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会很体贴地安排在餐馆,周四晚上六点过,人就陆续到齐了。

    得知克莉斯娜要来,库卡于是进一步低调安排。除了尤墨一家,卢伟两口子外,只有一个自己人。

    不过,所谓的自己人让尤墨和卢伟都有些傻眼。

    凯瑟琳!

    算是江晓兰学姐的家伙,是库卡的远房表妹,也是美国裔,今晚出现在聚会上,显然早有准备。

    “听说你们是邻居?”库卡真不太了解情况,此时眼睛瞪的老大。

    凯瑟琳今天穿了件白色露肩t恤,下半身是让人喷鼻血的黑丝吊带裙,年轻傲人的身材果断艳压全场。

    “是啊,我去过他们家呢,只可惜两个家伙特别怕女人。”

    “什么情况,难道?”库卡嘴张的老大,一脸的惋惜,感慨,不可思议。

    克莉斯娜最近忙工作忙的昏天黑地,今天居然捂嘴哈欠着过来了。这会看到库卡像是又在居心不良,于是伸手敲他肩膀,“别人家庭美满着呢,又想添乱?”

    “哪敢哪敢!”库卡陪着笑容对她使眼色,看得克莉斯娜一阵狐疑。

    两人随意寻了个借口往门外走,确认周围无人了,库卡才附过去小声说道:“你觉得他们的邻居,我的表妹,会是个什么人?”

    克莉斯娜对他今天的低调安排还算满意,容忍了有些亲密的说话方式,“关我什么事情?直说就是了。卖什么关子!”

    “你瞧没瞧出来她对o有意思?”库卡继续引导。

    “哦,我看她干嘛,我又不男人!”克莉斯娜语气有些酸溜溜的。显然对敏*感话题般的年龄问题心生遗憾。

    “你肯定看了!”库卡小声嘟囔一句,继续作神秘状,“那个家伙为什么那么有女人缘,就连唉,他肯定不知道她的名字代表着什么!”

    没人注意的地方克莉斯娜可不会给他留面子,伸手敲在他脑门上,一脸的不耐烦。“快说,不然我去找我的球员聊天去!”

    “凯瑟琳的爸爸,也就是我表姨夫。是世界五百强企业,德国拜耳公司的大股东,资产可能已经过亿!”库卡一气说完,大喘气着观察对方表情。

    “哦”克莉斯娜眉头微微皱起。拉长声音应了一声。才缓缓开口:“意思是为o可惜,还是为你表妹可惜,或者是其它什么?”

    “嗯?”库卡显然有些准备不足,挠挠头,试着开口:“都有吧,他俩若是能在一起,会是多么无敌般的存在!”

    “会幸福吗?”克莉斯娜张口就问。

    “嗯?”库卡继续挠头,好一会。才叹了口气,“回吧。菜都要上齐了。”

    快进房间门的时候,他才摇摇头,感慨,“或许你是对的吧。那个家伙,和我认识的所有人都不一样。别人眼里无法抗拒的诱*惑,在他眼里或许不算什么。”

    “是啊,你好像,和以前也不太一样了。”

    聚会看似热闹,其实气氛很诡异。

    突然杀出来的美艳女,让所有女人的警戒级别都瞬间提高,以至于相互交谈的时候都有些心不在焉。

    凯瑟琳早有心理准备,富家女那得意洋洋却又不招人讨厌的懒懒调调儿,成了她的招牌神情,举手投足间的优雅气质,就连女人都难以幸免。

    从小培养的上流社会礼节,让她在这种场合既格格不入,又让人心生好奇。最开始的警戒防备减弱之后,女人们的聊天范围在不断扩大。

    不了解不知道,一了解吓一跳。

    这只年仅20岁的家伙居然和父亲闹翻了,自己出来勤工俭学!

    不过,也就是吓一跳而已,女人们的警戒心理反而随之提高了。

    这种富家叛逆女的戏码,影视剧随处可见,放在生活依然吸引眼球,引人联想。她们对那两个家伙放心不假,却不能抵挡本能的威胁意识。

    凯瑟琳对这种程度的抵抗毫不在意,巧笑倩兮的眼神在不经意间,不时落向众人焦点的家伙。

    尤墨和她打交道不是一两次了,彼此印象都还不错,对她的身份虽有怀疑,但没什么深入了解的兴趣。

    当然,自家女人那咬牙切齿的表情在那儿摆着呢,真有兴趣也不敢有任何流露。

    于是,聚会一结束,尤墨就享受了一次集体鼓风机。

    “上次在你们队长家举行派对的时候,她就出现了吧,当时还亲了你一下!”

    “说说看,为什么这次没亲你?”

    “比丹姐还勾人,说说吧,什么心情?”

    “是你们队友的表妹,兰管家的学姐,勾*搭起来很方便呐,怎么样,有什么打算?”

    尤墨好容易凭借着过硬的心理素质撑了下来,熬到了晚上。

    可惜,最后一关难过!

    终极boss例假刚完,正是心急火燎的状态,今晚被长江后浪一刺激,更觉得危机重重,再不采取点行动太危险了。

    于是,第二次鏖战结束之后,已经12点的时间依然不能阻挡终极boss的大招。

    “说说吧,这女的你了解多少?”王丹软软地伏在他胸口,一只手握住半软不硬的家伙,心里犹豫不决。

    “是你们学姐的嘛,我能了解多少?不早了吧,还不想睡?”尤墨直打哈欠,手放在她光溜溜的pp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着。

    “肯定是个有钱人家的女儿,而且。不是一般的有钱!”王丹终于下定决心一般,身体下行,咬住了不能乱咬的东西。

    “会死人的。丹姐!”尤墨一声惨嚎,困意去无踪。

    “怎么,不对吗?”王丹松口,抬头,一脸无辜。

    “怎么能用牙”尤墨一身冷汗,唯独某个地方被这样一刺激,有些抬头的想法。

    “紧张嘛。谁知道这东西会不会有什么怪味儿!”王丹一点歉意没有,伸手握住,得意地瞅他。

    “学艺不精就出来害人”尤墨好容易缓过劲儿来。直叹气。

    “她对你有意思,看的出来不?”王丹熟练地翻身上马,摇晃起来。

    “真来啊?”尤墨双手扶住乱扭的腰肢,勉强提起精神。应付差事。

    男女间的事情就这样。总会有一方兴致勃勃,一方兴致寥寥的时候。应付差事也不代表感情降温,仅仅是责任心的体现。

    “你觉得我有可能会对她有所表示吗?”

    王丹放缓了动作,仿佛要思考一般,渐渐停顿。好一会,才幽幽开口,“外面的诱*惑那么多,喜欢你的年轻姑娘一抓一大把。怎样才能安心嘛!”

    “是啊,即使结了婚。即使有了孩子,也不能阻止背叛的脚步。”尤墨翻身把她压在身下,直接进入快速模式。

    “嗯说的这么绝情,爱情真那么脆弱吗?在新鲜感面前,利益面前?”王丹也有些走神,还好身体已经完全习惯,不至于像以前般出状况。

    “对于背叛来说,成本最高的并不是爱情。”

    “哦,你的意思是亲情?”

    “是啊,移情别恋的女人比男人还要狠些。对了,你以前有没有先暗恋,后来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最后厌恶之至的?”

    “有哦。这么说来,爱情有时候很牢固,有时候很脆弱,亲情反而最牢固喽。”王丹双手伸出,把他的腰搂紧,喃喃自语般,叹气,“睡吧。人心这一块,你比我看的透的多。”

    “不准备把我榨干了?”尤墨搂住她,笑着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不甘心呐,爱情变成亲情,始终觉得好遗憾。”王丹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缠住他的两条腿依然不肯松开。

    “没办法,爱情始终需要新鲜感才能保持激*情。很多人忍受不了对激*情的渴望,自然想去其它人那儿寻找些刺激。”

    “亲情,是爱情的坟墓吗?”

    “算是归宿吧。像高山流水一样,无论经历多少澎湃,最终还是会平静下来。不再有惊心动魄的经历会有点可惜,可涓涓细流的感觉更接近过日子的真蒂。”

    “嗯,睡吧。”

    ————

    熬夜连续作战果然出状况。

    尤墨出现在早饭桌上的时候,哈欠不断不说,还有些伤风。

    他没当回事情,一家人紧张的不行。解释了好一通,总算才把事情糊弄过去。

    自知理亏的王丹,头都没敢抬一下,浑身不自在地吃完了早饭。

    尤墨看着不忍,抽空好生安慰了一番,总算减轻了些大小姐的的愧疚之情。

    身为老医一枚,他自然知道感冒后剧烈运动的病毒性心肌炎可能,于是没有隐瞒什么,见到队医就如实告知了情况。

    雷哈格尔的反应出乎意料的平静。

    安慰两句,叮嘱一番,最后居然还笑了。

    尤墨开始还没能理解,后来回味了一会,才品出笑含义。

    老头儿也在为难呢!

    他毕竟才1岁,以前打前锋,跑动距离和身体对抗都不算多,偶尔踢几个满场没什么问题。可现在踢的是体能要求极高的自由人,目前又处在聚光灯之下,即使心脏再大,也难保在压力消耗过大。

    所谓的,过度使用。

    现在俱乐部都在主动给他降温,目的就是让他能有更合适的舆论环境。这种时候因病缺席个一两场,既能避免消耗过大带来的风险,又能适时降低媒体的热度,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明白老头儿的心思,尤墨心里也沉甸甸的。

    剩下的六场比赛,对手确实不强,可赛季收尾阶段,每一场比赛的冷门可能都会大幅提高。球队目前只领先第名4分,远没到高枕无忧的时候。

    明天就是比赛日了,虽说是小感冒,他最少也得缺席两场比赛。排兵布阵因此受影响是必然的,成绩下滑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冲顶结果随之变得未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老头儿在这种时候居然能笑出来,显然是将他的未来,凌驾于球队现在成绩之上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