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证办妥之前,买房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

    本来应该不会这么快敲定的事情,因为俱乐部,因为主席的突然介入,变得简单起来。

    昆茨对这件事情上心,要追溯到尤墨去他家做客的时候了。俱乐部主席可不是个光会动嘴皮子的家伙,听说尤墨的打算之后,就开始留意起来。不久之前一次商业活动,老头儿通过朋友渠道,初步敲定了几处不错的房源。

    接到主席电话的尤墨,还是有些惊讶的。

    下赛季德甲联赛是队伍复兴的重要试金石,方方面面的准备都需要考虑周全,实施到位。而且,夏季转会窗口已经打开的情况下,球员进出事关重大,身为俱乐部主席,无疑是最忙碌的所在。

    这种时候,居然亲自过问,亲自打电话过来告知,可见老头儿诚恳的态度。

    看了房之后,这种印象加深多了!

    适合年轻人居住的两层小别墅,低于市价10%的房价,显然是主席大人的面子在起作用。

    略一商议,房子就定了下来。

    开放式的小别野位置在普法尔茨大学附近,距离附近的商业街和生活小区,只有二十多分钟的步行距离。一共80多平的两层小楼是别墅的主体建筑,是目前比较流行的轻钢结构,有五室厅卫,除了主客厅,其它房间面积都不大,符合年轻人追求质量的生活方式。

    除了主体建筑外,小型户外停车场,走廊式户外休闲观景点,庭院式绿化带,算是附加建筑。

    房子满意,价格就更满意了。凯泽斯劳滕同类建筑目前1500马克/平米的房价。在主席大人的面子作用下,直降到了150马克/平米。整个实用面积算下来,一共仅需55万马克!

    考虑到王丹父母视察工作的紧迫性,房子由尤墨完成了首付0万马克。只是在填写户主的时候,一家人开起了常务会议。

    “就写丹姐和墨墨吧,我给娟姐打个电话说说。”江晓兰举手。积极发言。

    “目前来看,最好如此。”卢伟点头,进一步建议,“要不就从我这拿25万,你直接全额算了。”

    “有多少实力说多少话,我可不想给他父母留下死要面子的印象。”尤墨摇摇头,对前一个问题未置可否。

    “我们也住在这儿,白住的话,丹姐父母肯定会有意见的。不要小看这些细节哦。会破坏整体印象的!”郑睫拍拍桌面,制止了几位想发言的主儿。

    “嗯,这个是实在话。老一辈人观点还是比较传统,我们要是在这暂留的话还好说,长期免费在这居住,难免给他们留下不好印象。”卢伟伸手扶住郑睫肩膀,继续分析:“有你这样的准女婿,他们在国内的日子肯定也不好过。照我说,你考虑一下。把他们接过来算了!”

    话一出口,有点冷场。

    事情明摆着。

    尤墨已经在国内家喻户晓,这一波新闻宣传虽然以正面为主,可花边新闻也不在少数。

    一男女,即使不领证,可这种构成事实婚姻的行为。在国内也是要被认定为重婚罪的。虽然说他这种类型的重婚罪属于不告不理,除了当事人没有其它人拥有起诉权,但是拿来制造新闻噱头,增加人物话题完全没问题。

    这种状况下,作为女方家长。他们承受的非议,可想而知!

    换句话说,就是子女的选择已经严重影响了他们的生活,如果没有充足的理由,积极的行动表现,指望他们认可的话,显然有些强人所难。

    “嗯,卢伟说的确实在理。墨墨你和丹姐商量一下,怎么和他们说更合适。”江晓兰率先出声,打破了短暂的沉默。

    “还有。你这种情况不可能领证吧。户主写你们俩的名字,不如只写王丹的名字。懂我的意思?”卢伟伸手轻敲桌面,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继续开口:“你这一年就挣一套别墅回来,哪还用犯愁户主写谁的名字?”

    “对哦,商量个啥劲儿嘛!一人一套,即然不能领证,那总得有其它表示嘛,对不,大脑袋家伙!”郑睫双手一撑桌面,站了起来:“肚子饿了,出去吃饭!散会散会!”

    尤墨心顿时敞亮起来,看了眼略显局促的王丹,笑着开口:“没问题,这一套是丹姐的,下一套是娟姐的,兰管家等久点儿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了!不过,你得提前和娟姐说清楚,省得闹误会,娟姐父母还不知道她和你的关系吧?”江晓兰也是长出一口气,笑了起来。

    “公平起见,这套折合rb220万的房产,算是个衡量标准,以后多退少补。”卢伟继续补充,“我们不打算在这买房子了,25万你拿着去付全款。和她父母说一下,利息算房租,意下如何?”

    “好主意。肚子饿了,散会!”尤墨才不是扭扭捏捏的主儿,这会一拍大腿,站了起来。

    “要努力挣钱哦,大脑袋家伙!”郑睫连蹦带跳靠近过来,双手握住尤墨肩膀一阵摇晃,“要拿出征服管家的表现来!”

    江晓兰恨的牙根痒,抬手就敲她脑袋,可惜伸了一半被尤墨拿住了。众人不解的眼神,他又牵起了另一边有些局促的手,一起高举过头顶。

    “我这个人,老是缺些动力。有你们在,有这么多目标等着我,真是浑身充满干劲!一起加油!”

    动力这种东西,和性格本身息息相关。尤墨这种随性的性格,是最容易缺乏动力的主儿。

    他有梦想,有实现梦想的决心。可梦想这种东西,太大,太远。要想真正实现,需要细分成阶段目标。通过不断地完成目标来激励自己,保持心情的同时,源源不断地产生动力,直至一个个目标被攻克下来。

    竞技运动本身并不缺乏目标,可如果能和生活的现实目标结合起来,那完成目标的决心。完成后的成就感,无疑是效果最佳的。

    按他现在的收入水平,套房子最少要花上年时间来实现目标。而1岁到20岁这年,对竞技运动员来说,重要性是无与伦比的。

    对王丹的父母,尤墨一直有些愧疚。

    辛辛苦苦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居然要和别的女人一起分享家庭和婚姻生活?

    这种事情对为人父母来说,无疑是难以接受的。与此同时,对夺走女儿身心的家伙。也难免心生怨恨。

    他能体会到那种怨恨的无奈,也能想象出他们生活受影响的现状,这些,都加重了他的愧疚。

    金钱在这种事情上作用有限,可如果连拿金钱来表示决心都没有的话,那也实在让人失望。

    卢伟的建议,仿佛帮他推开了一扇大门。

    就像危机公关一样,即使不能让已经发生的事实消失不见。也可以通过各种努力,来把坏事变成好事!

    晚上吃完饭。王丹拉着尤墨出去散步。

    “忽然觉得,心里踏实多了。”

    “是啊,我都一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叔叔阿姨”

    还没说完,就被王丹轻哼一声打断了。

    “什么嘛,还叔叔阿姨?”

    “呃,爸。妈,我一直觉得有点愧对他们。都不知道该和他们怎么说这件事情,今天被卢伟一提醒,我才发现,事情比想象还要严重!”

    “是啊。我爸还好些,我妈可是个死要面子的主,人前人后被人指指点点的话,真不知道她会有怎样的反应。”王丹轻叹口气,幽幽地开口。

    “就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喜欢这里的生活。”尤墨也难得有些叹气。

    “谁知道呢,看他们能不能接受咱们这个家庭吧。”

    “接受怕是困难,能接受我,就算不错了。”

    “嗯,目标定的低一些,一步步来吧。今天真谢谢他们了。”王丹的心情忽然好转,牵着他的手在空摇晃,声音像里夹着笑意,“你都不知道,下午开会时我有多尴尬。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表态也不是,不表态也不像那么回事。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觉得哪个场合能让我这么手足无措过。”

    “是啊,卢伟两口子还不错吧,对你。”尤墨也笑,心情放松不少。

    “之前还不受他们待见呢,怎么突然就对我好起来了,是有点奇怪呢。”王丹收了动作,挽住他的胳膊,一双杏眼满是疑惑地瞧上来。

    “他们不待见你,是觉得你老是欺负兰管家。可相处久了,他们也明白,你就是性子急些,心眼不坏。郑睫尤其是个刀子嘴豆腐心,一听说你怀孕了,爸妈要过来,比我们还要着急。”

    “是啊,今天的事情,咱俩谁开口都不好,兰管家又倾向于写上咱俩的名字。”

    “兰管家才不是信不过你,她就是胆子小,又心疼钱。缺乏安全感的话,当然希望有我的名字在上面。不过,站在爸妈的角度,把咱俩的名字都写上去,明显不如只写你的名字。”

    “我才没有怪她。她还是太单纯了点儿,很多时候把人心想的太好,太善,难免会有些天真的念头。我爸金钱观念不重,我妈,就别说了,居然想让你把挣的钱都交给我打理。这让她俩怎么办嘛!”

    “你在这儿有了窝,建议他们出国定居也算有了着落。开口的时候,底气都会足不少。”

    “是啊,不然的话,真难以想象他们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对了,李娟那丫头怎么说?”

    “她倒是无所谓,只是,今年去见她家人的计划,怕是要泡汤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