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莉斯娜有点犯愁。

    这比赛,内行能看出门道,外行只看到一团糟。

    可无论内行外行,对尤墨的表现都不会评价多高。

    正印前锋,竟然满场胡跑屡屡失位;难得首发打满全场,居然仅仅脚射门一脚射正。球队获取胜利不假,可进球跟他压根没关系。

    这种表现评价怎么可能高?

    其实这种状况也很正常。职业球员哪可能场场表现那么好,特别是年轻球员,出现这样不稳定的发挥再正常不过。

    造成克莉斯娜犯愁的原因,其实只是赛前期望值有些高。

    想想看,他已经连续两场绝杀对手,俨然坐稳主力前锋位置。这要再来一场能证明自己价值的比赛,那赛后报道自己再添把柴火的话,很容易就彻底扭转舆论了。

    可这家伙也太让人摸不着头脑了吧!

    怎么想的?

    拿了前锋大印不往对方阵地冲,在后勤部瞎搅和什么?

    防守表现是不错,可牺牲了攻击力的话,岂不是捡了芝麻掉了西瓜?

    这种表现让人怎么写评论?

    算了,还是把进球功臣鲁斯拿出来写写吧。

    先打个电话问问,这家伙到底打算怎样!

    “你和雷哈格尔沟通过吗?他肯定也很吃惊吧,你太淘气了!算了算了,我可不想给你们压力。怎么那么吵,你在哪儿?夜总会的赌*场?天呐!到底在干什么!是库卡拉你们去的?不行,我要废了那个坏小子!你们去找他?有区别吗?哦,劝他回去?那还差不多,不过,你们能把持住自己么”

    放下电话。克莉斯娜就坐不住了。

    年少成名,佳人相伴,袋多金。因为这些而从竞技场上消失的家伙,实在是多的数不过来。可这种事情,身为朋友兼经纪人,最多只能劝说一番。丝毫不能阻止欲*望号车轮向前滚动。

    家人,朋友,经纪人,教练,俱乐部,球员纪律委员会,球员工会,舆论这些对当事人来说,都有不错的影响力。可赌*博这种东西。

    对有的人来说,比抽烟喝酒的瘾大多了,即使明面上被阻止,暗地里被监视,可心里一直掂记的话,怎么可能把心思全部放在比赛训练上?

    追求极限的竞技运动,心思稍微动摇一点,都很难达到巅峰。何况随时可能发作的心瘾?

    这两个家伙,居然要去赌*场劝说库卡回来。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他们在见识了赌*场乐趣之后,心还能不能回来?

    库卡这家伙,真要坏一锅粥的话,说什么也不能饶过他!

    小城亚琛的娱乐场所还是比较集,稍微打听一下,跑了两家之后。尤墨和卢伟就找到了目标。

    赌*场人不多,情绪也不算高,一张百家乐的台子前,只有四五个赌客在那聚精会神地研究着什么。

    库卡看来今天运气不错,面前的筹码摊成了处。高度都有20公分了。他这会左手拿起荷官发过来的牌,右手把桌面上的底牌抓过来,娴熟地擦起了牌。

    走近了,尤墨听见了他口的念叨:“尖,尖,尖”

    两人没有上去打扰他,继续左右打量。

    其它个赌客看来运气不太好,这会都在盯着库卡的脸,想从找到胜利的信号。其一个年胖子心理素质明显不行,久等不出结果后,开始嚷嚷出声,“吹,吹,吹”

    “哈哈,九点!”库卡把张扑克拿起,用力往桌面上一拍,一脸享受地听着对手的哀号声。

    “行不行了,运气这么好!”

    “没的玩了,这家伙!”

    “咱俩换个位置吧,顺便帮我换点筹码!”

    四人面前可怜的筹码继续变少,库卡眼睛紧盯着年胖子的脸,看着他从口袋拿出一张金灿灿的卡片之后,神情徒然兴奋起来。

    “看来有好戏看了。”尤墨碰碰卢伟,指指闪着光的卡片。

    “金卡吧,额度最少都有10万马克。”卢伟显然比他更懂行,开始娓娓道来,“这东西有点像信用卡,不是一般的赌客能有的。库卡看来不打算赢了就走嘛,有进步”

    熟悉的声音还是引起了库卡的注意,一回头,马上惊出一声冷汗来。

    “哎,你,你们,怎么在这里?”

    “上次让你领我们来看看,你不干的嘛,只能自己找来了。”尤墨大大咧咧地上前几步,坐在他旁边,顺便举手,朝一脸探询目光的荷官示意了一下。

    荷官大约十出头,晚妆还算合格,长相也不错,丰满的胸部在暴露的衣着下有些挑逗意味。看两人似乎没有上来赌一把的意思,神情有些失望。

    库卡眼神惊疑不定,两只手不知往哪儿搁一般,拿起又放下,看着卢伟没有坐下的意思,试探着出声,“你们,是来找我,还是准备玩几把?”

    “身上就两千马克,你这玩的多大?”尤墨钱包掏出来,蘸蘸口水数了数,有点挠头。

    “卡里有两万,密码你该记得吧。”卢伟丢了张银行卡在他面前,自顾自地去其它地方遛达。

    “你兄弟真没话说!这筹码大的1000,小的100,我这换了1万马克,赢了有万左右了,到5万就收手!”库卡不疑有它,两眼放光般介绍起来。

    荷官看着真金白银,也兴奋起来了,转头朝一边站着的女子吩咐:“米亚莱拉,领着客人去换筹码。很帅气哦,是你喜欢的类型吧!”

    女子大约二十出头,正是一举一动勾人眼球的年龄。窈窕的身材,显然刻意练过的步姿,配上大腿那儿若隐若现的黑丝吊带。很容易就把男人的目光往下半部分集了。

    尤墨也不例外。

    米亚莱拉面带微笑,熟练地挽起他的胳膊,胸前略显夸张的坚挺迅速贴住,“第一次来吗?看你有些面生。不过没关系,你很快就会喜欢上这里。”

    尤墨还是了解游戏规则的,被她簇拥着往前走的时候。不忘拿了张100马克,塞到她的衣服里,只是没有乘机揩油。

    米亚莱拉脸上的笑容更灿烂,动作的暗示也更明显。

    “你们好年轻哦,这么帅气大方,怎么会没有女人相伴呢,好奇怪!”

    “有啊,没带过来。”尤墨像个土包子一般,张口就是大实话。

    “你的朋友今天运气真好。以后要常来玩哦!”米亚莱拉略略有些失望,把话题转开。

    “是啊,他现在准备往职业方向发展了。”

    “你真会说笑呢,这点钱在你们眼里算什么嘛!”

    “嗯,两万两千块,两个月的工资了。”

    “要不要这么实在哦!”

    米亚莱拉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本来贴住他的胸部,也随之剧烈晃动起来。让尤墨一阵心猿意马。

    “好啦,出来玩对我来说就很奢侈了。谢谢你的好意。”尤墨把胳膊抽出来,笑着看她。

    “嗯,知道了。”米来莱拉神色一黯,没了其它表示。

    筹码换完,尤墨坐回库卡身边,细看台面。

    库卡身前筹码没怎么变化。年胖子面前却多了一大堆,不用说,也是刚换的。

    卢伟不知跑哪儿去了,尤墨于是仗着一知半解的知识,开始了人生第一次百家乐之旅。

    其实比起麻将之类需要计算的赌*博方式。百家乐规则和玩法都简单的要死,吸引人的地方,就是虚无飘渺的运气,以及一掷千金的勇气。

    两张或者张牌,点数加起来比大小,9点最大,0点最小。10jqk算0零点,其它按牌面计算,超过十点则取个位数。

    流行的主要原因,在于押注的随意性。无论是押庄,还是押闲,甚至押和,押对子,都可以随时上车,随意下车。

    这种赌*博方式,和消磨时间类的棋牌类游戏完全不同,性质其实更接近耳熟能详的牌九,金花。

    所谓的,赌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

    尤墨上桌的时候,战况已经趋于白热化了。

    运气这种东西,如果没有强横到所向披靡的程度,那不断的变化是在情理之的。

    已经是老赌客的库卡,心知肚明这一点,面对对手突然加码豪赌的表现,他既没有卷钱走人的想法,也没有豪掷千金迅速决出胜负的打算,于是采取了稳扎稳打的策略,一注最多下个500马克。

    其实相较其它赌桌而言,500马克算大注了,今天这一桌明显有越赌越大的趋势,所以在这会看来,这点钱已经不算什么了。

    尤墨纯粹是新手上路,除了大致规则其它啥也不懂。几次搅乱秩序之后,一旁的米亚莱拉主动坐在了他旁边,没有什么亲热的举动,只是轻言细语地为他讲解详细规则。

    一旁的库卡兴致高昂,对他略显搞笑的举动不但没放嘲讽过来,反而抽空就给他介绍一些自觉不错的经验,一副典型的好战友姿态开始拉人下水。

    尤墨对他的兴趣还不如对身旁大波妹子兴趣大,有一搭没一搭的应和几句,也开始有样学样的擦牌,下注,写路。

    他的下注额也不大,却吸引了周围不少的目光。

    以前从没玩过的家伙,一次竟然也丢个500马克上去,这份豪气还是足够吸引眼球的。

    米亚莱拉感觉到周围关注的目光了,脸上的兴奋按捺不住,“你真是太特别了,钱在你心里看来真没有多重要,第一次来就这么大方!”

    “重要啊,你没看我钱包里只有2000马克吗?”尤墨对她印象不坏,笑着看过来。

    米亚莱拉微微一怔,显然想起了他刚来时数钱那一幕。

    “那为什么让人感觉不到呢?好奇怪!”

    “是啊,好奇怪。”(。。)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