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平静而忙碌的生活,时间溜走很快,一晃眼,就是五一了。

    周末由于是国际比赛日,球队于是一气放了天假。

    这段时间累坏了的一家人,终于有时间好好调整一下了。略一商量,自驾出行就成了首选。

    目标,是距离凯泽斯劳滕500公里不到的巴黎。

    早晨出发,午到达。

    卢浮宫,埃菲尔铁塔,第一天的目标逛完,五个人也快散架了。随意找个餐馆解决肠胃需求后,各回房间歇息。

    黄金周是旅游旺季,巴黎是消费盛地,两下因素一加起来,兰管家就动了小心思。和王丹略一商量,个人掀开了最后一层面纱,堂而皇之地住在了一间房。

    早有心理准备的事情,自然没了太多尴尬。这一天实在累的够呛,两个坏蛋没什么体力在小姑娘面前表演活春*宫。人于是躺倒在一张28米宽的大床上,啥也没干。

    出来旅游这种事情,只要一息尚存就会心念念的干点坏事。王丹才不会管小姑娘会有何感想,天微微发亮的时候,伸手握住同样不老实的家伙,很快就完成了准备工作。

    身为一夫多妻的夫,尤墨就更没有心理障碍了。被弄醒之后,没有任何拘束,熟练地操作起来。

    江晓兰从小到大念的都是外国语学校,对时尚之都历史化的向往,明显超越了其它两女,昨天一天逛下来,数她最兴奋。

    兴奋劲儿一过,自然是疲劳来袭。就连一向早起的习惯,这一晚都跑的无影无踪。

    可惜。旁边两个家伙太不收敛,运动了一会,就嫌盖着被子太热,于是把被子一拽,大开大合征伐起来。

    越来越大的哼哼声配着奇怪的啪啪声,终于成功叫醒了迷迷瞪瞪的家伙。

    江晓兰双眼实在有些睁不开。于是先打了个长哈欠,然后伸手开始揉眼睛,顺便,让脑袋有个开机加速的过程。

    所有程序加载完成,她的双眼终于完全打开了。

    往旁边一瞅,顿时傻眼!

    最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张披头散发的俏脸。陶醉紧闭的双眼,让人过目难忘。小巧的鼻子下面,是向上翘起的粉润嘴唇。嘴巴微张,不停地喘着粗气。

    让人酥软到骨头里的哼哼声,就从这张销*魂的嘴里吐出,在身边环绕,让人百爪挠心。

    江晓兰确认了一下,开始叹气。

    想要出声说些什么,又觉得自作自受无话可说,她于是闭着眼睛。把头转向一边,假睡。

    忙碌的两人没有察觉身旁的异样。一阵剧烈的冲撞之后,开始短暂的休息,诱人的声音也渐渐消失。

    江晓兰闭眼细听了一会,以为结束了,于是放心地转头,睁开眼睛。正准备埋怨几句,发现两人居然在换姿势!

    王丹伸手撩了撩鬓角的长发,侧躺在枕头上,光滑白嫩的后背泛起了明显的红晕,往下。是圆润肥腻的pp,再往下,是一条被高高抬起的大腿,夸张的立在空,像风欲折的棋杆一样,随着对方的动作,一阵阵的剧烈摇晃。

    江晓兰没有看见更让她羞羞的东西,可这一切已经足够她回味到赛季结束,自己亲自上阵的时候了。

    “醒啦?”

    尤墨现在是标准的老司机一个,一心两用完全没有问题。

    “好意思问。”江晓兰捂着眼睛转过身去,语含怨怼。

    “嘿嘿。”尤墨松开捏住小腿的手,一阵挠头,心顿觉自己脸皮厚度今非昔比。

    “干嘛呢?”王丹正在兴头上被人突然刹了车,睁开眼睛横了他一眼。

    “哦,把人吵醒了呗。”

    “她舍不得花钱嘛,有什么办法”王丹简直得意的很,伸手戮戮他的腰眼,示意他继续行动,自己却转过身,去扳江晓兰肩膀。

    “干嘛?”江晓兰听出来话的得意了,恨的直咬嘴唇。

    “哦”王大小姐先来一声舒爽的长叹,才清清嗓子开口:“多好的实践机会,不来学习一下?”

    “脸皮有没有那么厚!”江晓兰没有太反抗,顺从地平躺着,却不肯睁开眼睛,“快点,我要起床了!”

    尤墨果然听指挥,立即加快进度。

    “嗯慢点!”王丹显然不是小菜鸟水平了,两腿一夹紧,立即让他进退两难。

    尤墨实在没她脸皮厚。看见这家伙仿佛还要刺激别人,于是伸手拍在她的pp上,“翻面面,你不准备今天去买包包了?”

    王丹哼哼了两声,眼珠急转,好一会,才不情愿地翻身,趴下,把两瓣肥腻的pp翘的老高,嘴里还念叨着,“可别怪王老师不教你,是你自己不虚心好学”

    “什么嘛!”江晓兰实在气不过,下定决心一般,猛然睁开眼睛,恨恨地瞪了过来。

    尤墨刚刚顺利占领敌军要害,正准备发起冲刺,就被这凌厉的眼神吓的一哆嗦。

    “哎呀,胆子大了嘛!”王丹正瞅着她呢,看她气势汹汹地准备反击,顿时兴奋起来。

    “只许你用,不许我看,是吧!”江晓兰吓了尤墨一跳,心正小得意,看见对手仿佛还要刺激自己,于是乘势果断还击。

    “要不,你来?”王丹对这种层次的反击简直不屑一顾,四个字足以秒杀对手。

    江晓兰果然梗住,支支唔唔地没敢再放大话,只是恶狠狠地瞪着尤墨。心里却起了些异样的感觉,仿佛回到了那一个个春*梦醒来的早晨。

    “干嘛停了?不是你说要搞快的吗?”王丹腰肢轻扭,顺着她的目光瞧过去,媚眼如丝。

    尤墨简直头都大了。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卡在间,胀的难受又不敢乱动。

    “我去洗澡!”江晓兰瞧出来他的尴尬样儿了,朝他皱眉撅嘴做了个鬼脸,起身下床。直奔卫生间。

    瞧着她走进去了,尤墨才忙不迭地拍拍挑衅不已的pp,冲刺起来。

    王丹哼哼着还不忘念叨。

    “唉你呀,还是心软。被人一瞧,自己的女人都不敢用了。”

    来巴黎除了旅游还有其它目的。

    天假期的间一天下午,在这儿要举行一场法国对阵英格兰的热身赛。

    虽说是友谊赛。不过两国的历史恩怨可谓盘根错节,交织不清。下午的比赛还没开始,据说两国足球流*氓就闹出好几处乱子了。

    尤墨和卢伟还算有经验,上午陪她们购物完毕,下午算准时间直接去了王子公园体育场。没在危险地带逗留,也没有对一群群勾肩搭背晃悠的家伙们表示好奇。

    观摩这种比赛,对两人来说,是非常宝贵的学习机会。

    以前这种层次的比赛两人看的也不少,不过那时没有现在的战术素养。也没有如此强的学习欲*望。

    在替补席上坐的久了,两人看比赛的时候习惯地带入主教练角色,对整体战术,局部优势,场上表现这些东西,都能有条不紊地一一纳入思维,略一思索,就能大差不离地分析出应对措施出来。

    这种锻炼是一项长期课程。如同千变万化的场上局面一样,没有足够多的高水平经历。很难在短时间内迅速做出正确判断。

    眼前这场比赛,双方都代表了世界顶尖水平。

    巴特斯,德赛利,布兰克,亨利,特雷泽盖。齐达内,德约卡夫,德尚,图拉姆,利扎拉祖

    西曼。加里*内维尔,坎贝尔,亚当斯,因斯,贝克汉姆,斯科尔斯,阿兰*希勒,欧

    无论哪一个摘出来,都是身价过千万的主儿。

    而且,这两支球队都算是攻守平衡的球队代表,他们的战术纪律和创造力,团队力量与个人英雄,都毫无违和感。

    上半场结束之前,法国队由特雷泽盖头球敲开了西曼把守的大门,让他们在6万球迷的欢呼声,昴首走进了休息室。

    “节奏太快,说实话,德甲节奏跟这都没法比!”尤墨看得直挠头,眼睛却盯着那一个个熟悉无比的身影。

    “只是快的话,不难破。加了‘准’字在里面,战术才能上一个台阶。”卢伟面沉似水,只是眼神里的兴奋有些暴露心情。

    “嗯,法国队这帮人技术优势明显一些。英格兰抛弃了以往的长传冲吊,想和对手比脚下技术,肯定要吃亏了。”尤墨把目光转回,瞧了眼身旁的家伙。

    女约了一起逛街扫荡,看台上只有他们两个人。

    一群英法球迷间夹杂了两个华人,看起来有些异类。

    “是的,齐达内,德尚,德约卡夫人技术优势太明显,对手一对一根本防不住。场是法国队的天下,英格兰队明显有些两头重,间轻。”卢伟也瞅了眼狂欢的主队球迷,以及愤怒抓狂的客队看台。

    “下半场咋整,换回原来打法?”尤墨继续挠头。

    “法国队后防线防空能力可不弱,希勒欧都不是强力锋,头球只是一般般,想走老路估计行不通。”

    “新路老路都走不通,难道是绝路一条?”

    “不见得。英格兰的场其实也不弱,只不过和对手一比较,档次立马下降了不少。他们的战术选择有些过于繁琐,进攻不够直接,迂回接应太多的话,传球准确性和成功率都会成为漏洞。”

    “意思是处理球更简洁一些,前锋多回撤帮助队友梳理场?”

    “差不多吧。不过,那样也只能将比赛拉回原点,胜负还很难讲。”

    “当然,这种比赛,随便哪个球星发发威,结果就很难说了!”

    “没你想的那么简单。高手对高手,胜负只在一线之间,没有突然的爆发,小灵感也不见得能解决问题。”

    “是啊,明年就是九八年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