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球!

    而且,是微不足道的一脚分边,连威胁球都算不上的传球!

    看清楚之后,所有人都有些发呆。

    他不是天才吗?

    天才不都是最后时刻拯救球队的英雄吗?

    他以前怎么不是这样?

    等等,先看看这个球吧!

    场上。

    左路套边的卡德勒奇,本来以为自己多半是跑了空趟。可严格的战术纪律已经在骨子里埋藏,在这种时候,即使心里觉得希望不大,脚步也不会迟疑。

    于是,皮球过来的时候,他真的有些措手不及。

    仓促的起脚传,皮球的飞行质量因此受到些影响,高度太过,没有弧线,而且速度太快!

    已经在禁区落位的谢里,神经要比捷克人坚强的多,他看着库卡一路冲杀上来,依然没有迟疑什么,转身,用自己的最快速度向小禁区前进!

    这个皮球的落点他实在是无能为力,勉强起跳了一下,还是没有顶正部位。

    皮球被他蹭了一下之后,没能大幅度改变飞行轨迹,依然保持了高速,向球门远角飞去。

    尤墨已经忘了库卡最开始带球的时候,自己脑袋里想的是什么。

    他可能在那一瞬间,记起了和卢伟的某次聊天。

    模糊的印象,只有几个词留了下来。

    反击,远角,选择多

    于是,库卡加速的时候,他也开始加速。两人基本是用同一个速度,从差不多平行的位置。开始前进!

    库卡停在了大禁区前,他没有,眼睛里依然只有一个目的地。

    远角!

    皮球被谢里蹭了一下,落点变成了未知。尤墨刚从全速冲刺抬了下头,就发现皮球马上就要在眼前划过!

    瞬间暴发出来的喜悦,让疲惫的身体迅速充电完成!

    急停。还是不够,惯性带着身体依然向前迈了两步,皮球已经位置靠后!

    那就蹬地,180度顺时针转身,向后跳!

    高速飞行的皮球,确切说是砸了他的额头。可旋转没有完成的身体,让前额在接触皮球的时候,有了相当强的顺时针旋转!

    于是,本来只能头球回点的皮球。像是被加上了圆月之力,以一个明显内旋的弧线,从仅仅只有0度角的小禁区边沿,从守住近角的守门员手指尖尖上,划落门内!

    “这,这,这,这是什么?”

    盖德*穆勒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双手按在虚空处。仿佛这样才能让心里踏实一些。

    “你好像,赢了。”贝肯鲍尔胳膊拄在椅把上,用握紧的拳头抵住下巴,静静地看着奔跑的那个少年。

    记忆的,青春吗?

    “我真没看清楚怎么回事情,只是个传球而已。怎么能顶出那么明显的弧线?”盖德穆勒盯着屏幕看了好一会,依然没等到慢镜回放,不由得焦躁起来。

    “你记得,他起跳的动作吗?”贝肯鲍尔缓缓开口,脑海里回放的却不是刚才的画面。

    德国人的金色头发。在空飞舞的时候,会不会更好看一些?

    “记得一点儿,好像是落点太靠后,只能头球回点,对吧?”盖德*穆勒焦灼的心情缓解了一些,开始仔细回想。

    “是的,他是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自由人的课程,应该没有这些内容。”贝肯鲍尔把下巴从手上拿开,把额头放了上去。

    流着血与汗的岁月,奔跑的青春年少,为何忽然如此清晰?

    “空,旋转,我明白了!”盖德*穆勒一拍大腿,激动的嚷嚷起来,“原来是这样!他在起跳的同时,空完成了,不,未完成的高速旋转,让皮球在接触头部的时候,被加上了旋转的力量!”

    “是的,慢镜头看到第二遍,你终于看出来了。”贝肯鲍尔抬起头,想笑。笑意却在看清楚那张脸上绽放的光芒后,平息了。

    这个家伙,是在用这种方式,表达对逝去岁月的敬意吗?

    “反正我打赌赢了,笑话我也没用!”盖德*穆勒念叨着,眼睛不肯从屏幕上拿开,“再来遍慢放,我要看看,到底在什么时间起跳,会恰到好处的加上旋转力”

    “今天,看到了了不起的创造力呢。”贝肯鲍尔深深地吸了口气,把身体向后靠去。

    创造力,来源于想象力,能做出这种动作的家伙,会有怎样的人生呢?

    “是啊,真没白来!不行,他们的比赛直播我每场都要看!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安排场友谊赛或者热身赛?”盖德*穆勒最后看了眼比赛,确认了1:1的即时比分后,收回了心思,迫切的眼神盯住贝肯鲍尔。

    “新赛季之前吧。他们这种发挥,再被甩下的话,雷哈格尔该直接退休了。”

    “哈哈,奥托复仇记要来了,有什么感想?”

    “来的好。正式比赛,总比热身赛,要有意思的多。”

    匪夷所思的进球,让比赛进入了彻底的垃圾时间。

    都没能回过神来,还怎么绝杀对手?

    平局都能接受,还是别在最后几分钟太冒险了吧。

    先热热闹闹对攻一番,下来再慢慢看回放。

    雷哈格尔也是其一员。

    尤墨的这粒进球,他只觉得惊奇,欣赏,高兴,并不觉得惊讶,甚至连赛后点评,他也不会有太多溢美之辞。

    他从来不会怀疑自己的眼光,不会对这家伙有这种程度的创造力,有任何不可思议的念头。

    真正让他惊讶到盼着比赛快结束的,是库卡。

    在他心已经基本判了死刑的家伙,竟然起死回生了?

    在场上位置已经被人代替,自身特点就快消失的危急关头。满血复活?

    怎么办到的?

    难道只是因为和那家伙说了几句话?

    球员心理决定场上表现不假,可真到一念生,一念死的程度了?

    1:1的比分顺利结束。这一次,尤墨没能顺利脱身。

    以前比赛结束,对方偶尔会有过来找他交换球衣的,其大部分。都是对遥远的东方古国比较好奇而已,没打算和他多交流一番,互相留个念想什么的。

    今天不一样!

    终场哨声刚一吹响,离得最近的家伙就冲了上来,一脸激动地嚷嚷着什么。

    尤墨顺利地听出了来意,可等到球衣脱下来的时候,却发现对面已经扭打起来了!

    什么情况?

    “是我先提出要求的,海格你不能这样!”

    “boss会骂你的!哪儿有哨子刚一吹响就急着找人换球衣,肯定是之前没用心!”

    “都别争了。看人家的意思!嗯,穿过的这件是我的,麻烦你再去拿两件没穿过的!”

    尤墨简直哭笑不得。

    有没有搞错,大家是对手好不好?

    这么明目张胆地围观,真不怕球迷说闲话?

    你们确认自己是在交换球衣吗?

    哪儿有换一拽着不让人走的?

    更衣室再一次成为欢快的海洋。

    老家伙们对比分满意,对年轻人的发挥更满意。

    “库卡你怎么想的,那种球居然不自己来一脚?”拉钦霍伸手勾住库卡的肩膀,把他的身体扳过来。

    “我如果跟你说。我那会还有充足的体力,你会不会不相信?”库卡脸上挂起熟悉的笑容。得意洋洋地眨着眼睛。

    “当然不信!说说看,你们在场上交流了些什么,我怎么听不太懂!”谢里凑了过来,伸手敲了敲库卡肩膀。

    “那个家伙,说他才是天才,我不是。让我好好踢球。别东想西想的。”库卡一脸委屈,说着说着,双手捂脸欲泣。

    “是不是哦,那个家伙居然这么说?”卡德勒奇一脸惊诧,显然已经信以为真。

    “你居然能相信他的话。伙计!”施容博格同样一脸惊诧,不过目标是卡德勒奇。

    “说真格的,我觉得这个进球你们一人要占一半功劳。年轻真好啊,无限可能!”布雷默轻轻摇头,不住叹息。

    “你一个后卫,感慨个鬼啊!需要创造力吗?”莱因克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背上,声音雄浑有力。

    “说到创造力,我觉得有些好奇。o你不许在那儿看戏了,说一说,这球过来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克莉斯托夫重重咳嗽两声,想把话题拉回原点。

    “哪儿有时间想!”尤墨摇摇头,微笑着环视了一圈,才继续开口说道:“我如果说是巧合,你们肯定要说我太谦虚。那我说实话好了,这个球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跑过了点。正常情况下,是继续往前冲的同时,跳起来后蹭。可是我在冲刺的时候就观察过了,前场禁区只有我和谢里两个点。他在左,我在右,往后蹭的话肯定没戏”

    “不对啊。对于正常人来说,都是看着来球起跳,你应该是逆时针旋转才对!”

    突然出声打断尤墨的家伙,那陌生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楞了一下。纷纷转头看过去,他们发现了角落里声音的主人。

    斯福扎。

    尤墨没有被这陌生的声音打断思维,确认了下他那认真的眼神后,笑着开口。

    “如果我是后卫的话,那是个很好的解围方式。呵呵,开个玩笑。我是凭感觉,判断出到底是90度逆时针旋转,还是180度顺时针旋转更适合处理这个球。”

    “灵感从哪儿来的呢,我是说,这种瞬间的反应,应该是身体的感觉吧。大脑的判断肯定是来不及的。”斯福扎依然没有心满意足的微笑,脸上的疑惑反而加重了。

    “跆拳道里面,可以通过空旋转180度增加踢腿的威力,篮球当,空转体180扣篮会把对手晃晕在地。当然,我只会跆拳道的动作,扣篮只是梦想,抓篮板还差不多。”

    尤墨笑着说完,静静地看着一圈直吸冷气的家伙。

    “那你说说看,还有多少我们没见识过的动作?”拉钦霍无疑是最兴奋的一个,这会从人群跳将出来,抓住他的肩膀一阵摇晃。

    “效果好就行,光是动作漂亮的话,在我们国家,被称为‘花拳绣腿’。”(。。)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