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特乌斯,卡恩。

    谁对,谁错?

    比赛第分钟,场上表现说明一切。

    前场,一直活跃在各个角落的卢伟,忽然消失一般,隐身在这次进攻当。

    步伐沉重的斯福扎和克利斯托夫,终于找到了比赛感觉,他们在右路贡献了一次二过二加一次个人突破后,右路通道已经顺利打开。

    拜仁幕尼黑的防线迅速左倾。

    助攻的施容博格最终在底线附近获得了皮球,他没有把长人林立的小禁区做为自己的传目标,一脚又高又快的内旋大弧线,找见了左侧大禁区前两米处的卢伟。

    毫无停留观察的意思,卢伟是在高速运动接到皮球的,两米的距离,在拜仁幕尼黑防线察觉到危险的时候,已经一晃而过!

    坚决,快速,向前!

    似曾相识的危险,迅速笼罩在他面前的巴贝尔心头。

    不是说,另一个家伙更危险吗?

    这家伙从哪儿冒出来的?

    又准备单干?

    巴贝尔在犹豫没敢上抢,身体一侧,封住了外线通道。

    已经进入禁区的卢伟,眼角都没抬一下,左脚向右两次轻触皮球之后,已经到极限的频率,让人眼花般,又加快了一线!

    林克迅速补防上来,大长腿一甩,眼看就要和对手来一次结结实实的对脚。

    动作已经快到不可思议的家伙,在第次触球之前,在那一瞬间,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停顿!

    可能只有01秒的停顿,让判断的皮球位置出现了偏差!

    林克伸出来的长腿,本来是断球的利器。却因为这肉眼几乎看不清楚的停顿,变成了鲁莽的犯规!

    没有踢到皮球的他,身体因为惯性向前冲出,带倒了假动作还没来及做完的家伙!

    “嘟嘟”两声急促的哨声响起,黑脸裁判成了场上主角。

    “点球应该没有问题,林克的上抢有些莽撞。”

    “是的。应该是没有碰到皮球。来看慢动作,左脚,一次,两次,次,等等!只有两次!第次触碰并没有真正发生!”

    “斯福扎这个点球有点悬,差点就被卡恩扑出来了。”

    “没错,卡恩判断的很准确,只是运气差了点。”

    “再看一遍慢动作。发现没有,左脚第次触球之前,有一个明显的停顿,眼看就要碰到皮球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而且,触球脚在踏实地面之后,已经转成了支撑脚,皮球缺了最后一下触碰。并未脱离他的控制范围!林克没有踢皮球,抬起的腿和前冲的身体带倒了他。点球确实没有问题。林克输在了对对手的缺乏了解上!”

    “再来一次的话,估计还是一样。不是被过,就是犯规!”

    “嗯,双方动作频率不是一个层面的,已经进了禁区,防守队员不可能再往后退了。没有足够的防守密度,是没有办法阻止他的!”

    “o不在状态的情况下,e挑起了球队的进攻重任,让人有些惊讶!”

    “双子星?”

    “这个称呼有点意思!两个人有过几次各自为战的时候,闪光点也不少。”

    “雷哈格尔的球队有了这两个家伙。感觉像是上了一个台阶一般?”

    “哈哈,你又要提起老生长谈的问题吗?”

    “没办法。他们太年轻,球队成绩的重担一次次地压在他们稚嫩的肩膀上,会压垮他们的。”

    “但愿他们足够坚强吧。”

    “嗯,雷哈格尔应该不会让这种情况一直发生的。”

    出乎所有人意料。

    熟悉的狮王怒吼并没有响起。

    不过,这种时候,没有声音,比满耳的咆哮声更刺耳。

    事实说话,自然不用多说废话!

    于是,比赛还没有重新恢复,空气的血腥味儿就开始加重。

    卢伟不是不想传球。

    是没办法!

    对方的防守体系非常完整,而且运转良好,单兵防守能力也是绝对一流水准。如果没有强有力的个人突破,单纯依靠跑位,传递,远射,这些东西是没有办法制造足够威胁的!

    唯有不了解,唯有轻视,唯有个人爆发,才能让对手猝不及防!

    这场比赛,队伍所有人状态都不算好,单纯只靠胸憋着的一口气,实在难以突破对手设下的重重阻碍。

    个人突破,有时候会和全队脱节,有时候会成为打开门的钥匙。

    关键,看战术意义!

    “暑假没去钓鱼?”

    斯福扎庆祝进球的时候,两个人在往回跑。

    “没有,在这边和人踢野球。”

    “欺负小朋友?”

    “五人制足球场,打一场换一队的那种。”

    “难怪!”

    “你去欺负女人了?”

    “啊。怎么着,羡慕吗?”

    “难怪软趴趴的。”

    “嘘声太响,我有点陶醉。”

    “boss准备体罚你了。”

    “好吧,我认真点儿。”

    对话完毕,两人收了笑容,继续投入比赛。

    这场比赛,对他们来说,最不用在意的,就是结果,最需要展现的,就是抗压能力。

    卢伟已经完美地通过了考验,尤墨还在原地踏步。

    这种抗压能力,对尤墨来说,并不算多大考验。今天会受影响,还是心有杂念的缘故。

    雷哈格尔的愤怒,无奈,对手的挑衅,轻视,小俱乐部无法抬头挺胸拒绝所谓的善举,都在无形影响着他。突然提高的比赛节奏。技术水平明显不在一个层次的对手,以及他们经验丰富的团队作战方式,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他的作用。

    换句话说,就是没有爆发,不成宴席!

    重新开始的比赛,让雷哈格尔神情缓和不少。

    热身赛。客场,卫冕冠军,这种比赛只要让所有人看到希望就行,没有必要让别人也和他一样,以击败对手为最终目标。

    比赛第80分钟,雷哈格尔手一挥,贝纳换下谢里,布克替下克利斯托夫,塞斯克替下布雷默。

    一切。看似在往热身赛该有的局面发展。

    两分钟后,所有人才意识到。

    并不是!

    狮王不咆哮,咆哮声却在拜仁幕尼黑队员的脑海里回荡。

    在无比熟悉的左路大禁区外,卢伟拿球,转身,向前,突破,刚要迈入禁区前的那一瞬间。热血上涌的巴斯勒,从离他两米多远的地方。从他身后,倒地,飞铲!

    高高扬起的身体,轻飘飘如同羽毛一般,落地的时候,还在地面上弹了一下。

    急促响起的哨声。让吵闹的奥林匹克体育馆瞬间安静下来。

    野兽,发疯了吗?

    拉钦霍,还是拉钦霍,只能是拉钦霍。

    死死地抱住了冲到半道上的尤墨,后来觉得反抗力量实在太大。于是干脆一个抱摔,把他重重压倒在地!

    “你听我说,听我说,好不好,他没事的,你别激动,他没事的,真的,他不会有事的!”

    拉钦霍喘着粗气,语无伦次,泪水都要下来了。

    尤墨渐渐安静下来,看着高高扬起的红牌。

    心,已经忘了自己在想什么。

    仰头,看天。

    蓝天,白云。

    雷哈格尔在那一瞬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驯兽师身边那头温顺的野兽,竟然用这样一种方式,在他的心头,狠狠地咬了一口!

    他从教练席上一跃而起,冲到了换人区,却被第四官员拽住,挥起的拳头只落在了空,然后,无力地垂下。

    一分钟后,骂骂咧咧的巴斯勒出现在他面前。

    目不斜视地扬长而去。

    依稀能听见“xx养的”“小丑”“跳蚤”

    分钟后,担架上的卢伟脸色苍白,抬起手,苦笑。

    雷哈格尔恍然回过神来,跟着担架往场地边上走,已经完全忘记换人这种事情了。

    伯尔尼脸色阴沉,走近了,拍拍他的肩膀,指指场上。

    “混蛋!”这是雷哈格尔的回答。

    比赛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第86分钟,开始围攻对手的凯泽斯劳滕,在右路大禁区前沿五米处,获得了直接任意球机会。

    已经有些无心恋战的拜仁队员们,在卡恩一遍又一遍的怒吼,步履懒散地排好了人墙。

    “你来吧,随便踢好了。”斯福扎瞧了眼不远处的尤墨,声音沉闷。

    “我喜欢肉搏。”

    冰冷的声音里没有任何感情。

    “我明白了。”斯福扎点点头,后退,一步,两步,步,站定。

    卡恩那张曾经熟悉的脸,在他眼模糊起来。

    低头,进入自己的世界,启动,支撑脚踏出,摆腿,击皮球。

    因为向上的惯性,他的身体被带离了地面一些距离,可目光,却依然死死盯着黑白相间的家伙。

    看着它被卡恩无情的双手挡出门外,看着混战的人群,看着那闪电般的身影。

    身影只来的及出现在皮球前面。

    来不及做任何动作,位置更佳的防守队员一脚抡出,把皮球重重地闷在身影的胸口!

    注意力高度集的卡恩,第二反应奇快。身影出现在皮球前面的时候,没有起身机会的他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伸手已经来不及,就用抬起的腿,把乒乓球般来回的皮球再次挡出!

    谁也想不到!

    身影同样做好了准备!

    快如鬼魅般的动作,让侧躺在地的卡恩以为自己眼花了。膝关节90度旋转后,出现在皮球正后方的外脚背,如同鬼魅的獠牙一般,狠狠地刺了脆弱的心脏!

    这一次,再也没有武器能够阻挡!(。。)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