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明显不是一拍大腿就能决定的事情。

    王丹的话,只是帮夫妇俩揭开了笼罩在面前的那层薄纱,为他们亮出了另一个世界的轮廓。

    稍一比较,原来犹豫的心开始渐渐倾斜。

    女儿名下的240万别墅,跟自己姓的孙子辈家庭成员,不错的社会地位,不用担心流言骚扰

    最重要的是,女儿在自己眼前,哪儿还用担心她受欺负?!

    两人在国内都已接近退休年龄,事业上已经没什么追求。除了国内生活习惯值得留恋外,其它真找不出留下的理由来。

    可习惯的生活,一旦加上背后指指点点的非议,那还有什么值得恋恋不舍的?

    与其隐姓埋名甚至举家搬迁,为何不能考虑移民?

    “你说说,这提议是谁提出的?”

    回国的飞机上,心思满满的两人,王九经先打破沉默。

    “丹丹说的嘛,当然不过,说不定是那小子的意思!”张楠话说了一半来了个转折,谈兴顿起。

    “是啊,我也怀疑。”王九经心愁肠已解,谈起准女婿来已是满面笑容。

    “说不定,买别墅也是他自己的意思!”张楠心一动,声音高亢起来。

    “小点声,有点素质!”王九经满脸歉意地转头四顾了一圈,才点点头说出自己的看法,“基本可以肯定,不会是女儿的意思。你想想看,那小子有个女人,只给一个女人买别墅,怎么说的过去?即使那两个女人答应他。愿意等他继续挣钱继续买,可那只是她们信任他而已。如果真是女儿提的建议,她们不恨死她才怪!”

    “是啊,江晓兰心眼儿是老实,人可不傻。这种明显厚此薄彼的事情,她能答应。肯定也是因为墨墨的态度!”张楠收敛了些声音,心情却按捺不住,脸色红润,呼吸粗重。

    “别激动,飞机上呢,高血压犯了可没撤!”王九经瞧的清楚,赶紧泼冷水。

    “唉,你当年,对我有这么好?”张楠被一瓢冷水浇回了记忆。一脸幽怨地看着丈夫。

    “啊,那个,当年嘛,物质条件太差,感情这东西,哪能当饭吃”王九经明显被戳到伤口了,满脸的不自在。

    “算啦,我又没真怪你什么。就是觉得吧。你都做不到他这样,就没必要心里疙疙瘩瘩的了。懂我的意思?”

    “是啊,都说爱情是钱买不来的。可没有物质基础的爱情,太不可靠了。除非只是玩弄感情的骗子们,或者不追求结果的混混们。”

    “那移民的事情?”

    “回去就着手准备吧!”

    送走两尊大佛,家所有人长出一口气。

    这件事情实在是悬疑太久,久到要追溯到四年前的夏天。

    父母的态度。对子女家庭生活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即使没有太多的利益纠葛,亲情上的心理压力,一样会给人带来相当大的影响。

    王丹和父母关系一直很好,从一开始打算做不肖女的那一天起,她就已经做好负疚前行的准备了。

    唯一能做的。仿佛只是减轻他们受伤害的程度,尽可能地让他们放心自己,而已。

    这种无力感一直包裹着她,在每一个难眠的夜晚,跑出来骚扰她,让她因此少了许多睡眠,掉了许多头发。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押上身家性命在赌*博!

    女人骨子里对爱情的不确定性,让她实在难有足够的信心,来面对这场豪*赌!

    现在,今晚。

    终于能睡个彻底的好觉了。

    尤墨没有忘记万里之外倍受委屈的李娟。

    送走王丹父母,他就准备回去看她一趟。在那之前,王丹父母的态度变化,还是值得当成经验和她交流一番。

    李娟没有他想象般脆弱。最开始的失落过去之后,心里就已经打定了主意。

    即使瞒着家人,明年也要当新娘子!

    这份执着让他感动,也坚定了他胆大妄为的决心。

    既然有了成功先例,那就更好地完善它!

    “娟姐怎么说?”

    房间里,书桌前,江晓兰一脸紧张地瞧着面色转换不定的家伙。

    “瞒着家里,明年也要来。”尤墨起身,笑着将她搂在怀里,轻轻摇晃。

    “那真的太好了。我真担心娟姐想不开,会做些什么过激的事情出来!”江晓兰心石头落了地,声音顿时轻快起来。

    “娟姐只是性子急,她和我一样想的开,不会太纠结的。”尤墨双手顺势而下,捏了捏翘起的小pp,有些心疼,“瘦了呢,你最近。累坏了吧,这些天。”

    “身体累点算什么,丹姐的大事情一解决,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江晓兰扭了扭腰肢,想摆脱作怪的手,却在动了两下之后老实了,服服贴贴地享受起来。

    按在pp上的手,并没有干坏事的想法,顺着脊椎两侧上行,一路指压的感觉让她只觉得浑身酸酸胀胀的,身心一下放松起来。

    尤墨松开意犹未尽的家伙,趁她不注意,一把抄腿抱起,走了两步,扔在床上。

    “上衣脱了。”

    “干嘛?”江晓兰眼睛似闭似睁,手上却听话的很,两下脱了t恤,解了罩罩。

    “按摩啦,你想干嘛?”尤墨坐在床沿,伸手碰了碰诱人的白兔儿,忍住口水。

    “好意思说,按摩用的着碰人胸部?”江晓兰红了脸,老老实实转身趴好。

    “长的乖哪能不让人摸?对了,今天是在你这屋睡吗?”尤墨双手熟练地揉,捏,提,按。嘴里也不闲着。

    “别人身上长的乖,你也去摸摸?你去找丹姐吧,我先睡了!”江晓兰脸绷起,努力地让声音听起来冷酷一些。

    “找她打太极拳么?磨死个人!”尤墨一想起来就牙根痒,手上也加了些力道。

    “啊,轻点。对,腰那块,酸酸的,这几天真累的不想动弹。”江晓兰哼哼着,没太注意他说的什么,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捂嘴偷笑。

    “笑什么?”

    “笑天下可笑之人!”

    “唉,不来吧。瞧着可怜巴巴的。来吧,磨磨蹭蹭的,让人直犯困。最后费半天功夫,还得用手解决!”

    “丹姐那么馋?”

    “要不,明天你也一起过来?”

    “美的你!那种事情,偶尔一次还行。经常为之的话,以后我们还用什么!”

    “懂的不少嘛!”

    “一点都不会夸人,好啦。别按了。嗯快点来吧。”

    “还以为你不需要呢!”

    “我才没那么傻!”

    回国探亲之前,尤墨接到个意外的电话。

    贝克汉姆打来的。

    两人关系本来一直保持的不远不近。这个电话打完,关系明显更进了一步。

    出大名,抢头条,场下新闻比场上新闻多,这些都不是尤墨感兴趣的东西,连带着。他也没什么兴趣和名人夫妻走的太近。

    和他的状况相反,厌倦了无孔不入的英国媒体和各种趋炎附势的家伙们,贝克汉姆对这个仿佛超然于名利场之外的小子倍感亲近。

    电话内容很简单。

    只是劝他认真考虑一下教授的提议。

    语气不激烈,态度很肯,为了方便交流。还特意找了个会的家伙充当翻译。

    尤墨挂了电话,心有些感慨。

    事情不算大,心意却不小。

    打这个电话过来,明显是和教授沟通后的结果。

    为了让这个电话更具价值,还特意去了解了自己的身价,俱乐部的状况,球队的水平,德国联赛的竞争力

    还有教授的长处与缺点,阿森纳的历史与现状,英超迅速崛起的可能

    十分钟不到的电话,信息量却如此巨大,这不得不说是件很有诚意的事情。

    “怎么样,贝克汉姆是什么建议?”

    瞧他挂了电话,王丹一脸兴奋地问。

    “和之前我跟你在飞机上说的差不多。”尤墨收拾心情,笑着看他。

    “哦,没劲!”王丹撇撇嘴,眼睛转了转,仍有些不死心,“教授他肯开价多少?”

    “800万马克最多,卢伟的话600万,而且,只能要一个。”尤墨伸了个懒腰,起身。

    “切!真够抠门的,俱乐部肯定不会答应这样的报价。对了,为什么只能要一个?他不是看好你们两个了吗?”王丹坐在椅上没动,一脸疑惑。

    “哦,忘了告诉你了。去英超踢球的话,需要劳工证。”尤墨打了个哈欠,躺平,继续解释,“劳工证可不是工作证。这东西麻烦的很,需要球员一年代表国家参加5%的a级国际赛事,才能有资格获得。”

    “那你们都没戏,对了,既然都没戏,为什么还能要一个?”王丹失了兴趣,双手撑腰,起身,坐在床沿,手顺着他的短裤钻了进去。

    “有个特殊天才条款,一家俱乐部一年只能申请一次,还不是100%的成功率。”尤墨伸手捉住作怪的手,一脸无奈。“不要了吧,丹姐,又来折腾人?”

    “是挺没劲的,英国人太排外了。怎么着,日子排到我了不给用?”王丹杏眼竖起,语含不善。

    “怎么听起来像是等了很久才排到一样?”尤墨只能举手投降,躺平了任调*戏。

    “别的女人,天天有老公搂着睡觉,我们现在就两天一次了,以后还得天一次,你好意思不卖力表现?”王丹躺在他怀里,揉搓的起劲。

    “是啊,你这样的家伙,不卖力表现的话,将来偷人的可能极大!”尤墨伸手除去她上半身的束缚,一脸悲愤地玩弄起来。

    “嘿嘿,怕不怕?哎呀,别不高兴,我去把兰管家叫来,省得最后的好时光浪费了!”

    “算啦,管家和我打过招呼了。说偶尔一次还行,经常的话以后没得用。”

    “一天一次嘛,死脑筋!我开个头,她收个尾,各取所需就是。这样你好我好她也好的,有什么不可以?”

    “要去你去,我可劝不动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