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扭的比赛,渐渐回到了正轨上。

    战术对路,个人能力的要求就会随之降低,心生无力的感觉就会少很多。即使比分落后,看不到胜利的希望,也不会心生急躁,焦灼不已。

    比赛第25分钟开始,两支球队在攻防两端都拿出了高水平的表现,把比赛推往一个全新的高度。

    仿佛之前的交锋都只是热身一般,两队在上半场已经过半的时候,祭出了高手对决的功力,开始一决高下!

    柏林赫塔依然攻的奔放,他们在边路获得了巨大的空间,拿球在脚下的感觉是如此的顺畅,这让他们的地面传递让人眼花缭乱,一波紧接一波,高节奏地考验着对手的边路防线。

    凯泽斯劳滕放下了架子,放低了姿态,专注于防守,他们并没有和对手比拼脚下频率,也不在意对手那花哨的动作,只是卡住最危险的球路,把机会控制在较低的水平线。

    这种实用型表现,在外行眼里可不太好看,放在比赛,却能真正把胜负的平衡控制住,把比赛交给个人能力。

    个人能力这种东西,有的时候需要全方位展示,有的时候仅需一点闪光。

    尤墨在进退两难的时候,接到了卢伟的指示。

    “结合部待着,等球。”

    所谓的结合部,指的是卫与边卫之间为纵轴,防线与场之间为横轴,在场上不断移动的一段区域。

    尤墨在比赛回归平衡后,也渐渐找回了以往的比赛感觉,虽然状态有些下降,可勤奋的跑动一如既往。进攻的机会太少。他于是努力地在防守贡献力量。

    卢伟的话一出口,他就有点楞神。

    他么的,难道又和头儿对着干?

    好容易看着稳住防线了,难道又要弃他们于不顾?

    在卢伟和雷哈格尔之间,尤墨果断选择了前者。

    从这一点上,能看出来他是个野性犹在。感性大于理性的家伙。

    比赛继续进行。

    很快,有人察觉真相了。

    “咦,那个要成为自由人的家伙,怎么很久没有出现在镜头里了?”

    “嗯,是有些奇怪。比赛的前25分钟,他的跑动还非常积极,最近这十多分钟都没怎么见人影。难道是体力下降过大?”

    “不应该。他在上一场的表现你看到了吧,满场飞奔,体能好的惊人。这场仅仅踢了这么点时间。不可能会跑不动。如果说受到赛前事件影响的话,最多只是状态不佳,不应该有态度上的问题。”

    “难道是战术变化?”

    “有可能!这场比赛前,于亚根*罗巴肯定仔细研究过他的特点,了解他在场防守的拦截和保护作用。于是把比赛的突破口放在边路,引诱他过去协防!”

    “真是老谋深算呐!这一招以攻代守,既把自己的进攻盘活,又遏制了对方的危险人物!”

    “确实。不过,雷哈格尔的应对也很及时!”

    “嗯。柏林赫塔队的进攻,既集在边路,又以脚下快速传递为主,他去协防的作用不大。与其让他的体力和精力消耗在无谓的来回跑动,不如把他放回原来位置!”

    “很精彩,两位20年执教经验的职业经理人。暗的较量!”

    “确实,见招拆招的速度可真够快的!”

    “上半场时间已经不多,雷哈格尔的弟子们看来要加把劲儿了!”

    老牛拉破车般的移动频率,尤墨一脸的受气小媳妇样,正在苦思冥想。

    看出来对手的意图后。柏林赫塔队整体阵形不再那么前压,只是依靠两名边前卫的高速上下奔跑能力,维持着场的优势。这种状况下,尤墨所处的移动区域面积很小,左右都只有两米的空间,指望他接球的同时,来个漂亮的个人突破,显然有些强人所难。

    不过,还是有利好消息。

    这十多分钟的时间,他的身体放松着,注意力可没有闲着!

    卫不是柏林赫塔习惯的防守组合,站位上肯定有个人习惯在里面。即使个家伙都是卫,也肯定有分工上的不同,能力上的差别。

    盯着他们研究了好一会,尤墨突然有了主意!

    于是,场上出现了滑稽的一幕。

    本来一直闲遛达的家伙,突然开始加速!

    身前的后卫如临大敌,一脸紧张地盯着他,也开始加速后退。

    尤墨不依不挠,一个大跨步冲刺,闪到了他的身后。

    个别观众注意到两个家伙在无球状态下的怪异表现了,纷纷挠头不解。

    尤墨完成超越之后,心满意足地站定了,上下打量一番,施施然小跑向下一个目标。

    第二个后卫就更摸不着头脑了。看着他跑过来,就开始后退,可退着退着,发现有些不对劲。

    再退就失位了!

    于是站住了,一头雾水地看着他。

    尤墨原样重来了一遍,在观众仿佛发现新大陆的惊叹声,继续跑向最后一个目标。

    个目标确认完毕,看台上已经嗡嗡成一片。

    江晓兰和郑睫看完了这一出滑稽戏,大眼瞪小眼。

    “他在干嘛?吓唬人吗?”

    “可能是在热身吧,在那一小块地方晃悠半天了。”

    “不对,比赛开始那么久了,怎么可能还要热身,肯定是这家伙闲的无聊,在调*戏别人。”

    “他才没那个心思。昨天晚上他那副表情,你又不是没看见!”

    “那两个家伙的家人强烈反对的话,婚礼会不会泡汤?”

    “谁知道呢。”

    “会不会强迫她们离开他?那样的话,嘿嘿”

    “算了吧,我才不会那么想。没了丹姐和娟姐,他会成什么样子。我想都不敢想。”

    “你就是心太善!唉,他好像也是,你俩都一样!对了,那个狐狸精怎么没来?”

    “丹姐是俱乐部工作人员了,和我们不一样。”

    “切,还不是靠脸吃饭!”

    “别乱说。丹姐挺有能力的。”

    “除了欺负你,还有什么能力嘛!”

    “哪有”

    除了卢伟,尤墨的行为无人能理解。

    观察了十几分钟,从个卫身前身后转了一圈,能发现什么?

    “哪个?”

    “左边的。”

    “我们左边还是他们左边?”

    “当然是我们!”

    “嗯,你在右边按兵不动。”

    对话结束,所有听不懂的家伙继续一头雾水。

    比赛已经接近40分钟,场面渐趋平衡,凯泽斯劳滕后场逐渐放开了手脚。可以组织起顺畅的传递了。

    当然,这种状况可能与对手主动回收的策略有关系。

    1:0保持到场休息,应该是他们的如意算盘。

    毕竟,这场比赛他们只要能逼平对手,冠军基本是囊之物了。

    比赛第42分钟,又一次进攻机会。

    拉钦霍后场路拿球,抬了下头,有些举棋不定。

    左右都有机会。左右空当都不大。

    “左边,你的好搭档在那里!”尤墨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有些急切。

    因为急切,所以用的。

    拉钦霍正在观察,听了鸟语之后,一头雾水地停下脚步,身体一侧,暂时扛住了上抢的家伙。

    尤墨瞬间急智上身。换成葡萄牙语,重复了一遍。

    拉钦霍正在横向移动,听了喊话总算明白过来,左脚一磕,半转身。发现了卢伟的身影。

    “大爷的,块头长这大,都听不懂。”卢伟好整以暇地背身接稳来球,嘴里不忘念叨。

    身后依然有骚扰,他于是迅速加快脚下频率,先是左脚向右脚做了个交叉步,身体大幅度向右倾斜,双脚却没有碰到皮球。就在后卫被如此大的动作吸引,重心跟着移动的时候,他的左脚像是触电一般,迅速回到皮球的右侧,连续次频率极快的小碎步触球,轻松完成了转身过人!

    如此高节奏的动作,立即吸引了场上所有人的目光。

    球迷的惊叹声,卢伟继续带球向前!

    斯福扎身为组织核心,早已过来准备接应,这会见了他如此轻松自如的一对一,心下顿时一亮!

    这家伙,有状态!

    和篮球场上一样,足球场上球权的分配,一样需要考虑队友状态问题。尤其是卢伟和斯福扎这种组织核心,场上随时都在注意观察,了解对手及对友。

    卢伟向前带了两步,余光发现了眼神炽热的斯福扎。

    两人合作机会不是很多,欣赏却藏在心底,只是都不擅言辞,才让彼此关系像陌生人一般。

    斯福扎接稳来球,目光却没有继续留在左路,动作缓慢地一停,再迅速地一扣,就晃开了上抢家伙的重心,带着皮球,从路向前突进。

    场上刚被吸引的目光,忍不住从左路卢伟那儿,有些不甘心地转了过来。

    看台上球迷的惊呼声继续增大,尤墨在隐约间,都听到了一个有些陌生的词。

    “双核!”

    斯福扎出人意料地抢风头举动,成功吸引了场上的防守注意力,向前迅速推进过了场,却突然在面对防守的时候,选择转身一记回传!

    接球的拉钦霍心也在惊叹不已。

    他自以为和卢伟的默契仅次于尤墨,现在却发现了一个超越者!

    卢伟的突然爆发,瞬间吸引了防守队员的注意力,有经验的家伙们已经提前向这边移动,准备用人数来扼杀危险。结果斯福扎丝毫不为所动,用自己同样华丽的表现,把防守重心又吸引了回来。

    毕竟,路的威胁要大的多!

    就在所有人以为皮球发展路线要重新洗牌的时候,他的一脚回传,交给了真正早有准备的家伙。

    拉钦霍不停球,直接一脚精准的直塞,找到了危险的源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