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吉利的章节数,当成一卷的结尾再好不过。

    德乙联赛用了50多万字才写完,也算是再次任性的选择吧。

    总感觉,写一些场下,场外不为人知的事情,比描写一场场比赛,那些已经让人见惯不惊的场面,动作,来的更有趣一些。

    德甲联赛会加快些节奏,算是给一路陪伴的书友们一个交待吧。

    毕竟,主人公们长大之后,会忙碌的多。

    好了,闲扯完毕,开始第卷结局篇。

    尤墨察觉到雷哈格尔骤变的情绪了。

    老人那紧张的手,在他不经意的注视下,看的很清楚。顺便,让他的眼睛有些酸胀。

    “您的问题,指向非常明确。不过,却忽略了其它人。我对这支球队,对我们可敬可爱的头儿,对我们的主席大人,对领我来这儿的球队新闻官,都有着很深的感情。是他们的存在,让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拜仁幕尼黑的邀请。当然,boss和拜仁幕尼黑的矛盾,也让我有了充足的动力,想要帮他实现这个梦想。”

    回答既在情理之,又有些出人意料。

    在等待当事人的一小时内,不少记者曾相互求证过这件事情。

    尤墨那态度坚决到强硬的表态,是不是因为和雷哈格尔有着非同寻常的感情!

    讨论的结果还算比较一致。

    传闻的主教练与他的矛盾并不可信,他在雷哈格尔心,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之前的不受重用,应该只是保护年轻人的举动而已。

    尤墨的表态,算是上述猜测的主动证实。最后那一句,显然也将他与雷哈格尔的关系进一步提升。达到了荣辱与共的程度。

    复仇,非他所愿。可因为复仇所产生的巨大动力,他是不会放过的。

    让记者们猜测不到的,是他对这支球队,这家俱乐部的感情。

    球员与主教练的关系,牵涉到至关重要的自身利益。因此。表面上看起来一团和气的师徒之情,依然可能混杂了许多杂质,甚至脆弱不堪!

    他在这个问题上的表态,让所有人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雷哈格尔的球队,肯定会被拜仁幕尼黑视为打压的对象。那单单地把他摘出来,拿他与雷哈格尔的关系来说事,会不会忽略了其它人?

    于是,继续问了尤墨几个问题之后,记者们的重心。开始往第一出席这种场合的家伙向上转移。

    卢伟的回答,如同他的性格一样,简洁,直接。

    “谢谢你的祝福。成绩是持续努力的结果,希望以后能奉献更精彩的比赛给大家。”

    “我和他的关系如你所见,应该是队友关系吧。”

    “冷幽默吗?你们为何笑出声来?”

    “我和boss的关系比较复杂,既是竞争对手,又是合作伙伴。”

    “不。我没有在开玩笑。”

    “好吧,随便你们。”

    “竞争对手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可能也是我告诫自己不要松懈的一种方式。每一场比赛,我都会试着站在主教练的角度,去思考,决断,总结。”

    “是的,我把boss当做自己努力的目标。矛盾肯定存在。不过,我们有时候会通过喝一杯的方式,来探讨下彼此的得失。”

    几个问题回答完,吵闹的新闻发布会现场彻底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在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那个目光深邃的家伙。

    10的智商,果然不是盖的!

    如此年轻,就能拿主教练的要求来提高自己,这份心气确实远非常人可比。

    要知道,他拿来比较的对象,是一代名帅奥托大帝!

    如果只是年轻人放放大话的话,这种事情也就仅供谈资。可这几句话一说,所有人立即想起了他曾擅自指挥队友,做出战术改变的事情!

    所谓的矛盾,看来并不是他个人的臆想,而是确实存在与他和主教练之间!

    才1岁就敢坚持自己的看法与雷哈格尔对着干,这份自信简直有狂妄之嫌!

    可是,话锋一转,他竟然提到曾与主教练通过喝一杯这种方式来解决误会,这种成熟的作法,显然不是狂妄的家伙们会选择的了。

    于是,无所事事的雷哈格尔成了记者们目光的焦点。

    “说句实在话,我左手边和右手边的两个家伙,从我认识他们开始,一直到现在,依然没有办法完全看透他们!”

    雷哈格尔的开场白迅速引起一片惊叹。

    58岁的老江湖,居然坦然承认无法看透两个1岁的小子,这种事情完全可以撑起一个版面的讨论了。

    “不过不要紧,看透与否并不重要。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有着一起提高的决心,现在,也有了更好的平台,更好的伙伴。接下来需要做的,只是在已经明确的方向上,继续努力就是。”

    “我和他们在私下的谈话非常频繁。没办法,他们老是让我好奇心顿起。就像今天这场比赛一样,看完了,我就想找他们了解一下两人过去的踢球方式。”

    雷哈格尔把绣球抛回来,尤墨只能接稳了。

    “话题终于回到比赛上了,我很欣慰。”

    尤墨一开口,立即就是一片笑声。

    记者们纷纷转头,一脸调*戏的表情观察黑泽龙之。

    岛国人显然以硬汉自居,这种状况下脖子挺直,下巴高抬。

    “我的个进球,他的次助攻,如你们所见,既是这些年来专业训练的结果,也是当年我们一起合作的风格。”

    “最后一个进球的配合,算是即兴表演吧。比赛场上,很多时候我的脑袋都处于停止运转状态,虽然我脑袋比较大。”

    “我和他都是从1岁开始接受专业训练,踢球的年龄当然要往前推移若干年。这么大的入队年龄。让我们从一开始就显得格格不入。于是,我们索性坚持自己的踢球风格,只是把专业训练当成提高自己的一种手段,并没有把它看的有多神奇。”

    问完尤墨,记者们纷纷觉得不过瘾。

    卢伟成了他们的追加目标。

    “每个人的追求都不一样,适合自己的道路也不尽相同。我非常感谢有他一路相伴所带来的神奇效果。就如同感谢今天的队友们一般。”

    这话一出口,记者们情绪有些异样。

    完成职业生涯最大突破的家伙,应该是人生最得意的时候吧,可他竟然还记的其它队友的努力!

    “两个人的配合,只有融入到整支球队,才能不断地开花结果,带给人们惊喜。只是单纯地追究两人的过去并无太大意义。着眼于现在,期盼于未来,比回忆的效果要好的多。”

    这段话一说完。记者们异样的情绪加重了。

    这样一场几乎可以载入史册的比赛,依然不能让他们的脚步停留,他们的心,到底有多大?

    “我们当然有野心。每一个不放弃自己的家伙,都应该有野心。这是必要的动力来源。至于野心到底是幻想还是触手可及的目标,交给时间就是。没必要纠结于是否有雄心大志这种无聊的问题上。”

    这段带刺的话果然引起了某些人的疼痛。在尤墨那儿没有得到想要结果的黑泽龙之,迅速站了起来。

    “我问一个更无聊的问题好了”

    话还没说完,就被卢伟冷冷地打断。

    “既然无聊。还是别耽误大家时间了!”

    黑泽龙之流畅的思路顿时被打断,再开口时。竟然有些语塞。

    “我的,意思,可能有些,表达不准确。我想问的是,你们既然有如此雄心壮志,那有没有考虑过会有单飞的那一天?”

    问题一抛出。所有人的目光,包括了雷哈格尔和蒋律华,都有些紧张地投射过来。

    这两个家伙的关系如此之好,场上默契远超他人想象,如果真的因为职业足球司空见惯的事情而分开。会不会再也找寻不到往日的灵气?

    而且,两人的表现都是如此优异。越是这样,将来被分开出售的可能性就越大。这种事情如果真的发生了,到时候再后悔是否有些为时过晚?

    安静的新闻发布会现场。只有时钟在滴达作响。

    卢伟转头,看了眼尤墨,确认了他脸上的微笑后,缓缓开口。

    “不能在一支球队踢球,对我们来说确实是件非常难受的事情。就像吃饭的时候少了筷子一样,总会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刀叉。分开之后,我们的场上表现,各项数据,肯定会有明显的下滑。不过,事情总是会有两面性,站的太高,容易自视过高。站的低些,也会更有动力。”

    话音一落,所有人仿佛松了口气一般,把微笑挂在脸上。少数人依然还不满足,于是把问题重复给尤墨。

    “关于未来的话题,最近一直在讨论。你们的担心,好意我们心领。不过,身为职业运动员,我们已经有心理准备,来面对将来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了。状况如同他所说,确实需要为时不短的适应期。至于好处,他也说的清楚明白,我就不重复了。最后再强调一点吧,队友关系,只能维持人生很短的一段时间;兄弟关系,可以维持一辈子。”

    雷哈格尔从寂寞霍地站了起来。

    “球员和教练的关系,在这一点上,也一样。”

    “我想说的是,我和他们亦师亦友的关系,同样可以维持一辈子!”

    卢伟和尤墨笑相视一笑,一起站了起来。在所有人注视的目光,把手伸向雷哈格尔。

    闪光灯开始迅速笼罩他们,晃花了眼睛一般,泪水盈眶。

    (卷完)(。。)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