高兴,我在下面被布雷默调*戏!”

    “好吧,姑且同情你一下。头儿看不看的出来,不好说,刚才哨声一响,他就和对方的老头儿握手拥抱去了。”

    “知道了会怎样?”

    “估计会和莱因克的处理方式差不多。”

    雷哈格尔确实没注意到。

    一来距离远,二来确认胜利之后,第一时间当然要向对手致敬,来是想不到。

    这场比赛的胜利至关重要,球队成绩经过这一阶段的稳步上行后,已经在第二名占住了脚跟。接下来八场比赛,只要稳扎稳打赢个四五场下来,基本就能保证前名了。

    这种状况下,他根本想不到会有这样的矛盾暴出来。

    替补席上到是有人注意到了,可看到归看到,主动告诉主教练那可不是小事情!

    叛徒,告密者,球员公敌,这些称号是专门留给爱打小报告的家伙们的。如果boss主动找自己了解情况,还可以说成不想撒谎被逼无奈。可如果主动告诉boss具体情况,那妥妥的等着被隔离吧!

    无论是即将倒霉的鲁斯,还是会被表扬的施容博格,都不可能对告密者有好脸色。

    boss和球员,关系再好,相互间再无话不谈,也仍然是上下级,管理者与被管理者的关系,忘记这一点的家伙,无疑会被职场彻底抛离。

    队长也算是管理者,权力比普通球员大不少,可他的权力需要球员们认可,才能稳固下去。单方面依靠boss的赏识,忽略自己在球员心的威望建设,明显会给工作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因此,即使被队员公然挑衅,队长们也只能通过自己的能力来解决,不可能求助于boss。

    施容博格清楚明白这一点,心再恼火,也只能先按捺住火气,静静思考应对措施。

    他不想把事情闹大,也不想继续被人用这种方式问候,更不想借助他人的力量,来稳固自己在球队的根基。

    莱因克同样了解这一点,至少当着他的面不会越权。可矛盾已经暴出,拖延一天都有可能对球队造成无法估计的损失,那下来的沟通就势在必行了。

    就像施容博格说的那句话一样。

    “有什么不爽的地方,下来说。”

    至于和谁说,怎么说,就是门大学问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