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名后卫龟缩后场不出,场较量自然没有悬念。

    已经踢的疯野起劲的凯泽斯劳滕队,在施容博格那次霸气十足的突破之后,扬起了所有气势,在一对一的战斗逐渐占据了明显的优势。

    卢伟在左路场拿球,停在了原地,仿佛是跑累了需要休息一般,站定,抬头,深呼吸。

    耳边,是4万5千名球迷的疯狂嘶吼,不休不止,让人热血上涌。

    本来已经慢节奏的比赛,被这突然的停顿,变得更加缓慢了。柏林赫塔队像是看见了胜利的希望一般,一名前锋,一名场,一前一后冲了上来,想把该死的皮球从该死的家伙脚下抢走。

    就在惊呼声已经响起,所有人都在疑惑的时候,动了!

    那一瞬间,动若脱兔!

    重心先是向左一倾,右脚把皮球一磕,就在正面冲过来的家伙脚尖刚要捅到皮球那一刻,他的左脚踝关节像是装了弹簧一般,外脚背从球内侧一碰,再迅速地转到球外侧,大脚趾又一碰!

    调皮的皮球,突然消失在上抢家伙的眼睛里!

    随后,刚刚累的只能在原地休息的家伙,迅速启动,随着不知去向的皮球一起,高速向前!

    穿裆!

    又是穿裆!

    惊呼声再次转成了欢呼声,其的笑声再不掩饰。

    “哇哈哈,以为他跑不动了吗?”

    “好傻啊,他会跑不动?他还没有完成助攻帽子戏法呢!”

    “是牛尾巴过人吧,怎么会有穿裆的效果?”

    “冲上去的家伙太猛了呗,哈哈,笑死我了!”

    场上。

    再次超出常理的事情,把脆弱的柏林赫塔防线心理。变得更加飘摇不定。五名后卫迅速往后退,把上抢的任务交给两名场球员。

    卢伟没有勉强什么,在身后追兵再次靠近的时候,一脚横传,把皮球交给了拉钦霍。

    巴西人已经彻底无语了!

    今天这帮队友们,一个个地秀起了脚下。这让桑巴国度土生土长的家伙很没面子。

    现在,抓紧时间!

    拉钦霍拿球就是一个转身,大跨步开始向前。防守队员表情专注,靠近了,却不敢正面相抗,侧起身体紧盯对手动作。

    前进,前进,前进。

    防守队员终于回过味儿来了!

    这家伙就是斜线向右路前进,既没有变向也没有速度变化。肯定是体力不支的表现。

    毫不犹豫的上抢动作,看起来凶狠凌厉。可真正到了目的地,却只发现一堵墙。

    旋转的一堵墙!

    又来?

    巴西人,能不能再无耻一些了?

    别人都在出人意料,你却冷饭重炒?

    能不能有点出息?!

    马拉多纳旋转

    完成突破的拉钦霍,真的很想仰天大笑一番。

    可惜现在没时间供他挥霍了。

    已经被吸引到右路的防守注意力,随着他的拿手好戏施展成功,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路。向前!

    两肋,齐插!

    卢伟。尤墨,斯福扎,贝纳。四个人都已经冲到禁区附近,在高密度的人群,隐约可见。

    这种状况下,除了正面迎上拉钦霍的家伙。所有人的反应都很一致。

    后退!

    一再出乎意料的状况,让防守队员再不敢大意,宁愿后退守住要害,也不想冒险上抢了。

    一对一的拉钦霍,瞅了眼禁区里密密麻麻的人群。立即开始行动!

    左脚外脚背触球,一下,两下,下,速度不快,频率也不算高,可开阔的地带,大幅的步距,让他在第次触球之后,终于拉开了想要的角度!

    左脚一记弧度极大的内旋球,速度不快,角度却极为刁钻!

    早有准备的门将,不敢有丝毫大意,奋尽全力一记侧扑,把皮球拒之门外!

    直挂死角的皮球,即使被挡出,也没有脱离危险地带。小禁区埋伏的贝纳,利用他强壮的身体,充沛无比的体能,在人群高高跃起,头槌狠狠砸向无人把守的大门!

    全场惊呼声,已经马上就要越过门线的皮球,再次被防守队员用脚挡出!

    叹息声还没来及响起,所有人都吸了口冷气。

    混乱的禁区里,皮球被卢伟轻巧地卸下!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彻底停了下来。

    长人林立的禁区里,他的动作显得如此格格不入。从容,优雅,清晰,从抬腿到落脚,包括间那个明显的射门假动作,都让人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错觉。

    冲上来的防守队员,生生刹住了脚,身体侧过来,想封堵住想象的射门。

    粘在卢伟左脚尖的皮球,在伸过来的长腿,被轻轻地向右一甩,变成了一记半高位横传!

    已经从小禁区返回的尤墨,看起来更像一个准备解围的后卫。

    右腿向前狠狠地抡出!

    就在所有人捂嘴捂胸的时候,抡出去的右腿,从皮球前下方划过,在皮球刚刚就要飞过的时候,出现在皮球的正后方。

    然后,长了眼睛一般的脚后跟,迅捷无比地磕了缓慢飞行的皮球!

    疯了,这一次,整个球场,45000名观众,都疯了!

    先是痴呆了一般,盯着网窝的皮球,再是发狂一般,抓住身边的家伙拼命摇晃,最后,终于确认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家伙们,彻底引爆了心的狂热。

    撕心裂肺,不死不休!

    怎么了?

    干了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怎么能在所有人面前,变魔术?

    这家伙,和另外一个家伙,是故意的吧?

    肯定是故意的,这种配合。怎么可能在冠亚军决战,怎么能在比赛第86分钟,怎么能在纪律性大于一切的德国联赛,出现?

    这种野性十足的创造力,为什么和之前的两粒经典入球完全不同?

    次助攻,粒入球。还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到的?

    岁的弗里茨*瓦尔特如果看见的话,会从病床上一跃而起,返老还童吧?

    红魔,让人着迷的红魔,杀气与霸气重现,灵感与优雅并存,这一切,是在一夜之间,由天使们带到人间的吧?

    我们是冠军!!!

    “要疯了。我真的要疯了!怎么能这样!怎么能每一次都出人意料!怎么能完全无视对手的心情!怎么能让人,只是一场比赛,就疯狂地喜欢上他们!”

    “太不可思议了,相信所有的观众和我们的心情都一样,惊讶的合不扰嘴了!这种纯粹的竞技魅力,已经完全超越了比赛本身。我现在只有一种渴望在心里:下来,我要把这场比赛的录像,看上一整个夏天!”

    “哈哈。穆勒,这个夏天看来够你忙碌的了。要不要安排场热身赛。让你和他们过过招?”

    “算了吧,这个夏天对他们来说,要忙碌的事情还多着呢。我一个老头子,就不影响年轻人的私生活了。”

    “是吗,真可惜。我现在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他们的下一场比赛了!”

    “放心吧,下个赛季他们的舞台会更高。更大。或许,全世界的目光都会被他们吸引!”

    “当然,他们的状态如此出色,整支球队的表现如此让人期待,没有任何理由不被所有的观众期待。”

    “两个人。同时完成了职业生涯的最大突破!相比于更被人期待的o,e这次的突破无疑更让人惊喜!”

    “是的,坚持到完场的体能,全场6次威胁传球,次助攻,5次过人,接近一万米的跑动距离。所有的一切,都远远超越了他以前的数据。我觉得,这种突破肯定和他与o的某种约定有关。这两个人,从小到大都在一起踢球,这一天,在我们看来,是奇迹般梦幻的一场演出,可在他们眼里,或许只是若干个这种比赛的昨日重现而已!”

    “对了,你记得吗?他们完成第一个扳平比分进球的时候,那副神情了吗?”

    “完全没有疯狂庆祝一下的激*情,两个人的表情好像在说:太平常了,真没劲!”

    “我还注意到了,e在完成第二次助攻的时候,依然是那样一副表情!这说明在他心里,对自己能有如此的表现丝毫不觉得惊讶!”

    “这种心态,太可怕了!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眼前德乙的最高舞台,显然不是他们心的终级目标,德甲,欧洲联赛,这应该才是他们目前的奋斗目标!”

    “哇哈哈,我突然想起贝肯鲍尔了!我得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的心情如何!”

    “我现在似乎能够理解陛下的想法了,他主动站出来,承认是自己亲自接见这个家伙。目的就是想看看,重压之下,这个家伙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

    “是啊,他的想法总是出人意料却又合乎情理。大概就是这种不流于世俗看法的心胸气魄,才能让他的成就到达无人能及的地方。自由人打法,在当时也是大逆不道的存在,没少受人批评。”

    “陛下大概是从这家伙身上,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影子吧!”

    终场哨音吹响的那一刻,整座弗里茨*瓦尔特球场,骤然响起了整齐嘹亮的《pions》。

    没有任何人牵头,也没有任何提示,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在仍需一场胜利才能确定冠军归属的时候,毫无顾忌地唱了起来。

    球场上佯倘的队员们,微笑着,聚拢到一起,像比赛开始的时候一样,双手伸出,搂住身旁家伙的肩膀,走到场地边,鞠躬,再换个方向,再鞠躬

    四个方向谢过之后,纵情高歌的球迷再也按捺不住,声音里加了颤抖,变成了哭腔。

    爱之深,责之切。

    从顶级联赛夺冠,到乙级沉沦,这支球队仅仅用了五年时间。

    滑落的速度是如此之快,这让所有人的心里,都在隐隐担心。

    难道就此沉沦?

    直到赛季初,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依然出现在球队的大名单上,所有人的心里,才算松了口气。

    他们,没有放弃,这支球队,仍然活在他们的心里,

    现在,此刻,他们用一场霸道无比的比赛,告诉所有人:我们,回来了!

    真的,回来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