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的尘埃仍在满天飞扬,1996至199赛季德乙联赛倒数第二轮比赛开始了。

    盖德*穆勒和斯米特尔坐在熟悉的演播室里,看着无比熟悉的两支球队,却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不出意外的话,两支球队将携手出现在下赛季的德甲赛场上。”

    “是的,两支历史悠久的球队,这几年成绩都不太稳定。不知道这一年的乙级联赛磨练,会给两球队带来怎样的变化。”

    “柏林赫塔足够年轻,足够朝气,攻击力强悍,他们确实有资格在德甲赛场上占据一席之地。”

    “当然,万4千人的柏林奥林匹克体育馆,哪能一直没有顶级队伍光顾!”

    “再来看看凯泽斯劳滕。我觉得他们的年龄结构也挺合理,当然,前提是几个表现不错的年轻人,能一直稳定发挥的话!”

    “哈哈,只有稳定发挥可不行。最近让拜仁幕尼黑闹笑话的家伙,确实如他所说,会一直留在凯泽斯劳滕吗?”

    “你这么说可不太厚道!职业球员嘛,转会是件很正常的事情。土生土长的家伙,自身青训出品的年轻人,都有选择自己发展目标的权力,何况他一个外来户!”

    “闹了这么一出,拜仁幕尼黑够尴尬的。他们还会把他当做引援目标吗?”

    “商场上利益永远最大。将来的事情,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是的。不过。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年仅1岁的小子,给人印象好像有些变化?”

    “是啊。反正我昨天一整天都在兴奋度过。对今天的比赛比他们都要期待!”

    “哈哈,害你久等了,比赛,马上开始!”

    能拿第一,永不第二。

    这是每个梦想开始的时候,第一个人生导师教给他们的话。

    第一,象征着征服。第二,象征着屈服。

    即使这个乙级联赛冠军没有多大分量,可它也是联赛冠军。完全足够球迷和球员们,高兴一整个夏天!

    以上内容,是两队主教练的赛前讲话,有点大同小异。

    只是心情。天差地别。

    于亚根*罗巴踌躇满志。信心勃发。

    奥托*雷哈格尔面色阴沉,语气严肃。

    球员们的表现也不大一样。

    柏林赫塔的年轻人在笑闹声完成了赛前热身,完全看不出来冠亚军决战前的紧张神情。

    凯泽斯劳滕队所有人的表情,都有些大同小异。

    严肃。

    各种神态下的严肃,打上了各自不同的烙印。

    老家伙们的严肃,是触摸到冠军的炽热了,表现在神情上,是幽远的眼神。

    年轻人的严肃。是感受到肃穆气氛后的同步心跳,表现在神情上。是滚烫的眼神。

    当打之年的家伙们,有拉钦霍,库卡这样偏重年轻人情绪的,也有施容博格,斯福扎这种偏重老家伙情绪的。

    风口浪尖上的家伙,神情同样严肃。

    只是他的笑容,依然不受指挥一般,随意流露出来,蜷在眼角。

    球队首发阵容有些出人意料。

    卢伟取代瓦格纳,担任左前卫。其它的调整,还有科赫取代踝关节伤势复发的布雷默。

    变阵的意味所有人都清楚。

    是要放手一搏了!

    比赛节奏也如场上阵容一般,快速,向前,开放。

    只是双方表现差距有些大。

    柏林赫塔队奔放的打法一如既往,开场的气氛也完全压住了主队。凯泽斯劳滕明显受到了过多的场外干扰,场上队员脚步显得有些沉重。

    比赛第18分钟,开放的节奏造就了开放的结果。

    柏林赫塔队在对手的大禁区前沿,经过一系列的精妙配合之后,成功敲开了莱因克的十指关,场上比分0:1。

    丢球显得顺理成章,只是发生的时间显的稍微有些早,以至于所有凯泽斯劳滕队员们都楞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原来,引以为傲的防线,已经不再固若金汤了!

    凭心而论,场上这些队员们踢的都很兢兢业业,表现也算正常发挥。如此早的丢球,除了对方爆棚的状态以外,战术上的变化也有些出人意料。

    竟然临场变阵打52!

    52阵形,精髓在于场的5。柏林赫塔的年轻人有朝气,有体力,有技术,在一起磨合了整个赛季,他们的场上配合和战术意识都不错。更重要的是,年轻人本就富于冒险精神,对这种临场变阵的期待会比老家伙多的多。

    5个场,在充沛的体能支持下,进则千变万化,退则稳如泰山。放在场上的表现,在进攻充分利用了场地宽度,通过大胆压上所带来的局部人数优势,轻易地压制住了凯泽斯劳滕的两个边路。在防守,通过两翼积极的回防,把对手的边路进攻威胁降低,卫加防守型后腰的组合,把路守的是水泄不通。

    克利斯托夫和卢伟的边路协防能力都不算强,体能也只是一般般。回撤极深的防守要求,频率极高的防守密度,都在压制着他们的进攻欲*望,拖慢他们的前进步伐。

    “于亚根*罗巴赌赢了,看来。”

    “是啊,榜首大战居然临场变阵,这一把的赌注可不小!”

    “不,他是看准了才下注的!”

    “嗯?”

    “赌赢了的最大资本,是他对雷哈格尔的了解!”

    “明白了!对于凯泽斯劳滕来说,这场比赛只有获胜。才能在最后一轮占据夺冠的主动权。这场比赛是主场作战,赛前又暴出了雷哈格尔最不想看见的新闻。这种状况下,球队偏进攻的首发阵容是肯定的。”

    “是的。于亚根*罗巴猜了对方的战术打法,可能连出场阵容都猜的大差不离,这样,针对性的布置也就不难做出了!”

    “雷哈格尔会做出怎样的应对呢?”

    “主动求变。本场比赛,除了他,所有的场上队员们压力都不小。赛前这种新闻的影响力,是施加在整支球队身上的。放到比赛,肯定会有所体现。指望球员在逆境突然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这种想法太偷懒了!”

    “嗯。让我们拭目以待!”

    尤墨在这场比赛踢的很别扭。

    对手的进攻无论从哪儿,用什么方式发动,最终都会指向两个边路。而且,是站住边线的那种边路进攻。

    这种状况下。防守他的位置就得经常拉到边路。如果想进一步发挥防守作用,就得回撤的更深,更靠近边路。

    他在进攻发挥的最大作用,是致命一击。这种机会出现的位置,肯定是路无疑。即使有一定的角度偏斜,也得控制在45度以上。低于这个数字,威胁会降低很多。

    回防的太边太深,进攻自然难以及时出现在危险地带。

    比起上一场满场飞奔的不死战士般表现。他的状态回落了不少。

    原因所有人都能猜的到,可除了家人以外。所有人猜的都不正确。

    卢伟的那句话,像针尖一样,直接扎在了他的心头!

    逃避,等待,被动,这些他性格里或多或少的缺点,既造就了现在的他,也在一定程度上带来消极影响。

    过于看重感情,让他能敏锐无比的体察人心,反过来,又让他自己的心情随之起伏。彼此的关系越好,他那种感同深受的感觉就越明显,对自己的影响也越大。尤其是牵扯到至关重要的亲人的时候,更是心思不定。

    这种状况,像一个用自身情感来治疗病人的心理医生一般,久而久之,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比赛第21分钟,雷哈格尔站在场边,下达了他在本场比赛的第一个战术变化。

    放弃边路宽度,退守路。

    这种战术变化主要针对防守,进攻的调整目前还没有。

    而且,这种变化纯属被动应对,并无强有力的改变局面能力。

    不过,即使心知肚明这一点,所有的队员也没有任何迟疑的情绪,迅速让出了边路,在两侧肋部形成第一道防线,防突不防传。

    “应对的还不错。放空边路,路集人手,球权让给对手,威胁马上降低了不少!”

    “是啊,先稳住局面,再伺机改变。急于求成的话,难免被对方抓住机会。”

    “雷哈格尔看来没有没愤怒冲昏了头脑,很冷静地做出了改变。或者说,退让?”

    “是的,退让。球权,是强队的标志。让出球权,是示弱的表现。这支凯泽斯劳滕在他的带领下,已经有了强队的雏形,需要的只是时间和稳定的进步。这场面对心气同样很高的柏林赫塔,他在开场的时候,是摆出了强队的架式,以强队的进攻方式,来争取比赛胜利的。”

    “嗯,可他没有想到,或者说,估计的不足,对手竟然比他还要渴望胜利!”

    “而且,球员状态的差距,以及对手对新阵形的适应程度,都有些出乎他的意料。这种状况下,他没有死撑着脸面,主动放低了姿态,为了胜利,为了冠军,暂时把强队的帽子扔在了一边!”

    “经历过失败的豪门执教经历,他的心态仿佛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任何人经历了那种让人失望的经历,心都会窝一团火。不过,成功者即使在愤怒的时候,仍然能保持必要的冷静。失败者在这种状况下,只会赌一口气,肆意发泄愤怒。”

    “失败的经历,或许能成为更上一级台阶的推动力?”

    “哈哈,比起简单的实现梦想,内外交困的局面反而更让人有动力一些!”

    “场上局面趋于平衡了。柏林赫塔占据了球权,却制造不出多大威胁,凯泽斯劳滕放下了架子,却获得了宝贵的喘息机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