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场算是一波折。

    开场仅仅五分钟,阿兰*希勒在角球混战,头球打破巴特斯的五指关。十分钟后,法国队由德尚一脚远射破门,继续保持领先优势。

    一直保持到比赛第8分钟的领先优势,最终被贝克汉姆一脚直接任意球,给画上了句号。

    全场比分2:2。

    两次落后追平的过程,让英格兰队上下都算满意。连带着随队过来看比赛的球迷们,都兴高采烈地放起了嘲讽。

    法国球迷可不太认可这个结果。

    明年他们就要举办世界杯了,全国上下都指望这支球队实现历史突破呢。这在主场居然踢的如此尴尬,球迷们当然忍受不了。

    于是,嘲讽引发了更大规模的嘘声和叫骂声。个别狂热的家伙,已经从身上掏出各色杂物,用尽力气丢往客队看台。

    严阵以待的防暴警察早有准备,各色装备齐上阵,很快就掩护着挑衅的英格兰球迷们强行撤离了。

    球场内的骚乱没有真正形成,看热闹的两个家伙也不觉得遗憾。

    “安保措施还是不错,反应相当迅速。”

    “是啊,明年要举办世界杯了,这场比赛大佬们都在看,哪敢出什么岔子!”

    “明年夏天对吧,可以看现场了。”

    “十强赛也快了,不知道大羽他们混的咋样。”

    “这届国足实力不弱,内耗能控制在小范围的话,还是很有希望。”

    “是啊,这届算是历史最强阵容了。”

    国足的话题两人并不避讳。聊起来也没有什么别样情绪,毕竟,人已在外。君命没有的话,自然无需费心考虑选择。

    可真实情况却远远出乎两人意料。

    足协内部早就因为两人吵翻天了!

    尤墨在凯泽斯劳滕被捧的如此之高,各项数据也一再刷新纪录。这种情况,即使足协没有留意,记者们,消息灵通的球迷们。早就热情高涨盼君归了。而且,他们可不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各种渠道都有被他们使用,传递的呼声也足够强烈,只是目前还没个满意的结果出来。

    足协内部没有无视这些呼声,其间曾几次召开会议研究此事。

    只是研究来研究去,就研究成了扯皮。

    阻碍他们入选的障碍,最大的是薛明和他的枝叶根们,其实是保守派的年龄忧虑。再次是这届国足的条线不缺人。

    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

    除了健力宝巴西留学归来的六个家伙,其它耳熟能详的名字如下:范大将军,黑子,浪子,马儿,继海,南彭,东哥。卫大侠,于跟伟。吴承因

    里面还有个两人想不到的名字。

    姚厦!

    和留学巴西的光环不同,姚厦硬是凭借自己在联赛的表现,才以20岁的年龄入选了这届名将云集的国家足球队。

    只是不想刺激到两人,他才没有打电话过来报喜。

    看完比赛,两人和女汇合时,已经华灯初上了。

    五人今天体力消耗和昨天不能比。于是,晚饭一吃过就开始琢磨着怎么消磨时间。

    结果商量来商量去,最终还是选择了最朴素的娱乐方式。

    打双扣!

    五个人还是比较好分配的。靠手气取胜的尤墨被果断抛弃,江晓兰被郑睫拽住,王丹自愿找到卢伟。四人在28米的大床上,开始一决高下。

    尤墨开始还看的津津有味的,时间一久难免无聊。江晓兰想起身换他,结果被卢伟制止了。

    “去搞点酒菜回来,省得回头玩高兴了没宵夜助兴。”

    这话一出口,众人纷纷点赞。

    尤墨被她们欺负惯了,也不觉有异,拿了件外套就闪身走人。出了酒店,一阵凉风吹得他挺舒服,于是一路小跑,凭着印象去寻附近的超市。

    巴黎这种时尚旅游城市,超市反而不如小城里那么好寻,他凭着印象寻找,却忘了自己不佳的方向感。几下转悠不见地方,就有些挠头。

    用蹩脚的英问了几个人,才算勉强确定方向,继续小跑着赶路。

    这会已经晚上十点过,路上行人已然不多,大路口上尤墨又问了个人,确认了一下,才开始钻入旁边不起眼的小路。

    结果,刚进去,就听见地道伦敦口音,“a!policea!pleasehelp!”

    随后,是一个边跑边回头的家伙,率先冲了过来,身后十多米处,有个家伙在追。

    尤墨没去思考法国警察的伦敦口音问题,凭着经验判断,也大致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于是一闪身,靠墙立好,静待来人。

    五分钟后。

    似曾相识的一男一女让尤墨有些挠头。

    贝克汉姆?

    维多利亚?

    要不要这么巧?

    事情其实并不复杂。

    两人都已成名在外,目前阶段正是恋奸情热的地下阶段。下午比赛一结束,两人就约好了地方,准备开始一个美妙的夜晚。

    可惜,突然窜出来抢劫的家伙,破坏了美好的气氛!

    被抢的是维多利亚脖子上的项链,并不算多昴贵,却是她祖母的遗物。贝克汉姆急生智喊的那一嗓子,算是整个事件的点晴之笔。

    两人没准备打电话报警,于是拿回东西之后,就打算转移地方,好好谢谢这个帮了大忙的家伙。

    尤墨本来有心和两人近距离接触一下的,无奈英水平实在太烂,只好作罢。挥手拒绝了两人奉上的百元英磅大钞,掏出手机瞧了瞧时间,他继续按原计划寻找超市。

    贝克汉姆和维多利亚自觉心意已尽,对方不受的话也没打算勉强为之。再次谢过之后,两人准备迅速转移。

    结果,真正的意外才刚刚开始!

    采取这种抢劫方式的家伙,住的地方肯定在附近。被人放过的同时,他顺便确认了一男一女的真实身份,于是。真正的麻烦,在尤墨已经走远的时候,才真正降临到他们头上。

    下午比赛平的郁闷,足球流*氓们自然要找个目标发泄一番。如果目标是他们最仇恨的家伙的话,那无疑会遭受他们最崇高的敬意。

    两人虽已成名在外,可年龄都不大,一见对方八人把自己围拢,顿时慌了神!

    手机被迅速没收,身上值钱东西以及值得摸一摸的东西。当然也不会放过。

    然后,开始拳脚伺候。

    贝克汉姆看见维多利亚被人占便宜哪儿忍的住,被人踹趴下几次,依然挣扎着起身,想让她别因为自己遭受无妄之灾。

    结果却没能料到!

    他这种逞英雄的行为,彻底激怒了本打算玩弄他们一番的混混们!

    尤墨在听到维多利亚惊呼的时候,就察觉了可能有异的情况。

    跟混混们打架,他算是老手了。贴着墙根慢慢溜过来,开始清点人数。

    八个人!

    等他渐渐靠近的时候。贝克汉姆已经被人打的在地上翻滚了。

    没有任何犹豫,尤墨悄悄走到人群背后的时候,一声暴喝,拉开了看起来实力悬殊的一对八!

    确实是看起来而已。

    混混们可能够狠,够烂,经验够丰富。可专业级别的战术策略,已经步入殿堂的技术功底,长年锻炼的身体反应,让他的每一步,都出乎对手所料!

    暴喝其实是在踢翻对手的时候发出来的。随后,肘击撞翻一个,侧踹放翻另外一个。接下来,在所有人仿佛回过神来的时候,游走到侧面,一脚高踢命第四个家伙的下巴!

    然后,翻滚受身,向前奔跑!

    混混们纷纷回过劲儿来,吆喝着向前狂奔。

    四个人很快分出了先后。同样,倒下的顺序也和冲刺排名一模一样!

    阵仗闹的如此之大,警察局是避免不了了。

    等尤墨和小两口做完笔录出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过。打电话给家人报了下平安,他有些挠头。

    两个家伙眼睛里的小火苗,已经不是简单的救命恩人那么简单了。

    一对八,分钟之内全部放翻,自己毫发无损?!

    这种家伙还是人类吗?

    如此关键时刻出来拯救人类,这家伙真的不是内*裤超人?

    贝克汉姆头上缠着纱布,嘴角贴着创可贴,忍着疼痛,几次吩咐维多利亚,不能让他像之前一样溜走了。

    维多利亚更夸张,也不怕自己男朋友吃醋,伸手挽住尤墨的胳膊,不住地点头微笑,频频放电,努力地用身体语言表达谢意。

    尤墨一阵头大眼晕。他最受不了别人这种热情,于是,也放了心思下来,有一搭没一搭地在警局外走廊上聊天着,安心等待双方的亲友团到场。

    没曾想,记者的速度比亲友团速度快多了!

    严格说来,此时贝克汉姆算是暂露头角,除了足球圈其它地方知名度并不高,可辣妹就完全不一样了。她在去年加入红极一时的辣妹组合之后,就迅速红遍英伦岛,在法国的影响力也不弱。

    记者们闻风而动,自然先拍照留证,于是,被人热情挽住的家伙就成了绯闻男主角。

    小两口面对记者比面对混混要自如的多,略一解释算是尽到义务之后,依然缠住尤墨,想让他约个时间一表谢意。

    尤墨就更不怕这种绯闻了,应付差事的同时,苦盼家人搭救自己。

    五分钟后,双方亲友团差不多同时赶到。

    有了英语翻译在场,双方交流终于顺畅多了。如果不是实在太晚的话,彼此的话题还能延展到不少领域。

    其实,尤墨的亲友团只是有些被对方的阵仗吓到,起了好奇心而已。贝克汉姆和维多利亚才是真的越聊越起劲,越了解越惊讶。

    直到夜里一点过,被迫留了电话的尤墨才算回到酒店。

    宵夜买成这样,众人都很佩服他的惹事能力。可这种事情要不帮忙,还真不是他的个性,王丹和江晓兰略一商量,也没责怪他什么,只是好一通叮嘱。

    当然,再次以身涉险的家伙,想背着管家干坏事是不可能了。江晓兰以被惊吓为由,果断提出让他搂着睡。

    尤墨哪能不知她的心思,朝同样爱出风头的家伙做了个苦脸,安心搂住受惊的小姑娘入睡。

    王丹心思压根没在他俩身上,思虑良久,才冒了一句出来。

    “这两口子,感觉都不像常人。”

    “很明显么,那么一堆保镖经济人保姆的,怎么可能是常人。”江晓兰不以为然,躺在尤墨怀里,一脸得意地朝她挑衅。

    “没那么简单。他们比一般的名人大气的多,将来成就看来不只是现在这般水平。”王丹对小姑娘级别的挑战无感,思绪继续飘飞。

    “哦,名人夫妻会不会很辛苦?”

    “是啊,辛苦归辛苦,境界不是常人能想象的了。”

    “我还是喜欢平淡简单。”

    “嗯,去找个不爱出风头的家伙,天天让他搂着睡觉,这个还我!”

    “去去去,好意思说‘还我’,本来是谁的?”

    “王老师不发威是不行了,来来来,给你上成人课!”

    “不”(。。)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