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场比赛一开场,形势就有些变化的味道。

    对凯泽斯劳滕来说,客场在主要竞争对手身上带走一分,是件完全可以接受的事情。上半场的局面即使保持到最后,他们依然可以笑着离开这座德国最温暖的古城。

    弗赖堡队当然不会答应!

    他们目前排名第四,正是攒足了劲往上冲的时候。这场比赛可以平,甚至输也能接受,但不能这么默默无闻地守了整场比赛!

    得有心气,即使输了也不能丢的心气!

    场休息的更衣室里,主队明显经历了非一般鼓风机洗礼。这让他们在下半场一开始,就鼓足了气势。

    和他们恰恰相反,凯泽斯劳滕队明显有些注意力分散!

    最近是非不断的球队,赛前舆论笼罩的家伙,屡次发出杂音的老好人

    这些东西都会忠实的带到场上,或多或少地影响着队员们的注意力。

    比赛就是这样,所有人都把争胜挂在嘴边,可实际上却有天差地别!

    平了就能高兴回家的感觉,明显压倒了死拼对手拿走分的劲头。这让凯泽斯劳滕在面对对手的板斧的时候,有些措手不及。

    下半场只进行了十分钟不到,弗赖堡队一波层次清晰的连续轰炸,最终顺利敲开了已经四场零封对手的防线。

    幕尼黑办公室里略显无聊的人,顿时有了更高的期望!

    “据说进了很多粒绝杀?”贝肯鲍尔率先开口,语气里有股子兴奋劲儿。

    “是的,10粒入球,分之二以上是比赛60分钟以后打进,是个出了名的大心脏。”盖德*穆勒解说生涯正是如日天。数据背的滚瓜烂熟。“这场比赛,他在进攻上表现不够,应该是和队友的思路有些冲突吧?”

    “很明显,他的跑位选择被队友理解的不够。同时,他对战术体系的运转,仍然是一知半解的存在。”贝肯鲍尔微一点头。继续说道:“他对地面球的走向,比空球要敏*感的多,这或许是两年巴西留学带来的理解能力。当然,身材也限制了他在后卫面前表现的可能。”

    “个人选择吧,我不觉得他在争高空球上处于劣势。关键还是他没把自己定位成支点型锋,这让他的空能力有些无从发挥。”盖德*穆勒看他的比赛明显要多的多,难得的异议底气十足。

    “有争议的观点,和有胜负的比赛一样,会有意思一些。”

    “当然。看一场0:0的比赛,还不如去喝一杯来的痛快。”

    “好啊,看谁的观点更有说服力!”

    “哈哈,多少年没和你打过赌了?”

    “二十年了吧,该有。”

    空战能力,是德甲赛场上重要的生存武器。

    德国人崇尚进攻,骨子里的攻击性,让他们在战场上更喜欢直来直去的对抗。相比于繁琐复杂的地面进攻。高空轰炸无疑更具冲击力,也更接近男人之间的战争实况。

    比起身材的优势。青训系统对空战能力的强调,才是如此多的轰炸机产自德国的最主要原因。

    尤墨并不算德国青训出品,他的现实状况确实如盖德*穆勒所言,是跑位选择让他主动放弃了很多展现空战能力的机会,反而把更多的心思放在了地面进攻,二次落点。以及混战的查缺补漏。

    偶露峥嵘的空秀,还要追溯到去年那次空飘移。

    今天这场比赛,斯福扎不在状态,球权自然掌控的不多。克利斯托夫和瓦格纳都不是突破能力很强的家伙,边路上没有更多选择的话。往往是一脚45度斜吊,或者直接简单的边路传,就算是交待了。

    禁区里只有谢里一个高点,这让很多传球都是有来无回,形成不了多大威胁。尤墨的位置选择,注定了他不可能在禁区里等球,高空球的支点,明显不是他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

    这种状况下,他在进攻的参与度明显下降了不少。

    1:0顺利领先对手,弗赖堡队仿佛吃下了颗定心丸。整体略一回收,稳守反击娴熟地打起来。

    计谋得逞后的心态,自然是兴奋有些得意。本来紧绷的神经,随着这种心态的来临,被恰到好处地缓解了,随之而来的,是守的坚决,攻的兴起。

    本来能压倒对手的凯泽斯劳滕,随着比赛时间的推移,渐渐丧失了比赛的主动权,开始被对手牵着鼻子走!

    比赛第58分钟,看出端倪的雷哈格尔一挥手,瓦格纳下,库卡上!

    所有人,看清楚之后,都有些发呆。

    撤下个左前卫,换上个前锋,这是打算让斯福扎改打左前卫,整体打个4?

    包括对方主教练,都想问问被换上场的家伙。

    要搞哪样?

    库卡才没心思理这些蛋疼的家伙们呢。

    他已经连续两场比赛枯坐板凳了,这一场如果不是球队意外落后的话,他可能还捞不着上场机会。

    站在有些陌生的左前卫地盘上,他的眼里只有那个黑白相间的家伙!

    比赛的感觉,快来吧!

    “这个小子,在91年凯泽斯劳滕夺冠的那一年刚提拔到一队。我当时还有印象,他在92年的联赛表现相当抢眼,后来还引起了一堆俱乐部的兴趣。只不过后来好像都没了消息,包括他在场上的表现。”盖德*穆勒今天谈颇浓,看着库卡上场,忍不住回忆了一番。

    “没有经受住诱*惑,是个失败的天才。”贝肯鲍尔对他兴趣寥寥,一句话就算交待了。

    “哈哈,能经受住你的诱*惑,那个家伙确实比这个家伙要出人意料的多!”盖德*穆勒也没打算继续回忆,话锋一转。聊起了换人的用意。“变阵大概是想让对手措手不及吧,这个阵形可从来没在雷哈格尔的手下出现过。”

    “诱*惑无处不在,没人能完全不受诱*惑吸引。正视自己的内心,看到自己的需要,没什么好隐讳的。”贝肯鲍尔没有顺着他的思路往下走,依然沉浸在他和那个家伙见面时的情景。

    那个强调过程。看低结果的竞技运动员。

    “他们两个,算是比较典型的例子了。几乎同样的年龄,同样的起点,却走成了完全不一样的路。”盖德*穆勒停止了关于雷哈格尔排兵布阵的话题,心思放在屏幕上。

    完全不一样的路,两个人会有怎样的交集呢?

    真是个让人兴趣十足的假设。

    “有这么个榜样在身边,也会有成长吧。”贝肯鲍尔同样把心思转回了比赛,看着奔跑那张有些陌生的脸。

    “是啊,有对比。自然会有警醒的力量。”

    “嗯,新鲜的血液,是保证每支球队高效运转的润滑油。当然,血液质量够好,数量够多的话,成为发动机也不错。”

    “拜仁幕尼黑,也需要这些家伙吧。”

    “当然。”

    4阵形,看着和451挺像。其实不然。

    原因很简单:名前锋和一名前锋加两名边前卫,能一样吗?

    雷哈格尔布出的这个4。严格意义上来说,是42加自由人的组合。可以解释成442,或者是421。或者是4。

    这是他布出的第一个怪阵,也算是检验自由人效果的第一次试验。

    效果会怎样,他和场上队员一样心里没底。

    自由人的发挥,实在充满了太多未知性。

    他其实并不想在比分落后的时候才想起来试验一下。

    那样做的话。赌运气的成分太重,不是他的一贯风格。如果贝纳或者卢伟,甚至萨格特在的话,他都不会选择库卡。

    这个让他失望透顶的家伙,有着劣迹斑斑的过去。现在居然沾染上赌*博的恶习!

    一而再,再而地挑战主教练耐心,自然要给足苦头尝尝。

    现在实在是无人可用,算是这小子救赎自己的好机会。

    习惯打前锋的家伙,一旦站在边前卫的地盘上,第一感觉是什么?

    很明显,不适应。

    库卡脚下技术不错,进攻经常能控球在脚,兴致来了,那几下花活的水平确实有天才之嫌。

    可踢惯了前锋,站在边线上老是感觉球门太远,不由自主地,接球就开始内切,拉边拉到一半,就站住了看球。

    于是,比赛直到65分钟,凯泽斯劳滕的进攻依然没有多大起色。

    而且,仿佛比以前更乱了一些。

    防线上的老家伙们还算沉的住气,心里也能接受连胜之后的偶尔败绩,在此时表现的都不算急躁,在莱因克和布雷默的大声呼喊下,不慌不忙地梳理着后场。

    尤墨对雷哈格尔的换人也缺乏心理准备。

    按他的想法,是库卡换下谢里,球队更坚决地走地面传递,通过渗透或者远射,来破密集防守。

    结果库卡替下了瓦格纳,前场看着人多了起来,高空球也随之乱飘,把本来就不顺畅的进攻,给弄的更加乌烟瘴气了。

    不过,他可没有抱怨的习惯!

    刚好,库卡急需证明自己,那不帮一把忙的话,当真不好意思喊人家请吃饭了!

    “头儿没打算让你0分钟内适应左前卫打法,想想看,你还有什么值得利用的价值?”

    尤墨的大嗓门已经很久没有在球场上回荡了,此时喊出来还是很有效果。

    所有人都看了眼他,再瞧了眼曾经的坏小子。

    两个家伙,关系已经这么好了?

    “我跟你比较熟,比你更能拿住球。其它的,好像没什么利用价值了。”库卡的脸上带着微笑,冒汗的额头下眉眼清晰,直喘粗气依然高声应和。

    “哈哈,这么有利用价值,那得好好利用利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