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沉默的比赛,依然没有结束的意思。

    全场比赛第92分钟,又高又飘的角球,就要划过拜仁幕尼黑的小禁区。

    老迈的马特乌斯拼尽全力起跳,却依然不能阻挡来自身后的沙漠之鹰。

    毫无技巧,只是纯粹的爆发力,只是强悍的对抗力量,只是力拔千钧后,翩若惊鸿般的,头球一点,就再次抓狂了狮王之心。

    这一次,咆哮声更像是对衰老的不甘,听起来是那么的软弱无力。

    两分钟后,终场哨声把比赛结果定格在:。

    “五分钟内连入两球,这场比赛,上半场按剧本来演,下半场按复仇来演。实在是,让人感慨。”

    “两粒入球,他都没有任何庆祝动作,只是冷冷的环顾四周。这种眼神,从来没有在他身上见到过。”

    “嗯,他的比赛我看的不少了,好像从未见他如此愤怒过。”

    “这种还击,让所有人无话可说。巴斯勒愚蠢的犯规,把比赛结果变得完全超出预料。”

    “的确。两粒入球都是定位球制造杀机,谈不上精妙的配合,依靠的就是球员的身体反应。”

    “第一粒入球靠的是极快的反应速度,第二个靠的是强悍的弹跳能力。不过,为什么都是他,这一点的原因,我相信大家都可以肯定。”

    “是的,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杀手,被完全激发出潜能后的举动。”

    “值得赞扬的是,他竟然能压制住愤怒,把不良情绪变成源源不断的推动力,在沉默的比赛。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

    “15分钟连扳球,特拉帕托尼的队伍需要好好反省一下了。即使少一人。这份表现也不合格。”

    “雷哈格尔心情也很沉重。巴斯勒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如今却以这样一种方式,狠狠地伤了他的心。”

    “这场热身赛的本意是化解恩怨,结果恩怨没有化解,梁子反而结大了。”

    “e的伤势还不确定,不过。慢镜头看来让人不太乐观。”

    “嗯,祝他好运。”

    盖德*穆勒和斯米特尔,仿佛被肃穆的气氛感染一般,都不愿意长篇大论,语速很快的你一言我一语,就算是赛后点评了。

    直到两人起身的时候,疑问才真正抛出。

    “巴斯勒怎么回事?”斯米特尔长呼一口气,叫住转身离去的盖德*穆勒。

    “被人洗脑了吧,拜仁幕尼黑有人和雷哈格尔不对付。”

    “高层呢?这场比赛真的是为了化解恩怨?”斯米特尔一脸凝重。眉头皱起。

    “没有的事。贝肯鲍尔想看看o在面对强敌时的表现。”

    “那这一切只能说成阴差阳错了?”

    “是的,事情有点棘手。”

    “嗯,两支球队都有些得不偿失,俱乐部方面肯定也会受影响。”

    “这个赛季,有好戏看了。”

    “你的心可真够大的,穆勒!”

    “哈哈,你现在喜欢上那两个小家伙了?”

    “我才不会否认这种事情。我有点担心,拜仁幕尼黑的巨大影响力。会不会给他们带来不必要的压力。”

    赛后,一片哗然。

    谁都没想到。仅仅是一场热身赛,就会有如此大影响力。

    卡恩,马特乌斯,林克,巴贝尔,他们代表着德国国家队的防线水平。这条看似牢不可破的防线。竟然被两个1岁的少年,在15分钟内完全打爆!

    如果在明年法国世界杯上,他们仍然是这种水平的发挥,那整个德国足球,都要为之哀鸿一片了。

    同样身为德国国脚的巴斯勒。竟然一夜之间变回野兽,这种家伙带去法国的话,福格茨能降伏住?

    代表德国足球最高水平的拜仁幕尼黑,居然被一支升班马打的毫无脾气!

    究竟是德国足球水平在倒退,还是在上升?

    整个德国媒体,都在这场比赛找到了兴奋点,漫天席地,铺卷而来。

    身为最重要的当事人,尤墨拿到了卢伟的诊断报告。

    右脚外踝韧带撕裂,预计伤缺一个月左右。

    结果不算最坏,也不算乐观。

    雷哈格尔给尤墨多放了一天假,算是奖励。

    “肿成个包子了,还能动弹吗?”

    卢伟郑睫房间里,王孕妇腆着肚子在装老医。她现在已经怀孕个多月了,算是过了最难受的第一关,目前身体状况稳定。学校的课程已经收尾,职业联赛一开始,她和江晓兰就放假了。不过,她现在可闲不着,俱乐部的一堆工作还等着她呢。

    “才第二天,能动也不着急动,先消肿。”尤墨把调好的药膏一点点抹匀,顺便抬头观察患者表情。

    卢伟显然没有聊天的兴趣,此时正在闭目养神。

    “郑睫回来看见的话,不得哭死。”王丹也瞧见他那平淡的表情了,于是收了打趣的心思,走过来伏在尤墨后背上。

    “她外婆去世了,最少还得四天才能回来。”卢伟吸了口冷气,睁开眼睛。

    “丹姐压的。”尤墨一脸无辜。

    “嘿嘿,不是故意的。”王丹起身,顾左右而言它,“你们这药膏管用不,能比德国医学发达吗?”

    “只要没断,就比德国医学管用。”尤墨终于大功告成,起身,伸个懒腰。

    “吃,饭,了。”

    江晓兰的声音远远地传来,在空旷的客厅回荡。

    “咱们家人口还是少了点儿。对了,叔叔,哦,爸妈怎么说?”尤墨伸手摸了摸王丹微微凸起的肚皮,问。

    “打算把房子卖了呗,我爸平常不拿主意。真正拿主意的时候才不犹豫。”王丹很配合地把腰挺起,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走吧,先吃饭。”尤墨收了手,转头探询的眼神看了眼卢伟。

    “你们先吃,还不饿。”卢伟躺平了,继续闭目养神。

    “嗯。一会给你端上来。”

    尤墨牵着王丹下了楼,没走拢地方,就听见正门那儿有悠扬的铃声传来。开了门,手捧鲜花的库卡出现在两人面前,身后,还有个眉头紧锁的克莉斯娜。

    两人关系经过一个假期的升温,现在进入了非常微妙的阶段。

    所谓的,最后那一下。

    库卡对她保持了足够的耐心。这种表现也进一步赢得了克莉斯娜的赞赏,可真正答应做他女朋友的时候。心底仿佛还有块疙瘩未曾去除。

    卢伟的受伤,无疑是最能触动这块疙瘩起反应的事情。

    “刚好,一起吃饭吧。”

    尤墨拍拍库卡肩膀,伸长脖子问后面的克莉斯娜。

    “我不饿,你们先吃。”

    经纪人的看法不出众人所料。库卡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尤墨眼神制止了他,点头,“嗯。刚好卢伟自己在上面。”

    只有两个人在房间里的感觉,让克莉斯娜仿佛回到了她和卢伟初见的时候。

    只是。那时是深秋结果的时候,现在是盛夏花落的时节。

    两人的关系随着郑睫的到来被冰封,彼此都像没事人一样,封存了进一步了解和接触的欲*望。

    今天,此时,开场白阶段。依然不例外。

    “赛季马上开始前受伤,很难过吧?”

    克莉斯娜把鲜花放在桌上,问完话,看了一眼,又觉得不妥。于是起身,满屋找起花瓶来。

    “难过谈不上,失望有一点。”卢伟微笑着开口,顺便提醒,“不用找了,屋里没有。”

    “雷哈格尔看来和拜仁幕尼黑积怨不小,好好的热身赛都能踢成一场粗野的比赛。”克莉斯娜放弃了徒劳的努力,若无其事地走过去,坐在床边。

    “是啊,巴斯勒是枚好棋子,符合所有复仇武器的要素。”卢伟微微一怔,坐着没动。

    “你说他是被人指使的?”克莉斯娜眼睛睁大,新闻工作者的嗅觉闻到了一丝血腥味儿。

    “有没有指使说不准,被人洗脑是肯定的了。想想看,一个头脑简单,行为暴力,曾经和雷哈格尔情同父子的家伙。当做复仇武器来用,还需要更多的条件吗?”卢伟察觉到那双湛蓝色大眼睛炽热的光芒了,于是微微眯起眼睛,拦住对视的火花。

    “嗯,有道理。如此看来,这个赛季雷哈格尔的日子不会好过。”克莉斯娜没有放弃,继续紧盯着那双深邃的眼睛,想从找出和以前不一样的东西。

    “是啊。目标只是保级的话,也不会有太多障碍。可如果想更进一步,阻碍会成比例增加。”卢伟笑着移开目光,看着窗外凋零的花,盛开的绿叶。

    “你看来没有因为受伤而变得的消沉呢,真好。”克莉斯娜嘴角抹过一丝苦笑,目光转向床头高抬的右脚。

    “习惯了。这是联赛,耽误几场没什么大不了的,尤其是赛季初。”卢伟余光看见他的反应了,于是把目光收回。

    “o和你真的不同呢。你受伤的那一瞬间,我瞧见他冲过来的眼神了。红红的,仿佛野兽一般,往外放着光,真吓人!不过,没一会,他就完全恢复了理智。”克莉斯娜在心底叹了口气,眼神进入回忆状态。

    “他比我更能包容那些东西,这是骨子里的天赋。”卢伟嘴角含笑,微微侧了下耳朵,提醒,“你的肚子仿佛在提抗议了,下去吃饭吧。那帮家伙可不会客气,太晚的话可能会饿肚子。”

    “嗯。”克莉斯娜起身,走到门口的时候,转头,笑着瞅他一眼,“你拒绝人的方式,真够含蓄的。”

    “是啊,只有聪明而且细腻的人,才能体会。”

    “奇怪,我并不是嘛。”

    “那看来我还是不够含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