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轮联赛开始前,第一笔品牌代言费用,一共26万马克,已经划入了尤墨的帐户里。同时,做为经纪人酬劳,4万马克也打入了克莉斯娜的帐上。

    克莉斯娜和王丹合力拿下的这个品牌代言,签约年,税后总金额达到了100万马克。这个名叫salea的户外运动品牌,在整个欧洲都小有名气,产品走的是高档路线,从服装,背包,到攀登器材都有销售。

    这个合约拿下,门槛也就立了起来。后面的商业合作,谈判难度明显会小的多。

    经历了这次印象深刻的商业谈判,王丹收了不少小看克莉斯娜的心思。

    如何引导话题,如何加深了解,如何面对质疑,如何建立信任关系,如何因地制宜,合理利用资源,这些都是学问。而且,属于急智类的谈判技巧,观察对手意图,准确运用身体语言,迅速拟定合理价格区间,都需要用心学习,才能临场不乱,心有底。

    除了上述心得,让人咋舌的商业酬劳,结结实实地震撼了她一把。

    尤墨为俱乐部辛苦一年,取得了远超想象的成绩,才拿到了50万马克的薪水。可眼前只是第一年的代言费用,仅仅需要拍几支广告,出席几次活动,26万马克就轻松拿下了!

    如此巨大的反差,让她在欣喜之余,陷入了沉思。

    德国是个高税收国家,为了付清这次合约的100万马克酬劳,

    salea公司需要拿出160马克来!

    商人无利不往,这160万马克如果只能回本的话,他们明显不会费这个劲儿。如此算来,每年花费50多万马克的广告投入。最少都能给公司带来上百万的额外收入!

    区区一个足球运动员,社会影响力竟然如此巨大!

    而且,尤墨正处于上升期,所在的地方只是个欧洲不入流的小城市。这要正处于当打之年的黄金期,身在国际都市的豪门俱乐部,收入会有多么夸张?

    之前让她耿耿于怀的十分之一不到。如此看来也并非难以逾越的天堑!

    当然,这一切的根源,都需要场上表现来维持。

    “看起来,不用等到明年夏天,你就能把李娟娶来当小老婆了。”

    球队的大巴车上,王丹坐在尤墨身旁,把手机短信拿给尤墨看。

    “靠!我竟然这么值钱了?”尤墨也被数字上的一排零给惊了一下,小声感叹。

    “我原以为小地方小俱乐部没啥意思呢,现在看来还是见识浅薄了。”王丹脑袋倚在他的肩头。目光看着窗外。

    凯泽斯劳滕的金字招牌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是啊,国内待久了,以为一年200万算成功人士了。现在一看,差的还远。”尤墨脑袋一侧,和她靠在一起。

    “嗯,刚从国内出来的时候,以为一年能挣个十多万就不错了。”王丹挪了下身体,让两人贴的更近一些。

    思绪。回到了四年前那个下午。

    两个人,也是这么紧挨着坐在球队的大巴车上。

    没有那时的相遇。会有今天吗?

    “刚开始签的青年合同,一年是万马克吧,老实说,我也以为这一年能挣个十几万。”尤墨没有她那么感性,埋头嗅了嗅今天的香水味儿。

    “你说,如果广岛我没有厚着脸皮追你的话。你会对我念念不忘吗?”

    “会啊。你呢?”

    “会后悔吗?”

    “想听实话还是好听的话?”

    “都想听。”

    “实话就是‘当时不会,老了大概会’,好听的话就是‘悔的肠子都青了’”

    “你不问问我会不会后悔?”

    “好吧,王女士,没有迈出那一步的话。你会后悔吗?”

    “我考虑到你可能会后悔”

    “都要当妈了,吹牛皮也不怕宝宝踢你!”

    第二轮联赛是客场,对手科隆队实力游偏下。

    无论是斯米特尔,还是盖德*穆勒,两人都看好凯泽斯劳滕此次客场之旅。比赛还没开始,两人的话题就上天入地,无所不及了。

    “老实说,本赛季有了如此抢眼的升班马,整个德甲联赛收视率都提升了不少。刚刚拿到的数据来看,上一轮凯泽斯劳滕对阵汉堡队的比赛,国家二台最终收视观众定格在58万人。仅次于拜仁对阵汉诺威96的68万人。”

    “据说o和e的祖国,拥有上千万人的足球市场,他们与德甲官方已经合作年了,这个赛季看来会转播不少他们的比赛。”

    “嗯,拥有十亿的人口基数,市场真是大到难以想象。不知道凯泽斯劳滕俱乐部有没有想到过这方面的商业开发”

    与此同时。

    万里之外的央视会议室,灯火通明。五个人,一人面前一大摞资料摆起,眉头都是紧皱着,在迅速翻阅。

    过了一会,门口出现了个戴眼镜的年轻人,圆脸,大眼睛,长相颇喜庆。

    轻轻敲了两下门之后,他走到正间那位身旁,语带难色,“陈主任,观众热线已经要被打爆了,您看?”

    “建宏啊,你也知道,足协现在态度明确。就是不想扩大他的知名度,省得影响备战十强赛。”被称作陈主任的年男子轻叹口气,指了指面前的资料。

    “不就是有几个女朋友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又不是选好男人!”年轻男子一脸不爽,声音却没有放大,压低了嘟囔。

    “另外一个家伙,据说国家队想招来打十强赛,你说这算是主动示好的表现吗?”陈主任停止翻阅,转头问旁边的家伙。

    “能同意吗?那家伙?”

    “不知道啊。因为这两个家伙,足协内部也吵翻了天。”

    “那啥时候能转播凯泽斯劳滕的比赛?”

    “快了,足协单方面压不住。”

    已经缓缓打开的国家队大门,随着尤墨自曝丑闻般的行为,迅速合拢了。

    9年,国内足球市场火爆依然。已经进入世界杯外围赛最后攻坚阶段的国家队。无疑是球迷们关注的焦点,足协心的重之重。

    之前为了打外围赛的小组赛,国内联赛就为之让道,整整停摆了接近两个月。

    这种短期目的性极强的官方行为,称道的不少,批评的也不少。不过,明显拥有舆论控制权的足协,并不会考虑那些渴望自由的杂音。

    卢伟和尤墨在德乙的表现,掀起了不小的浪潮。一度出现球迷联名信寄往足协请愿的事情。

    足协内部态度依然。

    想进国家队,至少在德甲有了表现机会,再拿来讨论一番。

    结果,德甲是进了,丑闻也随之曝光了。原本力挺他们进国家队的家伙们,也随之偃旗息鼓,闭口不谈。

    如果尤墨没有主动曝光此事,那只能算圈秘密。稍微遮掩一下,也没人会拿这个当令箭。宁愿背负起不能出线的风险而拒绝他。

    主动曝光,毫无悔改之意,这在国内政治意味浓厚的国家队看来,属于典型的大逆不道,结果自然格杀勿论。

    连带着,卢伟的入选希望也随之成了泡沫。消散在月流火。

    直到两人所在的凯泽斯劳滕队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先平拜仁幕尼黑,再克汉堡队后,形势立转!

    德甲在国内有着良好的群众基础,拜仁队更是国内排名前几的球迷俱乐部。那场热身赛虽然没有转播。可网络途径已经在国内媒体被充分利用。几经周转,比赛录像真实地再现了两个家伙神奇的表现。

    这种明显高出国内水平一截的表现,惊呆媒体的同时,也让足协内部旧事重提,商讨起两人入选国家队的问题来。

    结论很快出炉。

    尤墨暂时不考虑,等事件影响淡化,领导不再追究的时候,再考虑不迟。卢伟的入选,不能再拖!

    顺带着,转播德甲的央视也被打了招呼,尽量减少凯泽斯劳滕的比赛转播,降低两个家伙的影响力,省得足协骑虎难下。

    卢伟接到阎事铎电话的时候,正在健身房里和郑睫挥汗如雨。

    几句客气之后,两人直入主题。

    结果大出所料!

    在阎事铎看来身价爆涨,风光无限的事情,被卢伟一句轻描淡写的“劳您费心,我不想去”给打发了!

    百思不得其解的他,真有再打个电话询问具体原因的想法了,可最初的愤怒与不解过去,他也就释然了。

    性格使然!

    嫉恶如仇的家伙,独自一人待在政治意味浓厚,水深不见底的国家队,能心甘情愿地听人摆布?

    “干嘛不去?”

    郑睫听出了对话的含义,笑着问。

    “没意思。”卢伟显然缺乏好心情,随口回答一句,继续走回健身器材,忙碌起来。

    “大脑袋家伙不去,你就不想去了?”郑睫不死心,停了手上动作,过来瞅他。

    “算是主要原因。国内足球环境是个什么样子,你也不是一无所知吧。”卢伟也停了下来,目光转向阳光撒落的墙角。

    “你的这种态度,如果被足协恶意报道出去,怕是会影起球迷反感吧?”郑睫试探着开口,缓缓说道。

    “谁说不是呢。不过,无所谓了。”卢伟依然没有转开视线,仿佛那一抹夕阳余晖是处值得眷恋的所在。

    “在看什么呢?”郑睫好奇起来,顺着他的目光瞧过去,“什么也没有嘛!”

    “是啊,除了阳光,什么也没有。”卢伟仿佛自言自语般,念叨着。

    “干嘛怪怪的?”郑睫靠近了,搂住他。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国内足球的好日子还有几年,我们就不去凑热闹了。”

    “怕被染色吗?”

    “没有。有点担心以前认识的家伙们,被染成了再也认不出来的颜色。”

    “说的怪吓人的!对了,如果大脑袋家伙也接到邀请,而且愿意去的话,你会不会答应?”

    “他比我勇敢的多。”

    “哦这样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