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丹父母的印象,这个准女婿一直表现不错。

    年龄虽小,为人处事却老成稳重,对自己女儿怎样还不敢完全确认,可女儿反馈回来的信息,无一不是积极向上的。

    按照他们原来的计划,是打算联系上尤墨的养父母,达成统一后,明年就办个婚礼,把两人关系先定下来,大不了以后再补证就是。

    这件让人打破脑袋也想不到的事情,曝光出来的时候,他们正在外地旅游。等回来得知消息之后,周围早都传的沸沸扬扬的了。

    最初的盛怒过去,夫妇俩开始往实际解决问题的方向,开始收集信息,着手分析此事。暂时虽无最终结论,可也不至于束手无策。

    不过,本来渐歇的怒气,却因为周围指指点点的杂音而按捺不住,让两人在几周时间内,老了一大截。

    愁。

    小俩口感情那么好,硬拆散他们会有什么后果?

    已经怀孕了,难道真要当单亲妈妈?

    人在国外那么远,真有说的那么好?

    真要凑合在一起过,女儿受欺负怎么办?

    对于日渐老去的父母来说,子女的另一半是个矛盾体。

    一方面,怕对他太好最后养了个白眼狼,另一方面,又怕对他不好让自己的子女受气。

    这种关系的把握,像是走平衡木一般,一不小心,就容易一头高一头低,闹些矛盾出来。

    于是,聪明的父母会把这种关系往朋友的角度领,既不过于强求他们表现什么。也不会在他们表现之后无动于衷。

    这种有来有往的处理方式,会让彼此之间更清楚自己的责任和义务,不至于因为小事情而频频引发矛盾。

    至于双方关系远近,当然要看让他们矛盾的家伙们,对自己子女的态度了。

    这种态度,既不是甜言蜜语。也不是拍胸口的保证,更不是心口不一的面子活。

    做了什么!

    无论是金钱投入,还是身体力行,或者是劳心费神,只有能让他们实实在在地感受到诚意,才能真正走入他们心里,形成看法,加深印象,乃至建立亲情关系。

    这些投入。最让父母看重的,无疑是第一项。

    所谓的,嘴上说好没有用,拿钱来表示!

    话虽难听,却是实理。

    不是自己扶养大的家伙,鬼才信他嘴上说的!

    金钱投入,数额是第一位的,比重是第二位的。态度是第位的。

    240万,负债100万。花光积蓄仍觉不够。

    最重要的是,这是属于女儿的私有财产!!!

    人人心里都有一杆称,这种时候,肯定要拿出来衡量一番了。

    “我忽然觉得,女儿既使不跟着他,也不用担心下半辈子的生活问题了。”

    张楠无疑是受刺激最重的家伙。多了解几句后,把装x女儿撵走,开始感慨。

    “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这是不动产,习惯这样的物质生活以后,还能再习惯以前的生活方式?”王九经明显考虑的更长远一些。在最初的震撼过去之后。迅速冷静下来分析。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以后你女儿过惯了资本主义奢侈生活,整个人就变质变味了!”张楠现在明显有倾向性了,一听丈夫还在纠结于物质生活问题,忍不住冒火。

    “我说的是事实!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说说吧,这件事情一出来,你是不是马上准备投降了?”王九经一抬眼,也瞧出来妻子眼的小火苗了,禁不住皱眉。

    “话到你嘴里就变得难听!什么投降不投降的,人在做,天在看,你给我说说看,换成其它哪一个,能像墨墨一样”张楠战斗欲*望空前强烈,火力全开。

    “唉,怎么就,不说了,说多了影响睡眠质量!”王九经听着听着,也觉疲乏,叹了口气闭上眼睛。

    “睡什么睡,你给我起来!”张楠满腔热血无处发泄,摇晃着丈夫的肩膀继续开火。“还有,江晓兰那个丫头你看见没有,低眉顺眼的,什么家务活都会干,比丹丹还年轻五岁。而且,据说她还是先和墨墨在一起的!你说说,人家图什么?”

    王九经睡意顿时无影无踪,眼睛猛然睁开,楞楞地看着妻子。

    人比人,气死人。

    女儿得到了他们目前的全部财产,他依然觉得这种家庭结构不合理,担心女儿受欺负。可将心比心,如果江晓兰父母在天有灵的话,会怎么看?

    有了设身处地的理解,交流就简单多了。

    接下来的几天,歇过劲来的夫妇俩,真有种出来旅游的感觉。

    除了附近的景点,他们还专门去了趟普法尔茨大学。赞不绝口地回来之后,张楠又提了个建议。

    去俱乐部瞧瞧!

    王丹之前在电话里可没少吹嘘自己在俱乐部混的如何如何,夫妇俩一直都是将信将疑。

    可一下午时间过去,他们不得不信了。

    刚进俱乐部,就不停地有人驻足,微笑,打招呼。诚恳的笑容,热情的招呼,主动上来介绍的殷勤,无一不展现着女主角般的待遇。

    一进办公室,氛围就更夸张了。

    十多个人全体起立,为他们一行人足足鼓了一分钟的掌!

    王九经当时就忍耐不住,准备发表一番演说,结果还没开口,胳膊上就被张楠使劲地掐了一把。

    回过神来他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事情明摆着。

    凭女儿的工作资历,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夸张的人气和认可程度!

    “这小子真不简单呐,这才来了一年不到吧,表现真有那么好?”

    回去的路上,王九经依然感慨万千。

    “当然了,没有他。这俱乐部也快倒闭了吧!”张楠才不怕皮牛吹爆,语气肯定,神情得意。

    “哪儿有你说的那么夸张。”王丹都听不下去了。

    “安心开车!”王九经现在对女儿大不如从前,厉喝一声后,继续纠正妻子观点,“俱乐部到不会没了他就倒闭。不过,上个赛季能拿冠军,离了墨墨是肯定不行的。对了,你能来这里上班,一天工作五个小时就能拿到月薪000马克的收入,也是他的影响力在发挥作用吧?”

    “又让人安心开车,又要问人问题。”王丹小声嘟囔一句,换成爽脆的回答,“当然不是!”

    “嗯?”夫妇俩一起伸了脑袋看过来。

    “形象佳。气质好,口才上乘,有工作经验”

    “去去去,哪儿凉块哪儿待着去!”“唉,真不如小时候!”

    确认了两人关系,就只剩最重要的问题了。

    一直隐身状态的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背景。有什么打算?

    夫妇俩对江晓兰的表现很满意,接触时间不多。可老实姑娘的印象却很深刻。有她负责一家人的生活,反而让他们少了不少担心。

    回国前一天晚上,王丹和尤墨应召进入夫妇俩的房间,开始最后的战役。

    “事已至此,多余的话我们已经不想多说,也不想再多问。只是还有件事情悬在心头。需要确认一下。”王九经让两人并排在床上坐好,自己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开始单刀直入。

    “是李娟的事情吗?”尤墨这几天也明显感受到夫妇俩渐变的态度了,此刻依然不敢掉以轻心。

    “是的,江晓兰这姑娘我们都很喜欢。有她在,你们的生活质量反而更有保证一些,而且,她没了父母又自愿处于现在的位置,这让我们反而有些过意不去。现在既然打开天窗说亮话,自然没必要隐瞒什么。李娟具体是什么状况,你放心说出来,丹丹你别插嘴。”王九经脸色如常,看着两人的眼神颇为柔和。

    “娟姐是我第一个女朋友,今年21岁,之前一直在s省女足踢球,现在在女足国家队集训。她了解我们现在的所有情况,包括您和阿姨过来这件事情。不过,她的父母并不清楚我和她的关系。”尤墨没有犹豫什么,开口就答。

    “意思是,打算还用这种方式去打动她的父母?”王九经皱起了眉头,无视了旁边频使眼色的妻子。

    “是的。”

    “这种方式,怕不妥当吧?”王九经本想直言对方有欺瞒嫌疑的,话到了嘴边,软了分心肠。

    “是的。考虑到我和江晓兰的现状,娟姐和丹姐的独生女状况,我们打算让即将出生的宝宝跟着女方姓。”尤墨转头瞅了眼王丹有些局促的神情,笑着回答。

    “嗯?!!!”

    夫妇俩彻底呆住。

    孩子跟着女方姓,等于是自降身份,把自己当成上门女婿了,真有如此大的决心?

    已经为了娶他们女儿而倾家荡产,还觉得不够吗?

    这家伙的心里,除了这个姑娘,其它什么都不重要吗?

    这样的家伙,简直闻未所闻!

    “呃有点惊讶,你让我们,非常惊讶。嗯,我跟你阿姨商量一下,过会叫你们。”

    其实也没什么好商量的。

    五分钟不到,两人就被叫进屋里。

    之前略显严肃的气氛消失不见,微笑挂在了每个人的嘴角。

    “你的提议,确实让我们非常心动。可思来想去,将心比心,我们觉得那么做有些过份了。叫你们进来,想要表达的意思是,好意我们心领了,跟女方姓就不用了。”王九经瞧着两人的眼神已经满是爱怜,嘴角笑意明显。

    “嗯?”

    这下轮到另外两人楞住。

    这种状况下,尤墨脑海迅速划过他和昆茨夫人的对话。

    一支足球队?

    “这样吧,丹姐和我都还年轻,这个宝宝生下来以后,肯定还会再要一个。叔叔和阿姨的意思呢?”

    插不上话的张楠早都急不可耐了,听了这话猛拍丈夫后背,“瞧瞧瞧瞧,年轻人多有理想!”

    王丹笑的合不拢嘴,好容易才忍住了,开口说道:“男孩跟我姓,女孩跟他姓,如果一直不生男孩可别怪我!”

    “哎呀,有心意就行啦,什么男孩女孩的,都一样,都一样!”王九经脸上皱纹也笑开了花,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对了,爸,妈,国内你们待着也没啥意思,不如移民过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