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节奏被突然炎热的天气拉慢,这种状况双方赛前都没有预料到。

    尤墨同样没有预料到。

    不过,场比赛只踢了20分钟的家伙,本来充沛的体能在此时简直高出所有人一大截。即使按照雷哈格尔的要求来踢比赛,他在场上表现出来的战斗欲*望也强烈无比。

    从比赛第10分钟开始,他就化身超人,战斗在前场的每一个角落。

    本来对他的状态抱有疑虑的科尔曼,额头上的汗都来不及擦一把,迅速进入了高节奏咆哮模式。

    “太夸张了,我只能说,太夸张了!这种天气下的比赛,对所有人来说都是种煎熬,可唯独对他来说,像是在享受!赛前曝出的绯闻对他毫无影响,看这脚射门!”

    “双方好像都不太适应他那特殊的踢法,他就像球场上的一个异类,活跃在每一个角落。凯泽斯劳滕在他的努力下开始提升进攻节奏,比赛变得好看了!”

    “来一脚远射吗?果然!有没有?可惜!幕尼黑1860队的门将,成了场上最忙碌的家伙!噢,不,不对,他可没有射门的家伙忙碌!”

    “比赛有些一边倒。看这段时间的控球率,65%对5%,再看看射门,8对2,比赛刚刚进行了25分钟,局面就仿佛在凯泽斯劳滕的控制之下了,对手有些疲于奔命。”

    慢节奏的比赛,无疑是自由人的最爱。

    超出别人一截的体能和状态,是统治比赛的有力武器。尤墨生的这场小病,反而给这场比赛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这场比赛前,雷哈格尔同科尔曼一样。对他的状态抱有疑虑,首发出场既是信任的代名词,也是考验的小关卡。

    每一个成功的主教练,都不会过早地把队员在心定型。在他们眼里,球员无论是15岁,还是25岁。甚至5岁,只要使用得当,都能有超出正常水平的表现来。

    现实情况也确实如此。每个年龄段,不同特点的家伙,只要合理安排位置,量身打造任务,让他们踢的得心应手,比赛的表现自然超出预期。

    对尤墨来说,训练是每天的上课时间。看录像算是每天的家庭作业,比赛就是一次次的大小测验,导师和主考官都是同一人。

    雷哈格尔在这场比赛给他安排了小测验,却不料他拿出了毕业考试的劲头来,结果自然超出预期。

    运气是决定比赛胜负的重要因素,可只要没到逆天的程度,那运气的因素会完全被实力碾压,成为大潮逆流的一朵朵浪花。

    场上的家伙们心知肚明这一点。既使天气炎热状态不佳,也在努力地奉献着自己的全部精力。想乘势给对手致命一击。

    胜负的天平继续倾斜。

    幕尼黑1860队本已无欲无求,主场作战的面子问题,是他们死撑下去的重要动力。

    可是,战场上,面子值几个钱?

    比赛第8分钟,一次平常的球门球。落点在凯泽斯劳滕半场左路。

    尤墨在对方发门球的时候,习惯性的位于线退后五米左右的地方。这个位置是守门员脚力控制的最佳范围,太远容易被没收,太近容易造成自家危险。

    这一次也不例外,球门球的落点刚好在尤墨侧前方。高且飘。

    德国联赛混的久了,尤墨头球功底大有长进。这种长进,在外行看起来,只是顶的准而已,只有真正的内行,能看出来门道。

    观察!

    起跳前的观察,决定了头球的质量!

    这些看起来只是细节的问题,放在比赛会成为宝贵的转折点。

    尤墨在高高跃起前,瞄到了右路边线上无所事事的克利斯托夫,在起跳的时候,身体向左微侧,腰腹肌肉在起跳前一拧,到了最高点的时候,迎着来球,用极快的速度,让爆发力释放!

    这种类似于甩头攻门的头球技术,被他拿来当常归武器用,可能有些奢侈,但效果也很明显。

    本来不快的球速,被充满爆发力的一顶,迅速飞过了二十多米的距离。

    目标,右路边线!

    克利斯托夫本打算向皮球落点方向靠近的,刚跑了两步,就发现高高跃起的家伙了。

    站定,观察,赶紧转身,向右前方,加速!

    心连吐槽的时间都没有,他在皮球出边线前,堪堪将球救回。

    接下来,调整一步,向前!

    类似于大范围转移的头球,让所有的攻防重心都有些偏离。克利斯托夫高速带球上前,内线的斯福扎开始斜线靠近,身后的施容博格也开始高速插上套边。

    正面的防守队员只有一个,克利斯托夫看出对方的犹豫了,小碎步调整了下带球方向,让出了边线位置。

    防守队员果然没敢上抢,保持了一定距离,侧身滑步退后。

    克利斯托夫向内线又带了两步,在对方形成夹抢之前,头都没抬,就是左脚一记轻推!

    人到球到!

    默契就是这样,身为老搭档的双方,对彼此的习惯都了解无比,放在场上,能把配合所需要精确度,提高到厘米范围!

    施容博格的突破就简单粗暴多了,看准对方的位置后,一脚简单的连停带过,只是依靠出色的爆发力,就顺利地在右边路打开了一条缺口!

    继续向前!

    边路已经形成快速突破,这次进攻就有了反击的味道。

    等施容博格前进到平行大禁区线的时候,已经形成了4打5的局面。

    不过,这种反击属于阵地战的一种,如果要打出反击的效果,那所有的连接都必须快速。向前。否则的话,从场快速回防的家伙们,会把进攻变成标准的阵地战。

    施容博格位置最靠前,相当于箭头;谢里在大禁区内站定,相当于盾牌;斯福扎在两人间连线靠后的位置,相当于指挥;左路正在直线高速向前的尤墨。位置最靠后,相当于援军。

    本来克利斯托夫也算援军的,可他在把皮球传出之后,被对方收不住脚的家伙撞翻在地,失去了第一时间支援的可能。

    所谓的阵地反击,需要的就是这些组成部分。如果能快速默契的配合,那最终形成的威胁会比整体压上的阵地战大的多!

    少打少,能最大限度地发挥个人能力优势,这才是许多杯赛冠军往往偏重防守的最直接原因。

    回到场上。

    施容博格一气冲刺了有50米。体力明显到了极限,在对方看出端倪上前纠缠之前,减速,停下,半转身,把皮球交给了真正的指挥官。

    斯福扎就从容多了。

    身为场指挥,球队的灵魂人物,观察。计算,判断。分析,这些都是时时刻刻在脑子里进行的。如此长的无球跑动,他把每个人的位置都尽入眼底,心的打算也早已形成!

    所谓的,胸有丘壑。

    皮球过来的时候,他的身体向右一倾。成功带开了防守队员的重心,左脚一碰,身体向左横向移动一步之后,传球空当已经大开!

    一脚精准的直塞,他成功地找到了谢里最擅长的右脚!

    这种传球。是人堆里最精妙的艺术。

    如果对队友缺乏了解,传球不讲究的话,会让队友的选择非常无奈。

    所谓的,上刀山。

    禁区里的谢里,扮演这种角色已经多年,经验丰富的他,没有完全背身站死了拿球。皮球过来之前,他就半转身,把身体侧过来,右脚尽可能地把皮球和对方的距离分开。

    如果是个足够暴力的家伙,所做的选择往往是单干,依靠强悍的身体条件或者无与伦与的脚下感觉,生生单挑后卫和门将。

    谢里早已过了那个年龄,自身特点也没有那么突出,他的选择,需要队友的心领神会!

    如果回传,进攻就变成阵地战,如果强行转身打门,很可能就是脚用来刷数据的无效射门。

    还好,施容博格足够了解他!

    丹麦人当了副队长,责任心正是空前高涨的时候,这次助攻已经用了全力,可他却在皮球交出去之后,依然没有选择原地休息,或者慢悠悠地回防。

    向前,调整呼吸的同时,观察向前!

    于是,皮球在人间走了一遭,又回到了原点。

    施容博格在皮球堪堪溜出底线前,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传!

    尤墨在顶完皮球之后,就开始了直线加速。他的位置本来就靠左,此时不用再刻意摆脱对方的纠缠,直接全速向前就行。

    这次进攻,已经把皮球的横向移动降低到了极限,随之而来的,是所有人都有些跟不上皮球向前的速度,如果准备不足的话,就只能指望皮球自己改变想法,突然来一记横传或者回传。

    尤墨可没那么想!

    在他的心,只有一个念头留了下来。

    快速反击的价值,十倍甚至百倍于阵地进攻!

    能在快速反击充当重要的角色,无疑是件事半功倍的事情,特别是他这种满场飞奔的家伙。

    施容博格的传球包的很好,是一个高度过顶,内旋明显,球速恰到好处的保姆球!

    唯一可惜的,是弧线调整太过,落点在左侧大禁区线上。

    当然,这种可惜是其它人的想法。

    在尤墨看来,这个球刚好打了对方一个时间差,在后卫回收太过,场回援不及的情况下,出现了一个五米左右的真空地带。

    现在,又到了大力出奇迹的时候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