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节奏的半场攻防,时间依然过的很快,一晃眼,比赛已经到了55分钟。

    凯泽斯劳滕延续了上半场的防守策略,用路滴水不漏的表现,来弥补边路防守的劣势。

    19岁的塞斯克身高182,体重8公斤,无论哪个角度来看,都不是个靠身体吃饭的家伙。

    实际情况也差不多。

    他在凯泽斯劳滕u19队伍,担任了半年队长,依靠的,就是不错的意识,果断的上抢,以及对抗拼命的劲头。

    这次临危授命前,他也在更衣室接受了一番特殊的洗礼。

    心,只记住了一句。

    冠军可以是别人的,未来不能指望别人!

    初次登场的不适应,很快随着耳边反复回荡的话语,变得无影无踪!

    只要能拼出个未来,眼前输了又如何?

    两个1岁的家伙,都能在这种状况下谈笑自若,他为何不能从容面对?

    只是,18岁就当父亲,这也太出人意料了吧?

    开场板斧一过,凯泽斯劳滕缓过劲来,开始寻觅反击机会。

    防守压力只是对手的心理优势作祟,其实并无实质上的多大变化。

    10打11其实并没有想象难打。

    战术打法已经不能再明确,所有人的思想也都空前统一。

    防守反击。

    这种思路其实从上半场就已经明确了,放在下半场,只是更坚定的执行下去而已。

    真正的难点,在于反击对于个人能力的高要求!

    柏林赫塔保住一球优势就能提前一轮夺冠,即使丢一球也能继续保持2分优势。这种状况下,即使攻的兴起。也不会放空后场。

    卫加一后腰稳稳地扎根防守,随时保持后场的人数优势。

    这种状况下,唯一的箭头人物,被他们重重包围起来,可能的危险人物,被前场赋予防守任务的家伙时刻盯住。

    雷哈格尔起身。走到场边,站直了,转头,看了眼他的对手。

    于亚根*罗巴察觉到他的目光了,微一点头,嘴角含笑。

    两人没有其它交流,目光也是一触即转,各归其位。

    只是摄像机忠实地记录了下来,供人回味。

    “凯泽斯劳滕缓过劲来了。不过,柏林赫塔早有准备。”

    “是的,刚才两人的目光交锋很明显!”

    “他们是老对手了,彼此之间已经了解的十分透彻。于亚根*罗巴猜了雷哈格尔的打算,提前做出了布置。”

    “哈哈,看他们的眼神交锋,真有种高手对决时,一切尽在不言的感觉。斯福扎。e和o,个人足以在柏林赫塔的后场搅起风浪来。于是。于亚根*罗巴在前场的人手布置,提前安排了两名贴身防守的家伙,随时把危险扼杀在摇篮里!”

    “非常精彩的布置!表现上看,是在进攻,其实,是在防守!”

    “嗯。相当隐蔽的手段。不是球员本人的话,可能都不一定能发现!e和斯福扎,即使摆脱了贴身防守,也很难和对方相互联系上,他们的间。随时都有人负责切断联系。于亚根*罗巴安排的这些人手,在进攻可能发挥不了太大作用,在防守,他们却起到了防患于未燃的作用!”

    “真是一场经典的较量,让我们继续拭目以待!”

    冒险还是耐心。

    雷哈格尔回到了老问题上。

    这一次,他有些为难。

    52的阵形本身有些冒险,可在这种时候,是一种无比稳妥的存在。斯福扎和卢伟确实不用承担太多的防守任务,可是对手早有准备的布置,把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尽收眼底。稍有异常,警报就会拉响,迅速集结而来的家伙们,很快就会把他们包裹起来。

    只有给他们足够的支援,才能破解局面。

    可球队目前人手有限,一旦整体压上进攻,对手那高水平的进攻节奏,很快就会把老家伙们的体能耗干。即使侥幸扳平了比分,也很难一直维持这种高压态势。最终的结局,很可能没能实现反超,反而一溃千里!

    整体压上进攻,不智!

    可如果不给他们足够的支援,那不断下降的体能,会成为发挥个人能力的巨大障碍。尤其是e,本来就不充沛的体能,很难支持他在比赛0分钟以后还能继续有高水平发挥。

    必须及时给予支援!

    比赛第58分钟,克利斯托夫下,莱希上。

    看台上顿时响起一片哀鸣。

    少输当赢?

    还有两轮比赛,领先第名六分的情况下,提前计算起了净胜球?

    比赛还有半小时的情况下,提前投降?

    两个防守型后腰在场上,进攻还能有惊喜?

    手心捏一把汗的郑睫和江晓兰,有些无奈地对望了一眼,继续侧耳倾听周围的议论声。

    “算了吧,还是别再抱有幻想,这场比赛早点结束得了!”

    “是啊,白为他们担心了。不过,真怀念上半场他们那种进球!”

    “没觉得有多漂亮啊,是我看球太少的缘故?”

    “哈哈,你真够实在的。足球比赛,战术是干嘛用的?”

    “战术?多打少,优打劣嘛。当然,还能被懂球帝们拿来显摆自己!”

    “看来你没少被人教训!战术这东西,最大的作用,就是降低个人能力的要求,或者说,能把个人能力发挥到最大!他们那个进球之所以漂亮,是因为整个进球过程,没有哪怕一点点多余的东西!普通的战术,如果能做到极致的话。同样是杀人不见血的利器!”

    “明白了,唉,看比赛吧。真没劲啊,下半场。”

    “算了算了,能看到这个进球,门票也算值了!”

    “真不甘心呐。这么早就投降!”

    “保住第二吧,想太多了伤神。”

    较量继续升级。

    施容博格右路断球,在对方围抢下刚准备一个大脚交给前场,就听见身前不远处传来的声音了。

    “巴西人需要秀一下脚法!”

    皮球最终被碰出了界外。

    施容博格楞了一下,迅速反应过来。

    进攻能够给予他们足够帮助的,只有拉钦霍了。

    莱希换上来,并不是举手投降的意思。相反,这才是险求胜的杀招!

    卢伟和斯福扎的联系被切断,相互位置也偏远。身后又盯着小尾巴。这种状况下,两人之间的配合很难一举破开局面。

    拉钦霍一加入,迅速在两人间形成了一个转站。巴西人利用他的大块头身材,不错的脚下技术和意识,能为配合增加很多可能的选择!

    所谓的,生万物!

    方法既然已经找到,那就坚决地执行下去!

    比赛第65分钟,提前观察的施容博格。边路充分拉开,接住了鲁斯的分边传球。

    这一次。没有任何犹豫不决。丹麦人一接球,就开始了个人表演般的边路突进!

    全场基本没有助攻机会的他,像是笼刚放出的猛虎一般,大跨步猛冲起来!

    突然起势的家伙让对手有些惊讶,左路边前卫和边后卫一起冲了过来,一人守住外线。一人站住内线,想把进攻势头遏制住。

    此时距离线,还有十米左右,施容博格的行为,属于典型的冒险行动!

    他的速度已经加到极限。这种时候无论传球还是突破,只要被断,身后巨大的空当将成为对手得分的最佳土壤。

    不成功,便成仁!

    带着风声,施容博格沿着右路边线呼啸向前!

    如此勇猛直接的气势,让正面防守的家伙降低了重心,凝聚了全部精神,紧盯对手。

    然后,仿佛瞧见了对手脸上那诡异的一笑!

    人,不见,球,亦不见!

    什么情况?!

    渐趋沉寂的看台,突然爆发出一片欢呼声来,仔细听的话,还有些笑声。

    “穿裆,太丢人了!”

    “小门儿被过,球裤会掉下来的吧!”

    “哇哈哈,施容博格居然如此厉害!”

    “队长,加油!”

    一片笑闹声,施容博格降低了速度,一脚轻推,路期待已久的巴西人,终于找到了心爱的皮球!

    如果有时间的话,他真的想对丹麦人说声谢谢!

    和双核的配合一样,他和施容博格用另一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完成了同样的事情。

    两个粗有细的大块头,没有那么快的脚下频率,他们用来仰仗的武器,除了看起来明显的东西,还有他们坚决的信念,智慧的头脑!

    虽然比不上那两个家伙,可在这种时候,突然拿出来吓对手一跳,完全足够了!

    场上。

    拉钦霍拿球,同样的大跨步向前,目标却不再走直线。先是向左,横向移动两步之后,突然一扣,右脚一记直塞,找到了余光观察已久的斯福扎!

    接着,四个人,清一色的步伐,同样的目标,同步的心跳,向前!

    四打五的场上局面,让于亚根*罗巴心跳一阵加快。

    千算万算,唯独算漏了这个胆大包天的丹麦人!

    站直了身体,挺起了胸膛,他却依然觉得有一口气憋闷在胸口,仿佛压了一块大石一般,渐渐呼吸沉重。

    “斯福扎!漂亮的节奏变幻!这是他的拿手好戏,一快一慢,或者一慢一快,两下动作的衔接既突然又自然!”

    “继续向前突破吗?没有,急停转身,横向交给助攻上来的拉钦霍!巴西人够坚决的,已经到了大禁区前了!”

    “准备自己来一脚?哇!如此大的假动作,连我都要被他晃倒了!一脚直塞!e!他又来到让人心惊肉跳的区域了!”

    “怎么做?两名后卫的面前!哦,一记轻巧的搓射?不,是传球!后点那是谁?”

    “天呐,又是他俩!”

    “ooooooooooooooooooo”(。。)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