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墨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么头疼过。

    他这个人不爱记仇,只要不是原则上的矛盾,只要没构成真正的伤害,只要不触及底线,他很快就能忘了当事人长啥样。

    同样,他也不喜欢别人感激涕零的样子。

    那太软弱,让人开玩笑的心情都没有,出现在面前的时间越长,越让气氛尴尬。

    这场比赛,有空的时候他一直在琢磨着,想给卢伟去掉病根,别再为当年的事情纠结不已。

    谁曾想,病根没去,症状还加重了!

    而且,和贝纳一模一样。

    已经到了需要看心理医生的程度!

    球场上这种身体冲撞多了去,他现在场上位置不定,对抗多多,随时有可能遇到这种犯规。两人以后同台竞技的机会只会越来越多,如果每次在这种情况下都控制不住情绪的话,那比赛没法踢了。

    他完全了解卢伟的病根所在,可身为最主要的当事人,他无论做什么,仿佛都没法减轻对方的负疚感。

    难道真指望心理医生来解决问题?

    已经这么多年了,这家伙还有药可救吗?

    “想什么呢?”

    王丹从书桌前起身,走过来坐在床边,伸手摸他下巴,“还疼么?”

    “肿的不大,只是有点胀。我想什么你能不知道?”尤墨没有躲开,咧嘴苦笑。

    “知道啊,我的意思是,你想到哪儿了?”王丹停止了没意义的举动,脱鞋钻被窝。

    “没个主意的,估计头儿要让他去看心理医生了。等结果出来吧。”

    “他能心甘情愿的去吗?”王丹楞了一会,才幽幽地开口说道,“国少那会,我以为他就是和你关系好,帮你出气而已,结果没想到还有这么多隐情。你说说看。雷哈格尔会因为这种事情把他打入冷宫吗?”

    “应该不至于,毕竟年龄在那摆着呢,后果也不严重。只是前脚刚出了个贝纳,后面马上接了个卢伟,换成哪个主教练,也要从严处罚,以警效尤。估计要停赛个两场,再加上点罚款之类的。”

    “他这种情况,看心理医生能解决问题吗?”

    “谁知道呢。他那个智商,一般的心理医生根本不好使。”

    “是啊,太聪明的家伙,一旦执拗起来,会让所有人头疼吧。”

    ————

    为了保护当事人起见,科尔曼没有把自己的猜测结果公布于众。

    可惜,他不说,有同样猜测的家伙们没什么顾忌。

    于是。第二天的媒体一片哗然!

    众说纷纭,持肯定态度的很少。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真心支持的,看法和科尔曼差不多,都觉得万一画虎不成反类犬的话,实在太不划算。

    在立的家伙们心,德式自由人已经是传奇一般的存在,血统的骄傲。让他们无法接受一个黄皮肤的东方人,成为球场上神迹般的存在。

    即使他代表着凯泽斯劳滕。

    反对的家伙们到也不好立即开启嘲讽模式。毕竟人家表现在那儿摆着呢。

    不过,表面上一本正经,心里面却像长了野草一般,蠢蠢欲动。

    黑子们最不怕当事人放大话!

    虽然当事人现在可能还不知情。可他们哪儿管那么多!

    在他们看来,既然以德式自由人为目标,那就等于主动给自己套上了枷锁。以后无论哪一场比赛,都可以把他的表现单独摘出来,拿真正的自由人水准,来逐一对比。

    放大镜下,高标准,舞台之上,看你怎么藏身?!

    进球,胜利,这样的比赛结束,克莉斯娜本以为会是周末好心情,结果却只高兴了一个晚上。

    她真没想到,雷哈格尔居然想把那个家伙往自由人方向培养!

    身为经纪人,她第一时间就想到去和主教练谈谈了。可犹豫了一整天,她依然没有付诸行动。

    外行插手内行,即使出于好心提醒,也难免容易被人误解。措辞稍有不当,很容易给对方留下坏印象。

    毕竟,他们现在没有足够的本钱,她也没有更充足的理由来说服雷哈格尔。

    可如果不把这种担心和风险表达出来的话,她又觉得心不安。即使不存在雇佣关系,做为他们的好朋友,她仍然想有所行动。

    犹豫到了晚上,她下定了决心。

    打个电话给当事人,看看他是什么状态!

    “什么?你不知道?什么情况!雷哈格尔没和你说过?他是个大骗子!不行,我得找他评评理去!对了,你们都不看报纸的吗?哦,e怎么样了?我帮你们联系一个吧,资深心理医生哦!自由人意味着什么,培养自由人的风险有多大,你真的确认自己都清楚?我反正无法接受他的所作所为”

    电话一挂,克莉斯娜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有没有搞错?

    竟然没有和当事人说一声,就进行如此危险的培养计划?

    到底是不负责任?还是在不择手段?或者说,在利用球员对主教练的信任?

    身为经纪人,不能坐视不理了!

    ————

    卢伟在赛场上挥拳的镜头,被摄像机忠实地记录了下来,即使雷哈格尔不处罚他,球员纪律委员会也会有所行动。

    媒体对他的态度,也是毁多誉少。

    行为算是事出有因,可明显过激的处理方式,为他招来了不少斥责声音。

    当然,发出这些声音的家伙,多半对尤墨不抱有好感。

    只有少数对两人都抱有好感的媒体,把矛头指向了赛场上粗野的犯规,并强调年轻气盛的两面性。

    雷哈格尔的处罚决定,是比赛后第天。训练结束的时候公布的。

    停赛场,罚款5000马克。

    不算太严厉,也不算包庇。

    不过,队上的老家伙们略一计算,心头开始暗暗吃惊。

    这两个家伙,你一场停赛。我一场停赛的,接力一般,一共被停了6场比赛!

    仅仅10轮比赛,两人就被停了6场,这也太能惹事了吧?

    可是,怎么感觉不像呢?

    “唉,怎么说你们好呢,能和我聊聊你们的过去吗?”

    训练结束后的更衣室里,拉钦霍凑到尤墨旁边。双手一摊,一脸无奈。

    “我小时候,特别淘气”尤墨念经一般,开始摇头晃脑。

    “行行行,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拉钦霍恨不得把他嘴捂上,转头,看了眼一脸平静的卢伟,于是小心翼翼地凑过去。开口问:“嘿,兄弟。你可真够有个性的啊!”

    两人算是比较有交情了,彼此也是知根知底。

    “是啊,你不拉着的话,处罚估计要翻番。”卢伟转了转脖子,微笑着看他。

    “真奇怪啊,你们两人的关系。呃。也不像是好基友啊,都有妹子”拉钦霍放下心来,独自念叨着,目光转向尤墨,“需要我帮忙的话。说一声。”

    “帮什么忙?”尤墨一脸不解。

    “媒体上关于你们的报道可不太好听,你们要是想的话,我可以”拉钦霍凑近了,小声说道。

    “别,千万别!”两人一同出声打断。

    “为什么?”拉钦霍一头雾水,兀自解释着:“和媒体关系也不能太僵,必要的话,花点钱,找些枪手,帮自己宣传一下”

    “德国人看来也没有想象耿直。”卢伟转头,找尤墨求证。

    “他是巴西人的嘛,有这些想法太正常了。而且,只要愿意花钱,哪儿也不愁找不到这种人。”

    “是啊,有些时候,妥协一下,也不见得是坏事。”

    “明天去瞧心理医生的时候,把我也带上?”

    “行。”

    雷哈格尔放下手电话,眉头拧成了个疙瘩。

    他还是有些低估了媒体的眼光,以至于漫天飞议来袭时,有些准备不足。

    没有犹豫,是不可能的。

    科尔曼请他吃的这顿饭,不用开口,他就已经知道对方要表达什么意思了。彼此都是老相识,现在又是合作伙伴,目标也算一致,不可能不知道对方在担心什么。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尤墨的潜力何在,在他的原计划里,也同样没有任何怀疑。

    如果不去冒险的话,不出年,绝对的一流前锋一个。

    这种状况下,他纯粹是被无心为之后,尤墨的表现给打动的。

    热情,专注,仿佛防守也是件非常有乐趣的事情。

    结束了第一场作为自由人的比赛后,他没觉得有任何不妥的地方,第二场继续试验。按他的想法,如果连续场都看不到进步的话,那就作罢,继续按前锋来培养。

    可谁能想的到?

    仅仅第二场,这家伙就能自我调整,找准定位,迅速在比赛发挥重用作用。而且,进的那个球也是典型的自由人式进球!

    这种状况下,本来犹豫的他,开始坚定起来,准备再试验一场,就找尤墨好好谈谈。

    可惜,这种美好的愿望,被媒体们的乱入,给无情地打散了!

    周晚上,克莉斯娜的讨伐檄,把这一波非议推向了高*潮。

    “所有人都清楚明白,一个远赴异国它乡的1岁少年,面对他的主教练的时候,那种全身心的信任。雷哈格尔在这支球队,有着说一不二的权威。这是他的一贯传统,我们先不置可否。可眼前这种事情,明显超出了我能承受的范围!他竟然没有和球员商量,在没有告知球员风险的情况下,就擅自进行这种成功率几乎为零的培养计划!如果说是为了复仇的话,他的这种作法我能理解。可球员呢?原本潜力无限的1岁少年,会被复仇的怒火一并燃烧,再也寻找不到以前的锋芒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