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首大战前的关键战役,竟然赢得如此酣畅淋漓,这种状况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

    按媒体们的想法,这么一场重要的比赛,结果是最重要的。按照凯泽斯劳滕一贯的客场表现来看,稳妥地带走分是最有可能,也是最划算的作法。

    可现实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他们竟然在别人的主场,进了别人五个?!

    被人一贯诟病的攻击力,被人一再质疑的保守策略,被人一直不够信任的家伙,居然统统推翻认知!

    上一场就进了个,这一场又进了五个,那下一场榜首大战,岂不是值得期待之至?

    排名第一的球队适时地平了一场,冠亚军的差距第一次拉近到两分,难道是天意所为?

    这支球队,难道真的恢复了魔性?

    真的能实时不时地发疯一般,赢的对手毫无办法?

    球队大巴缓缓靠近俱乐部大门的时候,英雄归来般的礼遇提前上演了。

    球员们都有些措手不及,一个个满脸惊讶地看着自发在公路两旁集结的人群,只有个别眼疾手快的,会拿出相机来反拍回去。

    这种情景,已经整整一年未见了!

    那一张张激动到放光的脸庞,那一双双在空挥舞的双手,那一声声声嘶力竭的怒吼

    大约能有四千人吧,在这周一的早晨,用他们最朴素的方式,把心最直接的渴望表达出来。

    老家伙们见多了这种场面,一个个的嘘唏不已。年轻小子们还没有享受过英雄般的礼遇,此时只觉浑身麻酥酥的不知身在何方。

    “一多半都在喊你。有何感想?”拉钦霍忽然从前排转过头,摘了耳机,笑着问。

    “喊你的也不少。”尤墨笑着回应。

    拉钦霍转过头,看着车窗外,眸子里的眼神透着一股依恋,过了一会。转成了迷茫,“感想,我问的是感想。激动吗?有压力吗?会睡不着觉或者做梦都是这些内容吗?”

    “你呢?”尤墨笑着反问。

    “都有吧,我在你这个年龄,做不到你这种程度。对这种场景的向往,都在梦,或者白日梦,来实现。”拉钦霍自言自语着,把目光又转向他。

    “是你的最大动力吗。巴西人?”尤墨收了笑容,仔细地观察着眼前这位。

    粗犷的五官线条下面,是柔和的神情,生怕打破这种氛围一般,陪着小心的笑。

    “是啊。金钱,美女,地位,在我们眼里。都比不上眼前这些。”拉钦霍眼睛在看着他,心里却不知在何处神游。说出的更像是梦话。

    “最佳球员,你再加把劲就能超过我了。再来个冠军,你这一年也算丰收了吧。”

    “这一年,我们都该谢谢你。”

    “不客气。”

    比赛日结束,第二天一般都是假期,可对于王丹来说。这一天才是最忙碌的时候。

    她以前是以媒体人的身份,参与体育竞赛报道,更多的是以观众的视角,去寻求一些感兴趣的话题。仿佛一个好奇的读者一般,找作者问这问那。

    现在。她处于作者和读者之间,协调两者的关系,解决可能或者已经发生的矛盾,调控舆论温度,维护俱乐部形象。

    昨天的比赛无疑是引爆球迷热情的最佳武器。

    她早上点开车过来上班的时候,就发现自发站在路边等待的球迷了。到了俱乐部,她直接找到蒋律华,商量该如何引导球迷们的热情。

    按她的想法,是打算乘势来一场誓师大会,既给球员鼓劲,又进一步满足球迷与偶像直接接触的愿望。

    看似美好的提议,被蒋律华委婉拒绝了。

    越近距离的接触,越会引发心狂热的情绪,本来的理智也会被心的一把火烧光,成为危险的载体。

    对球员来说,这种热情同样需要保持在合适的距离。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过硬的心理素质,万一太过激动出些意外的话,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为了进一步说服她,蒋律华还把披头士约翰*列侬之死拿出来当例子,详细说明了一下狂热粉丝的两面性。

    王丹听完这席话,才顿时恍然。

    她只是站在了热情的球迷角度,以一颗善良的心,来理解他们。却忽略了,有的时候,理解,并不重要。

    “什么时候下班?”

    尤墨和周围的热情招呼声一一点头微笑,走到专注的背影后面,拍了拍她的后背。

    “感想如何嘛?”

    王丹从门口响起略带惊讶的问候声的时候,就知道是谁来了,此时笑着转头,低眉顺目地向上瞅他。

    “拉钦霍和你问的一样,猜我怎么回答的?”尤墨察觉到周围有些异样的关注目光了,于是刮她鼻子的手停在了她的肩膀上,熟练地拿捏起来。

    “嗯好久没有享受这种服务了。你肯定是反问回去,诱导他说出心的想法。”王丹也察觉到那些羡慕的眼神了,于是脸上的笑容更灿烂。

    “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说说看嘛,为什么?”

    “巴西人自以为成熟,在你眼里就是个小孩子。”

    “那你呢?”

    “我?哎呀,重一点,人家最近辛苦死了!”

    “那就早点下班了呗,反正你都是自己安排上下班时间。”

    “今天不行呐,你们那么受欢迎,得想办法给球迷和媒体降温了。”

    “有空着的电脑吗,我等你。”

    王丹本以为他心里的激动没有完全释放出去,还打算看看评论来过过瘾。

    结果却没有想到。

    他竟然又翻出了那些古老的比赛录像和资料,自顾自地看了起来。

    本来打算笑话他几句的,结果话到了嘴边,却忍住了。

    如此专注的眼神。是成熟男人正在工作的神态吧,贸然打扰的话,真的成了自己嘴里的小孩子了。

    昨天那场让人热血燃烧的比赛,今天这场激动人心的夹道欢迎,在他的心里,依然了无痕迹吗?

    他的心。有着怎样的动力,才能维持如此高的热情?

    传说的德式自由人,真有那么神奇的魅力吗?

    忙碌到了十一点,王丹先坚持不住了。

    时不时溜过来串门的同事,熟悉的,不太熟悉的,名字都叫不上来的,一个个走马观花般的溜过来。或者远观,或者凑近了看。或者有意无意地问上几句。

    反正就是没个消停。

    他们其实和球员接触的并不少,很多曾经的,现役的大牌球员,都有日常生活般的接触过。

    唯独眼前这个家伙,让他们像是欣赏外星生物一般,充满好奇。

    年轻到让人羡慕,成熟到让人发指,经历传奇到让人无法忍受!

    “走啦。走啦,再不走我明天没办法在这上班了!”王丹起身。过来粉拳捶他。

    “怕人围观怎么当富婆?”尤墨撇撇嘴,起身,颇有些舍不得舒适的坐椅。

    “切我哪儿是怕嘛,只是觉得怪怪的。”王丹挽住他,忙不迭的往外走。

    “嗯嗯,你还没有当名人妻子的习惯。”尤墨随口回答。顺便向第二波微笑表示谢意。

    “谁是你妻子小点声啦,他们有几个都学会几句了。”王丹脸色微红,拽着他加快脚步。

    “看来你不太愿意嘛,我打个电话给娟姐,让她乐呵乐呵!”尤墨点点头。掏手机。

    “敢!”王丹一把夺过,“我瞧瞧,昨天给哪个女人打电话了!”

    “不地道啊,你的也给我看看!”尤墨伸手敲她的小脑袋。

    “你跟我能一样么?知道有多少女球迷打你主意不?”王丹其实真没打算翻他通话纪录,结果被自己这么一说反而动了心思,于是掏出手机果断交换。

    “咦,这是!”

    突然的一声惊呼,吸引了纠缠的两人注意力。

    王丹快步走了过去,眼睛一扫屏幕,马上被上面的大标题吸引了。

    《为澄清之前绯闻,贝克汉姆已经与维多利亚定婚》

    事情简单着,只是公开的话,需要些勇气。

    如果只是普通名人夫妻的话,公开只是个人选择而已,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可惜,不是。

    两个人,一个21,一个24,一个是号称长的最帅的球员,一个走的是青春偶像组合路线。按照商业价值来说,两个人如果要确认婚期,最少等到0岁左右,开始走成熟路线的时候,再公布出去。

    这个阶段自己主动曝光,带来的商业损失无法衡量!

    王丹带着轻松无比的心情一路看了下去,可越往后心情越沉重,到最后一脸苦笑地抬起头,对尤墨说道:“你是对的,这两个人,真不是一般的名人。”

    “是啊,你在这家伙身上看到我的影子了?”尤墨笑着回答,伸出手来牵住她的手。

    “他们公布恋情,确认婚期,顺便表示对你的感谢,其实面临的压力不比你之前主动曝光的压力小。”王丹握紧手里温暖而又熟悉的牵挂,轻轻挥舞起来。

    “是啊,名气到了他们那个程度。一举一动,每一个决定,都不会像我一样,老哥一个,谁也管不着。”

    “说真的,你帮了他,他也花了相当大的代价帮你,这个朋友值得交往。”

    “是啊,谁说不是呢。”

    “要不要主动联系一下,表示谢意?”

    “俱乐部的名义的话,未尝不可。”

    “嗯。他在这会联系你的话,反而有些唯恐你不知道的意思。”

    “不错嘛,人情世故有长进。”

    “这是学问好不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