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果冻,胖牛仔同鞋的月票支持,感谢独舞同鞋的全订及打赏!欧冠决赛的日子里,祝各位书友好心情!

    王丹父母过来之前,尤墨应邀参加了贝克汉姆和维多利亚的定婚仪式。考虑到英国小报那无底洞一般的下线,他只带着王丹低调出席了这场明星盛宴。

    尤墨在德国掀起的风浪,在那场惊世骇俗的榜首大战前,并没有在国外造成多大影响,尤其是一向傲慢的英国人,更不屑于对一个德乙联赛崭露头角的新人报有多大关注。

    可那场比赛一过,五大联赛所有消息灵通的媒体,都开始关注起这个神奇的东方小子来。

    媒体获取信息的渠道就丰富多了,几下一挖潜,“妖人”的名头就响亮起来。

    和德国媒体一样,国外媒体普遍觉得他往前锋方向发展更合适些,对于所谓的德式自由人,基本持看笑话心态。

    英国媒体在这一点上态度最激烈,一方面承认他做为杀手的价值,另一方面觉得老迈的德国足球人在发失心疯。

    两个国家在二战时结的梁子完美地体现在球场上,几乎每一次交锋都引起无数话题来。两国足球代表人物,博比*查尔顿,是一个老好人兼传统英国绅士,喜欢喝着咖啡回顾往日的辉煌;弗朗茨*贝肯鲍尔,是一个强权者兼政客,永远着眼于现在与将来。

    这种化理念上的碰撞,成为媒体评论的出发点,批评的源动力。

    尤墨这次过来,已经足够的低调,可最终还是难逃闪光灯密度,被单独摘出来。好生评论了一番。

    没办法,即使他在足球方面取得的成绩不够看,可其它话题实在丰富!

    世少赛成名,巴西留学,德乙起步,一战成名。笑话般的自由人培养,个女友,拜仁幕尼黑青睐,贝肯鲍尔看重

    现在还要加上个贝克汉姆好友兼救命恩人。

    这种话题人物,即使采访不到,拿来填充一期暑期足球版面还是没问题。

    于是,只在英国待了两天的尤墨,俨然已在英伦岛成了个小名人。

    尤墨对于秀场一般的名人派对不感兴趣,加之英水平实在太烂。索性装起了隐身人,哪儿人少往哪儿跑。两天时间,除了贝克汉姆夫妇俩,其它人基本没有打过交道。

    说基本,不说完全,当然有道理。

    老爵爷不赞同这桩婚事,没来凑热闹,死对头温格竟然来了!

    “一个记者问弗格森:‘给你一颗子弹。你是打死温格,还是打死小贝的维多利亚?’老爵爷想了一会。说:‘你能给我两颗吗?’”

    这段笑话已经在英国传遍,从可见人复杂矛盾的关系。

    温格打贝克汉姆的主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次过来出席,明显又是一次抛橄榄枝的举动。

    贝克汉姆和老爵爷有矛盾不假,可对他的培养之恩一直没忘,即使有心摆脱他的控制。也不忍心用加盟死对头这种方式来刺激他。

    于是,应邀过来的尤墨就成了完美的挡箭牌。

    “阿内尔卡和你是同一届的吧,那年在广岛,你们的表现都不错。”

    教授此时正年轻,细长的眉眼里面。有炽热的光跑出来。这让他即使在回忆,也不让人觉得是在怀旧。

    “名古屋鲸巴,我记的没错吧?”尤墨笑着回答,顺便把走神的王丹拉近一些。

    和尤墨完全不同,王丹这两天眼睛都不够用了!

    小城凯泽斯劳滕待惯了,乍不乍来到曼彻斯特这座英国第二大繁华城市,她的求知欲就已经被充分调动起来了。今天名人派对的奢华气派,更是彻底激起了她的好胜心。

    只是眼前这相貌普通的法国人,不太引起她的注意力。

    被尤墨提醒了一下,她才想起自己的翻译职务。

    “是啊,被弗格森嘲笑的话题,你竟然记得。”温格不以为意,笑着打量眼前的家伙。

    一身正装也难掩猴气的小家伙,在这种场合,真是个另类存在。

    “岛国人在足球方面投入了很大心血,最为难得的,是他们并不急功近利,这一点很不容易。”尤墨没打算和教授谈论什么高深话题,也没什么心思表达心情,只是找着了个不错的聊天对象,拿来打发时间而已。

    “咦,你竟然了解的这么清楚!不简单,说说看,德国足球给你的印象?”温格脸上讶色明显,语气有些急切。

    “严谨细致,纪律至上,团队第一,不过,他们的创造力因此受到限制,球员风格有些单一化。”尤墨略一思索,继续补充,“这是我在德乙联赛获得的个人体会,放在德甲可能会受到很大的考验。”

    温格脸上的讶色开始加重。

    年轻人爱夸夸其谈的不在少数,尤其是对对方过去有所了解的情况下,很难有不卖弄一番的想法。

    眼前这个小小年纪就已经名声在外的家伙,居然能从化角度来看待一国足球氛围!

    最为难得的是最后补充的一句!

    他竟然还记得自己那单薄的履历,没把自己的看法当成信条!

    “那英国和法国足球,你有兴趣了解吗?”

    “英国人喜欢怀旧,面子至上,习惯于戴着有色眼睛看待外人,只是近些年大赛成绩有些寒碜,让他们底气不太足。法国这几年人才辈出,有希望在接下来的大赛,取得不错的成绩。他们的缺点也很明显,简单点说,就是德国人的优点。”

    尤墨瞧出来对方有意试探的意思了,没有隐瞒也没有刻意表现什么,脱口而出的话更像是朋友般的聊天。

    温格心的震惊已经掩饰不住,从瞪大的眼睛,张开的嘴巴里,跑了出来。

    “你太让我惊讶了!说真的。如果你有空的话,我现在就想请你到我们俱乐部去转一圈,多增加一些相互了解。”

    这话一出口,尤墨有些挠头。

    法国人不是浪漫著称的吗,搞毛这么直接?

    “我有个最要好的朋友,他可能比我更对您的邀请有兴趣。”

    “我知道他。世少赛上被人低估的家伙,在德国同样被人低估了!”温格吃了个软钉子,却并未气馁,眼热情洋溢。“他的风格挺符合我的建队理念,只是和你一样,身体条件还远远不够,尤其是在赛程长,比赛多,判罚尺度宽松的英格兰联赛。”

    尤墨一脸不置可否的表情。王丹的胃口却被吊了起来。

    “谢谢您的好意,最近我父母要过来看我们,时间上可能会安排不过来,可以留个您的联系方式吗?”

    温格嘴角划过笑容,伸出手来,“当然可以,我代表阿森纳俱乐部,随时欢迎你们来访。”

    握手完毕。双方微笑作别。

    只是法国人在转身之后小声嘟囔了一句。

    “该死的劳工证!”

    回程的飞机上,王丹兴致勃勃地找尤墨了解起了情况。

    这种事情他才不会隐瞒什么。凭着还算不错的记性,大致描述了下对他们表示兴趣的阿森纳俱乐部和温格主教练。

    还没有被金元浪潮席卷的英格兰联赛,目前呈双雄争霸的态势。今年的英超冠军,已经被曼联有惊无险地卫冕成功。去年低调入主的温格,加大了招兵买马的力度,准备在来年将老爵爷从王座上掀翻下来。

    前提到的阿内尔卡。这一年的成绩让教授满意,心性却让他头疼。

    生性高傲的家伙也是年少成名,19岁就成为俱乐部的主力前锋,刚刚结束的赛季以1粒入球名前射手榜第。可刚刚踢出名堂,这家伙的场外是非就开始不断。球队的人缘也日渐衰弱。

    更过分的是,赛季还没结束,这家伙就公然声称多家欧洲豪门对其感兴趣,并拿其来威胁俱乐部。

    这种刺头儿交给老爵爷来调教还算合适,交给温而雅的法国教授,显然有些力不从心。

    温格一向以看人眼光准,擅长发掘年轻人潜力著称。球队目前阵容已经颇具竞争力,崇尚的地面快速配合也非常具有观赏性,唯一欠缺的,就是拿几个冠军来增添底气。

    除了上述内容,最让王丹感兴趣的,是球员收入。

    96年开始,英超的比赛转播合同获得了极大的增长,同时,球员薪水也开始水涨船高。

    曼联队的罗伊*基恩是目前英超薪水最高的球员,周薪是4万英磅,一年除去假期算42周的话,就是168万英磅,折合rb就是1800万!

    而且,这只是基本工资,球员出场费,进球奖,赢球奖,年终奖,冠军奖,这些都算上的话,一年000万妥妥不在话下。

    至于代言广告合同,出席商业活动,那就因人而异了。不过,能在金字塔尖舞蹈的家伙们,都不会缺乏上述收入。

    阿森纳队内薪水比曼联要低一个档次,球队目前最大牌的球员当数“不会飞的荷兰人”博格坎普,薪水达到万英磅。

    不比较不知道,一比较吓一跳。

    在王丹看来非常了不起的一年200万rb收入,竟然连别人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了解完这些,她的好胜心开始蹭蹭蹭往上窜。

    在她眼里,自家这位简直无所不能,什么德甲,英超,欧冠的,统统不在话下!

    既然有更高的舞台发出邀请,那就没理由不去尝试一下!

    “对了,比赛多的话,上场机会,进球可能,拿冠军的机率,会不会都高的多?”王丹心晃神迷了一会,开始求证。

    “是啊,英超没有冬歇期,像阿森纳这样的俱乐部,没有伤病的话,主力球员一年大概要打40到50场左右比赛。能拿的冠军,应该有联赛,足总杯,联赛杯,冠军杯,当然,你要喜欢的话,社区盾杯也算一个。”尤墨娓娓道来,如数家珍。

    “那你现在的水平,应该不会有适应问题了吧?”王丹星星眼直冒,卖萌状看他。

    “短期内肯定会有,一两年之后,大概就没问题了。对了,你现在打算联系下俱乐部,把我卖了么?”尤墨嘴角含笑,努力忍住不笑出声来。

    “啊,那个,当然,不会那么着急啦,还得看看对方诚意嘛!”王丹依然不死心,抓住他的胳膊摇晃。“坏蛋家伙,哪儿不对劲,快说!”

    “温格的外号叫‘教授’,你觉得他是教什么的?”

    “我哪知道!”

    “经济学教授。”

    “哦可恶!害我白高兴一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