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疼

 热门推荐:
    感谢sidneyliu同鞋的打赏及五星评价,以及tsy,大唐同鞋的月票鼓励。新的一卷是新的开始,希望能得到所有书友们的继续支持!

    一个赛季的辛苦,终于收到了超乎想象的回报,感慨之余,五个人都有些话唠。晚饭的时候,除了王丹都喝了不少。于是,等到尤墨和江晓兰四目相对的时候,空气的气息有些醉人。

    “好热哦今天,怎么突然热起来了呢?”

    对视了一会,坐在床上的江晓兰迅速低了头,双手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身为公众人物的女人,她现在出门的穿着打扮也讲究了不少。本意只是青春女子爱美,经过王丹的言传身教,她才豁然开朗。

    出得厅堂并不只是面子问题,社交礼仪本身,也包含了巨大的潜在商业利益。

    她们现在是他公开的恋人,以后会有各种各样的场合在等待她们。而且,随着他的事业一步步走高,这种场合的档次也会越来越高。如果还是按照以前一知半解的状况,随心所欲的穿着打扮,难免会给他的形象带来不必要的非议。

    所谓的,品味。

    上身一件裁剪合体的露肩蓝色小t恤,领口开的很浅,只留下一抹诱人白色。下半身一件碎花百褶棉布裙,脖子上挂着个直坠胸口的小贝壳。看似随意居家的打扮,却在手工订做的精心搭配下,充分展示着青春的美好。

    “开空调吧,也快六月了。”尤墨瞧着一脸娇羞了,心的醉意更甚。

    “嗯,我找找遥控器。”江晓兰起身,轻巧地旋转了一下裙边。像朵欲飞的蒲公英一般,轻盈,通透。

    “前几天又没睡好?”尤墨呆呆地看着她,有些不敢认识了。

    “干嘛那样看人家?”江晓兰拿着遥控器在那儿摆弄,间或朝他甜甜一笑,“是啊。丹姐的事情嘛,我能不操心?”

    “当我的管家,累不累?”尤墨站起来,走到摇曳欲飞的蒲公英身后,轻轻地环住她。

    “嗯,我想想,好像,挺累的,好像。又挺快乐的。”江晓兰仰起脖子,靠在他的肩膀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担心你,你所有的一切,都在随时影响着我的心情。怎么办呢,以后,万一你不疼我了,我会不会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小傻蛋,幸福是要自己争取的。哪能都放在别人那儿。”尤墨亲了下香喷喷的小脸蛋,搂住她轻轻摇晃。

    “知道吗?什么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江晓兰踮起脚尖。却依然够不到想要到达的地方,于是放弃了,安静地靠在他怀里。

    “知道啊,就像现在这样,两个人,在静悄悄的环境里。说些私房话。”

    “嗯,真的好奇怪呢,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总会有说不完的话儿,不假思索地往外跑。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也不用费心费力地组织语言,更不用担心你听到了会怎样,反正只管说就是了。”

    “记得那年在人民公园划船,你也是这样靠在我怀里,说一下午的情话都没有重样的。”

    “嘿嘿,你爱听吗?”

    “当然了,不过,我可学不来哈!”

    “不行,不说的话,晚上,哼哼!”

    “会怎样?”

    “讨厌!”

    洗完澡,换了睡衣回来,醉人的气息开始发酵。

    空调已经把房间温度调整的微微带些凉意,江晓兰于是把夏凉被拿过来,把自己裹成个粽子,两条白嫩的小腿在床上略感无聊地拍来拍去,眼睛不时地瞅着寂寞的房门。

    平时洗澡多快的嘛,这会还磨蹭上了?

    在干嘛呢?

    难道晕倒在里面了?

    “墨墨?干嘛呢?”

    喊完话,江晓兰费力地拿出一支胳膊来,敲敲自己的脑袋。

    一天就爱东想西想的,什么时候能改了这个毛病?

    洗个澡也能晕在里面,那算什么运动员嘛!

    “墨墨?”

    江晓兰忍不住,双手拿出来,放在嘴边,又喊了一遍。

    才不是担心他呢,就是好玩!

    要不,像丹姐一样,帮他洗澡?

    怪丢人的,算了!

    “再不出来,我大声喊了哈!”

    江晓兰在床上打了个滚,把自己成功解绑,穿上拖鞋就去开房门。结果门一拉开,郑睫和王丹两个家伙,一左一右地赶紧缩回脑袋。

    “两个坏蛋!不理你们了!”江晓兰脸红到耳根,却没舍得关门,踮着脚尖,瞅了下浴室的门。

    “羡慕啊!”“感情好好哦!”

    两女蹲在地上装大蘑菇,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你不吃醋吗?”“要吃醋啊,说是酸儿辣女的嘛!”

    “咦,你们准备干嘛?”尤墨松松垮垮地围了个浴巾出来,很有闲心地打量着个女人。

    “把她们撵走啦!你以为她们想干嘛?”江晓兰恨的牙根痒痒,不住地拿眼睛瞪她们。

    “卢伟干嘛呢?”尤墨挠挠头,决定逐个击破。

    “他喝最多,现在睡着了,是他叮嘱我的。”郑睫抬头,白他一眼,继续和王丹闲扯。“呀,咱们是不是该回避一下?对了,这屋钥匙你有没?”

    “有,反锁了咱们也不怕!”王丹就更扯了,瞅着尤墨靠近了,往浴巾里一伸手,握住个吓软了的家伙。

    尤墨简直佩服的要死,瞅着郑睫没注意,赶紧把浴巾裹紧。“好啦好啦,散场了,明天给你们汇报工作。”

    “看直播还是看录像?”王丹专业的很,一出口就直指真相。

    “有直播为啥要看录像?”郑睫现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瞅着王丹在干嘛了,依然蹲在地上划圈圈。

    “你们两个,呃,我和你们绝交!”江晓兰伸手想救尤墨于水火之。不过瞅了眼龇牙咧嘴的家伙,不太敢用力。

    “我听说,两个女人成为好朋友的时候,肯定有一个女人要失去两个好朋友了!”王丹才不会轻易放手,瞅着已经拿住全场关键了,此刻更加得意洋洋。

    “看直播吗?那进来吧。”尤墨瞧了眼已经抬头挺胸的好兄弟。心的佩服无与伦比。

    妖精就是妖精,哪管世俗眼光?

    “咦,好主意哦!郑睫你来不?”王丹松了手,从地上站起,顺便拍拍郑睫。

    “刚摸完好意思拍我肩膀!”郑睫吓一跳,赶紧往后躲。

    “刚洗完怕什么!”王丹依然伸出手来,表情诚恳:“观众太少了没意思,她可是你的好姐妹哦?不想看看她怎么变成女人的吗?”

    “丹姐”

    人齐声,语含悲愤。

    再次回到二人世界。两人都有些哭笑不得。

    氛围这东西就是这样,骤然被人打断,就有些不知从何续起。

    于是,先说正事。

    “你说她们会一直守在外面不?”江晓兰有心想开门瞅瞅,又觉得那是示弱的表现,心里犹豫的很。

    “丹姐才不会一直守着,她知道轻重。现在怀着宝宝呢,逗笑玩闹没事。一直蹲在那儿身体可受不了。”尤墨也有些不知从何下手,坐在床上拿了她的手过来。放在手心揉啊捏的。

    “这个死郑睫,太八卦了,看我明天不敲她脑袋!”江晓兰朝他坐近了些,头倚在他的肩膀上。

    “肯定是丹姐和卢伟教唆的!”尤墨也是一肚子苦水,低头瞅了眼跃跃欲试的好兄弟,悲从来。“郑睫面前她都敢这样,我以后还怎么在卢伟身上找回自信?”

    江晓兰顿时想起王丹那胆大包天的举动了,另一只手犹豫着伸了过来,搭在他的大腿上,止步不前。

    “别人面前她都敢摸。你怕什么嘛!”尤墨把浴巾一掀,让她得偿所愿了。

    “就是,丹姐胆子也太大了!”江晓兰心暗暗给自己鼓劲,握住了还要上下动一动,显摆一番。

    “嗯,谁教你的,这么专业?”尤墨被凉凉的小手摸的一阵舒爽,忍不住闭了眼睛轻叹。

    “才没有!”江晓兰慌忙否认,因为着急,手上还使了些力气,握的尤墨直叫唤。

    “没有就没有嘛,我都忘了,你都看过好几次了吧?”尤墨干脆解了浴巾下来,躺在床上,笑着看她。

    “会冻着!”江晓兰赶紧拽了被子过来,盖在他身上,只是在熟练地躺在他的臂弯里的时候,忽然脸上一红。

    尤墨正瞧着她呢,看见这副模样哪还不知道她的心事。于是伸手过来,两下帮她除去了身上的束缚,只留了个白色小内内在身上。

    江晓兰只露了个脑袋在外面,到也不害怕,伸手握住已然熟悉的家伙,还要悄悄地问:“像她们那样,需要多久,几次?”

    尤墨心一动,伸手把她搂过来,放到自己身上,附在耳边说悄悄话,“你娟姐一晚上功夫,就尝到甜头了。你丹姐差的远,整整一星期才算过了关。”

    夜半,无人,私语。

    江晓兰已经情动之至,只是小菜鸟虽然记性好,临场心理素质却是一塌胡涂,直到被他放平,压上来的时候,才猛然想起平日和郑睫的悄悄话来。

    “轻一点,慢一点,我可不想学丹姐。”

    尤墨笑着点了点头,缓缓进入,细细品味,直到她的身体抑制不住地开始颤抖,某个地方突然抽筋一般紧紧包裹住他的时候,才停了下来,吻住久候的唇。

    “要成为女人了,后悔么?”

    “如果不是你的女人,当然会后悔。”

    “你爱我吗?”

    “女人才会这么问!”

    “你好像比以前开朗多了。”

    “不许打岔,我要知道你把我变成女人的时候,是什么时间,什么感觉。”

    “199年5月21日1点15分,疼。”(。。)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