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出了可能的结论,科尔曼在第一时间兴奋的差点跳起来。

    德式自由人!

    这种已经在球场看不到的神迹,并不像古典前腰那样被时代碾过。消失的唯一原因,只是太难!

    超乎想象的困难!!!

    明明身在比赛,给所有人的感觉却像在比赛外;明明在战术体系之外,却给人以无处不在的感觉。

    所谓的进可攻,退可守,并不难,很多球员状态好的时候,都会有这样的发挥。可真要把这个要求提高,固化,强加在一名球员头上,简直就是残忍!

    身体要强悍,意识要一流,判断要准确,对抗要狠,过渡要稳,进攻要快,心态要平稳,创造力要充足

    有没有满清十大酷刑的感觉?

    高水平的联赛,极少有能踢场上任何位置的球员。偶尔有这种球员露头,很快也就被主教练固定方向,不敢过于万金油。

    不是不想往自由人方向培养,实在是太多的失败例子后,原本进攻很有想象力的家伙,被频频的回防,屡屡的身体冲撞,极高的体能要求,给弄的疲软无力,进攻再也找不见以往的锋芒。

    当然,如果本身进攻能力并不出色的话,那就更不会往自由人方向靠拢了。

    原因无它,进攻需要天赋而已。

    苗子越好,护苗人越是足够爱护,想让它长成世间独一无二的存在,需要极大的信念和决心。

    当然,方法和材质,以及运气,都很重要。

    想到了这些。科尔曼兴奋的心情开始慢慢回落。

    对目前这支凯泽斯劳滕来说,o的发挥实在太重要了。无论是数据,还是场上表现,抑或是他在场上给球员们带来的底气,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拿这种关键先生去赌,合适吗?

    他明白雷哈格尔的野心和长远打算。可真正的用意被分析出来后,他还是有些难以释怀。

    这样做,经过球员同意了吗?!!!

    或者说,告知难度和成功率了吗?

    年轻人容易好高骛远,主教练稍一煽动,马上就能热血沸腾起来。可真正经历种种考验磨难的时候,被简单的激将所产生的决心,真的够用吗?

    表面上看,o确实有成为自由人的潜质。可这家伙在进攻端的表现实在太过犀利。拿这种锋芒去换取防守端的坚固,明显是件得不偿失的举动。

    他完全可以确定:这家伙如果一直按前锋培养的话,不敢说达到顶尖水准,一流水准绝对没有问题!

    不成功,便成仁。

    这种事情说着简单,可真要落在头上,那种希望破灭的痛苦,有几人能承受的了?!

    雷哈格尔如此豪赌。是真有很大把握,还是被复仇之火蒙蔽了双眼。开始不择手段了?!

    科尔曼回落的心情开始焦躁起来,手指在桌面上下意识地敲着,眼睛紧盯着屏幕,脑子里却对电视画面上的东西一无所知。

    “在担心什么?”

    身后熟悉的声音响起,科尔曼没回头,楞了一会。才开口回答,“要真是这样的话,要不要劝他仔细考虑一下?”

    “你不看好吗?”

    “他以前的表现如果不是那么好的话,或许我不会这么担心。”

    “你又不是没有奥托的电话,比赛完了请他喝一杯。试探一下不就行了?”

    “你也来吧。不过,我还是有些犹豫。奥托如果是被复仇蒙蔽了双眼,一意孤行怎么办?”

    “谁知道呢。不过,还是别给他施加额外的压力了吧。主教练这活儿,可不是一般人能干的!”

    “是啊。我只是觉得,身为旁观者,可能会比他更冷静一些。凭球队这一阶段的表现,冲顶已经问题不大。这种时候拿o去赌,会不会太冒险了?”

    “谁知道!或者,他和o,都有颗硕大无比的心脏呢?”

    “哈哈,听见你这句话,我心里踏实多了!”

    更衣室和看台的氛围一样,热闹,欢快。

    这场比赛前,场上所有球员都不太兴奋。原因自然是鲁斯那傲慢的态度,贝纳那过激的反应。

    本来氛围良好的球队,一下多出两个刺头出来,球员们的心思,难免会有些旁落。放到比赛,就是始终难以找到最佳状态。

    尤其是看到那个傲慢的身影,在自己眼前晃悠的时候。

    球场如战场,人心齐了战斗力才能爆表。如果和自己一起上阵杀敌的队友,有那么个随时挑刺儿的人在里面,换成谁都难免心里不舒服。

    表现好了居功自傲,那表现不好的时候会不会横加指责?

    带着这种心思进行比赛,球队的慢热表现也就很正常了。

    还好,球队有个永远不知道担心忧虑的家伙在!

    “大家的表现都不错,下半场继续保持压迫,把对手的反击在场掐断。两个边后卫进攻可以更大胆一些,宽度拉开,增加前场的传球点。对手下半场依然不会保守,你们要保持警惕,注意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和机会!好了,点名表扬我就不进行了,都需要继续努力!”

    雷哈格尔的更衣室讲话一贯平静,今天算是比较神采飞扬了。仔细观察的队员们也心领神会,随着主教练离去的脚步,很快就聊得high起来。

    当然,这种时候肯定不会有庆祝的举动出来。表现兴奋的方式,就是讨论彼此的场上表现。

    “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吗?o,为什么这一场和上一场变化那么大?”谢里最先发难,一把拽住尤墨的胳膊,眼神诚恳。

    “变化真有那么大?我要伤心了,你真是个唯进球论者!哈哈。开玩笑,如你所见,我现在能力有限,全场飞奔的话容易失位,就只能帮助球队进行场拦截了。”

    “你太谦虚了吧!你那叫‘只能’?圣保利场已经乱了套了好不好!”拉钦霍凑过来,一脸鄙视。

    “就是。我反正是想不通,你为何防守积极性会这么高,而且,居然守的这么好!说实话,你以前真的没踢过后卫?”克利斯托夫也凑了过来,在那添油加醋。

    “好了,别表扬了。都冷静点儿,还有45分钟呢!”莱因克清清嗓子,高声提醒。顺便转头看了眼鲁斯。

    曾经的老好人面无表情,仿佛眼前的一切都与他没关系。

    鲁斯其实心里郁闷的想吐血。

    进球,上头版,球队战绩一路飘红,多好的事情,怎么就被他给折腾成现在这样了?

    他真没打算用自己的主力位置和场上表现,来威胁任何人。他只是觉得自己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只是对陈年往事耿耿于怀而已。

    现在到好。弄成了无人理!

    他没想过冲动之后会怎样,也没想到雷哈格尔对他居然严厉。更没想到老伙计们竟然这么不给面子。

    可事情已经发生了,已经弄成一团糟了,再后悔有什么用?

    他不是不想对眼前这家伙表示亲近,只是一想到两人的对比,他就觉得脸没处搁!

    身为防守队员,参与进攻不算本职工作。可能进球的后卫也多了去,他鲁斯和那些伟大的名字完全挂不到一块去。

    眼前这家伙身为极具潜力的射手,居然能安心在后场防守,挨了批评都没有任何动摇,这场竟然还能进球!

    才1岁啊。就能如此沉的住气。把他鲁斯往他跟前一放,立马被照射的无地自容了!

    圣保利队显然不甘心这个结果保持下去,下半场一开始,就把马力开到最大,希望通过并未磨灭的气势,继续证明自己。

    意外,就在看似平常的局面降临了。

    比赛第58分钟。

    所谓的,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一次寻常的身体冲撞,位置略占优势的圣保利队6号队员,防范心理很强地提前抬起了胳膊肘。

    刚刚加速到极限的尤墨,实在来不及防备这一记浑然天成的肘击,被结结实实地砸下巴!

    说实话,伤人动作其实不大,也不一定是故意的,比赛场上也很常见,不至于让人多么愤慨。

    可惜,平平常常的犯规动作,在有心人眼里成了无法忍受的粗野!

    卢伟是从十多米外赶过来的,身形快如闪电。如果不是因为距离太远,被同样跑过来的拉钦霍看出端倪的话,他那挥出的一拳就真的命肇事者了!

    “在干什么?想吃红牌?”拉钦霍激动的心脏砰砰乱跳,脱口而出的话用的还是葡萄牙语。

    卢伟迅速冷静下来,一言不发地看着捂嘴坐在地上的尤墨。

    那一张熟悉的脸上,努力挤出的微笑。

    比赛最终结果是2:0,第二球由老将谢里在68分钟的时候头球打入。

    卢伟在打人未遂后被迅速换下,用整场的平淡表现,完全烂尾的结局,结束了自己的人生第一次成年队首发。

    看台上兴致勃勃的个女人,在沉默看完了后0分钟比赛。

    教练席上的雷哈格尔同样如此。

    卢伟下来的时候,没有主动和他表示什么,他也没有激动的情绪流露,只是默默地看了对方一眼。

    直到卢伟的背影直接消失在球员通道里,他才重重地出了口气,仿佛停顿的思维,终于开始活跃起来。

    为他人出头,和对手打架,行为不值得提倡,却也不能被简单地冠以“愚蠢”。

    毕竟年轻,毕竟关系太不一般,毕竟性格不同。

    处罚是必须的,即使对当事人效果平平,对其它人也是个警醒。至于如何解开心结,还得假以时日。

    不省心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