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感谢上个月书友们的大力支持。

    好心情,果冻,大唐,钥匙,os,tsy,宙顼,梦笔,保全,记得爱

    谢谢你们的一路支持!

    六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本书也已经10万+了,整个过程还算顺利,极少有卡到吃不下睡不着的程度。偶尔会因为大家的支持密度而兴奋,不分白天黑夜的胡思乱想。

    六月份依然会保持每天6500字的更新速度,希望质量也能让大家满意。

    现在已经着手双开,目标在月份到来的时候,新书能有个10万左右存稿。

    毕竟,这本书的收入只够拿来给儿子上幼儿园用。

    不过,本书的欧洲篇不会只有德甲,这一点请大家放心。即使新书被人看好,也不会让故事烂尾。以后的更新速度即使放缓,也能保持在每天5000字以上。

    好了,废话说了一箩筐,正事还是要吼起来。

    新的一月了,月票,推荐票什么的,统统交出来!

    沉默的更衣室里,所有人在等雷哈格尔。

    一个个的,目光都懒的抬起来,默默地看着地面。

    这场比赛,从开始的忙乱,到后来的有条不紊,到最后的希望降临,一切,都仿佛是一场逆转冠亚军的经典战役。

    直到最后的最后,恶梦般的现实拉黑整个大幕。

    还有什么好说的?

    责怪?没那个必要了吧,一而再,再而的。

    叹气?比赛还没结束,这么做太丢人。

    恼怒?最该恼怒的不是自己吧。

    那个家伙呢?是什么心情。

    辛辛苦苦搏来的希望,被人轻易葬送的感觉。会让他愤怒到发狂吗?

    咦,那家伙人呢?

    “o的家人临时找他有点事情,不会耽误下半场比赛。”

    雷哈格尔推门进来,开场白里语气平静。

    队员们从沉思走出,略带惊讶地看着表情同样平静的boss。

    感觉不到情绪波动?

    难道是爆发的前兆?

    “我和你们的心情一样,都很失望。”

    第二句话一出。所有人心里都是一凉。

    隐隐的期待落了空,暴风雨看来即将来临。

    “不过,你们的表现让我还算满意。”

    第句说完,所有人又是一楞。

    犯错,红牌,点球,还算满意?

    “让人失望的只是结果而已,过程的希望,你们也能感受的到。比赛可以输。心气不能输。”

    “冠军可以是别人的,未来不能指望别人!”

    “赛前曝光的消息,让我们所有人都背上了压力。赢了就能翻盘拿冠军的希望,让你们无比期待这个周末。现在,你们可能会痛恨这些压力,不希望还有这种期待。”

    “我要告诉你们:压力,背起来,期待。别放下!”

    “生活就是这样,前一秒还欣喜若狂。下一秒就心凉到底。可生活不会因为这些起伏,而停止前进。你们要做的很简单,站直了,抬起头,不能微笑的话,就把脸绷紧了。用这种方式。去告诉对手,赢了我们,拿了冠军,没什么了不起的。”

    “咱们德甲再见!”

    尤墨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他带着复杂的心情上场,本来已经全身心地投入比赛。结果却因为队友那灾难般的表现,心凉起来。

    愤怒谈不上,无怨无仇也无意的。他不会对自己的努力泡了汤,有多大怨念,可本来暂时被忘却的失落,却在此时被捡了起来,在心头盘恒,再也不愿散去。

    她们会怎么选择,能承受住来自家庭的压力吗?

    家人会怎么做,以死相逼吗?

    她们又该如何面对?

    “想什么呢?”

    王丹快步走近,胳膊碰碰他。

    “找我干嘛?我还是头一次在场休息的时候请假,感觉好无厘头。”尤墨挠挠头,想笑又笑不出来。

    “见到我不高兴?”王丹嘴角含笑,左右环顾一眼,拉着他往球员通道深处走。

    “高兴,能不高兴吗,这种球都进了一百五十多个了。”尤墨步子跟的有点慢,声音也是少气懒言的。

    “瞎吹,你一共才进了多少个!”王丹使劲拽着他往里走,劲儿竟然比以往大的多。

    “干嘛啊?黑灯瞎火的,下来安慰我?”尤墨瞅了眼四周环境,把她搂紧。

    球员通道的深处,只有一片幽暗的日光灯在有气无力地亮着。两个人的声音在空旷的通道形成悠长的回音,缓缓消失在黑暗里。

    “是啊,安慰你。”王丹看了眼四周,放下心来,搂住他的脖子,吻了一下。

    “太不给力了。”尤墨看着近在咫尺的俏脸,忍不住埋怨。

    “想怎样嘛!”王丹显然想起少儿不宜的内容了,脸上飞起一片红晕。

    “还能怎样,只有十分钟不到了。”尤墨也是一阵心跳加速,只是仔细一想后顿觉不妥。

    在这干坏事被人发现的话,一辈子可能都要在羞耻度过了。

    “坏蛋,除了那种事情,就没其它事情能安慰你?”王丹恨的牙根痒痒,双手使劲想推开他,结果却失败了。

    “嗯?你家人同意了?”尤墨话一出口,自己都觉得没劲,于是叹气,“不可能吧,有把自己闺女往火坑里推的吗?”

    “哪有那么容易,不过”王丹声音拉长的突然断,笑着看他。

    “嗯?”尤墨本来回落的心跳又是一阵加速,双手捏住她的肩膀一阵摇晃,“快说啦,一会他们该出来了!”

    “怀了呗,还能有啥。”王丹头转向一边。撅撅着嘴,一脸的不情愿。

    “嘿嘿,嘿嘿嘿嘿”

    尤墨楞了好一会,开始傻笑。手上却用了些力气,把她抱紧在怀里,仿佛一松开。眼前的人儿就不属于自己一般。

    心被一股柔柔的暖流包围,转悠着,温暖了前胸,后背,腰眼,四肢

    真的,要做父亲了吗?

    终于,有一个自己创造的生命了吗?

    好像,世界也会因此不同吧?

    真是。好奇怪的感觉。

    坚定的眼神,肃穆的气氛,抬头挺胸的气势,这样的队伍,受到了弗里茨*瓦尔特球场4000名观众的热烈掌声。

    即使他们离冠军越来越远。

    已经结束的上半场比赛,过程不尽如人意,结果也让人失望,个别人的愚蠢失误。更是让人恨的牙根痒。可除了这些,所有人都看到了希望!

    一支球队。两个核心!

    受够进攻不力所带来的苦头,他们无比渴望球队能有个出色的场核心。可优秀的场组织者那么少,球队资金那么有限,何时才能真正结束那种光打雷不下雨的进攻呢?

    卢伟的露头,让人眼前一亮。所有真正关注这支球队的人们,在担心。开始期待。

    好是好,太单薄,太年轻了吧,能承受住高对抗的比赛要求吗?

    斯福扎的到来,让他们的关注与期待。顿时上了一个层次。

    当打之年,豪门经验,身强体壮。这一切,确实值得他们投入巨大的热情与宽容。

    就在这种热情开始收到回报的时候,另一种更让人期待的状况,开始慢慢浮出水面。

    两个家伙,同台竞技!!!

    他们等啊等,盼啊盼,终于等到了这一场,这一刻。

    既然看到了希望,还有必要纠结于个别人那愚蠢的失误,可能会输掉的比赛,并不让人多么看重的德乙冠军吗?

    把下半场比赛当成一场表演,给他们继续加油吧!

    步伐飘浮,眼神散乱,嘴角的傻笑不时地溜出来。

    这样的家伙,果断吓了卢伟一跳。

    “咋的啦哥们,被人用了吸星**?”

    “嘿嘿嘿嘿”尤墨果然没有让人失望,一阵傻笑之后,努力抬头,朝看台上打望。

    人太多了,哪儿瞧的见另外两个姑娘。

    “说实话,场休息的时候,你们干嘛去了?”卢伟本不至于这么怀疑他的,可眼前状况实在太诡异,让人不由不做最恶意的猜测。

    “还能干嘛?”尤墨毫不气馁,站在圈等待开球的时候,依然不忘继续打望。

    “果然是个快枪手!”卢伟心下一阵失落,顿时为这货的未来生活担心起来。

    一对一都搞不定,一对不是找死呢?

    “羡慕不?”尤墨继续天马行空。

    卢伟刚想开口,就被自己的咳嗽声呛住了。再开口时,哨场已经响起,最后只能无奈地喊了一嗓子,“你大爷的!”

    “对了,咱俩谁大来着?”尤墨随着哨声冲了上去,不忘丢一句话给他。

    “她给你灌了什么**汤?我是你哥你都忘了?”卢伟完全不顾身旁队友那诧异的眼神,换成德语显摆一番。

    队友们诧异的眼神果断升级,如果不是比赛正在进行的话,估计要在一起好好讨论一番。

    场休息被家人叫走的家伙,出了什么事情?

    e竟然是o的哥哥,怎么长的一点不像?

    两人居然有心情讨论半天,看来是件大事情!

    “你要当大爷了!”

    尤墨的声音,即使用了德语,依然雄厚无比。从胸膛里跑出来,迅速溜到每个人的耳朵里,嗡嗡作响。

    五月的阳光,灿烂,带着些迷人的色彩,在下午四点过的球场上,斑驳成一片。

    那些烦心的事儿,沐浴在这五彩的光芒下,很快溜的无影无踪。

    生命,多么美好!

    下半场比赛柏林赫塔可不会客气。

    事关整个赛季的劳动果实,他们可没有心情考虑给对手留点面子什么的。

    只有45分钟,对手只有10人,比分是2:1。

    只要坚持这个比分到最后,就能提前一轮夺冠,就能让这个赛季最大的悬念提前揭晓,就能回去准备场冠军庆祝宴会!

    这种状况下,还考虑什么?

    冲上去,用无坚不摧的进攻,彻底冲垮对手的防线!

    “柏林赫塔气势真不错,这帮年轻人看来没有轻视对手,依然拿出了100%的竞技状态,来认真对待这场几乎很难有悬念的比赛。”

    “是的,于亚根*罗巴这一年的辛苦,看来要收获一个好结果了。雷哈格尔和他的弟子们看来要在失望,度过这个下午了。不过没关系,真正的战场在等着他们。下个赛季的保级大战,看看两队谁能笑到最后!”

    “不见得噢,我觉得两支球队的目标可不止保级那么简单!”

    “嗯,也对,德甲赛场需要他们这样有特色的新鲜血液。仅仅把目标定在保级上的话,年轻人的理想难免有些受挫。”

    “哈哈,我很看好两支球队下个赛季的表现,要不要打个赌?我赌他们不会挣扎在保级圈!”

    “穆勒,你又调皮了!好吧,打赌吧。从下半赛程开始,有谁跌入15名或以后,算你输哈。”

    “没问题!对了,凯泽斯劳滕换下了老将谢里,换上的这个年轻人,是本赛季第一次登场吧?”

    “是的,这个叫‘塞斯克’的19岁小伙子,处子秀就要面临严峻的考验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