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可这一次,无论内行还是外行,都有种无法挑刺的感觉。

    尤墨本场数据依然是个典型的场工兵。

    11000米的跑动距离,4次抢断,2次犯规,次被犯规,%的传球成功率,1次威胁传球,脚射门2脚框进球1个。

    无论是身为前锋还是场工兵,亦或是众人所不以为然的自由人,这份数据都算等偏上。而且,不光是数据,他在场上那种每球必争的劲头,那种一息尚存就要拼搏不止的信念,那种阳光开朗的笑容,实在让人难以鸡蛋里挑骨头。

    于是,克莉斯娜激动到嘴唇发抖的声音,在比赛结束后没多久,就出现在尤墨的手机听筒里。

    “我敢肯定,这种时候还敢说你不是的人,绝对要被人喷的体无完肤!怎么样,是时候反击了吗?放心吧,我们绝对会打个漂亮的翻身仗!什么?还不行?老天,你要把我急成老大妈才甘心吗?嘿嘿,请我喝酒,吃饭,嗯,还要去唱歌对了,你上次和兰管家对唱的那一首《hereibegin》,我找出视频来了,很感人哦”

    尤墨笑着挂了电话。

    克莉斯娜一直掂记的事情,他真没怎么放在心上。

    或许是懒,或许是觉得没意思,或许只是在等待对手的挑衅,他反正没兴趣主动找媒体的麻烦。

    就像他并不在意那些追捧一样。

    真正让他放在心上的,之前是库卡,现在是卢伟。

    他和库卡之间,谈不上深厚感情。彼此只是感觉对胃口,聊得来而已。去赌场当说客,也仅仅是还克莉斯娜个人情,没有当正义使者,居委会大妈的觉悟。

    库卡最近训练的表现,他留意过。不过没太上心。毕竟,彼此关系没到的话,关心太过反而成了别有用心。

    他能察觉到库卡的转变,可在这场比赛之前,他真没有估计到。

    竟然如此彻底!

    卢伟没来客场,雷哈格尔于是特意点名,让尤墨和库卡一个房间。

    一支球队,外出比赛的房间分配是很有讲究的。总的原则是关系不远不近,年龄差距不大。相互有一定的了解。

    太熟了容易在一起非议别人,太陌生了容易起些矛盾,距离合适了,彼此才更接近健康的同事关系。

    尤墨和卢伟这种,最开始是和队友有语言障碍,后来就是行为举止过于成熟,让人实在难以用恶意揣测两人行为。

    尤其是在雷哈格尔和他们喝过酒之后,更是对两人放心的很。

    可放心归放心。两人在他心目只是年少老成而已,没什么特别值得惊讶的地方。

    直到今天。见识到库卡和尤墨交流前后的巨大反差,他的好奇心才被彻底的勾了起来!

    晚上八点过,房间里闲谈的两人在等待他们的主教练。

    库卡本来打算请尤墨出去喝一杯的,结果被拒绝了,说是晚上有客人来访。

    “你这家伙,有两个女朋友了还需要那种服务?”库卡没有领会对方意思。一脸惊讶地恶意揣测。

    “你是羡慕吧?”尤墨才懒的和人解释这种问题,这会正在翻检电视节目。

    “虽然克莉斯娜还没有被我征服,可我还是觉得,单身生活才是最棒的。”库卡从他的神情猜出来访客是谁了,心里涌起一丝奇妙的感觉。

    能在重新开始的时候。得到主教练的支持吗?

    “难得你还记得她,对了,回去我要请她吃饭,你来吗?”尤墨看着他出神的样子,有些想笑。

    “啊,哦,当然,不,该我请你们了!怎么能让你们请客!”库卡迅速从憧憬走出来,结巴了两下,坚定了想法。

    得不到又怎样,努力了始终会被看到,有实力的话哪愁没球踢。

    “都在吗?”

    雷哈格尔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随后才是敲在门上的声音。

    “门开着,都在等您。”尤墨转头看了眼库卡,有点惊奇于突然坚定起来的眼神。

    “在等我,好主意。”雷哈格尔的人随着声音一起进来,随意地和两人打了下招呼,自己拽了把椅子坐上。

    “准备喝点什么,伏特加配葡萄酒?”尤墨双手一摊,指了指空空如也的桌子。

    “什么都没准备,还好意思说?”雷哈格尔转头看了一眼,摇了摇头。

    库卡堆起笑容的脸有些僵。

    先前的种种念头,随着他们老朋友般谈话的方式变得四散而逃,心里只有一个疑问在慢慢放大。

    这个家伙,居然这么快就能让出了名的固执老头如此随和,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

    “跑腿总得有人吩咐吧,您又没提前通知我们。”

    “算了,伊娃最近管的严,限量定点的,聊几句我就回了。”雷哈格尔注意到库卡那接近痴呆的表情了,不禁莞尔。

    “啊,您,经常吗,和他们一起喝酒?”库卡总算回过神来,嘴结巴着,依然想搞清楚。

    “喝过一次而已,年轻人还是要适量,和夜生活一样。”雷哈格尔收起笑容,正色看他。

    “您放心吧,我不敢保证自己以后不玩,但可以保证自己不会把心思放在玩上!”库卡坐直了身体,话一出口,心却有些异样。

    什么时候,大坏蛋也会说这种话了?

    对现实的屈服吗?

    还是真正的成长?

    “嗯,前一句我很喜欢。年轻人,总会有些为世俗所不耻的爱好。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要被这种事情绊住前进的脚步就行。”雷哈格尔眼睛骤然增大,又慢慢回收,直到眯起来。定定地看着他。

    “谢谢您的理解。说实话,前一段时间我让所有人都失望了,您大概是最失望的一个吧。那段日子里,我想过各种办法,尝试过一堆又一堆的治疗,结果都没有用。心里依然像长了野草一般,控制不了”

    库卡顺利地释放了自己的想法,一开口,就有种不说完心里就难受的感觉。

    尤墨和雷哈格尔一样,都在静静地听着,微笑地看着他,偶尔还会问上两句。

    直到故事的最后。

    “只是说你有利用价值?”

    雷哈格尔实在难以相信这个结果,脸上的惊讶掩饰不住。

    “我的理解是这样的:在这家伙看来,我是被天才之名所累。事事用天才的标准来衡量自己,随时拿天才的高度来要求自己,一旦达不到,心的锐气就变成了表面上的虚张声势。到最后,天才的光环彻底消失,只留在念念不忘的回忆里”

    库卡的解释,更像是心路历程的回忆,点滴之间。已然在心里凝结成实质。

    “看清楚自己,接受自己。为自己的行为负全部责任。不错,你这一段弯路走过,是该抓紧时间了。好了,我该回去了,你们不打算起身送送我吗?”

    雷哈格尔脸上的疑惑慢慢消失,到最后。变成了一抹微笑,牢牢地挂在嘴边。

    ————

    联赛还有六轮,领先第名4分,剩下的对手,只有柏林赫塔算是硬仗。

    忙碌了半年多的媒体。忽然发现:球队已经离顶级联赛越来越近了!

    这种感觉,在刚降级的时候是牢固地存在于所有人心里的。

    毕竟,他们拥有91年联赛夺冠班底,96年足协杯夺冠人马。降级只是意外,他们没有任何理由在乙级联赛沉沦!

    这种念头如此的根深蒂固,以至于被连根拔起后,他们的心里再也没有昔日的豪情。

    所谓的,底蕴。

    直到被媒体骂惨的家伙们,在非议执着前行,把一场又一场的胜利带给球迷,把自己的排名定格在第二名一个多月之后,所有人才恍然大悟。

    结果在那儿清清楚楚地摆着呢,嘴仗已经打的不要脸皮了吧?

    只是个小城小俱乐部而已,有什么理由要求赢球的同时,还要个个表现出色,场场内容丰富?

    只是个1岁天才少年而已,有必要为了他身上的争议,而忽略他本身的努力?

    意识到这些,绝大部分媒体,开始悄悄地转向了。

    同时,他们也难得地自省了一番,把心浮气躁的情绪收敛,认真地点评起球员的表现来。

    结果,不比较不知道,一比较吓一跳!

    这支球队的每个队员,在已经进行多半的联赛,都有着或者不错的表现,或者长足的进步,或者优异的成绩。

    这种状况下,再不把颂歌唱起,那真要被球迷自发组织起来,上门打脸了!

    “最佳新秀排名第一,最佳球员排名第一,最佳外援排名第一,最受欢迎球员排名第一!瞧瞧瞧瞧,你打算让别人怎么活?”王丹坐在电脑前,口水都要滴下来了。

    “球迷自己搞的,还是媒体弄的?”尤墨正在健身锻炼,准备释放王老师不能用所积攒的火气。

    “媒体搞的,怎么风向转的这么快呢?前段时间还吵闹不休的,这平了一场我还以为又要闹腾了呢。”王丹嘴里念叨着,继续往下拉动鼠标,“这留言区,啧啧,你的球迷现在要疯狂了!”

    “那得浇浇冷水吧。我这自由人刚上路,说不准备哪一场就给打回原形了。”尤墨不以为然地撇撇嘴,继续说道,“短期爆发吸引来的关注并不可靠,里面投机跟风的家伙多了去。真正喜欢支持的,还是要看长期表现。”

    “嗯,有道理,我来想办法让他们降降温!”王丹一拍自己大腿,站了起来,毫不犹豫地坐在俯卧撑的尤墨身上。

    “不带这么玩的”尤墨被压垮在地,累的直哼哼,好容易才起了一个。

    “我才110斤,真没用!”

    “说说呗,怎么让他们降温?”

    “你反正喜欢挑战嘛,让他们给你找对手。有对比的话,自然不会高兴的忘了形。”

    “有点道理,丹姐最近不掂记对手了?”

    “切小孩子家家的,丹姐能把她们放在眼里?”

    “昨晚说梦话了,想知道内容不?”

    “滚蛋!不许偷听人说梦话!”(。。)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