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了两场比赛,在第1轮主场对阵菲尔特队的时候,尤墨和卢伟坐在了熟悉的替补席上。

    尤墨的身体早已无碍,已经随队训练一周的他,依然保持了高水平的身体状态。本场不能首发,显然是雷哈格尔在为他刻意减压。

    卢伟看了两周多的心理医生,还是收到了些效果。如果是国内医生的话,他这种情况随便开点安慰剂用用,也就算交待了。可德国佬没有被他的高智商吓住,爱较真的他们,想了一招办法出来。

    模仿!

    或者说ps更合适一些。

    把球场上各种犯规动作做一个集锦,把上面受害者的脸给换成尤墨,再循环播放给他看。

    卢伟这种心理阴影造就的反常情绪,如同偶有发作的心脏问题一样,要在出现症状的时候才好进行诊断和治疗。

    这种明知是假的视频,在他看来一样会有所触动。对球场暴力犯规的厌恶,潜意识里对那个家伙的愧疚之情,都会被这些内容引发,出现明显的情绪变化。

    找到病因,明确症状,治疗起来针对性就强了不少。无论是对话治疗还是放松治疗,药物治疗,都在缓解着他潜意识里的焦虑情绪。

    可缓解归缓解,真正在球场上面对的时候,会有怎样的效果,现在依然无人敢保证。

    雷哈格尔对他的治疗也很关注,期间曾把卢伟两次叫到办公室,亲自了解情况。

    他俩的关系,远远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糟糕。两人虽然话都很少,但彼此的了解足够,很多话不必说出口。就能在心里成形。

    雷哈格尔对他的态度和尤墨一样,都是谨慎使用,悉心培养。

    不过,相比于自由人培养的崎岖之路,对他的培养就简单多了。别过度使用,创造良好的内外环境就可以。其它的不用太过操心。

    停赛的周时间,他的状态也保持的不错,一贯老大难的体能和身体力量,也随着长期系统化训练有了长足进步,现在只缺上场展示的机会了。

    菲尔特队目前排名第14位,没能拿到保级足够分数的他们,这场比赛踢的并不保守,上半场居然1:0领先了足足25分钟。直到比赛第42分钟,凯泽斯劳滕队才由库卡在禁区内的突破造成对方犯规。由斯福扎点球扳平了比分。

    在这几场比赛里,库卡俨然找准了自己的位置。

    最明显的变化,是即使没有天才级别的发挥,也不会在场上默默无闻。

    他在那次聚会之后,电话里和克莉斯娜详谈了一晚上,算是交待了这段时间的心路理程。

    这种真诚的交流,把两人的关系一下拉近不少,克莉斯娜心坏小子。开始往浪子回头的好弟弟方向发展。

    包袱彻底放下,他在场上的专注力。提升到了以前从未达到的高度。就连0:1输给罗斯托克队的那场比赛,他的发挥依然受到好评。

    上一场的进球,这一场的制造点球,连续的出色发挥并没有打乱他的心态。他在真正全身心地投入比赛之后,忽然发现:战术体系自己似是而非的东西,太多了!

    如果不是2岁的年龄还足够奋斗的话。他真有种老大徒伤悲的感觉了。

    还好,还好。

    等到尤墨和卢伟在比赛第5分钟一起上场的时候,胜负已经悬念不大。

    拉钦霍接斯福扎的一记过顶妙传,用巴西人特有的想象力,外脚背一撩。把皮球的飞行轨迹变成了弧度夸张的外脚背搓射。

    皮球安然落入网窝之后,主场的5万名观众才像吃了定心丸一般,彻底沸腾起来。

    5分钟之后,克利斯托夫同样来了一脚技惊四座的0米开外超级远射,把比分改写为:1。

    于是,两人上场的时候,整座弗里茨*瓦尔特球场已经成了欢乐的海洋。

    球迷们没有忘记球队最特殊的两个家伙,在他们上场的时候,依然报以长达两分钟的掌声。

    看台上的王丹和江晓兰,可以很清楚地听见他们的喜悦之情。

    “0:1连扳个,让主场虫见鬼去吧!”

    “球队这场比赛让人感觉怪怪的,什么地方奇怪我说不清楚,反正和前两场感觉不一样!”

    “难道是那两个家伙可以出场的缘故?”

    “没那么夸张吧?球队对他们的依赖,已经远远不如以前了!”

    “不一定!你也踢过业余联赛吧,如果替补席上坐着两个随时能改变比赛的家伙,你在场上会不会底气更足一些?”

    “是啊,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还真有道理!球队现在对他们的场上依赖没有以前那么强了,可身为核心,只要有上场的可能,就能给场上队员带来些不一样的东西!”

    “哈哈,他们要是能快点长大,就好了!”

    “千万别,我可不想他们进步太快,最后在球队没待两年,就落入豪门的口袋!”

    “算了,看比赛吧。以后的事情谁能知道,说不定两个家伙觉得凯泽斯劳滕就是归宿呢!”

    “太天真了!虽然我也很想像你一样天真,可我还是要说一句‘你太天真了!’”

    “是啊,即使他们不想走,俱乐部最后可能不得不卖。”

    “嗯,确实如此。不过,能保证球队冲顶成功,他们也绝对物有所值了。”

    从质疑到狂热,从狂热到理智,从理智到冷静,球迷这种明显的态度转变,无疑是这段时间王丹最直接的工作效果。

    比较,可以带来怨恨,可以产生动力。也可以让发热的头脑冷静下来。

    与顶尖球员的差距,与顶尖球队的差距,与顶尖待遇的差距,逐一分析下来,慢慢梳理清楚之后,狂热的幻想慢慢地落在了实处。

    两个家伙仅仅来球队半年多。远远没到成绩一堆,勋章亮眼的时候呢,哪儿用的着每场比赛都期待无限?

    传说的自由人培养计划,已经被炒成了无数个版本,估计当事人看见都会笑出声吧。他才1岁,在成年比赛的第一个赛季,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刚开始,至于让他成为议论的焦点。质疑不休吗?

    0万年薪封顶的小城俱乐部,怎么可能抵挡的了随便过百万的豪门攻势?

    仅仅500万的买断条款而已,最开始觉得很高,可现在传闻,都有豪门愿意出到600万来竞价了。会员制的俱乐部,哪儿能抵挡住一波又一波的求购狂潮?

    两个家伙能给球队带来显著的变化就行了,其它的事情,交给时间吧!

    比分最终锁定在:1。凯泽斯劳滕保持分领先优势,继续前进。

    两个人在轻松无比的氛围上场。和队友们贡献了几次颇有创意的进攻配合,在全场球迷的叹息声,微笑完场。

    这种状态的球队,其实是他们最想要的局面。

    信任,但不依赖,没有好高骛远。也没有自惭形秽,只有清醒的努力,自信的勇气。

    没有人不想有核心的待遇,他们两人同样不拒绝核心的地位和压力。

    可现实情况明摆着。

    对抗激烈的德国联赛,他们没有发育完全的身体。实在难以保证场场主力。这种状况下,队友们过高的期待,只会降低球队本身的战斗力。

    球迷对他们的狂热情绪,同样会让他们进退两难。

    努力加运气,每场都有高水平发挥,这些都是球员们正常的比赛期待。他们现在处于高倍放大镜下,每一场比赛,还没上场之前,就已经被赋予了极高期望值。这种状况下,无论发挥好坏,都会被人从团队摘出来,肆意点评一番。

    他们或许不会受到太大影响,可身边人,队友们,真正喜欢他们的人,肯定会受到这些被放大的情绪影响。

    现在,让团队回归团队,他们做回自己。

    家氛围也在悄悄变化。

    他们两个人,既是女人们关注的焦点,又是家的经济来源。一举一动,每一场比赛,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起她们的极大关注。赢了,表现好了,会担心下一场比赛的发挥;输了,表现不好,会担心他们的前途和命运。

    这种状况下,每个人的心理会随着每个周末的比赛,呈周期性变化。胆子小的如江晓兰之流,其实都在硬撑着看他们比赛。

    从不被接受,到被接纳,到被依赖,再到现在的重信任,轻依赖,他们终于能有个良好的环境了。女人们的担心,也渐渐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彼此笑话着,忧虑淡去了很多。

    这一段路程走过,她们也能体会到两人的那种心境了。

    实现自我价值,是一辈子的事情,没有必要急于一时。身为团队的一员,提升整支团队的战斗力,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个人发挥如果没有团队在身后支援的话,很难有长期稳定的发挥。

    同样,没有足够的实力和支援做为支撑,越高的名气带来越多的负面情绪。

    所谓的,团队精神。

    身后没有强大的团队力量,英雄只是孤独的死士。

    这场比赛以这种方式顺利拿下,最高兴的是雷哈格尔。

    老头儿一直担心的事情,并不是自由人计划搁浅。他对那个家伙有足够的信心,相信他即使达不到贝肯鲍尔的水平,也不会被磨光锐气,消失斗志。

    最让他担心的,是自己的弟子们。担心他们也被天花乱坠般的德式自由人光环晃晕,忘记了自己才是球队的主人。

    无论是刻意降低他们的上场时间,还是让俱乐部给媒体降温,其实最主要的目标都是这些家伙们。

    现在,保证成绩的同时,他成功地让整支队伍找回了自我。

    心的欣慰从未如此充实。

    葡萄酒不加伏特加,同样醉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