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上桌运气基本不会太差,尤其是尤墨这种完全不带犹豫的下注方式。十几把过后,他面前的筹码已经多出不小的一摊来。周围的赌客兴趣越来越浓,纷纷聚拢到这一桌上。

    经常逛赌场的家伙们,没人对小打小闹的玩意能一直保持耐心,赌注越大,参与的人和目光就越多。这会聚拢来的家伙,有几个已经坐下来下注了,一旁站着的,也有好几个手拿筹码跃跃欲试的。

    米亚莱拉又收到200马克小费之后,完全忘了之前的软钉子,在众人目光注视下,俨然身已属君一般,黏在他身上。

    库卡则运气平平,下注额也开始忽高忽低,显然是想在规避风险的时候搏出条路子来。

    赌*博这东西就是这样,运气确实存在,只是可遇不可求。在的时候你可以感激它,膜拜它,或者无视它。可真正不在的时候,再怎么求饶都没用。

    又是二十多分钟过去,两人面前的筹码已经掉了个个儿。尤墨面前桌子上已经有万多马克,库卡则输掉了1万多,面前大概还有2万不到。

    “好像我把你的运气给冲跑了。”

    库卡正聚精会神地吹牌,听了这话稍微一怔,转过头时已经挂上了笑脸,“哪有嘛,个人凭个人运气,我这还赢着呢!”

    “没关系就好,我要抓紧时间了。”尤墨转头不再看他,手一抓,扔了块大筹码到面前的下注区。

    “000?”

    周围的家伙们吸了口冷气。

    荷官也是一楞,仔细瞧了瞧桌子上的筹码总数,苦笑着提醒:“对不起,先生。这一桌每一把下注总额是5000马克,您可以把其一个大筹码换成5个小的,一次下注2500的话就可以了。”

    “老外还真实在。”卢伟从人群里挤过来,坐在尤墨旁边。

    “是啊,难怪这一行做的长久。”

    尤墨没有表示异议,伸手换了下筹码。朝身旁的米亚莱拉做了个鬼脸。

    “你们讨论的内容好奇怪,东方人都这么神秘吗?”米亚莱拉张嘴,小舌头在上嘴唇划了一圈,朝他眨眨眼睛。

    “手气不错嘛!”卢伟打量了一下战况,又转身看了下女子质量,继续感慨:“桃花运也不错,看来前段时间的霉运到头了。”

    “是吧,我也有同感。”尤墨无视了米亚莱拉的挑*逗,把手里两张扑克一翻。立即引起一片惨嚎。

    “哇!”米亚莱拉正有些泄气呢,瞅见面前赫然两张4点后,忍不住按住他的肩膀,在他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

    尤墨塞了张100马克在她胸前沟,顺便四下打量了一眼。

    对面的年胖子脸色凝重,挥手拒绝了旁边家伙的建议,扔了个1000的筹码在下注区。

    库卡明显有些底气不足,犹豫着叹了口气。放弃了这一把的下注权。刚抬起头,他就察觉到注视自己的目光了。于是朝尤墨咧嘴苦笑。

    尤墨确认他在看着自己之后,身体欠了欠,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才缓缓开口。

    “这种感觉,像不像自己在场下坐着,看着别人在场上庆祝进球?”

    尤墨的话。轻飘飘地说出来,没有被旁边关注下注额的家伙们听清楚,却准确地钻入库卡的脑袋里,来回盘旋。

    上一场比赛前,他已经收到来自雷哈格尔的警告。结果却因为侥幸心理作祟,悄悄溜出去玩了几次,连续两场遭弃用,他也不能肯定是不是行踪被人泄露。

    尤墨和卢伟出现在这里,堂而皇之地玩起来,他的心里一直有些忐忑不安。

    他已经把路走老,他们若是因为他而沉沦的话,岂不罪过大了?

    看着他们玩的高兴,他于是把心思藏起来,准备在回去的时候,找机会劝告他们一番。

    尤墨一番话说出来之后,他只觉得脸没处搁!

    自己居然担心这两个家伙?!

    心智比自己都要成熟的家伙,可能走自己的老路?

    他们就是来让自己难堪的吧!装成好心劝说自己的样子!

    难道是他们向boss告的密?

    等等!

    自己已经被boss无视了,他们在这种时候出现在这里,难道只为了看自己的笑话?

    他们和自己何冤何仇,有必要这么落井下石吗?

    如果不是的话,难道真的是来劝说自己?

    刚才那句话,真真地说到了心坎里了。

    运气好的时候,赢钱赢得顺风顺水的时候,和球场上威风八面的时候真是一模一样!

    在追捧,尖叫,名利,潇洒登场,无论怎么放纵自己,都不会门庭冷落,无人问津。

    运气不好的时候呢?

    在同情,嘲笑,甚至侮辱的眼神,默默地看着自己越来越少的筹码,思索着怎么翻本。

    替补席上坐着的时候,自己在想什么?

    在自己身上可以当做筹码的东西,越来越少的时候,依然期待奇迹出现,上去就能进球?

    那和孤注一掷期待翻本的赌鬼有何不同?

    没有平时积累的竞技运动员,拿什么来维持自己的表现?

    时好时坏的状态,60分钟不到的体能,这样的家伙有哪个主教练敢器重?

    真的,该收手了。

    库卡楞神了好一会儿,反应过来时,桌面上的赌局已经白热化了。

    尤墨和年胖子成了角力双方,每把下注额都在封顶线上进行。观众俨然已经分成两派,阵营分明地为两位大赌客加油叫好。

    互有输赢的局面维持了好一会,直到尤墨看到库卡的表情变化。“不准备玩了吗?”

    库卡直直地看着他,一字一顿地开口问道:“我现在收手,还能重新获得boss的信任吗?”

    “没人敢保证自己的将来,这么问。说明你还是怕自己坚持不了。”尤墨迅速回答完毕,转头继续在欢呼声往上扔筹码。

    “别因为和我说话耽误了!”库卡先提醒了他一下,随即陷入沉思。

    诚信,在固执刻板的德国人眼里,无比重要。雷哈格尔更是出了名的打死不听人劝,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主儿。

    想重新获得他的信任。无疑是难度巨大的。即使训练水平能恢复到以前的水平,也不能保证还能获得足够的上场时间。

    尤墨的话,没有一点安慰鼓励的意思,只是一五一十地说出现状,让库卡选择。

    没有人在奋斗了十五年之后,甘心被人如此放弃;没有人在功不成,名不就,仅仅24岁,无任何伤病的状态下。甘心待在板凳上拿养老金;没有人在希望还在的时候,甘心就此沉沦!

    主动放弃,是绝对不会的。

    被动放弃,是他一直担心的。

    将来的事情没有人敢打包票,能做到的,只是现在开始改变。

    信任确实可以带来决心,可这种决心如果没有坚强的信念做后盾,显然很容易随着别人的态度而摇摆不定。反之。因为担心没有足够的信任而不能坚定信念,那纯属本末倒置了!

    他的担心。其实就是对自己不信任的表现。

    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家伙,如何能获得别人的信任?

    牌桌上激战正酣。

    封顶线上进行的赌局,几乎吸引了整个赌场的目光。对局的两个人,状态截然不同。

    年胖子呼吸带喘,脸色潮红,眼神因为过于集而变得有些呆滞。偶尔发出的声音也有些颤抖,显然目前的输赢已经游走在他承受能力的临界点。

    尤墨面前已经堆了5万马克的筹码,高高摞起的小山让所有人都直咽口水。

    可唯独它们的主人,依然有些不以为意。“想通了吗?”

    “你是对的,我的确担心自己做不到。”库卡扫了眼牌桌。没有像以前一样兴奋不止,语气平静地继续说道:“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就是一提到某个字眼,一想到某件事情,甚至一看到某个人,心里面就开始无法抑制地涌上来各种念头,‘最后一次’‘只玩到八点半’‘无论输赢,到时间就走’‘再玩就把自己手剁了!’”

    “是那种抓心挠肝的痒吗?”

    库卡点点头,深呼吸了几次,继续说道,“是的,这或许就是心瘾吧,让人一受到刺激到会忍不住,直到把所有的事情都弄成了一团糟,才能被后悔给暂时压制住。可是,后悔有什么用呢,又能管的了多久呢?”

    “后悔?是弱者的表现吧?”尤墨抽空转头,笑着看他。

    曾经熟悉的笑容,现在让他有些陌生。

    “能告诉我,你的真实想法吗?或者说,你是怎么做到的,一直以来!”库卡楞了楞神,回味了好一会,也没想出来哪儿不对劲,于是开口问道。

    “每个人,最难做到的,就是看清楚自己。害怕自己做不到,其实只是不敢承认,只是不能相信自己确实有了恶习,确实为众人所不耻。你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怎么可能克服的了?”尤墨手底牌一翻,又是一片惊呼。

    “是的,你是对的。我在潜意识里,一直在告诫自己,这是不对的,不能这样下去。却忽略了,自己就是自己,所有的行为,都由自己负责,为自己找任何理由,都是弱者的表现。”库卡有些激动,声音也提高了不少,可说着说着,声音和脸色一起暗淡下来。

    “或许,我真的是个弱者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