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后市持续火爆,半小时内再次触发融断,恢复后也没能持续多久,下午两点就定格在4.41英镑了。

    31%!

    如此惊人的数字引来无数道目光,各路专家言之凿凿,各种消息真真假假,就连竞争对手也没能幸免,记者们的围追堵截之下少不了发表些意见。

    弗格森是过来人,曼联在伦敦股市也早已驾轻就熟,眼下虽然0:3惨败给争冠对手,但就事论事,阿森纳的表现确实配的上3分。如果在这种状况下避而不谈,显然有失风度,于是面对记者不怀好意的问题,苏格兰老头儿给出了忠告。

    “.......一夜暴富带来的刺激可不容易消化,阿森纳球员们非常年轻,能否承受住场外诱*惑将成为下一阶段球队战绩的晴雨表。”

    这番言论让记者们颇为惊讶。

    一直以来,弗格森与温格之间没少相互拆台打嘴仗,由于两人手握重权地位稳固,大到俱乐部经营发展,中到球员转会,小到更衣室矛盾,都可以成为攻击对手的子弹。尤其是前者,本就擅长心理战,又以铁腕闻名于世,最瞧不惯后者那种放任自流式的更衣室状态,没少拿这一点嘲讽对手。

    阿森纳前几个赛季的表现确实不够稳定,球风也不够硬朗,因此温格在气愤之下没少犀利还击过,而且最喜欢拿曼联的战术打法说事。

    其实战术打法革新带来的效果通常在一两个赛季之后就会被对手摸透,更衣室管理却是长期艰巨的任务,也是考验所有主教练的无形门槛。那些屡屡在关键时刻掉链子,拿了冠军就开始走下坡路的球队,最大的问题往往存在于此。

    现在弗格森旧事重提,显然不是在打心理战,而是实打实的提醒。

    一睁眼就能看到阿森纳上市的各种新闻,一出门就能听见各种夸张的言论,身为当事人哪能无动于衷?

    眼下球队战绩出色,后面两个对手也都不足为虑,这种状态下分心算是人之常情,能不能及时收回才是关键问题。以温格一直以来的态度,这几乎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球队战绩受影响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如此一来,弗格森的做法看起来有些不合时宜,一点也不像竞争对手该做的事情。

    他的助手基德对此很难理解。

    球队正处于舆论的枪林弹雨中,居然还有闲心提醒对手?

    是被媒体言论气昏了头还是另有深意?

    阿森纳正处于人逢喜事精神爽的阶段,身为竞争对手应该搞点小动作才对,哪有这种时候提醒他们的必要?

    “您对这个赛季的切尔西怎么看?”

    周二训练结束好一会了,主教练办公室里依然灯火通明,基德忙碌完手中的报表之后起身,凑过来套话。

    身为第一助理,了解BOSS的真实想法非常重要,否则一旦自以为是理解错误,产生的后果实在不堪设想。尤其是眼前这种压力重重的氛围下,脾气火爆的苏格兰老头儿可能憋了一肚子火没处发,身边人若是言行不当,刚好可以拿来当出气桶!

    为了达到目的,基德决定迂回前进,省的一上来就把气氛搞僵。

    切尔西这个赛季的强势出乎所有人预料,也让曼联人承受的压力进一步增大。好在两支球队之间没什么过节,穆里尼奥也没少被人以“弗格森接班人”相称,拿来讨论一番刚好可以深入了解老头儿的思想状态。

    果然,弗格森稍作停顿,欣然说道:“说实话,现在的切尔西被人低估了。”

    “被人低估了?”

    基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呼出声。

    以不败战绩高绩高居榜首,主场差点终结竞争对手的不败纪录,欧冠小组出线毫无压力的切尔西队,仍然被人低估了?

    他们要上天吗?

    还是老头儿因为欣赏送上的溢美之辞?

    “是啊,金球奖一出炉,还有多少人认为切尔西能在接下来的赛程中持续领跑,直到赛季结束的?”弗格森面无表情地说罢,摇了摇头。

    基德先是一楞,又被这种目光瞧的心里打颤,于是赶紧开口附和道:“呃,是的,那在您看来,会有多少可能?”

    “一半对一半吧。”弗格森点了点头,脸色稍霁,“如果阿森纳继续起伏不定的话,切尔西会用稳定的表现让他们后悔莫及,而我们也将迎头赶上,超过他们。”

    “哦.......”基德拉长声音应了一声,借此掩饰一下心情,才笑着问道:“那您为何又提醒他们呢?”

    弗格森叹了口气,目光转过,望着窗外。

    大雪纷飞,飘飘洒洒。

    2000年即将成为过去,所有的遗憾,怀念,愤怒,都将随风而走,飘落在回忆里。

    “你是想提醒我,该不该采取行动扩大他们的动摇程度吧?”

    “是,是的。”

    “说不定你已经那么做了?”

    “呃,是,是的。”

    “阿森纳球员已经不是以前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了,曼联球员还在原地踏步,这才是两支球队处境不同的最大原因。”

    “您的意思是说,那番话是说给球员听的?”

    “是啊,只浇冷水解决不了问题。”

    .......

    疯狂的周一结束后,周二股市继续火爆。由于互联网泡沫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重视,阿森纳这种异军突起立即引来主力资金的追捧,不少人宁愿割肉也要卖出,就为了能赶上这一波行情。

    于是漫天飞舞的各种消息没有打断上涨势头,周二这一天再次大涨8%!

    4.76!

    轻松突破4.5大关,直逼5.0!

    卖不卖?

    王*丹面临的选择是个世界性难题。

    她手中的29.4万股是以3.4的均价买入的,除去交易费用以及10%的利息,目前已经净赚28万英镑!

    如此夸张的数字既让她成就感满满,心中也像猫抓一样难受。

    虽然入市仅仅一个月,但她接触的人群可不是普通股民与唾沫横飞的股评人,肩上承担的责任也不仅仅是赚钱。

    如果现在把手中的股票全部变现,钱是到手了,股价若继续疯涨下去,拿什么来对抗热钱炒作?

    如果不卖,之前设定的4.5警戒线,5.0红线又有何用?

    照目前这个势头,明天轻轻松松破5.0,这一周刚过半就如此疯狂了,周末主场赢下水晶宫之后会不会让下周行情持续火爆?

    总不至于赢球导致股票下跌吧?

    客场3:0血洗曼联之后,主场拿不下保级弱旅?

    “哟,您可真是,这么贵重的礼物.......”

    晚饭后,家中有客人到。

    范智毅!

    身为魔都大佬,有求于人时自然不会小家子气,这趟带来的两条百岁金锁最少价值万元以上。

    其实这家人的门槛虽然不低,过来过往的家伙们却很少有手拿贵重礼品上门的。原因倒不是小气,而是主人的身份地位在那摆着,又是个重情义的主儿,若是让彼此关系充满了铜臭味,说不定会适得其反。

    范智毅算是个例外,一家人也能理解。

    关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而且由于年龄偏大,更信奉拿钱办事一说很正常。

    之前王*丹以尤墨的名义发起集资,海外球员除他之外都有参与,就连重回甲A的孙寄海都踊跃报名投了十万英镑。眼下阿森纳股涨的飞起,所有耳闻目睹的家伙无不眼红心热,周一收市就有不少人主动打电话过来想继续追加投资。

    范智毅已经错过了第一波,可不想错过第二波。

    由于他所在的水晶宫队本赛季状况堪忧,眼下又即将奔赴海布里挑战阿森纳队,此时上门也不无拉关系套近乎的意思。

    即使不能指望他们放水,帮忙狙击一下保级对手也算人之常情。不过很不凑巧,尤墨下午一回来就带着江晓兰去拜访帕特*莱斯了,晚饭都没在家吃。

    “您这门槛我迈进来心都是虚的,不买点东西实在不踏实!”范智毅满脸堆笑,说罢招手向小公主们示好。

    结果很悲催,他那张横肉脸太吓人,人小鬼大的尤馨雅都不敢上前,尤悠佳更是早已躲远。

    自家人知自家事,他也没有执着于吓唬小孩子,又客套了几句后,开始解释,“我这人没什么投资理财的概念,经纪人又是多年的老朋友,这些年挣的钱除了开销之外,自己没留几个......”

    王*丹懒的听人罗嗦,笑着打断道:“没关系的,前两天刚好一堆人给我打电话嚷嚷。我一想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嘛,阿森纳上市既然是墨墨最先发起的,哪能不优先照顾自家兄弟?”

    “不不不,他们参与的早,您不好拒绝很正常,我这厚着脸皮想加入进来,实在是.......”范智毅把自己说的老脸微红,好在皮肤颜色深,不仔细瞧不出来。

    王*丹才没兴趣仔细瞧,点点头道:“我也是新手上路,以前碰都没碰过。所以要谢不用谢我,墨墨才是主谋!”

    说罢又笑,补充道:“不过最近股价涨的厉害,我都在考虑要不要把之前买入的股票套现了。第二波行情还不清楚何时能有,现在加入的话我打算还是以10%的利息统一计算,否则会造成出帐麻烦。”

    “嗯,嗯,没问题,没问题!”范智毅连连挥手,笑道:“您愿意接纳我就感激不尽了,哪儿会有其它非份之想!”

    “您这么说就见外了,我们家这位又不是达官贵人,您的钱也是自己的血汗换来的.......”王*丹也挥手,一脸淡然。

    这种情况于她而言只是毛毛雨,一直坐在这浪费时间才奢侈,眼下已经陪着客人聊了快半小时,算是给足面子了。如果客人不识相,真把自己当颗大头蒜坐着不挪窝,她才不会有好脸色。

    范智毅瞧的清楚,忙打断道:“好,好,爽快人不说磨叽话,这张卡里有30万英镑,密码是669966.......”

    王*丹听着听着,脸现笑容,瞧着客人起身告辞,心情不由大好,送出门时微一点头,说道:“刚好墨墨今天去拜访莱斯先生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你和大孙就是由他老人家牵线,介绍给维纳布尔斯先生的?”

    “是,是的!”范智毅眼睛一亮,声音提高八度,“他老人家身体怎样了,我上次去瞧的时候人不在,据说一直在西班牙疗养?”

    “刚回来,本来我也打算去凑热闹的,有点事情耽搁,没去成。”王*丹随口说罢,挥手作别,“回头墨墨回来我问问,再给你个打个电话。”

    “嗯嗯,好好,拜托!”范智毅客气不断,脸上笑容可掬。

    “那我就不送喽,有空常来哈!”

    请走了不速之客,王*丹捂嘴打起了哈欠,原本一直在伺候小公主的李娟凑了过来,脸上写满了佩服。

    声音也是。

    “姐你知不知道,刚才咱家的客人在国内有多牛?”

    一听这话,王*丹斜了眼对方,忍不住笑,“姐以前是干嘛的,能不知道他们这帮人?”

    “嘿嘿嘿.......”李娟挠头傻笑了一会,又感慨道:“当年他们走哪儿都有一帮人前呼后拥,在国家队都是呼风唤雨的人物,哪个新人若是不识相坏了规矩,他们的话比主教练都管用!”

    “陈年老黄历啦!”王*丹收了笑容,一脸严肃,“他们这帮人的江湖气在地方上还凑和,到了国字号层面很容易引起内斗,不然也不会长期被南韩压在身下动弹不了。”

    顿了顿,捂嘴打了个哈欠,“其实出来一瞧,都是些虾兵蟹将,上不了台面。”

    “对对,虾兵蟹将!”李娟化身狗腿子,捧的飞起。

    “不过......”王*丹伸手拿起放在茶几上的银行卡,嘴角浮起笑容,“来的也正是时候,不然我还下不了决心!”

    “姐你打算卖出了?”李娟顿时有些惊讶,脱口而出道:“这场比赛应该毫无压力吧,难道会有变数?”

    “变数应该很小,基本可以忽略。”王*丹眨了眨眼睛,仿佛突然想通了一般,声音里有说不出的轻松,“我在想,虽然两个战场看似连在一起,但他们毕竟是两个战场,各自有各自的规律,不可能时时同步。”

    “意思是说?”

    “是谁规定赢球之后股价必须上涨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