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哈格尔很少有如此激动的时候。

    走遍江湖,见惯风雨,他以为自己已经经历过人生的最巅峰和最低谷,再也没有能让他激动到控制不住的时候。

    今天,这里,此刻。

    人生的无常再次显灵。

    没有夸张的奔跑,也没有激*情的滑跪。

    他只是拳头紧握,低着头,不住地低吼。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把压抑的情感释放出来,才能把喷涌而出的情绪疏散。只有这样,他才能告诉自己,一切,都是真实的!

    是的,他已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这是种什么样的执行能力?!

    每一次,都能超出他的预期!

    每一次,都能让他眼前一亮!

    每一次,都仿佛看见了明天!

    这场比赛对他来说,无论何种结果都能接受。可越是这种情况,他越在告诫自己。

    还没有真正成功,没有任何理由停下脚步!

    他没有觉得马上60的年龄是休息的理由,更没有一点点心思,停留在他一手打造的“不莱梅王朝”的盛世。就这样,他依然担心自己固步自封,再也没有进步,再也不能超越!

    竞技体育,犹如逆水行舟,身体都不能松懈,心里就更不能了!

    一丝一毫的松懈,都会渐渐积累起来,成为后悔的源头,流淌在回忆的沙漠里,长不出任何果实。

    现在,如此激动的他,忽然觉得不用了!

    还担心什么呢?

    这帮家伙们都在不断进步,他还有什么理由,只是笑着看他们呢?

    斗智斗勇。给他们设定更高的目标。

    瞧一瞧,彼此能做到什么程度!

    远门柱,小禁区,高高跃起,头球狠狠砸向地面,反弹球。入网!

    进球后的尤墨,没去瞧一脸淡定的卢伟,在骤然响起的狂呼咆哮声,自顾自地跑到了印象的看台下。

    一阵大喘气后,他终于瞧见了人群恨不得跳下来的两个家伙了。

    未开口,他就是一阵傻笑。好容易止住,时间也不多了。于是,他只来的及吼了一嗓子。

    “丹姐,怀上了。我要。当爸爸了!”

    江晓兰和郑睫正抱在一起,朝他挥手傻乐呢,听清楚喊话后,楞在了原地。

    好一会。

    “该不该羡慕你?”郑睫瞧了眼边跑边蹦的背影,先回过神来。

    “他心里高兴,我才能真正高兴起来。你觉得呢?”江晓兰在心底长舒了一口气,两个梨涡挂在脸上。

    “哟,厉害。居然还能笑的出来。有做大嫂的潜质!”郑睫瞧的清楚,一脸的大惊小怪。

    “嘿嘿。随你怎么想。反正我就是打心底高兴。”江晓兰转头,得意地朝她眨眨眼睛。

    “是哦,是哦。她怀孕了,你刚好得了机会。需要我教你点东西不?”郑睫收了调*戏她的心思,一本正经的语气。

    “算啦嗯,下来的吧。”江晓兰先摇头后心动。于是压低了声音,凑近耳语。

    “这还差不多。这人呐,太不自私了,让别人没法对比。等于是不给别人面子,对不?”郑睫一脸得意。摇头晃脑着念叨起来。

    “行啦行啦,看比赛了。对了,你家卢伟都踢了快0分钟了,还能跑的动吗?”

    “是哦,好奇怪。昨晚上体力也就一般。”

    “信不信我拿针把你嘴缝上?”

    “嘿嘿嘿嘿”

    “太经典了,我只想重复这个词语!我实在是找不到更好的词,来形容我所看到的一切!”

    “哈哈,你应该在桌子上放一本辞典,没事多翻一翻!”

    “穆勒,你别笑话我了,你其实比我还要激动,对不对?”

    “咱们不能有倾向性,导演说的!”

    “哦哦,这儿导演最大,咱们可得听他的。来分析一下吧,这个球经典在哪?”

    “其实大家的心情都一样,当然,除了柏林赫塔队的球迷。这场比赛,上半场结束之后,所有人都以为大局已定。可一到下半场,刚踢了几分钟,双方的暗较量就开始了!”

    “是的,和个人表现比较而言,战术层面的交锋,在这场比赛透露的信息太多了。”

    “你又抢我风头哈,下来请我吃饭!我接着往下说,观众朋友别听他的。”

    “咱俩啥时候变得这么不正经了?”

    “老了,快退休了。一遇到激动的事情,就有些把持不住。”

    “哎哎,不扯了,继续分析一下!”

    “好的,之前的分析已经完成。那就从雷哈格尔第二个换人说起吧”

    “嗯,除了上述这些战术变化,e的这次选择,也再次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确实,对方对他的突破很是忌惮,他于是刚好利用这一点,吸引了更多的防守,一脚早有准备的过顶弧线,找到了远点和他最有默契的家伙!”

    “经典的地方,其实都有共同点。他们这两次进攻,都透露出了一种特点。”

    “简洁,或者说,直接。”

    “嗯,之前的配合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可最后的配合,越简单就越直接,越靠近球门,威胁就越大。”

    “他们不是没有华丽的表现力,之前一贯的踢法也充满了创造力。可是,他们并没有看重那些表面的东西,也没有去追求那种充满表演效果的难度和动作!在需要的时候,他们完全抛弃了那些被认为是展现自我能力的东西。小小年纪,就会用如此朴实无华的战术来实现目的,两个家伙的心性,看来是远远超越同龄人的存在了!”

    “当然,这样的例子其实以前也能找的出来。好了。我们已经聊的太投入了,现在回归比赛吧!”

    “多少个了?”

    圈开球的时候,卢伟旧事重提。

    “这种大概一百二十多。”尤墨挠挠头,作回忆状。

    “抓紧时间吧。”卢伟随着哨声向前,留了个背影给他。

    “还能跑的动?”尤墨一脸惊讶。

    “要当大爷了,想想就激动!”

    卢伟的声音远远地传来。听的所有人心里痒痒的。虽然他们听不懂,可从表情上,也能猜出个大概了。

    “还能跑的动?”拉钦霍跑动突然蹦了一下,满脸兴奋地朝对面的施容博格发问。

    “当然!”丹麦人没那么多情绪,此刻只是抬头挺胸,绷紧了嘴唇。

    “斯福扎,不能让那两个小子抢光风头!”拉钦霍继续嚷嚷,目标换了个。

    瑞士人双手一摊,居然做了个鬼脸给他。才转身跑开。

    比赛于是继续进行。

    场上局面又有变化!

    再次被对手扳平之后,柏林赫塔的年轻人很明显有了情绪波动。

    意志犹在,只是隐隐的念头,有些大逆不道。

    该不会???

    察觉到这种危险的心态变化了,于亚根*罗巴站直了身体,用他那特有的低沉声音,吼了几嗓子。

    然后,柏林赫塔的两名边卫果断回收。成了边后卫!

    这种改变有些出人意料,可细细想来也不觉奇怪。

    人数是有优势不假。可对方的反击太过逆天。两粒入球进的如此经典,这让并不年轻的后防线,在这种犀利的进攻面前毫无作为!

    如果再不增加防守人数的话,已经有些胆寒的后卫们,很有可能未战先怯,一溃千里了!

    对手已经起势的情况下。收缩防守并不丢人,而且,逼平对手只是把冠军交给最后一轮比赛而已,没有什么值得恋恋不舍的比分。

    双边卫回收不出,他们就成了标准防守阵形52。稳守的同时。一样有打对手反击的机会!

    难题再次抛了出来,摆在所有人面前。

    还有1分钟常规时间的比赛,11打10的情况下收缩防守。

    怎么破?

    雷哈格尔起身,换人。

    比赛第5分钟,刚上场20分钟不到的莱希下,贝纳上。

    顺便,吼了一嗓子。

    “o,回归!”

    场上。

    卢伟难得表情严肃,盯着跑上场的贝纳,听着雷哈格尔的喊话,没有任何表示。

    尤墨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先是遥望了boss一眼,点点头,接着回过头来,找到目标,“头儿比你反应快,难道是你老了?”

    “他年轻了。”卢伟显然没有开玩笑的心情,表情淡淡地说了一句,埋头跑路。

    “是啊。年轻真好。”尤墨一脸的灿烂笑容,朝雷哈格尔远远地竖了个大拇指。

    比赛继续进行。

    次较量之后,比赛已经进入了最后的攻坚战。

    五名后卫的防线,多一人的场上优势,已经接近完场的时间,这让凯泽斯劳滕队的边路突破变得寸步难行。贝纳在这种时候上场,明显是扮演之前谢里的角色。

    场少了莱希,防守压力会有所增加,可尤墨的及时回归,又把这种压力化解了不少。

    表面上看,是浪费了个换人名额,其实,这才是战术的精华!

    随机应变,不拘泥于古法,成见!

    雷哈格尔在这一回合交锋展现出来的快速应对,思维速度已经超过了卢伟一筹,这让一贯自信的家伙,难免表情严肃起来。

    名帅,果然不简单!

    虽然是略显奇葩的人少围攻人多,可节奏反而被拖的很慢。

    换人,犯规,受伤

    柏林赫塔显然看出来对手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气势了,他们果断选择了退让。顺便,也开始出些盘外招,想通过拖延时间,来缓解自身的压力,磨平对方的锐气。

    仿佛度过体能瓶颈的卢伟,在消失了十分钟之后,再一次回归镜头前。

    只是这一次,不再有犀利的突破。

    比赛第85分钟,后腰位置上,尤墨高高跃起,用他那仿佛用不完的体能,贡献了一次头球摆渡。

    目标,是步伐看起来沉重许多的卢伟。

    此时的位置,刚过线,他的面前除了两名前锋外,有整整八名防守队员。

    当然,还有个眼睛已经冒火的门将。

    微微一笑,他把皮球停在了原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