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闻被再次澄清之余,一次打八个的传说瞬间占据了街头巷尾的话题。

    本来形象就已经很丰富立体的家伙,身上的神秘光环进一步加重。不过,这一次非议的声音少了很多。

    有些是不想,有些是不敢。

    再次为球队打开胜利之门,尤墨的本场表现得到了专业人士的一致好评。科尔曼在其专栏里,特意把上半场比赛分解拆开,用战术图板的形式,把他在比赛发挥的作用一一道来。

    结论很直接。

    这是一场典型的自由人式比赛!

    防守凶狠准确;保护及时到位;进攻坚决果断;进球实质名归。

    除了上述结论,科尔曼也察觉到了一丝异常的状况,在专栏评论的最后,提了出来,算是抛砖引玉。

    “和经典的德式自由人不同,他寻求的应该是更有特色,而不是更全面的自由人!”

    这个论点一抛出,第二波评论热潮迅速掀起。

    质疑他的家伙们,观点一直都落脚在他那并不出色的脚下技术上。他们态度坚定地认为:这家伙在场组织的作用极其有限,要成为真正的自由人,脚下技术最好能回炉重炼!

    回炉当然不可能了。

    1岁的年龄,脚下技术还有一定的上升空间,不过按常规状况来看,已经不大了。反对党自觉抓住了他的要害,用一副看笑话的心情,来冷嘲热讽那些满心希望的家伙们。

    科尔曼的这种观点,把他们堵的哑口无言。

    除了极少数顽固份子仍然坚持他们的德式自由人标准,其它的家伙们都有些怅然若失。

    职业运动员,始终要看场上表现。最终成绩。

    反复纠结于一个已经在球场消失的名称,有必要吗?

    当事人有说过,他要成为德式自由人吗?

    没有的话,拿自由人标准来要求他,衡量他,他能在意吗?

    不在意的话。坚持这个名称的家伙们,像不像个落魄贵族?

    一直不敢明目张胆支持他的家伙们,终于有了扬眉吐气的感觉。

    绯闻澄清了,救人英雄的形象竖立了,德式自由人话题已经成了笑话了,那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他只是个足球运动员,又不是青春偶像,道德模范,有必要因为同时有两个女友而永远抬不起头来?

    那些用条条框框要求他的老家伙们。先看看自己能不能做到吧?!

    喜欢就是喜欢,需要管那些质疑的目光吗?

    克莉斯娜一直期待的事情,在榜首大战来临前,漫天席地铺卷而来。

    她兴奋地拿起手机,却在拨号的时候放弃了。

    这一切,都是他应得的,而且,应该都在他意料之。那她再用大惊小怪的语气打电话报喜。会不会显得很没水准?

    克莉斯娜一脸苦笑,刚放下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库卡打来的。

    “什么?他真的打算明年在这举办婚礼?一对?噢,我的天呐!我已经被他彻底打败了,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干的?那个女人,对他来说真就那么重要?宁愿让自己形象扫地,也要维护她们到底?”

    “你又和人打赌?我可不想管你,也不想听你汇报什么。一切看场上表现!什么?夏天有什么安排?工作呗,估计会去休上半个月的假。去美国吗?你要请客的话,不,你这家伙想干嘛?我再次强调哈,我把你当弟弟看。没打算做你的女朋友!”

    “再说吧,我现在沮丧的要死!为什么?当然是那个家伙,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什么让人永远猜不透”

    又聊了一会,克莉斯娜挂了电话,一脸无奈地瞧着电脑屏幕。鼠标动了动,随意点开了弹出来的一个网页。然后,眉头皱了起来。

    “传拜仁幕尼黑对o兴趣浓厚”

    新闻是个叫“辛克莱尔”的球探传出的,内容真假难辨。

    只是,在榜首大战前传出这种消息,居心险恶可见一斑。

    对整个德国联赛而言,拜仁幕尼黑既是象征,又是恶梦。

    自负盈亏的会员制,被严格控制的俱乐部帐面赤字,让整个德国足球仿佛世外桃源一般,没有被汹涌的外国资金席卷。可唯独拜仁幕尼黑这么个异类,盈利能力超出了其它几大豪强之和!

    有钱,任性。

    几乎所有德甲露头的希望之星,都很难拒绝这巨大的名与利。而且,即使他们本人拒绝了,他们的俱乐部很有可能先倒在了金元攻势之下!

    现在,这篇言之灼灼的章声称,早在去年o刚露头的时候,就受到了拜仁幕尼黑的关注,今年持续关注不说,早已在私下有过接触,双方言谈甚欢

    此类消息每年都有不少,可拜仁幕尼黑把手伸到凯泽斯劳滕,想从死对头雷哈格尔手下挖人,新闻噱头完全足够!

    豪门,新星,自由人,死对头,凑成一台大戏完全没问题,即使消息来源可疑之极。

    俱乐部第二天上午就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不过,来参加的记者们兴趣并不浓厚。

    事情明摆着。

    争夺冠亚军的时候,帐下大将被豪门相,这种状况下,俱乐部绝对是矢口否认的。反正又没到转会期,双方不可能有正式接触,也不用担心日后被人指认说谎。

    能让记者们稍微提起些兴趣的,是当事人的回答。

    尤墨难得有些面无表情,坐在台上等待长枪短炮伸过来。

    “被豪门看没什么了不起的,每支豪门球队,每年都会淘汰一堆我这样年龄的家伙。”

    这是他回答自我感觉的问题。

    “接触过,每个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否认。我不想,仅此而已。”

    这是回答双方是否有私下接触的问题。

    “这个就无可奉告了,当然,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问问拜仁俱乐部。”

    这是回答接触细节的问题。

    个问题一答完,记者们开始面面相觑!

    哥们。不说实话会死人吗?

    应该不会吧!

    要不要这么诚实!

    “我如果说‘没有动心’,你肯定要在心里嘲笑我,说我当面说谎,无耻之极。我如果说‘动心了’,你肯定要当面嘲笑我,说我忘恩负义,无耻之极。我想请问一下,你这个问题想要什么样的答案?”

    这个问题是回答黑泽龙之的。

    记者们又开始大眼瞪小眼。

    娘的,从没觉得这家伙会如此咄咄逼人呐。今天是吃错药了?

    不对,这个小胡子黑眼镜的岛国人,好像是他的死对头!

    好戏,有好戏看了!

    “嗯,我打算今年在这里买个房,再买个车,明年在这办个婚礼。已经事先邀请了俱乐部主席昆茨先生和他的夫人,来做我的证婚人。”

    这是回答将来打算的。

    记者们只听见一地镜片碎裂的声音。

    亲娘哩。敢不敢再吓人一点了?

    在这安家置业,18岁结婚。邀请俱乐部主席当证婚人,还有什么更劲爆的,一股脑全说了吧,省得个别心脏不好的晕过去!

    “当然,只是举办婚礼而已,结婚证还领不了。结婚对象应该是个。嗯,补充一下,新增加的这一个没在德国,之前我的声明只是说:被曝光的两位姑娘都是我的女朋友。”

    这是回答结婚细节问题。

    记者们呼吸粗重,个别人捧着胸口。脸色泛白。

    上帝啊,快来阻止这个家伙吧,能不能更疯狂一些了?

    对了,证婚人呢,揪出来问问!

    “昆茨先生知道我的具体状况,他也很惊讶我的选择,但他还是同意了作为一场特殊婚礼的证婚人。”

    这是回答俱乐部主席的态度问题。

    记者们心跳稍微有些回落,个别精明些的,已经猜到俱乐部主席的态度了。

    球员表忠心,愿意早日成家立业,身为主席自然要鼓励有加。

    看来猛料还得从这家伙身上挖!

    “球迷的心情我能理解,球员的心情希望球迷们也能理解。有时候,我们只能身不由已,我们无法决定俱乐部的选择,只能试着去理解,尊重他们的选择。”

    这是回答球迷心情问题。

    规矩的回答让记者们顿觉索然无味,所有人恨恨瞪了一眼没水平的提问者,又相互对望了几眼,最后把目标锁定在黑泽龙之身上。

    岛国人,快发威!

    “我的女人们都很坚强,她们会在婚礼结束的时候接受适当的采访,公布一下属于她们的世界和情感。”

    这是回答黑泽龙之对他情感世界的质疑。

    记者们又开始心跳加速了!

    岛国人果然战斗欲*望强烈,不能让他停下来。

    “她们对我的职业生涯影响很大,没有她们,我不可能走到今天,站在这里,笑着面对你们!”

    这是回答私生活对职业生涯的影响问题。

    记者们的期待有些落空,看着岛国人的表情有些不善。

    尖锐,更尖锐一些!

    “当然会有矛盾,而且会有不少矛盾,说不准将来还会离婚。就像你们的国家一样,发动战争的时候,考虑过无条件投降的结局吗?”

    这是回答私生活是否合理,能否处理好其矛盾的问题。

    记者们捂着胸口,呆呆地注视着怒目而视的岛国人,偶尔会转动一下略显僵硬的脖子,看着微笑面对的当事人。

    好像,有点不对劲!

    “德国人是敢于认错的民族,我很欣赏这一点,也因此交了不少德国朋友。私生活选择的对于错,我希望交给时间来验证这一切,不必急于一时。现在,我们的目标是联赛冠军,当然,如果是顶级联赛冠军的话,就好了。”

    这是没有问题后的总结陈词。

    所有的记者,包括俱乐部工作人员,都有些没有回过神来。

    看着他微笑起身,挥手离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