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场挑战实力相当,状态不定的对手,雷哈格尔在排兵布阵上明显偏于稳妥。

    攻强守弱的巴拉克被攻守兼备的布克换下,一脸沮丧地坐在了替补席上。

    尤墨坐在他的旁边,调*戏他。

    “冰激淋呢?”

    “哦,回头买给你。”巴拉克明显没有聊天的心情,头都没有转过去,依然楞楞地看着场上。

    球队开场就显得很被动,莱因克的叫喊声钻入他的耳膜里,异常刺耳。

    “你不喜欢坐着看比赛?”尤墨仍不死心,继续骚扰。

    “你才喜欢坐着看比赛!”巴拉克愤怒地转过头,作凶狠状低声咆哮,嘴角却有丝苦笑跑出来。

    “去年我在替补席上坐了大半个赛季。”尤墨瞧的清楚,眨眨眼睛。

    “我都21了。”巴拉克语速很快,不假思索一般。

    “有女朋友了吗?”

    “没有。”

    “我有个,已经欠了一屁股债。”

    “你,愿意帮我吗?”

    巴拉克迟疑着,压低了声音,眼神里有股清晰的渴望。

    “好啊,你有诚意的话,我力所能及。”尤墨收了笑容,一本正经。

    “其实,我不该提这种要求的。”巴拉克一脸兴奋地张开了嘴,却迟疑了一下,表情同样严肃起来。

    “既然说了,半途而废岂不可惜。”

    “嗯,我想找教练谈谈,看能不能打左路。我只擅长头球和右脚,左前卫的位置让我很别扭。”

    “明白了。”

    “还有,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愿意帮我?”

    “你答应请我吃冰激淋了。”

    “哈哈,你真是个有趣的家伙!”

    巴拉克被雷哈格尔放在板凳上。这一点不足为奇。虽然他在上一场为球队打开了胜利之门,可是后面暴露的位置感缺失,导致他在防守作用平平。顶级联赛的每一场对阵,双方都不会忽略赛前细致的研究。他的位置感问题既然能被汉堡队利用,自然也不会被其它对手放过。

    高水平的比赛,任何一个明显的位置短板。都会导致战术上的顾此失彼。劣势渐渐积累,败势就已成形。

    所谓的,木桶理论。

    进攻他的特点其实并没有被主教练忽略,只不过眼前状况并不适合他上阵冲杀。

    他从丙级联赛一跃而至顶级联赛,第一场比赛就取得了职业生涯里程碑般的突破,兴奋是可想而知的。

    可比赛就是这样,前一秒能成英雄,后一秒可能就成狗熊。兴奋的越夸张,失落来临时也就更难受。

    尤墨也被一并摁在了板凳上。这一点就有些出人意料了!

    按照赛前媒体采访来看,双方俱乐部,双方当家球星,都已经叫板起来了。那在接下来的比赛,还不针尖对麦芒,你进一个我进俩,你赢一场我可不能平。

    哪儿有挑衅过了,被人雪藏的道理?

    难道。是雷哈格尔并不满意尤墨的言论?

    经历了开场几次慌乱,凯泽斯劳滕渐渐稳住阵脚。

    主场作战的科隆队。实力远没到压住对手胖揍的程度。双方互有攻守的同时,都采取了谨慎的策略,希望稳住防守再伺机寻找机会。

    这种心态驱使下,场面变得平淡乏味起来。

    国家二台的演播室里,老搭档斯米特尔和盖德*穆勒,对场上局面显得兴致平平。

    两人开始旧事重提。希望找出真正的线索来。

    “o在上一场状态确实一般,以前那些家常便饭般的身体创造力,全场都没有表现出来。由此可以看出,他也不是超人,一样会有状态起伏。”

    “是的。没有哪个运动员不存在状态起伏的问题,只是高低长短不同而已。o在上一场比赛采用了非常巧妙的办法,使自己在状态低谷的时候,依然能给球队带来巨大的帮助!”

    “嗯,这一点非常难得。我们经常会用这样一个词,来形容一名表现出色的球员,‘用脑子踢球’!意思当然不是头球厉害,具体来说,就是因势利导,合理利用资源,把自己的作用最大化。”

    “用脑踢球的家伙们,多了一个身体出色的,想想就让人有些兴奋!”

    “是啊,可这一场把他雪藏的雷哈格尔,打的是什么算盘呢?”

    “暂时还看不出来。不过,我觉得基本可以肯定,主教练并非对他的言论不满,才取消了他的首发位置。这从替补席上他和队友说笑的神情,能都清晰地看出来。”

    “哈哈,你也注意到了?”

    “巴拉克一脸沮丧,o在一旁眉开眼笑的。”

    “这种心态,怎么说呢。换成另外任何一个人,我们都可能会觉得他有些不思进取。可唯独是他,让人不会下这样的结论。”

    “确实,这家伙总是让人大吃一惊。次数多了,结论自然不敢武断。”

    “而且,你想过没有。他刚刚和上赛季金靴奖得主在媒体上针锋相对过,这种时候应该是憋足一口气,努力超越对手才对!”

    “或许,只是烟雾弹?”

    “有可能!”

    “看来,还是他和雷哈格尔,可能还有凯泽斯劳滕俱乐部,一起放的烟雾弹!”

    两位老家伙话题扯的虽远,眼光却毒辣着。

    所谓的复仇,如果目标只是热身赛的扬眉吐气,那明显会让人怡笑大方。

    雷哈格尔没有被球队两场出色的表现冲昏了头,在他看来,即使两场进了个球,尤墨依然只是个1岁的小家伙。既然身体状态不佳,那就好好休息,不必急于一时一地。

    如同没有忽略巴拉克的特点一样。他同样没有忽略尤墨在上一场的团队表现。这让他在决定是否雪藏的时候,犹豫了一下。

    促使他下定决心的东西,是随手翻起的数据资料。

    过去的两场比赛,尤墨的平均跑动距离超过了11000米!

    这对于一个身体尚未发育完全的家伙来说,明显有些超负荷了!

    被这个数据惊讶到的雷哈格尔,又重新翻出了这两场比赛的录像。仔细研究起来。

    结论很快得出。

    自由人的大范围覆盖,需要极其充沛的体能做后盾。虽然,尤墨在之前的比赛从未出现过明显的体能问题。可这不代表以后也不会出现!

    尤其是高节奏高对抗的顶级联赛,体能消耗并不是以平滑的曲线前进。很有可能在一段连续的对抗,某个关节,某块肌肉,某条韧带,在短时间内被大量使用,造成疲劳。成为伤病的隐患!

    意识到这种可能,雷哈格尔下定决心的同时,把队医叫了过来,好生一番叮嘱。

    赛前体检,阶段检查,状况评估,一样也不能少!

    上半场结束于枯燥乏味的0:0。

    吃惯了大餐的球迷和解说们大呼上当,心骂娘不断。

    比赛就是这样。花钱花时间来看,花心思准备资料来解说。自然想得到充足的回报。如果比赛双方都没有冒险的心思,都不准备拼尽全力去创造机会,都在等对手犯错的话,除了铁杆球迷,其它人很难坚持看下去。

    德甲没有细腻技术所带来的观赏性,大开大合的对攻。是球迷们每周喜闻乐见的事情。

    就连比赛转播,也会考虑到上述因素,刻意寻找一些更能调动球迷胃口的元素。

    球员和教练往往对这种心态不屑一顾。

    对他们来说,赢球,拿冠军。名利双收是最重要的,拿观赏性来要求对手,那只是比赛结果不理想的遮掩手段而已。

    球员和教练的这种心态,同样有利有弊。

    会员制的俱乐部,需要不断的新鲜血液来刺激球市,而比赛的观赏性,无疑是吸引球迷的最佳武器。

    凯泽斯劳滕之前走过的衰落之路,其实就是这么个恶性循环!

    打法保守,场面难看,收入下降,留不住好球员,成绩下降,跌入乙级

    不过,乙级联赛,赢球冲顶才是最重要!

    想想看,命都要没了,还追求个p的观赏性?

    现在则不同往日了。

    球队已经完成目标重回德甲,前两场比赛爆发出的战斗力,也充分说明球队不止为保级而战的实力。这种状况下,依然谨慎保守,客场把平局当成胜利的话,无疑会让所有人失望。

    今天这45分钟比赛踢完,所有凯泽斯劳滕的支持者,心头蒙上一层阴影。

    该不会,又走老路吧?

    雷哈格尔确实没有意料到这个问题。

    在这一点上,他和其它职业经理人一样。

    只对成绩负责,其它一概不问!

    这其实也是竞争激烈的职业赛场上,主教练心强烈的危机感在作祟。

    他有大计划,有长远目标,有舍弃场面追求结果的耐心。

    可是,球迷呢?

    有足够的耐心,能充分的理解,能满足于稳守之后的1:0小胜,或者更平淡结局吗?

    一场两场可以,半个赛季,整个赛季,会如何?

    他的排兵布阵,一向被评价为保守有余,冲劲不足。对年轻人的使用,一向是小心谨慎,保护有加。这种不讨喜的风格,暂时会被目前的成绩遮盖,不会冒出太多杂音来。可在漫长的赛季,继续这种思路的话,无疑会对球队造成长远的不良影响。

    “我晚上把你领到boss房间去,你敢不敢直接向他建议?”

    场休息时的场地上,尤墨和巴拉克在无聊地颠球表演。

    “啊?那么直接吗?我以为你会帮我说说话,求求情之类的”巴拉克惊了一下,心里有些发虚。

    “怕毛毛,你不说的话,boss哪儿知道你胆量有多大?”尤墨继续怂恿。

    “那好吧,我说说看。是要用强硬一点的语气,霸气一点的态度吗?”巴拉克果然上当,拍拍胸口展示胸豪气。

    “那到不用,你现在只是小强而已,他可是大象,吓唬他的话,一脚把你踩成饼干!”

    “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