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果冻同鞋的打赏及月票订阅,祝:清凉一夏!

    尝试过完全不去关心数据,结果效果平平。可能还是比较感性的缘故吧,思路会随着心情起伏不定。

    再次谢谢书友们的支持!

    平静了两天的训练,又起了波澜。

    鲁斯在上一场比赛结束后,明显是被莱茵克找出来聊天了,具体内容没有被其它人知道,效果却很明显。两天的训练,他的表现勤恳卖力,完全没有端起架子倚老卖老的意思。

    可两天一过,开始有点变味。

    原因其实所有人都能猜的到。

    媒体评论!

    身为老实人一个,踢的位置又是后卫。表现即使稳定,可球队以往战绩在哪摆着呢。媒体对他的定位,一直都是勤勉有余,稳定有余,锐利不够,个性缺乏。

    这种家伙自然不会在报道占据主力版面,他自己也从来没有出风头,搏名声,拍广告之类的打算。

    可世事哪能料到?

    球队战绩一路走高,顶级联赛门票触手可及,在奥托大帝的带领下,重现昔日辉煌也是不是不可能。这种背景下,值得表扬的队员就多了,表扬的力度也是从头到脚,从过去到现在,唯恐遗漏些什么。

    鲁斯这个进球一出来,媒体们马上想起雷哈格尔来这里的第一场比赛了。

    几乎一样方式的进球,价值同样昂贵的分球,客场主要竞争对手

    “带刀后卫!”

    这么个称号从网络上喊出,迅速席卷了所有媒体。

    外号这种东西,和口号一样,爽口响亮就行。哪管是不是真有其事。鲁斯这两粒价值千金的入球,也算是名符其实。媒体报道的时候自然有理有据,底气十足。

    和短暂的队长经历一样,这一波充满溢美之辞的评论,给他带来了从未体验过的美好感觉。随之而来的,是自我感觉良好。自信心进一步膨胀。被老队长压制住的脾气,又抬了起来。

    训练快结束的时候,一次很正常的身体接触,鲁斯和贝纳双双倒地。

    就在所有人都有些不以为意的时候,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

    “没长眼啊,小子!”

    贝纳是下半赛程才进入一队的纯新人一个,按理说这种新人经常受到的待遇不会让他太过激动。

    可惜,事实情况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贝纳迅速起身,在鲁斯还没爬起来的时候。一脚踢在了他的小腿上!

    不大不小的一声闷响后,所有人都有些傻眼。

    他娘的,太有个性了吧!

    训练场上殴打队友?

    知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不准备在这支球队混了么?

    冲突很快平息,暴怒的两个人迅速冷静下来,只是表情各异。

    鲁斯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模样,嘴里喋喋不休地念叨着,直到被雷哈格尔凌厉的眼神扫过,才住了嘴。憋的直喘粗气。

    贝纳一脸冷笑,冰冷的眼神看笑话一般瞧着对手的反应。既没有再次挥拳相向的冲动,也没有在旁人劝说下主动认错。

    稍微了解了下事情经过,雷哈格尔将两人带走。

    嗡嗡的议论声终于响起,很快,在无可奈何的叹息声,慢慢平息。

    这种事情最让人挠头。

    事件起因明显是鲁斯那膨胀的自信心。可贝纳身为新人一个。反应竟然如此激烈,也大大超出了事情本身的影响力。

    所谓的,眼前事,将来戏。

    这可是成年队,一举一动都有可能被成千上万人看在眼里。即使心怨气再甚。也不能一言不和就拔拳相向。这种家伙可能会被某些人赏识,甚至在球迷都会有不错的人气。

    可身为队友,身旁有这么个定时炸弹,会是什么心情?

    这样的家伙,让教练怎么放心派他上场?

    才19岁就敢殴打队友,将来会成什么样子?

    “怎么看?”

    走出俱乐部大门,等车途,尤墨主动开口,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

    王丹最近每天都开车过来接他们回去,今天也不例外,不过这会因为买东西耽误了些时间,要过一会才能到。

    两人依然没去考驾照,被女人们催促了几次,才答应暑期去学。

    “你是不是想说:‘跟你以前是不是有点像?’”卢伟一脸苦笑,声音有些无奈。

    “既然知道,不如聊聊。”

    “所谓的嫉恶如仇,其实只是心理洁癖的表现,能在合理的环境下成长,还是会慢慢成熟起来。”

    “可惜大多变的偏激或者圆滑。”

    “是啊,你是想问我,以前那段日子怎么过来的?”

    “你随意。”

    “车来了。”

    两人收了声,上车。

    王丹兴致勃勃地聊起了一天见闻,却只收获了寥寥应和,不由得奇怪起来。

    “队上又有事情了?”

    两人上了车就突然失去了聊天的兴致,这会听她问起,也没有详细叙述的打算,尤墨简单的几句话就交待了前因后果。

    王丹也沉默了。

    她了解他们对这支球队的感情,也能体会到面对这种事情的心生无力感,唯一让她奇怪的,是两人仿佛完全迥异平常的低落情绪。

    队友打架,至于么?

    临睡前,依然不高的情绪让卧室的气温有些偏冷。

    王丹把被子裹紧,抱怨了一番天气。

    尤墨明白她的意思,于是从书桌前起身,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开始钻被窝。

    “怎么了,今天?”王丹没有像以前般急色。身体紧贴在一起,手却只是停留在他胸前。

    “想起些陈年往事。”尤墨也没什么表示,搂紧她的手很规矩地放在后背上。

    “和我说说呗。”

    “以前的卢伟和以前的我,在你看来,是什么样子?”

    “哦,我猜啊。以前的卢伟,是不是像在国少队的时候,训练场上打人的那副样子?”

    “你还记得啊,不错。那我呢?”

    王丹仿佛明白他要表达的意思了,心思顿时活络起来,停留在他胸前的手,划了个圈就直往下行,捉住了半软不硬的家伙。

    “以前的你,就像我手里的家伙呗。软绵绵的!”

    “现在呢?”尤墨欠了欠身体,好让她方便操作一些,放在她后背上的手顺势下行,捏住了一瓣翘臀。

    “现在?还是不够硬气!”

    “那现在的卢伟呢?”

    “比以前好多了吧。说实话,到现在为止,我都不敢相信,那件事情真是他干的,太超乎想象了”

    “每个人身上都有逆鳞。只是有些人长的比较显眼,有的人藏的很深。”

    王丹熟练套弄的手顿时停下来。发了好一会呆,才幽幽地开口问道:“你在他心里,真的有那么重要?”

    “你想歪了吧!”尤墨翻身,把她推倒,熟练地进入之后,却发现些别样的状况。

    “别动。会疼的。”王丹用两条腿搂紧他的腰,伸手拽住他的脖子,轻叹口气:“我才没想歪,只是隐隐有些担心,不知道我在你心里的位置。比他重要不?”

    “瞎说什么呢?”尤墨一阵头大,又不敢乱动的,只得找到微微撅起的嘴唇,用力的亲上去。

    女人心细如发的,不当回事情就等着挨苦头吧。

    “没有吗,反正就是不踏实。”王丹从迷糊醒转,腰肢扭了扭,示意里面的家伙可以开始了。

    “有一年,他被人围殴,我一气打伤了四个家伙,其一个腿骨折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哦,吓死人!”

    “认识你之前。”

    “那好吧,你比我想象硬气多了。”

    “太软了能让你满意么?”

    “切只给我一个人用,肯定满意!”

    第二天上午,处罚结果出来了。

    鲁斯因出言不逊被罚000马克,贝纳因训练场上殴打队友被罚5000马克,场停赛,期间属留队查看期。

    对雷哈格尔有所了解的老家伙略一讨论,就得出了结果:这份处罚并不算太严厉,甚至还有些保护年轻人的味道。

    与之相反,鲁斯一句不算粗口的话就招来000马克罚款,这份严厉劲儿超出了所有人想象。

    这种状况,让有心人想起了雷哈格尔刚来队上时强调的“没有特权”。眼前这种事情,在他心大概就是想拥有特权的家伙,所受到的惩罚了。

    除了上述处罚决定,还有件让两位当事人都有些尴尬的事情,算是超出了所有人的预计。

    雷哈格尔要求队长布雷默在球队内部成立纪律委员会,专门负责调解干预此类矛盾。鲁斯出了这种事情,入选是不可能了,被老家伙们集体批斗到成了很有可能的事情。

    贝纳被强制要求去看心理医生,具体结果交给队医就行,不用公开。

    纪律委员会这种东西大家都不陌生,选举方式也简单着:举手表决就是了。

    于是,一个意想不到的家伙入选了。

    尤墨。

    谢里,莱因克,克利斯托夫,拉钦霍,莱因克,施容博格,布雷默,库卡,卢伟

    主力到替补,老家伙到年轻人,队长到普通队员,支持率接近分之二!

    这种结果让雷哈格尔都有些吃惊,拿着最终名单嘴角直抽抽。

    1岁的小子,绝对主力还没坐稳,就在球队有如此重要的地位。在他二十多年的职业经理人生涯,算是闻所未闻了!

    这种家伙一旦成长起来,将来绝对是更衣室说一不二的人物。如果换成以前的他,肯定要想办法先套上紧箍咒。

    现在就算了。

    安心看这家伙在另一个舞台上,能有什么惊喜带给他!

    精心准备的自由人培养计划,正式启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