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年5月20日,凯泽斯劳滕市。

    有惊无险地客场2:0拿下曼海姆队之后,球队赢来了复兴的阶段性胜利。

    乙级联赛冠军,实在不值得这支百年老字号俱乐部大肆庆祝一番。于是,低调处理,着眼未来,就成了夺冠后的主旋律。

    夏季转会窗口已经打开,球员们的进出即将成为媒体报道的主要内容。这种状况下,先前的顾虑被扔在一边。拿钱说话,拿投入表雄心,无疑是最直接的方式。

    尤墨再次接受了买断条款及年薪的合同修改。500万马克被提到1000万,年薪增加到28万。俱乐部方面还是自家知自家事,没有在这种时候提出修改还有四年的合同年限。

    1000万马克已经是球队历史转会纪录了,可这个数字依然没有难倒媒体那灵通的耳目。莫拉蒂高调入主的国际米兰,雄心勃勃的贝鲁斯科尼,兴趣更加浓厚的拜仁幕尼黑,都被传出有足够的诚意进行下一步行动。

    其实在修改合同的时候,主席昆茨就被人建议过,干脆把买断条款直接到到2000万马克,直接断了别人打主意的念头。

    这种看似合理的建议,结果被老头儿否决了。

    原因很简单:真诚。

    尤墨对俱乐部的真挚感情打动了他,他不想在转会问题上设定个极高的门槛,来断绝其它豪门的想法。转会这种东西,球员的意愿如果被俱乐部利益绑架,最终的结果自然有过河拆桥之嫌。

    换句话说:价高者,不一定适合,价低者。不一定缺乏诚意。

    他和尤墨接触数次不多,彼此印象却非常深刻。这个年轻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别样魅力,让他实在不忍心用一些商业手段来限制他。而且,不花分引进的两个家伙,一个赛季结束,身价就已经达到国际准一流球员水平。光这一点。他就已经赚的盆满钵满了。

    一味地追求商业利益,既容易和他们造成隔阂,也会给俱乐部形象造成不良影响。

    卢伟的合同也在同时变更,他的买断条款敲定在800万马克,年薪涨到了20万。

    与此同时,赛季结束后的论功行赏,包揽赛季最佳球员,最佳外援,最佳新秀。最佳射手,最受欢迎球员的尤墨,得到了俱乐部20万马克的大奖。

    除了上述内部评选,德乙联赛的官方评选也即将出炉,尤墨依然是前项大奖的有力竞争者。

    衡量前锋的最直接标准——最佳射手,他以15粒入球排名第,距离金靴只差粒入球。

    这种状况引起了很多人的遐想。

    如果他不是第八轮才捞着上场机会?

    如果他一上来就能打上主力?

    如果一直是雷哈格尔带领队伍前进?

    这些猜想不无yy的成分,可这种状况。也从侧面说明了这家伙现在的人气有多旺。

    已经铁定被评为赛季最佳比赛的那场比赛结束后,整个德国媒体都癫狂了。

    在赛前背负巨大压力的情况下。在10打11的不利状况下,竟然上演帽子戏法?!

    即使有同样发挥出色的队友出来抢戏,可身为整个赛季频频上演绝杀好戏的家伙,他的进球明显才是最重要的!

    再有争议的球员,也要看场上表现。他用这种最有力的还击方式来证明自己,无疑是对非议者们最有力的震慑。

    于是。从赛后到现在,整整一周时间,媒体一片飘红,各种赞美无数。

    和尤墨的待遇差不多,卢伟也算是到达了一个里程碑似的高度。

    现代足球的发展。越来越倾向于地面与空的有机结合,他这种类型的球员,在德国联赛的价值已经被充分肯定。无论是从比赛的观赏性还是实用性角度来看,他的存在,在整个高大上的德甲,都算一道优雅的风景线。

    外行来观赏,内行看实用。

    赛季结束,除了收获媒体们和官方的一致好评外,他也获得了10万马克的赛季大季。

    来德国一年不到,两人就取得了如此优异的成绩,国内也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故事,于是从这里开始。

    “终于放假了,你们打算怎么安排?”

    江晓兰刚推开家门,就兴奋地嚷嚷起来。

    “先把房子买了呗,其它事情以后再说嘛。”郑睫今天提前结束了训练,回来准备庆祝。

    “丹姐和墨墨呢?”江晓兰瞧了眼虚掩的主卧房门,问。

    “不知道,回来之后接了个电话就跑出去了。”卢伟头也不抬,继续研究桌子上的俱乐部宣传册。

    “买药去了吗?丹姐最近吐的够厉害的。”江晓兰把手里东西放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是啊,没想到反应那么大。”郑睫走了过来,翻看她买的东西。

    “头两个月反应一般都比较大,更厉害的都有。”卢伟伸了个懒腰,起身。

    “房子看的怎么样了?”

    “明天去看吧,今天太晚了。”

    “打个电话给他们,晚上出去吃饭。”

    “嗯。”

    江晓兰从包包里拿出手机,刚准备拨号,敲门声就响起了。

    “出门又忘带钥匙了?”郑睫随手开了门,抬头一打量,心下有些疑惑。

    两个人,一脸怅然若失的表情。

    “干嘛去了?”江晓兰凑了过来,伸手接过王丹手里拎的东西。

    “我爸妈要来,唉,头疼。”王丹肚子还没一撇,架式倒是摆的实称,伸手搭在尤墨胳膊上,身体后仰,小碎步往里走。

    “啊?”江晓兰楞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两人。

    “进来说。”尤墨伸手碰了碰她,一脸苦笑。

    其实按正常状况来说。几天前王丹父母就该得知消息了。

    现在才兴师问罪明显是出了些岔子才导致的。

    这种事情,父母的第一反应都是不相信。可打电话给自己女儿也得到相同的答案之后,肝火上涌,一探究竟,就属人之常情了。

    “阿姨伯父怎么说?”

    江晓兰进了房间,转身把房门关好。一脸紧张。

    “生气呗,还能怎样。”王丹瞧了眼她的表情,轻叹口气。

    “当然,生气啦,我意思是,怎么个生气法?”江晓兰心跳顿时加快,几天没睡好觉时胡思乱想的内容,一股脑地涌上来,让她有些头晕脑胀的。

    “找上门来了。怎么办呢?”王丹转头,自言自语状,幽怨眼神瞅尤墨。

    “行啦,丹姐,别吓唬小孩子了。”尤墨看着不忍心,伸手在她小脑袋上敲了敲。

    “说的是实话嘛!怎么,你心疼她不心疼我?”王丹撅撅着嘴,一脸不忿。

    “好啦好啦。丹姐,我都担心死了!”江晓兰心略略放了些心下来。过来握住她的手,一阵摇晃。

    “嘿嘿嘿,这还差不多。”王丹伸手把她搂过来,一五一十地说了起来。

    事情吧,确实不是小事,可要说大事吧。也没有想象的大。

    关键,就在她争气的肚皮上了!

    早不来晚不来的孩子,偏偏在他们知道消息准备兴师问罪的时候,来了。在父母眼里,年轻男女没结婚的时候。一切都是浮云。可一旦有了骨肉,意义就变得完全不同。

    尤其是他们这种,独生女儿一个,年龄老大不小的情况下,孩子的重要性,在他们的眼里,已经凌驾于所谓的爱情之上了。

    王丹在这种事情上的聪明程度,连尤墨都比不了。她在得知自己怀孕之后,压根没打算告诉父母。等待的,就是他们主动找过来的时候。

    情况确实如她所料。

    得知消息之后,两人是在盛怒和疑惑打电话过来的,可期待已久的事情猛然出现在眼前,顿时让两人犹豫起来。

    孩子是必须要的,这一点两人无异议。

    回不回国这个问题上,两人还是倾向于完成学业。

    两人的分岐最大的地方,在于对尤墨的态度。

    王九经没把准女婿一年挣的200万rb放在眼,对西方化感触颇深的他,更看重夫妻生活对等的家庭地位,压根没打算把女儿嫁入富豪家。

    按他的本意,得知了这种事情后,必须尽快把两人关系理清楚,能断了和其它两女的关系,依然还认尤墨这个女婿,不能的话,即使有了孩子,也不能让女儿受委屈!

    结果,王丹轻飘飘地来了一句,“我当初就知道他有两个女朋友,去广岛之前就知道。而且,是我追了他很久,他才勉强答应的。”

    王九经差点被气吐血!

    这不孝女!

    张楠心思就比他活络多了。她听说了全部情况之后,眼珠一转,提了个要求。

    让女儿掌握经济大权!

    她心里可没有王九经那些正统道理,按她的想法来看,就是吃亏了得找补回来。能在一起过就过,不能的话得好好计算一下女儿的青春损失。

    她可不管是谁追的谁,反正一门心思认定,女人跟了男人,就得让男人负起责任来,情感上不够的话,物质上要找回来。

    这其实也算过来人更实在的处理方式。

    卡死了男人的经济来源,家地位自然至高无上。即使女儿心甘情愿和其它人一起过日子,也基本不可能再吃亏。

    对付自己的娘亲大人,王丹更有心得。

    和尤墨略一商量,就把老两口出国探亲旅游的事情给落实了。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他们在国内待久了,自然无法想象国外的富人生活。他们最担心的家庭地位,生活质量,夫妻感情这些,没有亲眼见识,也难以心放踏实。

    父母真正在意的还是子女的真实状况,只有亲自确认过,一切才好从长计议。

    “好啦,出去吃饭吧,我想吃海鲜了!”王丹仔细解释了一通,只觉的口干舌燥,这会伸手指挥尤墨去倒水。

    江晓兰心头还是有些发慌,思索了好一会,忍不住开口问道:“那我对阿姨伯父,要用什么态度更合适呢?”

    “我爸还好,我妈估计会说些怪话,你可能要受些委屈了哦。”

    “嗯,这个我有心理准备,其它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有哦,我怀孕了,你得学着怎么伺候你男人了。”

    “什么嘛,怎么扯到这件事了!”

    “你要不好意思的话,我不客气喽。”

    “哼,我才没有不好意思!”(。。)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