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的最后一天需要返程,尤墨于是果断拒绝了小两口的邀约,陪着两女在香榭丽舍大街逛了一上午。

    所谓的绯闻,他没放在心上,消息灵通人士人可不会。

    还没回到凯泽斯劳滕,花边新闻又一次占领了大小媒体。

    有了最开始的绯闻打底,这一波算是后浪,来势汹汹不说,旧事重提也成了新闻的主打。

    前艺人,两个女友,当红辣妹。

    妥妥的花花公子形象!

    这种形象在保守的德国人心可不太受欢迎。

    当晚,俱乐部主席昆茨的电话就亲自打过来了。

    王丹现在全权负责这些事情,解释一番后,她也有些犯愁。

    绯闻这种东西,无论是刻意炒作还是无心为之,次数一多,个人形象也就定型,再解释都是做无用功。

    如果不能用球场上的表现压制这些负面评论,那所有的一切又将回到从前的风口浪尖状态。

    表现好,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表现不好,是无法容忍的事情。

    在这种压力下进行比赛,想想就让人憋闷。

    晚上,临睡前。

    “快睡吧,11点了已经!”尤墨躺在床上打着哈欠,略感无奈地看着眼前专注的身影。

    “哪能睡的着!这些评论影响太坏,得想个办法”王丹头也不回,鼠标拿起来敲了几下,继续盯着屏幕。

    “克莉斯娜不是和你说过了嘛,按兵不动,等浪头过去再说。”

    “她是她,我是我。对了,她和上次请咱们吃饭那个。叫什么来着?库卡,在交往吗?”

    “不知道啊,改天打个电话问问不就行了。这事你也操心?”

    “当然了!她和凯瑟琳,再加上昨天那个叫维多利亚的女人,统统都是敌人,一刻不能放松警惕。明白没有?”

    “维多利亚就不用了吧,她男朋友比我帅的多。”

    “他能一个人打八个?”

    “好吧我赢了还是你赢了?”

    “睡觉睡觉,担心你真是白担心!”

    这一次绯闻影响力够大。

    第二天晚上,李娟都打电话过来兴师问罪了!

    龇牙咧嘴地解释完,尤墨顺势提了一下明年办婚礼的事情。傻丫头一听果然急眼,恨不得马上飞过来,当面感受下被人求婚的感觉。

    尤墨一直掂记着这件事呢,可电话里求婚也实在不像那么回事。这次既然因为担心绯闻打过来,他刚好借机拿出来商量。

    李娟自从他上次叮嘱之后。有意无意也漏了些风声给家里。结果效果还不错,家人普遍持支持态度,唯一的要求,就是关系确立之后,带回家瞧瞧。

    如此人之常情的要求,两人自然上心,略一商量,就定了日子。准备夏休期一起回去接受审阅。

    事情搞清楚不说,心里最不踏实的问题也有了眉目。李娟的高兴劲儿就甭提了。

    她现在事业正处于上升期,其实并不太着急婚姻大事。可眼前竞争如此激烈,这班车一错过,说不准以后就会有什么变数。这种状况下,本来不太着急的事情就得尽快提上日程了。

    绯闻心的家伙受到了队友一致好评。

    训练一结束,拉钦霍率先发难。“我不得不说,你太厉害了!已经有了个女友吧?居然还能勾搭!”

    “何止厉害,辣妹是谁你们不知道?”库卡边说边唱,显然了解非常。

    “听说你们国家的古代人,可以同时拥有很多个老婆?”莱因克也凑过来打趣。

    “现在不允许了吧?你打算怎么办?”克利斯托夫显然没有开玩笑的心情。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都登记结婚,明显是不可能了”

    尤墨挠头,扫了眼神情各异的队友们,还没说完,就被好几个有些激动的声音打断了。

    “那怎么行?”“女人能受的了?”“别做梦了吧!”

    “是这样的,我们打算明年夏天,在这儿举办个婚礼,男的我一个,女的有个”尤墨听着声音小些了,才缓缓道来,可惜,没说完又被人无情打断。

    “打赌不?我赌你在异想天开!”库卡满脸激动地跳起来,声音却不像在开玩笑,“你还是仔细考虑一下。年轻的时候有多个伴侣,是件很正常的事情,真要结婚过日子的话,哪儿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是啊,谈恋爱和结婚可不一样,个女人,你能摆平的了吗?还能继续当职业球员吗?”谢里沉默了好一会,才满脸忧虑的过来提醒。

    “确实,身体能不能受的了先不说,个女人能没有争斗吗?她们的家人呢,会怎么看这件事情?你还是,仔细考虑一下吧。”莱因克没想到他真的打算那么干,这会收了笑容,一脸认真地看着他。

    尤墨反而挂起了熟悉的笑容,目光环视了一圈,确认所有的声音都变小之后,才施施然开口。

    “好了,谢谢大家的关心,好意我一一心领了。事情不像你们想象般简单。我们都是成年人,会考虑清楚后果再做决定的。嗯,要打赌的随便来,想参加婚礼的我非常欢迎!”

    安静了好一会,库卡才摇摇头,一脸不解,“本来我是开玩笑的,现在,我还真想和你打个赌。”

    “好啊,我赢了的话,你要把克莉斯娜追到手。我输了的话,你说说看吧。”

    “谢谢你的好意。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你输了好还是赢了好。还是老规矩,一千马克。”

    “一言为定!”

    “当然。”

    ————

    场外的纷纷扰扰,不能阻止最后轮的倒计时钟声。一晃眼,就到了比赛日。

    客场对阵幕尼黑1860队,算是场关键战役的第一场。打好了,就能一鼓作气继续威胁排名第一的柏林赫塔,打不好,第二名的位置就会受到身后亚琛队的挤压。

    对手算是无欲无求,比赛打成什么样,主要看凯泽斯劳滕队本身的发挥。

    这种比赛。攻守平衡是最重要的,既不能让心情放松的对手太轻松,也不能让急于拿分的自己太着急。

    谢里,尤墨,斯福扎,克利斯托夫,瓦格纳,拉钦霍,卡德勒奇。施容博格,鲁斯,布雷默,莱因克。

    首发阵容并不出人意料。

    天气却有些出人意料。

    5月初按理说应该是最舒适的季节,可比赛日下午点的气温却达到了2度。热身的时候,所有人都有种挥汗如雨的感觉了。

    科尔曼坐在没开空调的演播室里,也有同感。

    “天气说热就热起来了,有点让人猝不及防。这场比赛前。o再一次成为焦点话题。他和辣妹维多利亚的照片已经在英伦岛传的沸沸扬扬的。据说两人背后还有个大家熟悉的英格兰队球员,他就是即将拿到自己的第一个英超冠军的21岁小将贝克汉姆。人为何深夜出现在巴黎街头,各种说法版本众多。好了,题外话说完,比赛马上开始。”

    忽然炎热的天气,让比赛在十分钟之后节奏开始变慢。

    尤墨已经在自由人位置上踢了足足00分钟,对半自由人踢法已经有些得心应手的感觉。这场比赛雷哈格尔对他的要求。仍然只是注意场拦截和保护,没有给他额外提高难度。

    把德式自由人做为自己努力的方向,那各种历史资料的学习自然不能落下。尤墨从雷哈格尔和伯尔尼那儿拿来一堆光盘,没事的时候就会拿出来研究一番。

    他现在对战术的理解能力有了长足进步,分析比赛的水平也比以前超出一大截。卢伟陪着他看了两场,就放手不管了。

    对于自由人培养计划,卢伟和他的观点差不多。

    成为所有人心至高无上的“足球皇帝”的翻版,既没有多大可能,也没有多大意思。现代足球的战术发展,比赛节奏的日趋激烈,都让曾经统治全场的自由人踢法变得遥不可及。

    想想看,快速向前的比赛节奏,自由人刚刚攻到前场,还没能发挥出威力来,皮球就被对手断下,两脚传递,就到了后场,这种情况下自由人只能选择回防,可没等撤回圈附近,自家后卫一个大脚,皮球又飞向了前场。

    想想是不是头都大了?

    而且,水平越高的比赛,攻防节奏就越快。想经常统治比赛的家伙,得先保证自己不会被高速列车甩出去再说。

    贝肯鲍尔开山立派的年代,足球比赛的节奏和对抗性,以及高速运动处理球的能力,都没有现在般高要求。十年代的比赛录像,多到让人发指的后场倒脚让人昏昏欲睡。即使攻到前场,防守密度和现代比赛也不可同日而语。

    倒脚多,节奏就慢。防守密度低,进攻自然追求更多,速度也更慢。

    这种大环境下,自由人踢法才有了广阔的空间来施展自己的才华。

    换句话说,现代足球的发展,已经把自由人踢法的难度,上升到常人无法想象的高度!

    对尤墨来说,想要达到理想的高度,不可能只从这些录像寻找灵感。

    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不能忽略!

    尤墨的脚下技术,注定了他不可能成为一个场组织者!

    这种被人有意无意忽略的状况,卢伟和雷哈格尔同样心知肚明。他们对他的发展方向,不会刻意强调全能,而是着重于他对比赛的阅读能力,合理实现自身价值的判断能力,以及关键时刻能爆发出来的创造能力。

    没有必要为了古老的模板,而失去他本身的特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