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了解,就越担心。

    本来一脸忧虑的王丹,迅速明白了事件重心所在,于是挂上了熟悉的笑容,胡乱地开起了玩笑,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没人忍心戳破这种伪装。

    直到临睡前。

    “干嘛?”

    一进房间,尤墨就被推倒在床上。他闭了眼睛,声音懒懒的问。

    “还能干嘛?”王丹扑上来,压住他。

    “有个p的心情!”尤墨难得爆粗口,说完,又有些不忍心,搂住眼眶里泪水打转的家伙。

    “没有心情对吧,以后都别碰我!”王丹伸手使劲推他,泪水却在动作不断滴落下来。

    “好了好了,来就来吧。”尤墨抬头看了她一眼,心就是一酸,目光转开,搂紧她。

    “出息!”王丹看的清楚,于是停了动作,趴在他身上,把耳朵贴在他的胸口,仿佛这样能让心理平静一些。

    “你都哭了,好意思说我。”尤墨心暖流划过,伸手轻捏她的小耳垂。

    “怎么办呢,爸妈知道的话。”王丹心情平静了些,思路又回到原点。

    “你最开始决定去广岛的时候,怎么想的?”

    “血往上涌呗,一咬牙就决定了。”

    “现在呢,害怕吗?”

    “是啊,不过,又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

    王丹轻叹口气,手往下移,顺着他的短裤溜了进去。

    时已五月旬,两个人这么搂在一起,很快都觉得燥热起来。尤墨伸手帮她解开胸前束缚,一手一个大白兔握住了。

    “咱们认识四年了吧。”

    “是啊,觉得自己老了吗。老是爱回忆过去。”

    “爸妈要是有些过激行为,你不许说‘为了我好’什么的,咬牙忍住,时间久了就没事了。”

    “你就别担心我了,说说看,会有什么过激行为呢?”

    “就是不知道。所以才担心。”

    彼此的身体都已熟悉无比,在这种氛围下,两个人都希望用些粗暴激烈的事情,来转移下注意力。

    于是,温柔的话语渐渐变味,粗鲁的动作取代了轻轻的抚摸。

    “干,不,操我!”王丹双腿摆成了“”型,用任何男人都忍受不了的语言和姿势。想把心的压抑抹去。

    尤墨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会有这一面,只觉得浑身血往外涌,刚一进入,就忍不住大开大合起来。

    “嗯啊,好棒,就这样!”王丹的一张俏脸兴奋的通红,张口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继续叫唤。“操我,使劲。拿出你踢人的劲儿”

    又是一阵剧烈的撞击后,尤墨全身酥软地趴在她身上,继续听她语无伦次的叫唤。

    好一会,气氛才慢慢回落。

    “感觉心情好多了呢。”王丹搂住他的脖子,两条腿紧紧纠缠住,让他抽身而退的想法没办法实施。

    “被你一叫唤。时间缩短好多。”尤墨有些愤愤不平,放弃了努力,不再乱动。

    “你这家伙,对人老是太温柔,我还以为你就是这么个人呢。结果。今天你对着记者们的那副样子,迷死我了都要!”王丹伸出小舌头,有一下没一下的舔着他肩膀上的牙印。

    “认识你这几年,就生过两回气。第一次是老因为救我被人打,第二次就是今天上午。”

    “怎么会,你不是一直在微笑的吗?”

    “微笑的时候,不能生气吗?”

    “为什么生气?”

    “想起队上的老家伙们了。”

    “他们在你心,有那么重要吗?”

    “我还有将来,他们很难了。”

    尤墨所料一点不差。

    这种时候,这种消息,表面上看,影响的是当事人。实际上,受震动最大的是他的那帮老伙计们和雷哈格尔。

    老家伙们把他视为球队复兴的希望,即使知道他不可能一直留在凯泽斯劳滕,也还在隐隐盼望着,希望他至少等到球队真正强大起来,至少能在顶级赛季站稳脚跟之后,才坦然离开。

    这种事情谁也不会开口说出来,可每一次训练,每一场比赛,每一次目光接触,每一次默默的关注,都会有念头浮现在脑海里。

    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职业生涯已经开始走下坡路,最多过个两年,就只能经常无奈地坐在替补席上,看着这支倾注了全部心血的球队。

    已经沉沦过一次,品尝过苦果,没有人愿意悲剧一再重演。这次冲顶已经十拿九稳,眼光自然不能再放在当下。

    下个赛季,才是真正的试金石。

    所有的成败对错,都会在下个赛季水落石出。

    和老家伙们的心情差不多,雷哈格尔也没有天真到以为俱乐部会有非卖品。

    即使这个家伙身上倾注了他最大的心血!

    但卖归卖,什么时候卖,卖给谁?

    这个夏天卖,心窝上的一刀。

    卖给拜仁幕尼黑,还要再补一刀!

    尤墨的强硬表态,让所有人惊讶,包括他的老伙计们和雷哈格尔。

    老家伙们在职业赛场上混迹十余年,见多了来来往往,悲欢离合,不会对为追求自我价值而离开的家伙们有太多怨念。尤墨被豪门看,他们打心底觉得自豪,即使这种自豪看起来很傻。

    所有德国的青年才俊都想去拜仁幕尼黑。

    已经记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德国联赛就开始流传这句话了。老家伙们当然听说过,虽无奈,却也能理解球员的选择。

    职业生涯短短十几年,再去掉一头一尾的话,黄金阶段连十年都不到了。无论是为了名利,还是为了梦想。他们的选择都属人之常情。

    区别,只在于态度,和做法。

    能不忘旧情,在适当的时候选择离开,已经算是职业修养加道德模范了。

    为了离开而不择手段,离开之后反戈一击。这种事情屡见不鲜,实在让人难有深究的胃口。

    这次曝出消息之后,老家伙们心都是一凉。

    这种时候?

    被拜仁幕尼黑看?

    那夏天的时候,难道?

    第二天上午训练的时候,尤墨正在新闻发布会现场。老家伙们心情复杂的对望了几眼,最终目光转向了雷哈格尔。

    “相信他!”

    这是雷哈格尔就此事发表的唯一观点。

    带着将信将疑的念头,老家伙们等到了午。

    结果,一个个真的傻了一般,对视很久。说不出话来。

    竟然用如此决绝的方式,向抛出绣球的豪门,挥刀相向?!

    下午的训练,尤墨准时出现在训练场。在老家伙们复杂的眼神,一丝不苟地完成了训练内容,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来。

    训练结束的时候,更衣室里安静的可怕,有些打算和他聊聊此事的队员们。都被正副队长及莱因克眼神制止了。

    大战大即,别去骚扰他!

    一直到了晚上。他们看到了更让人惊讶的事情!

    竟然是贝肯鲍尔!!!

    身为豪门,最不缺的就是有潜质的年轻人。十八岁年龄段的小家伙们,每支豪门,每年都会进进出出不少。

    最终的成材率确实不高,一般只有20%左右。

    没办法,既然是豪门。最不缺的就是竞争,最缺的就是机会。对年轻人来说,能在有限的替补时间内让人眼前一亮,才算有了机会。能在接下来的机会持续亮眼,才算初步站稳脚根。能顺利闯过新秀墙。才算真正站稳脚跟。

    关难度各有不同,过关法则各有千秋,可唯一一点所有人都清楚明白。

    贵人相助!

    有了贵人提携,豪门就成了普通俱乐部,只要真有实力,不难站稳脚跟。

    放在德国,提到贵人,“贝肯鲍尔”这个名字一出现,无人能出其右!

    原本没打算给他打个电话的队友们,实在是忍不住了。

    结果却纷纷败在没开机的手机上。

    于是,相互间求证一下心情,就成了他们的第一选择。

    “布雷默吗?是我,莱因克,你怎么看?”

    “冲动了点,虽然我更喜欢现在的他。”

    “是吗?我听说他是笑着回答完了所有问题!”

    “换成你呢,会怎么做?我说的是全部,把你的全部,换成他的全部!”

    “我?哈哈,你也给他打过电话了吧?我其实也想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他给我的印象,一直是个年少老成的家伙,轻易不会让别人知道他的真实想法。可我真的没想到,他对我们这帮老家伙,对这支球队,对雷哈格尔,居然会有那么深的感情!”

    “你想起了去年那场比赛,对吧?我也是自从那场比赛之后,开始有事没事关注起他来。你说的一点也没错,他就是对这支球队,对我们和boss,有了深厚的感情,才会有用那么强硬的方式,表达他最愤怒的心情!”

    “愤怒?什么意思?”

    “这件事情在这种时候曝光出来,你不会觉得是巧合吧?”

    “当然,我有那么天真?”

    “无论是谁,从什么渠道获知的消息,在这种时候曝光出来,目的都不是看笑话这么简单。他和boss是直接受害者,我们算是间接受害者!”

    “是的,我一开始以为是拜仁幕尼黑干的好事。结果晚上消息一出来,肯定不会是他们了。”

    “嗯,没人会这么打自己的脸。拜仁内部我估计矛盾也不小,才会在这种事情上闹笑话。对了,boss和拜仁的矛盾,你了解多少?”

    “细节不清楚,好像是欧洲104家俱乐部协会主席鲁梅尼格吧,事情看来有些棘手。”

    “当然。boss在这支球队一天,拜仁就会想办法压制这支球队一天!”

    “害怕了?”

    “一个1岁的小子都不怕,你我加起来都60多了,怕个卵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