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的如意算盘明显要落空了。

    按他的印象,凯泽斯劳滕就是个没有雄心的小城俱乐部,东方少年只是足球荒漠开出的奇异花朵。以这种认知做为前提,他开出的条件自然达不到吸引对方的标准,无论是俱乐部还是个人,最终都是一笑置之。

    故事于是告一段落。

    月初,尤墨回国,c市待了天后,去了春城海埂。

    盛夏的春城是个奇特的地方。

    早晚温差能有18度,太阳下和荫凉地的温差能有15度,滇池边和海埂基地的温差能有10度。

    这个季节过来,显然是件心旷神怡的事情。

    步行进了基地大门,尤墨随意地四处打量着。

    外场有4块训练场,两块是标准场地,带跑道的那种,还有两块偏小,训练专用。职业联赛处于夏休期,这儿只有稀稀拉拉几支青少年队伍在场地上训练。

    凭着印象一直往里走,穿过一排排的球员宿舍,就到了内场。

    内场有5块标准训练场,一块人工草皮,一个室内训练馆。训练场之间用高高的白桦树分开,大风吹过,哗啦成一片。

    女足的训练,清脆的叫喊声是其特色,国家队虽以普通话为标准,可用心听的话,各地方言味儿还是很重。

    尤墨走近的时候,对抗训练正在激烈进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场地五对五的攻防双方身上。

    马园安晒黑了不少,一身除了国家队队服是白色的之外,露出来的地方黑成了一片,侧面看过去,脸上居然还有反光。

    李娟这会正在用蹩脚的川普指挥着队友。

    “身后,卡她外线!”

    和她同组的温利容发音就准确多了。

    “撞她丫的。她没你壮!”

    这趟过来,尤墨只背了个小小的运动背包,看了一会就觉得热,于是把背包放下,伸了个懒腰,活动了几下关节。

    站着热。跑着凉快,真是个奇怪的地方。

    “咦,你是?”

    场地边的石凳上,安静坐着的姑娘忽然转过头,一脸疑惑地瞧过来。

    蒲苇?

    “球员家属,放假了过来瞧瞧,受伤了?”尤墨打量了眼年轻的姑娘,初步认可了球迷们的评价。

    号称女足国家队第一美女的家伙,五官秀气。皮肤白晰,眉目之间有爽朗之气。

    “是啊,你难道是?”蒲苇显然对他有印象,只是此时出现在此地,有些难以置信。

    “小小年纪爱受伤,可不件好事情。”尤墨念叨了一句,在她旁边坐下,点点头。“随便猜,反正一会就露馅了。”

    “什么嘛。你没我大吧!对不对?”蒲苇脸色微红,眨了两下的眼睛里,有羡慕的小火苗跑出来。

    “踝关节还是膝关节?”尤墨没有再打量她,目光转向依然热闹的场地间。

    “哟,你还挺懂行。万一我是腰伤了呢?”蒲苇心有些不忿,瞧着仿佛远离自己的目光。撅了撅嘴。

    “腰伤该卧床休息了,在这坐着等挨骂吗?”

    “什么嘛,自以为是!”

    “对哦,可能是大腿肌肉拉伤!”

    “为什么不能是小腿?”

    “你是上天派下来考我的吗?”

    “嘿嘿嘿”

    等发现他的时候,训练已经接近尾声了。

    李娟激动的手都有些颤抖。握住温利容的脚向上压腿的时候,用力有些过猛,引起一阵哀号。“娟妹,我还没男朋友!”

    女足姑娘们也陆续发现场地边上特殊的存在了,嗡嗡的议论声迅速放大,吵醒了一脸不解的马园安。

    “来了就过来嘛,准备给大家表演个什么节目?”

    尤墨挠挠头,抛弃了斗嘴的对手,走了过来。墨镜已经摘下,似曾相识的脸让众人确认无疑。“请大家吃饭吧,表演节目就算了。”

    姑娘们答案空前统一。

    “先表演节目,再请吃饭!”

    尤墨瞄了眼群情鼎沸的家伙们,挠头,“唱歌还凑合,跳舞不在行。”

    “什么嘛,表演几个凌空射门!”马园安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球队训练经常会有这种事情。

    前来探班的家伙若是圈人的话,不秀一番绝活,是不会放行的。

    至于最终结果是技惊四座还是怡笑大方,那就不保准了。

    孙纹和温利容明显没安好心,一听说这家伙要表演节目,马上就大声嚷嚷起来,确认了表演内容,二话不说,一人一边跑到了场地边边上。

    只有真正心疼他的家伙,才小声提醒:“热身一下,别拉着筋了!”

    蒲苇刚好走了过来,听见之后撇了撇嘴,目光转向空旷的球门。“增加点难度吧,打空门多没劲!”

    “韩纹霞,上门!”马园安吼完一嗓子,伸手拍在尤墨肩头,“别怪她们欺负你哈,长的帅的都这待遇!”

    尤墨正活动关节呢,听了这话一脸感激,“长这么大,您是头一个这么夸我的。”

    “贫嘴家伙,让姐姐看看你在国外学的什么!”蒲苇明显有些意犹未尽,不顾李娟那咬牙切齿的表情,同样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背上。

    有人开了个头,其它人自然不甘落后。

    很快,一群大小老姑娘就你一把,我一把地开始揩油水。

    “哟,肌肉远看着不显,走近了看棱角不错嘛!”

    “耐克限量版,怎么不买双红色的?”

    “这裤子弹性真不错,什么材料哦?”

    打凌空,无疑是球场上最适合表演的方式。

    无论是内行还外行,都能从那一瞬间的身体动作,找到让人惊叹的地方。不过。观赏性强,还是实用性强,这就是专业与非专业的区别了。

    对于尤墨来说,这种表演和平时的训练区别不大。对于靠身体吃饭的家伙来说,这种训练方式既随心所欲,又充满个人想象力。

    不过。德国青训系统一年的打造,还是在他身上刻下了明显的烙印。

    第一个和第二个传球,他的处理方式都是最简洁直接的那种,一个凌空垫射,一个头脚反向远角,进球的同时,只收获了寥寥的掌声,和一片叹息夹杂的嚷嚷声。

    “太容易了,给他加大难度!”“传那么好干嘛。难度,我们要难度!”“表演,我们要表演!”

    只有内行的实干派,才皱起了眉头,仔细回味平淡无奇包含的意味。

    准确,简洁,直接,没有任何失误。

    “马指导怎么看?”蒲苇嚷嚷完毕。一转头瞅见沉思的脸了,于是凑过来问。

    “不失误。比高难度动作的价值更大。”

    技术角度讲,女足的水平不比男足差多少。双方的差距,主要体现在身体和对抗上。

    孙纹和温利容这种水平的家伙,在没有对抗的情况下,传不出好球是要挨骂的。

    于是,前两个球表表心意之后。真正的考验来了。

    第个球,明显位置靠后,球速是不快,可如果停住皮球再射门,那还不如随便蒙一脚。

    赌赌运气也比听人嘲笑强。

    这个落点在大禁区线上的皮球。尤墨从启动的时候,就确定了难度的难点了。

    准确!

    无论用何种射门方式,必须达到远射的精准度,才能保证凌空射门的质量!

    启动,加速,冲刺,碎步调整,左脚踏稳,身体从头到脚,向左倾至60度,右大腿像只舞动的皮鞭一般,带着小腿挥出,在到达皮球正前方0厘米的时候,绷紧的踝关节,在突然加速的小腿前摆作用力下,迅捷无比地抽皮球正间!

    不偏,不倚,位置精确到了毫米!

    韩纹霞漂亮的鱼跃没能阻止奇快的球速。

    安静。

    足足一分钟,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

    除了耳边永不停歇的风声。

    在所有人看来都平平无奇的凌空抽射,为什么在那一瞬间,如此好看?

    身体像一只展翅的大鹏鸟一般,优雅,平衡,力量感十足!

    清晰无比的动作,让所有人有了慢放般的回味过程。

    小碎步调整,支撑脚踏出,大腿从极限位置摆出,缓慢加速,到了最佳位置,换成小腿前摆,迅速加速,准确命!

    “第一次觉得,凌空抽射居然这么好看?”蒲玮楞了好一会,拽住马园安胳膊一阵摇晃。

    “节奏感。”

    “嗯?”

    “有技巧在里面的,你们虽说是内行,目前还达不到这种境界。做出来的动作只有其形,得不到真传。”

    第四个传球是个烂球,被韩霞没收之后,差点撞车的尤墨果断引起了一片笑闹声。

    “纹姐已经不择手段了!”“哈哈,让你连进个嘛,小霞都要哭了!”“容姐肚子都笑痛了,还能不能行了!”

    “孙纹,10个俯卧撑!”马园安的高声喊话,结束了姑娘们越来越分散的注意力。

    所有人安静下来,静静等待。

    第五个,好像还是个烂球。

    位置还行,刚好在守门员和尤墨之间,旋转也凑合,是个明显的内旋弧线球,只是高度实在不敢恭维。

    直线冲过去的话,大概有米左右的高度,即使乔丹来了,也只能用上帝之手来解决问题。

    182的尤墨,正常的极限弹跳在1米左右,米的高度最多只能用头皮去蹭一下,想射门,纯属搞笑!

    斜线冲刺的话,对冲刺速度要求很高,而且,射门角度也会有些偏窄。

    怎么办?(。。)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