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场,主要竞争对手,身陷舆论心的家伙明显成为焦点所在。

    幕尼黑一间不起眼的办公室里,贝肯鲍尔,盖德*穆勒,两人坐在120寸的投影幕前,看着场地那个熟悉的家伙。麦克莱在一旁站着,神情复杂。

    他实在是想不通,屏幕里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到底有什么地方吸引了两位传奇人物,让他们在被拒绝之后,依然如此关注!

    他见多了所谓的天才少年,同样见多了被冠以天才之名后迅速陨落的例子。眼前这个小子,各项数据比同期窜红的斯图加特红星吉奥瓦尼*埃尔伯差多了,甚至连球队表现出色的齐格勒都能稳稳压住这小子一头。

    有什么理由,让整个欧洲足球为之震撼的两大传奇,如此念念不忘?!

    难道他们真的以为,这小子能让已经绝迹的德式自由人重回世间?

    这种念头太疯狂了吧!

    “雷哈格尔看来并未动摇。”盖德*穆勒先开口,打破了人长达十分钟的沉默。

    “是的,他已经58岁了,还没有值得骄傲的回忆。”贝肯鲍尔的声音略有些沙哑,仔细听的话,仿佛有种岁月匆匆的无情在里面。

    “你大我两个月好像。”盖德*穆勒笑着转过头,看着一脸沉思的老伙计。

    贵为陛下的家伙,也会怀念当年的时光吧。

    “是啊,比我们大六岁的家伙,依然冲劲十足。”贝肯鲍尔没回头,身体稍微后仰一些,后背贴住椅子的一瞬间,肩膀放松下来。

    “他有多大把握?”盖德*穆勒手拄下巴。继续笑着看他。

    “只问他的话,你不如打个电话直接问问。”贝肯鲍尔终于肯把头转过来了,嘴角动了动之后,跑出了一丝微笑。

    “是啊。这么些年,这么多努力,始终忽略了些东西。”盖德*穆勒轻轻转动了下脖子。把目光转向屏幕。

    “太刻意了。或许,在足球产业不是那么发达的年代,不会这么功利。”贝肯鲍尔同样收回目光,彻底放松了身体,微笑的脸上神情没有什么变化。

    “所以,你们不打算这么尝试?”

    “光环之下的年轻人,有几个沉的住气,有几个能记得踢球的初衷?”

    “哈哈,难得你今天话这么多。”

    “是啊。难得。”

    弗赖堡队实力不算强,能保证现在的排名,靠的就是一股韧劲。主场面对同样防守稳健的凯泽斯劳滕,他们依然保持了极大的耐心。

    稳固后防,伺机反击。

    主场这么踢可能不得人心,最终结果也不一定能保证胜利。如果当地媒体和凯泽斯劳滕媒体一样的话,早该炸开锅了。

    替补席上的库卡正在如此感慨。

    他自从上个客场结束后,就彻底收回了心思。即使得了空去玩上几个小时。也能在结束之后,迅速地把心思收回来。

    这么做的好处迅速体现出来。

    训练一度涣散的注意力。在心思收回之后,高度集起来。在体力并未严重下降的情况下,很快就进入了忘我的境界。训练发挥出来的水平,也有了以往八成。

    有些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门槛前面,犹豫,徘徊。害怕,担心

    门槛之后,从容,坚定,坦然。诚实

    在完全清楚后果的情况下,自己欺骗自己的感觉,是世间最痛苦的感受之一;认不清楚自己所导致的迷茫,是前进最大的绊脚石。他成功地迈过了门槛,觉得自己从以前到现在,表现只是尔尔,实力只算二流。心气再高,没有足够的底牌打出来,也只是小丑作秀而已。

    还好,在还算年轻的时候,他遇见了镜子里完全相反的自己!

    这个不把名与利放在眼里,执着于足球本身乐趣的家伙,身上永远不缺话题。可他本人却像名利场上的自由人一般,没把世人仰慕的那些东西放在心上。所有的注意力,仿佛都在眼前蹦跳的黑白精灵上。

    能更早些遇到他,就好了。

    比赛看似紧张激烈,局面其实在平缓向前慢慢滚动。

    双方都过于谨慎了一些,在没有超强个人能力的情况下,难免降低了比赛的观赏性。

    难看的比赛对双方的耐心都是考验。

    伤停两周之后,斯福扎明显缺乏了些处理球的灵感,这让他在面对密集防守的时候,有些失了锐气。

    与此同时,对他缺乏了解的尤墨,还是有些找不到配合的节点。

    这场比赛防守任务不重,两人如果能擦出些火花来的话,比分不至于到了2分钟仍然是0:0。

    尤墨场上表现依然活跃,由于对手的场压迫性不够,他于是在前场增加些高位逼抢,力图让对方难受。

    就在一切看似波澜不惊的时候,考验的时刻到来了!

    这是个对方球员仓促的解围球,没有被踢正位置的皮球形成了不规则的旋转,在大禁区前五六米处弹了下地。

    尤墨是从后面高速插上的,他的启动时机把握的不错,眼看就要在皮球控制权的争夺占据主动。

    皮球的高度让人有些难受,是个一米左右的反弹球。如果对方没有高速冲上来的话,他还有时间抬腿把皮球卸下来。

    余光瞥了眼对手,尤墨踏出了最后一步,起跳,准备抢先一步,用脚把皮球挑过对方头顶。

    所有人在这一瞬间,都摒住了呼吸。

    在并非射门得分的关键时刻,出现这样的情景,很明显,是要有激烈的身体冲撞了!

    对方冲上来的防守队员,明显不是个擅长提前观察的莽汉。一心想解围的家伙。没去管可能的危险,直接用了一个滑步冲顶的动作,想把皮球顶走。

    尤墨在起跳已经完成,脚都抬了一半之后,才确认了对方冲上来的动作。

    换成其它任何一个人,可能都随它去了。

    反正伤不着自己。即使犯规,如此低的高度,先出一脚的状况,很明显不会是个黄牌警告。

    尤墨没有那么认为。

    在他看来,只要有一线的可能,没有必要放弃。

    他既不想伤人,也不想被对方的动作吓到,就此丢了皮球的控制权。

    于是,瞬间爆发出来的肌肉力量。让他在对方脑袋堪堪碰着皮球之前,用脚尖往侧面捅了下皮球。

    然后,用快到看不清楚的速度,收脚,团身,被撞翻在地后,迅速爬起来,重新控制住了皮球!

    “怎么看?”盖德*穆勒差点从椅上站起来。手扶着椅把才算定了下心神,缓缓坐下的同时。开口问道。

    “慢动作看的很清楚,你被吓到了?”贝肯鲍尔缓缓开口,声音依然有些沙哑。“给我倒杯水来,看楞了的大个子。”

    发呆的麦克莱猛然惊醒,手忙脚乱的回头倒水。

    “可以肯定的是,这种发力技巧。不是我们见识过的东西。”盖德*穆勒缓过神来,笑着转头,看了眼差点烫着自己的麦克莱,“给我也来一杯,凉的就行。”

    “动作先松后紧。肌肉收缩由慢到快,很明显的节奏变换。”贝肯鲍尔又仔细看了遍慢放,才继续开口说道。

    “有意为之吗?还是下意识的举动?”盖德*穆勒看的同样仔细,不过,关注点却在尤墨倒地后迅速起身上的状态上。

    “都有可能,或者说,目前判断不出来。这种感觉,像在哪儿见到过。”贝肯鲍尔眉头微微皱起,看着屏幕。

    又是个二分之一球,弗赖堡队员明显动作慢了一拍,刚做了一半,皮球已经不见。尤墨的8号球衣在大屏幕上晃悠着,看得他一阵摇头。

    “对手太弱了,试探不出来这家伙的真实功底。”盖德*穆勒啧啧赞赏了一会,替他把未尽的意思表达了出来。

    “意思是安排一场友谊赛?”贝肯鲍尔伸手接过麦克莱千辛万苦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依然摇头,“本该说谢谢你的,可惜太烫。你是不是把给我们的水给弄混了?”

    “我要的是冷水好不好!”盖德*穆勒一把夺过,得意地朝一脸尴尬的麦克莱眨眨眼睛。

    “您的胃不好”麦克莱没理他,欲言又止地看着贝肯鲍尔。

    “哦,忘了。天热了,火气有点大。”

    “是心火吧。看着这小子在场上撒野。”

    “许久不见,你果然比以前话多了不少。”

    “哈哈,难得被你找来看场球,不显摆一下,怎么对得起来回路程?”

    如此保守的战术选择,让上半场的比分一直定格在了0:0。

    雷哈格尔的更衣室动员依然平淡,寥寥几句就算交待了。

    boss一走,让尤墨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什么情况?你真打算继续?”拉钦霍脸上的惊讶能写出本惊悚小说来,声音也是大而夸张。

    “德式自由人呐!如果有生之年能见识一番,当真无憾了!”谢里喃喃自语着,朝尤墨走过来。

    “会不会太冒险了一些?”克利斯托夫坐着没动,脸上闪过一丝忧虑。

    “是啊,我也觉有些过于冒险。毕竟,你的攻击力长期受到限制的话,灵感会渐渐消失的!”施容博格看了眼老搭档,出声附和。

    “听听当事人的意见吧!”莱因克清清嗓子,制止了队友们越来越大的疑问。

    “你们的关心,让我有种奇妙的感觉。”尤墨等声音逐渐平息,才缓缓开口,“先强调一点,我不是奔着德式自由人那极高的名望去的。第二,风险如你们所见,确实不小,我了解的很清楚。第,自由人如果有太多的条条框框做为衡量标准的话,我想我不可能全部达到。因此,所谓的德式自由人,只是别人给我强行戴的帽子,希望大家不要过于担心。”

    平静的话语,仿佛四月初莱茵河畔的微风,轻轻的进来,又悄无声息的出去。

    只带来一股,春天的气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