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对长期隐身的那个家伙,李娟的处境不太好过。

    家人这边尚不知情,目前不会给她什么压力。队友这边指指点点,私下议论,就少不了了。

    女人天生对这种事情敏*感,身边发生的情感纠葛,无疑会成为她们日常谈论的重要话题。尤其是这种胆大包天的行为,更是刺激起了她们强烈的好奇心。

    如果不是孙纹和温利容在球队拥有足够话语权的话,她早就被人戳着脊梁骨问东问西了。马园安对这件事情也有所耳闻,不过说老实话,身为老一辈人,他也不太赞同这种有背常理的情感选择。这种情况下,他的做法就是冷处理。

    既不找当事人一问究竟,也不允许私下的议论声太大。

    今年是亚洲杯年,夺冠任务早已白纸黑字写的清楚,这种关键时候,他可不想因为这种事情让队伍起矛盾!

    昆明海埂训练基地。

    温利容和孙纹的房间里,李娟接完了越洋电话。

    “怎么了,他打电话过来,你居然不高兴?”温利容眼尖,瞅着她满腹心事的样子,开口询问。

    “王丹父母得知消息了,要过去看他们。”李娟经常来两人房间厮混,早已无话不谈。

    “怀孕了去看看也正常,不过,她父母能同意?”孙纹也瞧出端倪了,插嘴进来。

    “肯定不会同意嘛,还用问?”当事人还没说话,温利容抢答了。

    “是啊,多半不会同意。”李娟叹了口气,手托腮陷入沉思。

    “那你还担心什么,闹翻了你不偷着笑?”温利容一脸不解。走过来拿开她的手。

    “我家那个小傻蛋,在凯泽斯劳滕买了套房,户主是王丹一个,花了220万rb。”李娟只觉得心里木木的,声音也空洞的很。

    “啊?!”两女同时张大嘴巴。

    220万?

    户主只有一个?

    怀孕了就给买套别墅?

    “那你”温利容先反应过来,可刚一开口就被她打断了。

    “当然不是只给她买。小傻蛋说了。他一年就挣一套别墅回来,明年这个时候给我也买套差不多的,后年再买一套给江晓兰。”

    “这家伙!”两女同时感慨。

    “什么想法?”孙纹转头,问温利容。

    “你家那位,应该不是个只会写空头支票的家伙。不过,真够舍得的啊!220万,等于是送给她了。在c市二环内够买10套房了。”温利容掰着手指头算了算,嘴巴继续张大。

    “是啊,最近房价涨的真够快的。我们魔都一周一个价。我都后悔当时下手不够狠,才买了个80平的。”孙纹一脸过来人的表情,拍拍李娟肩膀,继续安慰,“既然给她买了,也不会少了你的。不然的话,哪敢打电话和你说。”

    “这么看来,王丹父母怕是要让步了。”温利容一脸认真地看着她。语速加快,“这件事情吧。有好有坏,你也别难过。如果用这种办法说服了王丹家人,那你的家人也未尝不能被说服,只是,你们今年见家长的事情怕是要往后拖了。”

    李娟听了这话,心思顿时活络起来。接口说道,“一周前国内有新闻出来的时候,我就断了今年领他见我爸妈的心思了。王丹这家伙实在太聪明了,先怀孕,再送别墅。哪家父母遇上这种事情,也会掂量掂量轻重。”

    “是啊,你个小笨蛋,拿什么和她斗嘛!”温利容叹了口气,搂住她的肩膀。

    “叹气有啥用,认真想想办法。既然没有她聪明,就不在聪明这块和她较劲,男人的心才是最重要的。”孙纹一脸郑重其事,扳过她的脑袋,看着面前迷茫的眼睛,“他喜欢你,是因为你身上有吸引他的地方。为了所谓的聪明,而去精心算计,扭曲了本来的天性,最终收获的,可能只是苦果了。”

    “像踢球一样,勉强往自己不擅长的方向发展,会得不偿失的吧?”温利容也收了情绪,伸手重重地拍在她的肩膀上。

    “明白了!”

    ————

    55万马克付清,一大撂手续办完,搬家就提上了日程。

    别墅是装修过的成品房,入住的话只需要添置部分家具就可以了。尤墨这一年收入去掉开销的话有52万左右,剩下的22万用在这方面自然绰绰有余。

    按尤墨的打算,既然是长期居住的地方,那就尽可能的把生活质量提高一些,所有的生活用品,家居设施,都用最好的就是。

    结果江晓兰还没表示异议,王丹先不干了。

    她这个人就这样,聪明,性急,心地却善良着。她知道自己在尤墨心的地位,不觉得一味地让他付出就是件好事情。她也明白另外两个女人在他心的位置,更清楚自己是以后来者的身份在领跑。

    这种状况下,让步就成了她表示感激的方式。

    毕竟,房子在她名下,每一笔投入,最后都算是她得的好处。再一味地提高要求的话,难免有得了便宜不知收敛的味道。

    何况,他因为给她买房,还背上了25万马克的欠款呢!

    最终只花了5万马克,就把房子内部给填充的八八了,剩下还有些零碎玩意,需要住进去之后再慢慢添置。

    六月旬,在王丹父母旅游签证办下来前一周,搬家工作顺利完成。

    一楼的两间卧室被江晓兰和王丹一人一间拿下,二楼最左边是卢伟和郑睫的小窝,间那一间被收拾成健身房,最右边算是家来客人时居住的地方。

    至于尤墨嘛,就比较悲惨了。

    这货积蓄花光,最后落了个无家可归的下场。

    搬了新家,最兴奋的当属王丹和江晓兰。

    两女有了属于自己的大空间。再也不用担心因为声音大而影响别人休息,自然要好好庆祝一番。于是,吃晚饭的时候,眼神暗示就很明显了。

    这段时间忙着买东西,学车,收拾东西。搬家,所有人都累够呛。王丹这一个月的时间,正是孕吐最厉害的阶段,既没心情,也没身体,自然没有和他同房的想法。和她一样,刚开荤的江晓兰心思也没放在男女之事上,她在这段时间出力最多,跑腿最勤。每天还要操心家人的一日餐,一天累的倒头就睡,自然没有多少机会体验心痒难耐的事情。

    今天算是大功告成,晚上来个余兴节目,就成了两女一男的共同心愿。

    晚饭时喝了点酒,人随意冲了个澡,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时候,气氛就有些小尴尬。

    江晓兰是个心细的家伙。在王丹刚怀孕的阶段,她就咨询过尤墨。得知了怀孕性*生活的具体影响。因为不太放心,她还跑去专门查了查资料,确定了状况,才在心里做了些打算。

    不过,眼前情况让她有些棘手。

    王丹这个月的难过状态她是看在眼里的,现在身子好受些了。有那方面的需求也是情理之。

    可刚尝到甜头的她,这个月因为种种事情耽误,根本没几次机会再尝试的。难得有时间和他做些羞人的事情,结果都因为身体太过疲劳而难以达到美妙的高度。

    今天算是天时地利人和,明天又是周末不用早起上课。晚上如果没有期待以久的事情。那心遗憾岂不满满?

    “晚上我睡哪屋?”

    尤墨也瞧出来两女顾左右而言它的状态了,瞅了眼时间已经不早,楼上已经关了房门,于是直接把问题抛出来,交给该拿主意的家伙。

    “管家说了算嘛,对不?”

    王丹一出口,江晓兰心就叹气。

    太聪明了这家伙,自己拿什么和她争嘛!

    这招以退为进一使出,还有什么拿不下的?

    “丹姐那屋吧,好容易好受些了。”江晓兰手拄着下巴,目光放在电视上。

    “你最近累的要死,都没尝到几次甜头,哪像你丹姐之前。”尤墨有些犹豫不决,握住了王丹的手,话却是朝着江晓兰说。

    “有什么关系嘛,以后有的是时间。”江晓兰听了这话,心顿时暖暖的,转过头,笑着瞧他。

    “好啦,你也别为难了,我怀着孕呢,这种事情不敢太激烈了,第一次时间会短些,交给我。你等第二次的吧。”王丹也没想到他们两人之间会是这种情况,心起了些涟漪。

    “丹姐房间床大一些,要不,都在那屋?”尤墨心一动,下面兄弟也跟着动了一动。

    “羞不羞人!”江晓兰伸手捂住他的嘴,心有余悸的瞅了眼楼上。

    “可以啊,我想看看你和她怎么爱爱的!”王丹比尤墨还要兴奋,一把拉住他俩的手,往房间里拽。

    “丹姐”江晓兰脸上滚烫,小声哀求。

    “走吧,走吧!”尤墨得了妖精助力,此刻胆大包天,关了电视就推着江晓兰往里走。

    “暴露狂,变态女,淫*荡”江晓兰实在是无力反抗这一男一女,只得恨恨地念叨着,被拉进了房间。

    “暴露狂是吧,先把你扒光!”王丹一关了房间门,立马化身女魔头,伸手过来脱她裙子。眼看对方闪避灵敏,还不忘叫唤帮手,“快来帮忙,看她还敢说我不了!”

    尤墨比她俩动作快多了,两下把江晓兰捉拿归案,让女魔头把她扒了个精光。

    “嘿嘿,身材不错嘛!你也脱了,站一起我瞧瞧!”女魔头瞧了眼捂胸夹腿,欲哭无泪的家伙,点头称赞之余,不忘继续安排,“本来打算亲自上阵的,现在忽然没兴趣了,开始吧,我在一边当观众。”

    “我会哭的!”江晓兰一听计划有变,顿时慌了手脚,拽了条毛巾被过来把自己裹住。

    “怎么办,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尤墨挠挠头,瞅了眼受害女性模样的家伙,觉得有些下不去手。

    “唉,都这么客气,那我先来好了。真是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