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守的进步,更多是依靠经验的积累。

    这也是防线相比于锋线,平均年龄更大的主要原因。

    尤墨在这上面的进步,关键还是一贯良好的心态在发挥作用。

    他没有把防守任务当成兼职,也没有把防守表现当成彩头,更没有失去研究防守窍门的兴趣。在这种心态驱使下,他把看起来平淡无奇的跟随,上抢,预判,卡位,统统当成学习的课题,拿来仔细研究。

    研究别人,研究自己。

    换句话说,就是拿比赛在做实验!

    这种自由人都享受不到的特权,在雷哈格尔无比信任的心目,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换句话说,这种待遇,在豪门想都别想!

    经历了与拜仁队的一场大战,他和主教练都意识到了。

    他在乙级联赛的防守表现,在顶级联赛并不够看!

    在对方严密运转的进攻体系,所有的路线选择都非常有讲究,每一个环节都会尽可能地降低风险,保证成功率。这种状况下,没有预判的防守,只是跟着球瞎跑而已。

    越高层次的队伍,传接球的成功率就越高,即使有经常依靠个人突破打开局面的队伍,也不会把角猫一般的突破技术拿来赌运气。

    顶级联赛的突破好手们,个个都有绝活,想在他们面前当拦路虎,仅有身体是远远不够的。

    经验,判断,反应,协作,缺一不可!

    这场比赛,汉堡队那并未高出一截的场组织能力。成了他的最佳试验田,用来寻找上一场比赛被弄丢的防守作用。接近半小时的时间,他成功地找回了上赛季后半段的防守感觉,频频将对手的攻势转化成已队由守转攻的转折点。

    进攻他的身体缺乏灵感,这种让人沮丧的事情并未影响他的心态。团队至上的哲学,始终贯穿在他的足球理念当。让他在面临低潮的时候,依然保持着不错的心理状态。

    一支球队就是这样,老是有人出彩的话,所有人或多或少都会形成心理依赖。时间久程度重了,就有上瘾的趋势,一旦大腿表现不佳,整支球队的表现都会跌落谷底。

    所以,真正的大腿,不会时时刻刻地表现自己。只要有机会,只要合理,他们就会充分调动队友潜能,来完成以前自己负责的任务。

    上半场进行到后半段,凯泽斯劳滕渐成围攻之势。

    比赛第9分钟,左路巴拉克一脚长传,准确转移到了前场右路。很快,凯泽斯劳滕一系列流畅的边路配合之后。汉堡队防线有些顾此失彼。大禁区前两米处,面对明显倾斜的防守重心。克利斯托夫做了个直线突破的假动作,晃开对方注意,就是一脚轻推,横向交给了路高速插上的尤墨。

    上赛季他那脚时速10公里/小时的射门,立即重现在科尔曼心头。

    “非常好的起脚机会!来一脚,嗯?竟然?面对身体已经横过来封堵的对手。他选择停球!一脚轻推,皮球交给左路高速插上的巴拉克!”

    “噢我的天呐!天呐,世界波,世界波,世界波!!!”

    “瞧瞧这脚射门吧!太夸张了。正脚背踢出超高球速的同时,竟然有个明显的下坠!”

    “巴拉克,第一次代表球队出战正式比赛的巴拉克,一球成名吗?”

    “188的个头,充满爆发力的射门,这是个典型的场重炮手!有了他,德甲红魔又多了一件秘密武器!”

    “o在面对这种机会的时候,竟然选择传球,这太让人吃惊了。不过,联系他之前表现来看的话,这种选择合情合理!”

    “自己脚下缺乏感觉,那就交给队友来表现,这种心态值得所有年轻人学习!”

    “比赛不是表演,足球不是个人游戏,他这种团队精神,再次让人惊讶,雷哈格尔脸上的笑容说明了一切!”

    “好了,上半场结束,凯泽斯劳滕凭借巴拉克的处子入球,在主场以1:0暂时领先汉堡队”

    雷哈格尔从未如此欣慰过。

    想要解除队伍的依赖性,如果单纯依靠降低大腿的出场时间,显然不是最佳选择。

    上一场比赛,他已经在尽可能地降低卢伟和尤墨的出场时间了,可是球队依然不可抑制地往依赖的深渊滑落。最终结果,也再次验证了这种依赖的强大基础。

    可越是这样,他就越觉得不安!

    一群平均年龄24岁的老家伙们,依靠两个1岁的小家伙来解决问题,一场两场没问题,半个赛季呢?一个赛季呢?

    得意弟子完成最终复仇,这种戏码别人可能会无比骄傲,可他的心里,却只觉得失落。

    只是一场热身赛而已,即使赢了又如何?

    伤了一个,怒了一个。伤完了需要休息,怒完了还能回来吗?

    这场比赛,看见那两个被浪费的机会之后,他的心情开始变得沉重。

    盛怒之后,必然空虚。心理起伏过大,状态必然受影响。

    随着比赛继续进行,他的心思慢慢放松下来。

    还不错,没有急躁,没有努力地想证明点什么,即使是在防守,也能以足够的专注来面对。

    直到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那一瞬间到来,他的心情,无比舒畅!

    众里寻他千百度,得来全不费功夫!

    更衣室,雷哈格尔点评完毕,鼓励一番后,转身走人。面对一片赞扬声,巴拉克压抑已久的情绪再也按捺不住,开始眉飞色舞。

    “哇哈哈,别夸我,都别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运气,真是运气。我都没想过蒙一脚会蒙出这种效果来!还有半场比赛呢,别激动,都别激动”

    老家伙们笑得前仰后合,年轻人则有些苦笑摇头。

    这家伙平时就很活跃,刚来就有种自来熟的味道,这会竟然进了个赛季开门红。晕头转向也是人之常情了。

    “好了,迈克尔,你得谢谢o。没有他的谦让,你的进球还不知道何时何地呢。”莱因克拍拍他的肩膀,笑着开口。

    “哦,哦,对,对,对!”巴拉克两个跨步。找到了角落里的尤墨,抓住对方胳膊一阵摇晃,“谢谢,谢谢,再次谢谢!嗯,那个,我请你吃,吃什么你自己选。别客气!”

    尤墨对付话唠一向有心得,眨眨眼睛。“怪热的,想吃冰激淋,现在去买两个?”

    巴拉克满心的期待顿时卡死,一片哄笑声张嘴结舌。

    “好啦,o说的对。比赛还没完,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加油!”布雷默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拳紧握,举在空。

    “加油!”

    下半场开始,场上形势起了变化。

    任何一支能在顶级联赛生存的队伍,都不会在面对被动局面的时候。表现的无动于衷。

    汉堡队没有急着换人调整,只是把攻击重心调整,由之前的双翼齐飞,变成主攻右路。

    这种变化可能不出雷哈格尔意料,却明显超出了巴拉克的心理准备。

    德国小伙正处于人生最得意的阶段,满脑子都是美好人生的片断幻想,进攻拼尽全力,防守时自然频频失位。

    很快,球队左路防守开始拉响警报。

    老家伙们还算准备充分,没有被前几波攻势给搅乱阵脚。可对手仿佛找到心得一般,在场左路集结重兵,迅速建立起局部优势来。

    这种战术指向明确,执行异常坚决的进攻思路,明显超越了球员们的应对速度,让所有人都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几次徒劳无功后,巴拉克乖乖地回防了。可是,本来不擅长的左前卫位置上,他在进攻时习惯性的向路靠拢,防守时也爱往路扎堆。

    尤墨也帮不了他。

    自由人现在所能覆盖的面积,依然更靠近前场,路。过于靠边,靠后的防守位置,都有些超越能力范围。

    比赛第59分钟,再次失位导致对方制造威胁后,垂头丧气的巴拉克被换下,莱希披挂上阵。

    场上形势的突然变化,给兴高采烈的球迷浇了一盆凉水。几次门前风声鹤唳之后,被换下的巴拉克竟然只赢得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1:0太不保险了!

    “雷哈格尔的应对还算及时,不过,比赛还有0分钟的时候就进入收缩防守模式,会不会太早了点儿?”

    “替补席上确实,原来的左脚将一个伤一个走,还有一个没有比赛经验,这种状况有点让人头疼!”

    “看来,e的受伤打乱了雷哈格尔的计划。这种危急状态下,缺乏场上历练的小将萨格特,明显不如老将莱希了。”

    “巴拉克上半场表现惊艳,下半场则有些迷失自我。被换下时一脸沮丧的表情,充分说明他心有不甘的心情。不过,对于年轻人来说,也算是宝贵的经验吧。毕竟,比赛不只是45分钟。”

    “球队进攻受制于巨大的防守压力,有些束手束脚,看来还得继续调整!”

    “老将谢里本场表现不够出色,是不是该换个生力军上去冲杀一番,至少给对方的后防线制造点压力出来?”

    “贝纳的特点和谢里有些接近,不过他更年轻一些,场上表现也更有活力一些。库卡的经验要比贝纳足的多,此时换上去的话,攻防两端都会获得一定的帮助。”

    “单纯的死守明显不是雷哈格尔的风格,该如何选择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