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园安本来只要求尤墨一天参加一次训练的,结果第二天就忘了这码事情,每次训练结束都会通知他接下来的训练安排。

    作为补偿,李娟晚上不用归队,可以和他在附近的宾馆过夜,只是要求不能耽误训练。

    这种看似简单的补偿,在纪律严明的女足国家队可不容易获得。马园安费了大劲跑上跑下好一通游说,才算把事情敲定。

    尤墨也不以为意,完全把自己当成了队伍的一员,每次训练从头到尾,丝毫不落。

    他的心思很简单。

    一来保持身体状态,二来给这些姑娘们枯燥的训练生活带来些美好的瞬间,来是能多陪陪李娟。

    这种状况下,他的训练态度无比认真,无论是力量训练,还是战术,对抗,比赛,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明显超出她们一截的水平而有任何得意之情。

    唯一的缺点,就是他加入的那一边,无论是对抗还是比赛,压倒性的优势太明显,这让整个训练的重心都有些偏移,也让马园安有些挠头。

    不过,他带来的主要变化,是完全陌生的足球化体验。这一点他和主教练早有共识,姑娘们也能明显感受的到。

    李娟就更满意了。

    她之前承受的压力可不小。而且,这种压力她自己完全没办法摆脱,只能通过折磨自己般的训练强度,来麻痹她那日渐脆弱的承受能力。

    他一来,事情就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一开始还有些担心,怕队友们眼红,怕他会受不了她们的议论,怕这里的单调生活会让他心生去意。

    结果两天一过。她就痛恨起他那渐近的归期了!

    要是能一直这样,那该多好!

    晚上,九点不到,蒲苇的房间。

    提前赶到的孙纹和温利容默默地收拾着房间,把扔的到处都是的衣物和零食归类放好,把提前准备好的蛋糕摆在桌子上。顺便,把蛋糕外面的包装纸板拆下来,环成个皇冠,戴在正洗漱打扮的蒲苇头上。

    气氛有些尴尬。

    两女都知道她的心思,她也知道自己的心思瞒不了有心人。可真要说出口的时候,人都发现无从谈起。

    明知是漩涡,还要义无反顾地跳进去,这种家伙,说什么好呢?

    “漂亮。晚妆化的有水平!”马园安出现在人背后,大嗓门刻意压低了,听起来有些低沉。

    随手把门关上,他在人疑惑的目光前行,走到蒲苇身旁坐下。

    “从小到大,不缺男娃追吧?”

    “什么嘛,说什么呢,马指导。”蒲苇脸色有些不自然。目光转开,盯着地上。

    “得不到的都是最好的。太容易得到的都不会太珍惜,送上门的反而容易让人心生反感。”马园安把目光抽开,叹了口气。

    “嗯?”女一起发呆。

    “你站在他的位置,考虑一下。”马园安嘴角微微含了些笑意,继续说道:“你以为他想有个女朋友吗?这种事情真的越多越好?”

    “是啊,肯定是经历过许多事情。有了很深的感情基础,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吧。”孙纹迅速抓住他的思路了,开始进入对答模式。

    “多了,就容易厚此薄彼,时间久了。反受其累。你觉得他是觉得这里好玩,有意过来显摆来了?”马园安对自己手下大将的反应很满意,微一点头目光转向她。

    “当然不是,他哪有那种心思嘛,训练比我们还认真。我看他就是心疼李娟,和我们训练就是为了多陪陪她。他一年挣了200多万,全部花在另一个女人身上了,就为了让她家人满意。这种事情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让人觉得是傻了或者疯了吧!”孙纹心长舒口气,仿佛已经找到了钥匙。

    “哦?有这种事情?”马园安真有点被惊住了,一双眼睛瞪的老大。

    “他打算奋斗年,给个女人各买一套别墅,现在刚完成分之一。”孙纹脸上有了笑意,再说话时已经思路大开,“他这样的家伙,最不缺的,就是喜欢他的姑娘。可据我从娟妹那儿得知的情况来看,这个女人,都是他在9年认识的!”

    “意思是?”温利容也瞪大了眼睛看过来,嘴咧的老大。

    “四年了,都没有其它女人能进去,可见他和她们的感情,已经相当稳固。而且,今年买别墅的事情,明显是有结婚过日子的打算了。我听娟妹说,是打算明年在德国办场特殊婚礼,来结束他和个女人的爱情长跑。”孙纹越说越激动,已经忘了偷瞧蒲苇的神情反应。

    “有出息,这小子,像个男人!”马园安一拍大腿,笑声爽朗,“我没看错,周晓峰这个干儿子不是一般人!”

    “有人敲门了,开门吧,容姐。”蒲苇忽然开口,局外人一般,语气淡淡的。

    生日歌唱完,就是寿星许愿了。

    双手合什,眉眼低垂,嘴唇微微动了几下,空气仿佛就有了愿望在飘浮。

    整个生日庆祝时间很短,只有半小时不到。

    如果没有那个家伙的话,平常只有十多分钟。

    既然说自己唱歌还行,那在这种场合自然不能放过。于是,平常应该结束的时间,就成了余兴节目登场的时候。

    尤墨本来打算清唱几句就算完事的,结果群众纷纷不答应,好事者嚷嚷着要他和李娟共唱一首,却被女方果断拒绝了。

    理由看似充分:五音不全,不敢吓人。

    好事者们迅速转移目标,女主角就成了不二选择。

    “唱什么?”蒲苇一脸平静地开口,目光没有躲避,也没有热切,只有仔细看的人。会从发现一丝丝渴望。

    “都会一点,你挑几首熟悉的,我选选看。”尤墨没有察觉,笑着回答。

    他在这支队伍,受到的欢迎是无处不在的,间有些异样的目光也很常见。直到此时此刻,他依然没有察觉对方那明显深陷的情绪。

    “爱的代价?”

    “没问题。不用分开唱的话,我可以蒙混过关了。”

    “那开始吧,只是清唱,不用管她们嚷嚷什么。”

    “好。”

    还记的年少时的梦吗

    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

    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

    看世事无常看沧桑变化

    那些为爱所付出的代价

    是永远都难忘的啊

    所有真心的痴心的话

    在我心虽然已没有他

    走吧走吧人总要学会自己长大

    走吧走吧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

    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也曾伤心流泪

    也曾黯然心碎

    这是爱的代价

    没有深情对视,没有忘我拥抱,没有泪流满面。

    两个人,肩并着肩,一个微笑。一个平静,只有偶尔的指尖碰触,发生在不为人知的角落。

    嗓子都不错,感情很投入,效果超出预计。

    只是,有心人看出了苗头,出声制止了“再来一个”的叫喊声。

    马园安顺势宣布了一下尤墨的归期,在一片哀叹声。转身走人,不忍再看她。

    房间里人快走完的时候。孙纹拉住微微颤抖的手。

    “走吧,去我房间说会话。”

    “不用了,困了呢。”蒲苇甩开她的手,揉了揉眼睛。

    结果没想到。

    轻轻一碰,泪水就忍不住了。

    于是赶紧低了头,“走吧。走吧。”

    到了房间,门一关上,哭声就抑制不住了。

    先是低低的啜泣,再是忍受不住的难过,最后是止不住的泪水。

    孙纹一开始还在旁边小声软语安慰。后来瞧着没效果,索性收了手,和温利容坐在另一张床上,呆呆地看着她。

    怎么会?

    才几天功夫?

    怎么就这样了呢?

    离别在即的清晨,最后的床*上运动。

    “嗯我想给你生个宝宝。”李娟面色红润,语气兴奋。

    “嗯?”尤墨停了动作,趴在光滑的后背上,脖子伸长了察颜观色。

    “别停,我说真的!”李娟扭了扭pp,笑着瞅他。

    “你们教练不得杀了我?”尤墨一阵头疼,捧住两瓣肥腻的pp一阵有力的撞击。

    “啊好棒,你怕他?”李娟身体扭动着,在他每次进入的时候,都忍不住向后用力撞去。

    “那你说老实话,最近是不是都没吃避*孕药?”尤墨忍住了马上交枪的想法,恨恨地拍打着挑衅的pp。

    “你说的啊,长期吃那个不好!”李娟喘着粗气,媚眼横他。

    “我算算哈,现在怀孕,到亚洲杯就是个多月,预产期是明年5月,嗯,好像也不太耽误什么。”尤墨被她瞅的心痒难耐,念叨着不忘体罚她。

    “嗯快点,时间不早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怀上。”李娟仍觉体罚力度不够,用嗓子眼深处的声音催促着他。

    “怕什么嘛,还有冬歇期呢。”

    要走了,自然要说说心里话。

    早上集合去训练场之前,尤墨再一次站在了队伍前,习惯性地挠挠头。

    这一次,只有依恋的目光,没有笑声和议论。

    “说说踢了这些年的球,自己的感受吧。”

    “足球是圆的,比赛总是充满未知。我心里装不了什么大道理,只是觉得,既然圆的跑起来才快,那一支球队也应该像这圆圆的东西一样,相互包容,镶嵌,联系,才能把彼此的个性舒展。”

    “团队运动是变数最多的竞技方式,每一个环节,都有可能直接影响到最终结果。只是个人长球,团队没有进步的话,很难抵抗向上攀登的陡坡与大风。”

    “好了,谢谢大家这些天的陪伴,我会想念你们的。”

    说完了,尤墨微一低头,算是表示谢意。

    再抬头时,两排十多双眼睛,已是一片泪光。

    孙纹,温利容,刘爱铃,高虹,京嫣,范运杰,刘瑛,韩纹霞,王丽苹

    还有,泣不成声的李娟和蒲玮。

    再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