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的海洋,两男女的组合无疑是最亮眼的存在。

    迎接着一波又一波的祝贺人群,他们仿佛回到了4年前s市那个下午。

    只是,有种物是人非的伤感。

    ”真奇怪呢,我怎么老是想起4年前,好像也是五月份吧。唱的那首歌都一样,就是眼前的人一个也不认识。”郑睫的小脑袋正在环顾四周,嘴里小声嘟囔。

    “是啊,好奇怪哦,高兴劲儿一过,有点心酸酸的。”江晓兰察觉了那种隐隐的失落,念叨出来。

    “这儿的球迷,你大概还没有认识的,所以会怀念以前那些家伙吧。”

    尤墨微笑着抬起手,不停地和过来的家伙们挥手,击掌,竖大拇指。

    “是啊,来了快一年,也没认识几个人。”王丹紧紧挽住他,职业笑容娴熟地挂在脸上,不断地微笑点头。

    “我觉得很习惯嘛,你们掂记的那些家伙,只是一些过客而已。”卢伟今天可忙惨了,身前身后都不断地有人打招呼。

    “还没夺冠呢,这么庆祝会不会有点早?”江晓兰挽着王丹,边说边伸手摸她肚子,“丹姐太狡猾了,居然一直瞒着我们!”

    “哪有,我例假一向准时,耽误了两天没来,当然要去检查一下喽。”王丹脸上的得意笑容掩饰不住,一双杏眼眨啊眨的,脑袋微倾,瞅身旁的家伙。

    “嘿嘿嘿,没有你丹姐,比赛估计赢不下来。”尤墨心领神会,转头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

    “是哦,场休息跑去找你,真够胆大心细的”郑睫撇撇嘴。头转向一边。

    “我都受刺激了”卢伟忙里抽空,念叨。

    “对啊,你们,有没这个,打算?”江晓兰高音开头,结巴收尾。

    “嗯?”郑睫眼珠乱转。东瞅西瞅,最后落在卢伟身上。

    “早着呢,哪能和你们比。”卢伟随口回答,转头看了眼身旁不安的家伙,又补充:“不信问问你们家傻丫头,看她愿意不。”

    “是啊,运动员的话,最少得耽误一年时间,目前阶段太奢侈了。”尤墨也瞧见郑睫那副样子了。心好笑。

    “好可惜哦,一个宝宝会不会太孤单?”江晓兰放下心头事情,笑着瞧郑睫。

    “丹姐肚皮争气,接下来看你的呗!是不是,大脑袋家伙?”郑睫心大石头落了地,声音调皮起来。

    “我们才不那么着急呢,我得照顾丹姐坐月子,嗯。还要带小宝宝,对吧?”江晓兰比郑睫坦然多了。笑容灿烂。

    “是啊,不着急,等你想要的时候,咱们再要。”尤墨伸手摸摸她的小脑袋,心一阵暖流划过。

    “要去参加新闻发布会了,你们先回吧。”

    “嗯。”

    去更衣室的路上。尤墨被一个陌生的声音叫住了。

    “那个,o,我能,和你说几句话吗?”

    “当然。”尤墨转头,瞧了眼来人。

    鲁斯。

    “真的。谢谢你们。”鲁斯沉默了好一会,才低了头,缓缓开口。

    “不客气。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尤墨伸手,搂住他的肩膀,往里走。

    鲁斯沉甸甸的心情舒展了不少,再开口时,已经轻松自如:“是的,有一堆的话想对你,对你们,对他们,说一说。又怕你们听不进去,又觉得丢面子,始终没有机会开口”

    “不好意思的话,我帮你和他们说说?”尤墨静静地等他说完,看着更衣室已经在面前了,于是试探着问道。

    “啊?”鲁斯楞住,呆呆地看着他。

    幽暗的灯光下,眯眯着的眼睛里,随性的光芒。

    “走吧。”尤墨伸手推开门。

    幽静黑暗的过道和热闹灿烂的更衣室,仿佛两个世界一般,瞬间,就把他们包裹了。

    尤墨帮鲁斯表达的东西,没说一半,就被热情的人们打断。

    鲁斯也想开口,同样只开了个头,就被一群人你一拳我一掌的,淹没在欢快的氛围里。

    就连和他路人一般关系的贝纳,都主动走了过来,抱紧了他,在队友们骤然升高的欢呼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鲁斯忙不迭地回敬了一句,手足无措地抱紧了他,好一会,才想起来宣布一下在自己脑袋里盘旋已久的事情。

    结果,又被人无情嘲笑了。

    “请客嘛,当然要趁早,就今晚,都来!”

    这句话是莱因克说的。

    新闻发布会现场,主席台上。

    尤墨,雷哈格尔,卢伟,从左到右排开。

    距离比赛结束已经一个小时了,记者们的热情仍然没有冷却的迹象,人刚一坐下,手就举成了一排排。

    出于尊敬,前面的问题交给了雷哈格尔。

    “谢谢大家的祝贺。冠军还需要最后一轮的试炼才能决出,现在我们只是买到了顶级联赛的门票而已,不值得高兴的忘乎所以。”

    “这场比赛我们的压力确实不小,整体表现也曾经受到过这种压力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上半场那个看起来会是比赛转折点的那一段时间。是的,那段时间我们有些过于在意结果,在意内心压力的释放,却忘了,比赛远远没有结束,对手一点也没有松懈。”

    “我和你们一样,对这支球队的未来充满信心。不过,这不是一支升班马该有的姿态,我们不会用乙级联赛取得的成绩,来衡量完全不同档次的对手。”

    “我对手下弟子们的表现都很满意。鲁斯是队伍重要的一员,这种失误他比我们要难受的多。当然,科赫也是。这种错误很平常,只是今天这场比赛太过被人看重,所以才导致错误被放大,当事人背上了沉重的包袱。球员的态度。决定了他们在我心的印象。场上表现这些,交给竞技本身来衡量就是了。”

    回答完问题的雷哈格尔,笑着往后仰,无比轻松地看着右手边的家伙。

    记者们对这个家伙,已经宠爱到了无以复加。

    话题不断,争议不休。场上表现惊人,身上潜力无限。

    “上演帽子戏法应该把皮球收藏起来才对吧?呀,我竟然搞忘了!对了,麻烦问一下,比赛是多球制,我是不是应该把比赛用球都要来?那样的话会不会太过份了点?”

    “我和贝肯鲍尔仅仅只是一面之缘,他会这么做我也很吃惊。我了解他所取得的成就,并且视他的成就为我需要努力的目标。不过,我对他。还有拜仁幕尼黑,只是欣赏而已,既没有好奇,也没有进一步了解的想法。当然,如果我想了解的话,我的boss会是最好的老师。”

    这段回答立即引起了一片嗡嗡声,很快,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尤墨面前。

    黑泽龙之。

    “您在之前的表态。我们都理解成那是对拜仁幕尼黑的挑战。您是不是觉得:身为德甲最大的霸主,他们有些仗势欺人了?”

    尤墨未开口。先笑。

    “小球会有小球会的烦恼,豪门有豪门的难处。我不觉得拜仁幕尼黑的做法有何不妥之处,相反,我很欣赏贝肯鲍尔先生的举动。让我比较讨厌的事情,是明知道自己的目的,却不肯直言相告。”

    黑泽龙之转动了下略显僵硬的脖子。无视了周围异样的目光,伸手扶了下鼻梁上的眼镜。

    “如此看来,您和拜仁幕尼黑的关系并不是想象那般糟糕,那在这个夏天,您会考虑接受他们的邀请吗?据我所知。买断条款的500万马克,最少有五家俱乐部有意触发。也就是说,走不走可以凭你的一句话来决定!”

    嗡嗡的议论声迅速高涨,直到尤墨微笑着靠近话筒,才算消停下来。

    “我相信,俱乐部这个夏天不会考虑卖掉我。于是,这个夏天我不会走。”

    议论声已经变成了闹市的嚷嚷声,其还夹杂着诸多惊叹词。

    黑泽龙之楞了一下,嘴角动了动,用力咳嗽了两声,总算才压低了些同行们的声音。

    “这场比赛您可以算成一战成名了,可据我了解,您的国家依然没有召你回国参加任何国际赛事的想法,可以理解成您和他们矛盾重重吗?”

    嘈杂的声音立即消停下来,所有人瞪大了眼睛,看着台上那个难得严肃的家伙。

    包括雷哈格尔。

    “为国效力是件人之常情的举动,我既没有觉得为国争光是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也没有刻意逃避自己身上的责任。矛盾这种东西是永远存在的,至于多少,轻重,我不太了解,您能告诉我一下吗?”

    黑泽龙之的脸上,第一次挂满了笑容。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摘了眼镜,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眼镜布仔细擦拭起来,好一会,才施施然开口。

    “是的,我并不清楚您和他们有何矛盾。不过,199年你所在的那支国少队,在与我们岛国队比赛前,有人不知出于何目的,私自在赛前泄漏了球队的首发名单。由此可见,你们所谓的国家队,队伍的矛盾应该不会少,也不会轻。”

    尤墨本来严肃的脸,也挂上了笑容,转头看了眼雷哈格尔那好奇的眼神,才缓缓开口。

    “任何一个国家,都少不了罪犯。同样,每一支国家队里,都有些让人不太顺心的事儿,放在这里讨论的话,仿佛有些跑题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恍然大悟起来。

    妈蛋,都扯到爪洼国去了!

    而且,扯的那么远,居然一点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挖出来,有意思么?

    “您和雷哈格尔的良好关系,决定了您对拜仁幕尼黑的态度吗?或者,换个问题,即使要离开,您也不会选择德甲,选择拜仁幕尼黑,对吗?”

    突然站起来的家伙,突然的问题,让尤墨和雷哈格尔的神情,同时严肃起来。

    之前一直处身事外的主教练,把双手从桌子上拿开,放在腿上,坐直了身体。

    只有通过特定的角度去看,才能发现,它们在微微颤抖。(。。)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