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向加速,冲刺,身体向左倾,像在弯道跑一般,倾斜,观察,减速,直到身体已经跑过,皮球出现在自己的正右侧的时候,蹬地,双腿弹起,双臂展开维持平衡,左腿抬到垂直身体的位置,右腿继续向上,在皮球眼看失去射门可能的时候,小腿迅速带动踝关节,出现在皮球的正后方!

    “哐”的一声巨响后,皮球被横梁拒之门外。

    忽忽的风声洗涤着安静的球场。

    摔出去两米远的尤墨,躺着看了会蓝天白云,才起身,拍拍衣服走回来。

    “没事吧?”李娟明显是担心多过惊讶的主儿,看他走过来赶紧伸了脖子问。

    她的声音仿佛信号弹一般,把安静了好一会的球场变得热闹起来。

    “好遗憾,竟然没进!”

    “怎么想的呢,那么高的点,怎么会斜向跑用倒勾来射门?”

    “点太高,直线的话只能蹭一下,斜线跑相当于让皮球多了点下坠时间。”

    “不止多一点,用脚不用头的话,最少多出两米的横向距离!”

    “就是射门角度太小了点儿,不过,他控制的真好,可惜运气差了点。”

    “动作真舒展,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一般吧?”

    “摔出去那么远,有没有事哦?”

    夏至刚过,天还长。训练结束好一会了,天色依然不肯黑下去。

    集合收队的时候,马园安没打算放过他。

    “来来来,这一年进步不小,给大家说说体会。”

    尤墨站在表情严肃的姑娘们面前,目光扫了一圈。习惯性地开始挠头。

    还没开口,忍不住的笑声,咳嗽声,悄悄话声,嗡嗡成一片。

    “体会有点多,天黑估计都讲不完。”尤墨丝毫不以为意。转头问马园安。

    “安静!嗯,那这样,你在这待到几号?”

    “还有十天假期。”

    “你们假期也要保持身体训练的吧?”

    “嗯。”

    “好,你一天来参加一次训练,我给李娟多放两天假,如何?”

    “一言为定!”

    “当然!”

    老江湖就是老江湖。

    尤墨被推到前台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上套了。

    感想体会这种东西,说的再详细生动,也不比场上做个动作来的效果好。

    所谓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训练这种东西,本来就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尤其是单调的封闭式专业训练。一群姑娘夹了个年轻小伙,训练气氛会好很多。

    如果小伙水平还不低,那训练水平都会提高不少。

    当然,如果小伙人缘太好的话,异样的情绪也很容易在枯燥的生活滋生。

    训练结束。孙纹温利容的房间。

    “纹姐,我想听故事!”蒲玮闪身进来。大大咧咧地坐在床上,对刚洗完澡正擦头发的孙纹卖萌。

    她俩都是魔都队出来的,只是一个成名已久,一个刚冒头。

    “澡洗的挺快嘛!”孙纹只瞄了她一眼,就瞅见胸前明显尖尖的凸起了,于是语气有些偏酸。“哟,春心动了?不穿内衣就跑来打探消息?”

    “绝交,立即,马上,绝交!”蒲苇脸不红心不跳。若无其事地东张西望。

    “想听什么故事?他和个女朋友的?”孙纹同样不以为意,坐在她旁边伸手戳她,“丢不丢人!”

    “又没男人进来,怕什么!都想听,知道多少说多少!”蒲苇完全不虚,胸部向前一挺,坦然受之。

    孙纹搂着她往后一倒,进入悄悄话模式。

    “他刚给他女朋友买了套240万的别墅,你来的太晚了!”

    “240万?给李娟?”

    “夸张不,都是他自己挣的!不是给李娟,是个叫王丹的家伙,刚怀孕,据说是为了让她父母同意他们的关系,才买的。而且,房产证上只有一个名字!”

    “嗯?送给她的?那另外两个怎么办?没闹起来?”

    “是送给她的。李娟和另外一个叫江晓兰的家伙,对他依然死心塌地的,这种事情都选择继续信任他。”

    “什么哦,我才不信!”

    “他去年一个赛季就挣了两百多万,打算一年给她们买一套。”

    “真看不出来啊!”

    “是啊,像个调皮的弟弟一样。”

    “我怎么就没早点遇上这样的家伙!”

    尤墨过来之前,姑娘们就通过各种渠道了解过他的一堆信息了。

    不过,最吸引她们的不是他在球场上的表现,而是奇闻般的个女友。尤其是身边就有一个的情况下,实在是难掩好奇。

    可好奇归好奇,大家都是地方队的骄子,都知道起码的江湖规矩。除了和李娟走的近的两位大姐大,其它人真没刻意问过当事人。

    今天下午见到真人的时候,所有人心里都觉得怪怪的。

    印象花心萝卜一般的家伙,居然是个爱笑的邻家大男孩!

    这种传说印象和第一印象的反差,让她们的好奇心开始加重。

    直到专正专业的表演登场。

    所有人才恍然,原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成功!

    房间里的谈话继续深入,参与者也多了一个。

    “他在世少赛的比赛我都看了,那时候只觉得他有点另类,场上表现野性十足。今天感觉完全不同,即有很高的专业水准,又有自己的东西!”温利容趴在她俩旁边,努力听了会悄悄话,忍不住插嘴。

    “德乙联赛没有转播,好可惜啊,真想看看他那15个进球是怎么进的。”孙纹身为射手一枚,关注点比较明确。

    “下赛季德甲肯定有转播了。你觉得以他现在的水平,在德甲算是什么层次?”蒲苇收了八卦心思,一脸认真。

    “不好说。凯泽斯劳滕其实并不弱,只是俱乐部经营上出了状况,人才流失的有点多,才降级的。今年应该会有一番作为。”温利容显然是做过功课的家伙,此刻侃侃而谈起来,其它两女都有些插不上嘴。“不过,贝肯鲍尔你们知道吧,拜仁幕尼黑你们知道吧。这两个庞然大物都对他表示了明确的兴趣,你们说说他的上升潜力有多大?”

    “好帅哦”蒲苇听着听着,开始走神。

    “好骚哦!”温利容停了下来,打量眼前星星眼的家伙。

    “好痴情哦,240万只为博美人一笑。”蒲苇坦然受之。继续神往。

    “行啦,知道了就行,别往外乱说!”孙纹对这家伙也挺头疼,伸手戳了戳她的脑门。

    “多你一个也不多,你跟娟妹商量商量?”温利容一脸调*戏笑容,开始建议。

    “我就是喜欢他而已,没你想的那么无耻!”蒲苇脸色微红,梗着脖子咬牙切齿。

    “哟哟哟。一见钟情?”孙纹来了兴趣,求证的眼神递给温利容。

    “小妮子正是发*春的年龄。对这种阳光男孩缺乏抵抗力也正常着,是打算暗恋,还是打算表白?”温利容眼珠一转,使了个眼色回去。

    “啊?什么意思?”蒲苇显然没有心理准备的,梗住的脖子松驰下来,眼神开始游离。

    “你喜欢人家。人家有女朋友,这种事情太常见不过了。你觉得是让他知道好些,还是不知道好些?”温利容继续诱导,语气低沉婉转。

    “我觉得吧,喜欢别人。就应该让别人知道。毕竟,我有喜欢的权力,他有拒绝的权力。如果彼此都有进一步交往的打算,那再确定一下其它状况更合适一些。”蒲苇听出来话的调*戏味儿了,却没有还击的想法。

    “如果你这种喜欢,会让他为难,怎么办?”温利容收了心思,正色问道。

    “感情这种东西,随时可能受到外界的诱*惑,如果一点抵抗力都没有的话,显然不值得交往。同样,如果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依然不敢有所表示。身体没有背叛,心理却背叛了,这样的家伙比前一种也好不了多少!”蒲苇皱了皱眉,一气说完,放下心事一般,叹了口气。

    “意思是,打算考验考验他?”孙纹也有些皱眉,一脸认真地瞧着她。

    “不知道,忽然,有点不忍心。”蒲苇听的一楞,脱口而出的回答却让自己迅速红了脸。

    “说的好听,真正选择的时候,哪有那么潇洒?”温利容没瞧见她的脸色变化,依然沉浸在之前的思路。

    孙纹瞅了眼神游天外的蒲苇,凑到温利容耳边,“好像,不只是喜欢。”

    确实不只是喜欢。

    温利容期待的表白并没有出现,在她有意无意打量蒲苇的时候,会发现那双眼睛里的神彩,只有在面对明确目标的时候,才会突然绽放出来。

    她和孙纹都是过来人,很清楚这种即将淹没于顶的感觉。

    可说什么呢?

    有什么权力剥夺别人爱情的权力呢?

    什么情况都已经告知,却依然泥足深陷,还有什么办法?

    已经过去的一周训练时间,是整个女足国家队这些年来最欢快的时光。

    不是大胜后的喜悦,也不是拿了冠军后的兴奋,更不是心想事成后的欣喜若狂。

    只是单纯的,对这项运动,对那个焦点的家伙,对他那匪夷所思的想象力,对他的各种期待

    随和,真诚,爱说笑玩闹,不爱出风头却总是出风头,被人吃了豆腐依然龇牙咧嘴地不敢还击

    队伍有这么一个家伙,所有人都觉得时间溜走的太快。

    “晚上是蒲苇的生日,九点在她房间集合。唱生日歌,吃蛋糕,都不许缺席。你也来!”

    训练结束的时候,马园安笑着宣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