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章节略火爆,不喜可直接跳过。

    本来只是年轻人爱玩闹,追求刺激。

    真到实际操作的时候,异样的感觉先来了。

    就像有观众和没观众的比赛,对参赛选手造成的心理影响一样。

    这种本来羞人的事情,在身旁观众的密切注视下,对身体和心理,都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王丹自觉已经是老司机一个,不会有心理障碍。

    可真在别人面前脱了衣服,相互爱抚,准备爱爱。那种与生俱来的羞耻感悄悄地涌了上来,让她疑惑带了些别样的刺激。

    上次去巴黎也是住的同一间房,可那会两人是偷偷摸摸开始的,被她发现,已经是激战正酣的时候了,那种状况下明显不会再踩刹车。即使被她瞧的仔细,也肯定要做完再说。

    今天则完全不同。

    两人从一开始,就有了台上表演的错觉。以至于本来平常的爱抚,在这种被人关注的刺激下,变得异样起来。

    江晓兰本来还不好意思,后来听说暂时没自己事情了,顿时放大了胆子,准备观摩观摩。

    结果仔细一瞧,当事人脸上的不自在就尽收眼底了!

    她心里那个乐呀,简直停不下来!

    老妖精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种喜闻乐见的事情哪能不捧场?

    “哎呀,你们怎么还磨蹭上了?”江晓兰用毛巾被裹住身体,只露个脑袋出来,竭力控制声音里的喜悦。

    王丹大话说在了前头,这种时候就是死撑着,也要保住脸面。于是索性放手,眼睛一闭躺在尤墨身下。“那就来吧,不磨叽了。”

    尤墨先是爱怜地摸摸她的小腹,再顺势而下,摸了摸曾经熟悉的小沟沟,顿时疑惑。

    “来什么来,水都没有。”

    王丹一张脸红成了门联纸。伸手捂住了,恨恨地说道:“还不都怪你,长时间不用,不好用了吧!”

    “哦哦,你都难受成那样了,我还要用,岂不是有点没人性?”尤墨挠挠头,对着眼前熟悉的身体,有些不知从何下手。

    “就是就是。丹姐你不能怪墨墨,他是为了你好。要不,我回避一下,在那屋等你?”江晓兰见好就收,瞧着面红耳赤的家伙有点想发飙,赶紧准备开溜。

    王丹本来准备开口答应的,可话到了嘴边,不服输的心气儿就上来了。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计上心头。

    “嗯。你们两个说的有道理。我身体远远不如以前敏*感了,要找找感觉才能恢复状态。这样吧,身体好的先来!”

    江晓兰裹着毛巾被就往地上跑,扭扭着还没跑两步,被尤墨一把搂过来,抱着压倒在床上。

    “不要。你们两个坏蛋,为什么说话不算数!”江晓兰粉拳不断挥出,效果却平平。

    “哎呀,计划赶不上变化嘛,做事情不能太死板了!”王丹对好战友的反应很满意。拍拍他的肩膀,亲了一下以示鼓励。

    “不是说第二次时间会很久嘛,你能受的了?”江晓兰反抗了几下,结果喝了酒的身体有些酸软无力,无奈之下只能作罢。

    “不碍事,我就是尝尝滋味,不用完整地体验一次。”王丹哪能被这种小问题吓到,伸手过来帮忙。

    “行啦行啦,别一起摸我,会很难受!”江晓兰被人上下其手,顿时起了不好的联想,声音都有些颤抖。

    “哦,那好,你不许想着怎么逃跑,好好配合,我就不骚扰你。”王丹松开魔爪,抬眼瞧了瞧,开始大惊小怪,“哎哟,好漂亮哟,粉粉嫩嫩的,真有福气啊你!”

    尤墨还真没瞧见过。

    两人同房次数本来就屈指可数,江晓兰又是个脸嫩皮薄的家伙,自然难以接受过于奔放的爱爱方式。

    现在一听这话,是个男人都会受不了,何况是领地的拥有者!

    尤墨两只手握住两个半大不小的白兔儿,扭头就往下面瞧。

    “不要!”江晓兰双腿夹紧,搂住他的脖子不让他离开。

    “配合,好好配合,懂不懂!”女魔头立即接手上半身攻势,眼神示意好战友自己行动。

    “耍赖皮,你们两个!”江晓兰劲儿太小,又不敢对王丹动粗,只得左扭右扭地努力保护自己。

    这种薄薄的反抗刚好激起了两人的强烈征服欲,王丹微微喘着粗气,一手在两粒鼓胀的小樱桃上抹来抹去,一手伸出去握住已经坚硬滚烫的家伙。

    尤墨已经成功地分开了江晓兰的双腿,找见了属于他的自留地,啧啧赞赏之余,早就心痒难耐了。

    “开始啦,丹姐!”

    “哦,挺快的嘛,小菜鸟!”王丹松了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比较着自己和她的大小。

    江晓兰双手紧紧捂着脸,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想把嘴和耳朵都捂上!

    被人放平了任调戏的时候,她只觉得害臊,根本不觉得自己身体会有何反应。结果被两个老手熟练地上下拨弄了一会,敏*感的地方就开始源源不断传来异样的刺激。

    被人在一旁窥伺的感觉,加重了这种刺激的心理作用,让她的反抗情绪越来越弱,直到最后成了配合。

    “对嘛,这还差不多!”王丹喘着粗气,眼睛紧盯着粗壮家伙的进出动作,没一会,就觉得身体的同一个位置开始又痒又热。

    “啊你们两个坏蛋,纸,丹姐,找点纸来!”江晓兰已经充分进入状态,再不觉得有多难堪,心掂记起自家既羞人又引以为傲的事情来。

    “没那么快吧,要纸干嘛,嗯好刺激,我也想要了!”王丹已经伸手到自己两腿之间,熟练地拨弄起来。

    “忍不住了!你们两个坏蛋,没地方睡觉别怪人家没提醒!啊”江晓兰话一说完。就被持续有力的冲击给送上了高*潮,积蓄许久的热情喷涌而出,看傻了已经进入状态的家伙。

    “这,这,这,是怎么了?”王丹目瞪口呆地停了下来。盯着不断涌出液体的地方,一直等到同样抑制不住刺激的家伙交枪投降,才回过神来。

    “坏死了,你们俩个!”江晓兰哪儿好意思躺着回味,伸手接过尤墨递过来的纸和湿巾,开始善后处理。

    “怎么回事,什么情况?”王丹依然一脸的不可思议,手指着湿透了的一大块床单,结结巴巴地问道。

    “你是没水。人家水多,还比不比了?”尤墨挪了下身体,躺平了享受服务,手枕在脑后忍不住笑。

    “太夸张了吧,你确定,这不是尿尿?”王丹一脸不信,只是语气恨恨的,“什么嘛。我以前啥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当然不是,兰管家那儿的身体结构和你们不一样。刺激太重的话就会像刚才那样。”尤墨一把将她搂过来,凑近了耳语,“刚才你的表现才刺激人,太骚了!”

    “说我什么坏话呢!”

    江晓兰久等的事情终于落在实处,此时只觉心满意足,床上清洁做完。光溜溜的下地翻找床单。

    “说你太骚了!”王丹眉眼没个正形,嘴咧着笑。

    江晓兰一楞,恨恨地瞪了眼尤墨,“起来,都起来。换床单了!”

    “丹姐的话你都信”尤墨直挠头。

    “就是,丹姐才是!说什么来,刚才?”江晓兰话到了嘴边,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

    “想要了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王丹才不会不好意思,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手上却不闲着,熟练地套弄着仿佛渐渐抬头的家伙。

    “先换床单!”江晓兰一抬头,发现两个家伙这么快就进入状态了,忍不住气急。“让他多歇会儿,丹姐!别那么性急!”

    “小丫头懂的还挺多,一会奖励你!”王丹拽着武器下地,瞧着江晓兰的光pp了,顺手在上面摸了一把。“哟,真嫩!”

    “坏死了,丹姐!”

    江晓兰闪身晃了晃,胸前随之一阵波浪汹涌,看的尤墨一阵眼晕。“怎么奖励?”

    “她那儿有那么好!”王丹顿时明白他的心思,手上使劲,握的尤墨一阵叫唤。

    “各有长处,各有长处!”

    “这还差不多,说说看,各有什么长处?”王丹松了手,轻轻拨弄起来。

    “管家可爱,丹姐更有女人味。”尤墨瞅了眼埋头忙碌的江晓兰,心一阵爱怜。

    “嗯,还算满意,一会允许你再用用她。”王丹早都急不可耐了,看着床单已经铺好,拽着家伙就准备上战场。

    “不要啦,我睡觉去了!”江晓兰正往身上套裙子呢,一听这话慌忙摆手,结果却因为没控制住平衡歪倒在床上。

    “哎,你瞧,嘴上说不想,身上想的很!”王丹已经躺平了准备开工,一扭头发现异常了,忍不住大惊小怪起来。

    “穿上裙子干嘛,丹姐现在哪能坚持到最后。”尤墨正缓缓动作,听了这话也回过头,笑着瞧她。

    “两个坏蛋坏死了,坏死了,坏死了!”江晓兰脱也不是穿也不是,气吐血的同时,心底又开始痒痒起来。

    都被人瞧干净了,不瞧回来实在吃亏!

    而且,再来一次,好像也不错。

    嗯,算了,都这样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哟哟哟,居然脱了裙子上来了!”王丹哼哼着依然不忘调*戏她。

    江晓兰也不说话,两下爬到床头,一伸手,捏住一个鼓胀的小樱桃,揉搓起来。

    “干嘛?”王丹一阵气喘,想伸手推开她,又觉得有气无力的。

    “只许你摸人,不许人摸你,有没有天理了!”尤墨脸都要笑烂了,一伸手,握住身旁家伙的白兔儿。

    江晓兰也有些呼吸粗重,声音带喘。

    “好人太受欺负,我是不当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