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有惊无险的2:0,间蕴藏的内容可不少。

    科尔曼嘴里的成长,在雷哈格尔看来无比欣慰,莱因克只能泪流满面。

    没有人希望自己搏命般的努力之后,最终只收获个平局。即使坚强如铁人,也不能无视冥冥的力量。

    雷哈格尔和莱因克都很坚强,两人经历也堪称坎坷,一场普通的德甲联赛胜利,其实不值得两人如此感情投入。真正让他们在意的,是球队在逆境的坚强。

    没有无缘无故的胜利,同样,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成长。

    假期归队,年轻人的表现成为老家伙们关注的焦点。

    他们已经见识了太多的天才陨落,他们还从未见识过陨落的天才重新崛起。

    两场比赛之后,他们的心,彻底踏实了。

    个家伙,都没有任何懈怠。即使袋多金,佳人相伴,假期悠长。

    有这样的家伙在球队当榜样,这支开始年轻化建设的球队,无疑有了向上的基础。

    赛季是如此漫长,如果没有假期的坚持训练,是很难迅速进入状态,保持良好体能贮备的。这种自制能力,对于时日无多的老家伙们来说,不是件值得一提的事情,对那些可以肆意挥洒天份的天才们来说,的确难得!

    而且,除了状态上的保持,库卡和尤墨在团队方面的进步更值得称道。

    尤墨不用多说,有这种进步只让人惊叹,并不觉得超乎想象。库卡的蜕变,才真正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曾经的天才,著名的坏小子,竟然心甘情愿地当起了绿叶!

    时间回溯到下午。比赛开始没多久的时候。

    市心一幢写字楼里。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坐着两男女。

    “现在开始吗,还是先聊会天,顺便看看球赛?”

    正间,会议主持人位置,年男子略显兴奋的语气和头顶上稀疏的头发有些违和。

    “当然可以。”“没问题。先看球吧。”

    他的左手边,克利斯娜和王丹一身职业装,一脸职业笑容。

    “嗯,卡特琳,网上有直播吧,连上投影仪。难得能和客人们一起看场球,去准备点水果。”

    他的右手边,一男一女同时起身,点头。开始忙碌。

    “boss,水果有芒果,葡萄,苹果,香蕉,需要一样来点,还是?”

    “让我们尊贵的客人挑选吧,不介意的话。”年男子微笑着转头。扫了眼克莉斯娜,目光最终停留在王丹脸上。

    “你最近怎样。妊娠反应还厉害吗?”克莉斯娜也随着他的目光转移,稍微往下,停留在微微凸起的小腹上。

    “苹果和葡萄,谢谢。”王丹先是朝着探询的目光点头微笑,再压低了声音回答,“没什么反应了。最近胃口开始好转。”

    “好羡慕哦,要当妈妈了。”克莉斯娜一脸憧憬。

    “咦,这种机会竟然没进?”年男子的注意力迅速转移到亮起的大屏幕上,眉头马上皱起。

    兴奋的两女,心里闪过一丝凉意。目光也转向慢镜头躺在地上大口呼吸的家伙。

    “是啊,上一场他的发挥太好了,本场看起来有些状态回落。”克莉斯娜直了直脖子,语气平静。

    “那是,在德国国家级后防面前,他的表现是整个凯泽斯劳滕的荣耀。”年男子面容缓和,转头朝她笑了笑。

    “您是在看完那场比赛之后,才下定决心和我们合作的吗?”克莉斯娜不会放弃趁热打铁的机会,语速很快。

    “嗯,是的。”年男子略一迟疑,继续说道,“您也清楚,他身上的争议非常大。从商业角度来说,就是风险与收益的较量。”

    “没错。身为他的经纪人,他的很多选择都让我惊讶。”克莉斯娜放松了脖子,笑着引入话题。

    “哦?他在做决定的时候,都不会参考别人的意见吗?”年男人好奇心被勾起,转向大屏幕的眼神紧盯着球场上忙碌的家伙。

    “当然不是。他在做出重大决定之前,都会和家人商量,也会充分参考朋友和同事的建议。让我吃惊的事情,只是他的远见。”克莉斯娜没有迟疑,张口就答,顺便瞅了眼旁边家伙的神情。

    王丹的表情出乎她预料般平静,嘴角的微笑若隐若现。

    “嗯,他的确和我见识过的所有天才都不同。这一点也是我们想要了解的地方,您知道,作为合作伙伴的话,相互的了解是非常重要的。”年男子目光从激烈的比赛抽开,一脸严肃地望了过来。

    “当然。无论是短期合作,还是成为长期伙伴,相互的了解都非常有必要。他已经怀孕的未婚妻和我一起来出席这次会谈,代表着他的高度重视。”克莉斯娜紧盯着对方,目光毫不退让,直到面前那张严肃的脸上涌现笑意,才眨了眨眼睛,把狡黠的笑容遮掩过去。

    气氛充分缓和下来。

    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的时候,又一次被浪费的机会,让所有人都忍不住发出一阵叹息。

    “看起来,他的情绪在经历上一场的挑战之后,波动有些大。”年男子率先开口,皱着眉头,打破了异样的尴尬。

    “的确。e的受伤让他难以接受,毕竟,他只是个1岁的少年,最亲密的伙伴被人用如此暴力的手段伤害,能控制住自己那发疯般的情绪,就算是心智成熟的表现了。”克莉斯娜再开口时,语气也稍冷,顺便,伸出手握住王丹微凉的小手。

    “这场比赛,他的状态看起来让人担心。最近他的情绪一直如此吗?”年男子脸色稍缓,询问的目光转向王丹。

    “最初的震惊过去之后,他很快收拾起心情。投入到积极的备战当。这种事情他们以前就经历过,不会在心里留下长远的阴影。”王丹微一点头,声音流利。

    “嗯,球队这段时间的表现不错。看起来他的状态不佳并未影响到队伍本身。”年男子还以微笑,身体后仰,靠在了椅子上。继续看比赛。

    屏幕上,尤墨一脚轻推,巴拉克一脚世界波。

    “哦,老天!”年男子猛然站起,双手握拳,兴奋地敲在桌子上,“太漂亮了,巴拉克,太漂亮了。真是个福星呐!首次代表球队出战,就能有如此表现,太让人惊讶了!”

    “o的助攻看起来太容易了点儿,您觉得呢?“克莉斯娜在最初的兴奋过去之后,迅速冷静下来,瞧着对手缓缓坐下的时候,开口问道。

    “是啊。不过,不简单。不简单!”年男子稍微楞了一下,迅速找见其的意味了。双眼亮了起来。“确实不简单。上个赛季,我记得他进了个时速10公里的进球吧,刚才的机会,他完全可以尝试一脚的。”

    “您的记性值得称道。那时的他,明显比现在的状态要好些。可现在的他,明显比那时更成熟一些。您觉得呢?”克莉斯娜下巴微微抬起,一脸明媚笑容。

    “嗯,成熟。这个词语用在他身上,我觉得挺合适。超越年龄的成熟,超越其它人想象的成熟。这是他获得如此成就的重要因素吗?”年男子目光再次转向王丹,瞧着她一脸平静的神情,略感惊讶。

    “是的。不然的话,我不会找个1岁的家伙当我的人生伴侣。”王丹嘴角泛起笑容,坐直了身子,感受了下小腹仿佛在跳动的生命。

    “抱歉,本来打算在场休息时开始商议合同细节的,可在看了他如此不同的一场比赛之后,我实在忍不住,想看一下他的下半场表现。你们觉得呢?”

    瞧着场休息的时针指到位置,年男子略带些歉意的语气询问过来。

    “当然可以。”“没问题。”

    两女对视一眼,用目光在空击了个掌。

    场休息在闲聊很快度过,下半场比赛一开始,骤变的形势,让众人的聊天变得稀少而且简短。

    内容也仿佛遗忘了焦点的家伙,纷纷落在表现回落的巴拉克,表现出色的莱因克身上。

    克莉斯娜在听见年男子充满惋惜的感慨后,没有对巴拉克的下半场表现进行评价,只是在瞧清楚库卡和尤墨仿佛在交流些什么的时候,忍不住激动了一把。

    让人心悬一线的比赛,在焦灼等来了大结局般的一刻。

    年男子再次站了起来,不过,这次没有敲桌子,只是满脸笑容地鼓起了掌。

    很快,另外一男一女也站了起来,一起鼓掌微笑。

    克莉斯娜拉着王丹的手一同起立,点头谢过。

    故事,顺利结束。

    晚上,餐桌前。

    克莉斯娜难掩心激动。

    “你和库卡在交流什么?”

    “哦,那家伙的是你教的?”尤墨反问。

    “嗯?是啊,我们一起学的。”克莉斯娜脸上笑容稍显羞涩。

    “祝贺你们。”王丹眨眨眼睛,示意众人鼓掌。

    卢伟和郑睫正在秀恩爱之,听了这话迅速反应过来,巴掌拍的山响。

    尤墨和江晓兰就更夸张了,一个口哨吹起,一个八卦问起。

    “你们整个假期都在一起学吗?”“他追了你挺久的吧,求婚了没有?”

    克莉斯娜从没试过如此甜蜜的尴尬。

    “好啦,好啦,我们之间的进展没你们想象那么快!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他和你说了什么呢?”

    “哦,他说他喜欢你,让我帮帮忙,我比了个‘ok’的手势。”(。。)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