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下午来访的球队是圣保利队。

    对于已经取得连胜的凯泽斯劳滕来说,排名第十位的球队是个必须拿下的对手,不管它是不是硬骨头。

    雷哈格尔的排兵布阵在前呼万唤始出来之后,所有球迷都有了奔走相告的冲动。

    期待已久的两人同时首发,竟然在所有人都没有心理准备的时候,溜出来吓唬人了!

    自从雷哈格尔上任,两人的出场时间就开始不稳定起来,总的上场时间比起上半赛程也低了不少。这种状况已经维持了十轮,各种猜测也基本趋于统一。

    主教练对年轻人的使用,持谨慎态度。

    这种状况给球队带来的是弊是利,目前难有定论。对雷哈格尔的评价却仿佛比较一致。

    保守!

    当然,媒体也不会忽略那场68分钟用完个换人名额的比赛,这里的保守,主要还是指用人方面。

    信不过年轻人,宁愿压榨老将们也不愿意起用新秀,唯结果论,缺乏长远眼光

    这些评价在今天的首发名单出炉之后,算是被结结实实地震撼了一把。

    至于是偶尔为之,还是彻底转变,当然还需要时间来检验。

    被处罚的鲁斯没有被剥夺主力位置,和本场复出的布雷默组成卫搭档。雷哈格尔还算留了些面子给他,人前人后都在尽量把此事的影响力降低。

    至于当事人领不领情,目前还看不出来。

    尤墨上一场表现得到了媒体的一致讨伐,换成其它人的话,可能会动摇,会寻求改变,会更加努力地表现自己。

    这种美好的预期。也是部分媒体批评他的动力之一: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可惜,蛋疼的事情发生了!

    这家伙,毫无悔改之意!

    比赛已经开始18分钟,他依然是防守积极的很,进攻时经常找不见人影!

    作死也没有这么主动作死的吧?

    到底在想什么?

    雷哈格尔呢?在干嘛?能看的下去吗?

    “看不懂。说老实话,我真的看不懂!以雷哈格尔的经验来看,实在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眼看冲顶很有希望的时候,居然放任他在球场上乱跑?这场对手的实力还不如主场作战的亚琛队,没什么必要让他频频回防吧?”

    “看这次进攻,o如果能提前到位的话,抢点就不会这么勉强了!真可惜,只是稍微蹭了下皮球!现在又回到老问题上:他这么做,到底是自己任性妄为。还是主教练刻意要求?如果是前者的话,大概要继续挨批评了,如果是后者的话,奥托可能也要挨批评了!”

    “e今天状态也不算好,估计是太久没打过主力了吧。脚步显得有些沉重,活动范围也不大。不过,比赛还早,有的是时间让他慢慢适应。”

    “o和e的配合不多。特别是前场配合,更是少的可怜。赛前被众人期望值很高的两人组合。没有发挥出应有的威力来。难道他们是替补打惯了,不习惯首发?哈哈,比赛有点沉闷,开个玩笑而已。我们还是要更耐心一些,多给他们点时间。”

    这场比赛,尤墨真没打算还像上一场那样踢。

    原因简单着:上一场主防。且组织核心不在,进攻手段比较单一,客场作战拿一分回来完全能接受。

    这一场则完全不同!

    主场,更弱的对手,频繁的进攻机会。卢伟在身旁的协助。

    有了这些助力,尤墨本打算恢复以前的踢法,先把比赛胜负奠定下来,再考虑其它事情。这种打算得到了卢伟的支持,两人略一商量,还讨论出不少配合的思路出来。

    结果竟然是雷哈格尔表示反对!

    老头语气非常肯定,态度更是坚定无比,就差没说出“胜负不重要,你完成我的目标就行”这样的话了。

    尤墨也不清楚老头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过,不清楚归不清楚,这种挑战他喜欢的很!

    满场飞奔,关键时刻出现在关键的位置,经常大出对手所料

    这种难度极高的事情,很容易就激起了他的全部热情,上一场未尽兴的感觉瞬间就回到了身体,仿佛一场未完成的训练一般。

    继续努力!!!

    卢伟的状态不佳有些出人意料。

    他来这支球队已经九个月了,这场比赛是第一次首发。在所有人看来,都应该是个无比兴奋的状态。

    很可惜,训练暴出的打架事件,明显影响了他的心理状态。

    他和尤墨那欲言又止的聊天,其实就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

    过往的那个少年,像极了现在的贝纳。

    强烈的即视感,难免影响了他的情绪,让他在面对比赛的时候,拿不出该有的兴奋状态。

    而且,这种低迷状态也直接影响了尤墨的发挥。

    圣保利队无欲无求,客场踢的并不保守,双方机会都有不少。导致0:0比分的罪魁祸首,两队都一样:缺乏犀利的传球和突破。

    卢伟是最了解尤墨的场上存在,如果状态更好一些的话,是能在比赛通过相互默契,来制造出机会的。

    可惜两人,一个状态不佳,一个频频失位,相互间于是很难擦出火花来。

    比赛在沉闷度过了25分钟。

    尤墨有点挠头。

    他已经记不清楚给多少个家伙做过心理辅导了,可面对这个家伙,他有种心生无力的感觉。

    太熟了,下不了手!

    这种蛋疼无比的状况,让他的那些小花招完全派不上用场。

    想想看,病人比医生还要懂行。这心理治疗怎么进行?

    可一直这么维持下去,卢伟在这支球队的首秀,很有可能在平淡无奇,终结于依然不合格的体能状态了。

    他很清楚卢伟的病根所在,可这种因为往事重演导致的心情不佳,有什么办法能尽快忘记呢?

    如果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说笑一番就很有可能揭过了。

    可惜,不是。

    当年的那件事情发生后,他被学校勒令退学,被关在家里反省,整整一个月没让出门,半年没让踢球。两人之间的关系,也被双方家人责令划清界线。

    两人大约有5个月没有见面。

    再见时,已经是高了。

    他没把处罚当回事情,卢伟可办不到。这种状况一直维持了很久。直到时间慢慢淡化了一切,才让两人关系仿佛回到了以前。

    他想问的,其实就是没见面的5个月,卢伟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直讳莫如深的,嫉恶如仇的少年,那一段心路旅程。

    看似热闹的比赛,节奏还是很快的。0:0的结果让双方都不太满意,都在尽量加大进攻力度。试图通过数量优势,来弥补质量上的不足。

    于是。对攻战的必争之地——场,成了双方在此时争夺的重镇。

    拉钦霍,克利斯托夫,卢伟,瓦格纳。四个人间,只有拉钦霍算是场绞肉机类型的家伙。他们这种组合。对上圣保力队人高马大的场组合,按理说是有些吃亏的。可踢着踢着,所有人都觉得有些不对劲!

    双方场传递都不算流畅,可为什么凯泽斯劳滕却能依然稳稳地压住圣保力,不断地获得进攻机会呢?

    所有人睁大了眼睛。仔细寻找蛛丝马迹。很快,当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在场看到那个家伙身影的时候,开始恍然了。

    是这家伙搞的鬼!

    是的,想不出来怎么治疗卢伟心病的尤墨,灵机一动,给自己先抓了副偏方!

    既然满场飞奔容易在进攻失位,那控制下回防的深度不就行了?

    既然对手的攻击并不犀利,那有必要每次都回到后防线帮助防守吗?

    既然卢伟不在状态,场组织不流畅,那做为绞肉机出现在场,不也是等于在攻防两端贡献力量了吗?

    雷哈格尔比科尔曼先看出了门道。

    老头儿一直认真地看着比赛,脸上表情也仿佛石化了一般,很久不换。

    直到比赛0分钟以后,神情开始变化了!

    先是眼睛,从正常大小骤然变大,然后慢慢变小,最后眯了起来。再是嘴巴,本来绷成一条线的,后来弧度慢慢向上,最后咧开了一条缝。最后是面部肌肉,本来有些横肉支棱的脸,慢慢松驰下来,最后居然形成了若隐若现的两个酒坑!

    科尔曼的解说,一直到5分钟之后,才找着关键点。

    “球队的进攻仿佛有了起色!来看看这段时间之后的控球率。哇!已经到了64%!怎么做到的?球员们给我的感觉好像都不太兴奋,腿脚仿佛都很沉重一般,在拖着进行比赛。这种状况下,球队居然慢慢控制住了皮球,把圣保利队渐渐压制住了,有点让人奇怪!”

    “5分钟跑动距离已经到了4800米,o这场比赛结束,看来又要挨批评了。哈哈,开个玩笑!他这段时间表现可不差,身为前锋,他没有和谢里一起进行高位逼抢,反而频频回撤到场协助防守。利用他强悍的身体素质,在场对抗屡屡占得先机。看这个球!希斯停球稍大了点,就被高速回防的他给捅走了!”

    “看来球队能压倒对手频频获得进攻机会,和他在场的频繁活动有关!不过,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回到后防线参与防守了,是因为体力下降还是有意为之?”

    “是有意为之!我明白了!他在进攻屡屡失位,就是因为回防过深造成的!现在他改变策略,回防范围限定在场,这样的话,有了进攻机会,他就不用向前奔袭那么远的距离了!”

    “我想说,这真是个聪明的决定!这家伙真是一场比一场进步呐!当然,如果上一场算是正常发挥的话。”(。。)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