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绞肉机。

    这种让人毛骨耸然的称号,往往送给那些身强体壮,踢法蛮横的家伙。他们在防守专门负责身体对抗,最擅长的方式,就是用蛮横无理的身体条件,来绞杀眼一切可能的危险!

    所有眼睁着的危险,可能的危险,未知的危险,在他们眼里都是必须尽快扑灭的火苗。

    眼疾脚快的处理方式是他们的上乘兵法,合理冲撞是他们的拿手武器,战术犯规是他们的最后底牌。

    这种看似鲁莽的家伙,对每一支球队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有他们,硬。没他们,软。

    战术,阵形,技术,理念,这些足球比赛的重要内容,经历了百年发展之后,都有了巨大的变化。可唯一的本质,却依然没有变化。

    身体对抗!

    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流血是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如果一支球队,有那么几个缝针时眼睛都不眨的家伙,所有人的底气会足很多。

    就像是街头混混群殴时一样,哪一边不怕死的家伙多,哪一边气势就足的多!

    巴西人拉钦霍在这支球队扮演了这样的角色,可这仅仅和他的身材,场上位置,战术要求有关。身为天性奔放的南美人,他本人的性格不够狠,下脚也往往偏温柔,身体对抗虽不吃亏,可也不会让对手心生畏惧。

    这种防守型后腰,往往被称为工兵型场。勤勉,覆盖面大,攻防两端作用都不弱。

    唯一欠缺的,就是让对手胆寒的威慑力!

    今天这场比赛,在开始阶段的比赛。双方场失误都很多。随之而来的,是各种让人上刀山下火海的二分之一球。在体力都很充沛的情况下,体格更强壮的圣保利队占据了明显的优势,频频反客为主,辗过场,攻到前线。

    直到比赛第25分钟。尤墨开窍之后。

    状况顿时改变!

    这家伙把自己的活动范围限制在前场之后,整个场都被他迅速搅乱。那些所谓的二分之一球,其实拼的就是动作速度,第二反应,判断,身体控制力,胆量。对他来说,除了判断上欠缺了些经验,其它几样完全超越对手一截。

    他最近被老家伙们刻意锻炼的身体对抗。水平提高也很明显,很多原来发力太猛容易造成犯规的身体接触,在他有样学样的领悟能力下,很快变得隐蔽起来。放在比赛,就是占了便宜也不显山露水。

    一对一对抗成功率极高的家伙,很快就被对手真正重视起来。突破选择,传球对象选择,进攻路线选择。也随之受到影响。

    所谓的威慑力,开始慢慢显现出来!

    场多了这么个家伙。拉钦霍顿时觉得如虎添翼,吆喝着伙计们一起,把对手的气势慢慢给压制住了。

    比赛第9分钟,依然是经过场的一片混战后,皮球被克利斯托夫控在脚下,开始沿右路向前。

    已经渐渐压制住对手的凯泽斯劳滕队。两名边卫开始频繁插上助攻,这次皮球在右路发展,自然是施容博格的菜。

    高速插上后,克利斯托夫分边,自己开始内切。

    尤墨刚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眼皮球位置,就开始发力猛追。卢伟的位置是前腰,可前面的两个前锋长期只有一个在位置上,于是球队的阵型更像是4411。

    两人的位置一前一后,都在路。尤墨跑了几步,确认右路打之后,开始放心地往路直插。

    卢伟很清楚自己那不佳的状态,于是索性把场的防守任务交给了尤墨,安心扮演起了古典前腰。皮球沿右路高速前进,他是直线距离最近的,接应自然是刻不容缓。

    施容博格和他很对胃口,彼此间的了解也比一般队友多不少。这会见他过来接应,很贴心地在他位置刚合适的时候,传了个左脚脚下球过去。

    状态不佳的情况下,神经反应,动作速度,身体感觉都会变慢,卢伟接球之后,没有像以前般高速转身向前,余光略一观察,就回敲给克利斯托夫。

    保加利亚人视野相当开阔,接球就是一脚大弧线,顺利地转移到了左路瓦格纳脚下。

    如果是开始进攻时候就这么一脚长传,那妥妥的无任何威胁。

    原因很简单:没有佯攻的直线攻击,在阵地战只能依靠强悍的个人能力来解决问题。

    经过右路这几脚传递,对方的防守力量已经充分倾斜过来,左路边线上的瓦格纳压力骤减。顺利地停球,向前,变向,余光撇见身旁接应的拉钦霍,一脚直塞,把选择权交给巴西人。

    防守无压力,进攻杀得兴起的拉钦霍,状态正值巅峰,接球阶段就是个停球过人一气呵成。

    此时他的位置已经近大禁区,过了个人之后,同样一脚直塞,交给了禁区内背身的谢里。

    德国人没有试图强行转身射门,他的眼睛里,在看到皮球过来的时候,同样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尤墨。

    这次进攻,传递的次数和距离刚好赶上他前插的节奏,像是跳舞的步点一样,他在那一瞬间,有种踩雷游戏玩了半天,终于判断清楚哪儿可以插旗了一般,一点下去,一面散开!

    他的跑位选择仍然不是直线,从最开始的偏左,到后来的偏右,到最后的路直上,属于典型的心在阵,人在阵外。

    最后一脚射门,也不是他最熟悉的方式。谢里的传球速度稍快了些,这让他最后一步的支撑脚距离皮球有点远。

    这种状况下,这段时间艰苦训练的身体反应开始发挥作用,左脚迈出最后一步后,紧跟着向前一个滑跪,早已准备好的右腿顺势扫出。在皮球就要脱离出自己控制范围的时候,一脚倒地搓射!

    蹦跳的皮球,被同样不规则的触球部位击,划过了一条诡异的外旋弧线,冲入近角!

    “幽灵杀手!这绝对是个幽灵般的杀手!我记的进攻刚开始的时候,是他在场和对手来了次人仰马翻的对脚!后来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来看慢镜头吧!了解一下这家伙干了些什么。哦。很平常嘛,看着皮球在右路发展,他往左路拉开。嗯,可能只是起了个拉开距离,吸引防守的作用吧。接着往下看,克利斯托夫大范围转移,瓦格纳停球向前,咦!他竟然又变换了移动方向,开始向右路倾斜!什么意思呢?进攻哪儿有球他不往哪儿跑吗?”

    “果然!直到谢里最后一传之前。他的所有跑位都是进攻无足轻重的存在!而且,他之前一直是在场活跃,这种家伙,在进攻是不会让对方觉得有什么威胁的。”

    “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这家伙,他没有傻到为了防守而放弃自己的攻击力!他只是想做的更好!”

    “上一场,他回防的太深,导致他的攻击力完全没有发挥出来!这一场,他吸取了教训。把自己的活动范围缩小,仅仅只回撤到场协助队友。这样。他在进攻就能节约很多时间!”

    “再来看这脚射门,正常速度已经不可能够的到皮球了,他在蹬地那一瞬间,用强大的爆发力把身体送出去,非常勉强的够着了皮球!可就是这么个勉强的射门,依然让守门员毫无办法!”

    “哈哈。皮球的距离太近,速度快不说,飞行轨迹还有些诡异,这让对方门将完全的措手不及!”

    “1:0的比分保持到了场结束,雷哈格尔和他的弟子们进入了更衣室。球队在上半场的表现还不错。无论过程还是结果,都压了圣保利一头!”

    科尔曼兴奋的简直停不下来,连着咆哮了足足有分钟,才直喘粗气的停下来,打个手势示意远端的同事过来。

    看着一头白发的老家伙走近了,他才缓缓开口问道:“我怎么感觉,是雷哈格尔,有意让他这么做的?”

    老家伙也是一脸凝重,点了点头,回答:“是的,没有人能在他手下不听命令乱来,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用意!”

    “会是什么呢?这个1岁的天才射手,为什么要在比赛到处乱跑?他在上半赛程的那种发挥,充分说明他那可怕的攻击力。只要球队能源源不断地创造出机会,他总能把握住一两个!”

    “是啊,只要有机会,他很少有让人失望的时候。雷哈格尔故意把他的位置后撤,不可能只是为了锻炼他的机会把握能力!”

    “不可能那么做!没有哪个主教练敢拿比赛开玩笑,何况球队现在只是冲顶希望很大,远远没有到高枕无忧的时候!”

    “对了,你发现没有!在球队进攻的时候,他好像很少参与进攻的组织调度,这应该也是雷哈格尔要求的吧!”

    “嗯,应该是的。刚才那个进球你应该看的很清楚。经过了六个人的传递,他只负责跑位,一点过去接应的意思都没有!”

    “当然看清楚了。我的观点和你一样,他在进攻,好像更多的时候是以绝杀者或者说杀手的作用出现。他刚来这个队上的时候,也是这么个状况。不过,当时大家都觉得,小家伙刚来队上,没能融入战术体系是很正常的情况。可现在来看,好像不是那么简单。雷哈格尔就没打算让他融入战术体系,反而刻意放大他在场上的自由度,而且,这两场比赛还要求他参与防守!”

    “难道?”

    “自由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