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场,双方的态度更积极了一些,进攻的压上都坚决了不少,比赛场面也随之激烈起来。

    不过,这种紧张激烈只是争胜决心的一种表现,真正战术意义上的冒险,双方都有些缺乏。

    凯泽斯劳滕屡屡在比赛最后阶段上演绝杀,这种状况被科隆队铭记在心,时刻不忘。本场比赛他们的谨慎应对,其实就是这种心理在起作用。

    雷哈格尔则有些无奈。他手缺乏左路进攻好手,右路克利斯托夫没什么突破能力,施容博格被要求减少助攻的话,整支球队的进攻都缺乏锐利度。

    这种状况下,他更多地把赌注押到了最后阶段,希望通过尤墨的创造力来解决问题。

    说白了,就是他担心球员会有心理依赖,却忽略了自己的心理依赖!

    这一次,剧本没有按照他的愿望进行。

    比赛第55分钟,前场角球混战,老将谢里头槌破门。可没等高兴劲儿充分释放,打击就来了。

    比赛第58分钟,科隆队利用一次任意球机会,由9号科瓦尼一记漂亮的侧身凌空,打入了扳平比分的一球。

    随后,双方都开始调兵遣将。

    尤墨在比赛第65分钟上场,巴拉克在比赛第2分钟上场。

    同样,早有准备的科隆队也开始换人。他们放空了边路,把路防守密度加大,成功遏制住了凯泽斯劳滕最后时刻的反扑。把比分最终定格在1:1上。

    国家二台的两位解说,在下半场提起了精神头儿,间一度激*情洋溢。可等到最后时刻雷声大雨点小的局面结束,两人都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有点平淡,这场比赛。总的来说。双方算是发挥出了自己的水平。1:1的结果也是双方实力对比的正常反应,相信他们也能接受这个结果。不过,看惯了最后时刻的绝杀,所有人大概都会有些不适应吧?”

    “是的,绝杀成为常态,这本身就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现在。随着e的受伤,o的状态回落,这支凯泽斯劳滕队有些被打回原形的味道。”

    “最后时刻他们围攻对手的气势很足,可惜只开花没结果。如果能在更早一些的时间拿出这种气势来,状况会不会更好一些?”

    “可能吧。不过,不要忽略了早有防备的科隆队!”

    “确实,一而再,再而的最后时刻绝杀对手,不可能不引起对手的高度重视。这支凯泽斯劳滕队。看来还需要拿出更多,更积极的进攻办法出来,才能缓解球队对那两个家伙的依赖。”

    “哈哈,你说我们是不是对一支升班马要求过高了一些?”

    “没办法。高调出击,和拜仁幕尼黑较劲的他们,时时刻刻处在放大镜下,被人提高期待也是情理之的事情!”

    “出头鸟可不好当。但愿雷哈格尔和他的弟子们,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来面对这种高要求!”

    “另一块场地上,埃尔伯打入他在拜仁幕尼黑的第粒入球。球队最终以:0轻取杜塞尔多夫。两轮过后,他们出现在无比熟悉的榜首位置上。”

    “卫冕冠军的开局不错,看来热身赛的不良影响没有波及到正式比赛。”

    “热身赛嘛,再多看点,也不能掩盖热身的本质。”

    一场意料的平局,却让雷哈格尔心情有些烦躁。

    缺少了尤墨和卢伟。球队居然和身处下游的科隆队一样,只能通过定位球来改写比分!

    这不得不说是件让人失望的事情。

    赛前高调出击的俱乐部和球员,现在看起来像个跳梁小丑一般,蹦来蹦去地惹人发笑。

    一支成熟的球队,不会一直等待一个病床上躺着的家伙。如果不能及时改变眼前状况。那所谓的复仇,只是个纯粹的笑话!

    整支拜仁队,整座幕尼黑,整个德国,都会捧腹大笑的,笑话!

    球队必须要在改变成长,才能避免刚刚凝聚起的心气迅速跌落!

    “进来。”

    沉思的雷哈格尔,被敲门声惊醒,扬声回应。

    尤墨在前,巴拉克在后,打完了招呼,脸上表情各异。

    一个一脸诡异笑容,另一个一脸苦瓜笑容。

    “咦,你们?找我什么事吗?”雷哈格尔看清楚是两个人之后,声音由热情变得严肃了一些。

    “迈克尔想找您聊聊天,我是他的介绍人。就这样。”尤墨转头拍了拍巴拉克肩膀,把他拽向身前。

    “哦?这样吗?”雷哈格尔心一动,脸上却不露声色,微一点头,算是认可。

    巴拉克胆气壮了一些,试着开口,“是的,是这样的,我找您,是想让您对我多一些了解。”

    “嗯,那你们谈吧,我回房间了。”尤墨瞧了眼主教练的神情,确认他有在认真听后,做了个扩肩运动。

    “好的,去吧。顺便帮我打个电话给e,我想知道他的具体状况。”雷哈格尔提高声音,挥手作别。

    巴拉克显然没想到这家伙甩手掌柜做的这么彻底,一时间想开口又怕露怯,不出声又怕自己胆气不够,纠结,瞅着对方扬长而去。

    雷哈格尔显然注意到对方的窘迫了,也不说话,微笑着上下打量。

    “啊,那个,前面我说到,对,了解,我来,是为了让您多了解了解我!”巴拉克浑身的不自在,卡顿了好几下,才算流利起来。

    “球场上,还是生活的?”雷哈格尔笑着开口,手指了指对面的床沿,“坐那里吧。个头这么高,气势还应该更足点儿。”

    “哦球场上的吧,生活我好像找不出来有趣的话题。”巴拉克拉长声音应了一声。心思终于随着身体,一起落实。

    “对了,你和刚才出去的家伙,怎么混熟的?”

    “我说是他主动找我,要帮帮我,您相信吗?”

    “为什么不?”

    “您和他的关系。让我很羡慕呢。”

    “哈哈,当着我的面这么说,你可真够实在的。”

    “嘿嘿,他们都叫我‘傻小子迈克尔’!”

    拒绝国家队的邀请,这种事情卢伟提都懒的提,郑睫却不会。

    尤墨接主教练指示,打电话询问情况的时候,就被叽叽喳喳的家伙给闹明白事情经过了。

    电话挂断,他只觉得莞尔。

    他不会拒绝同胞们的认可。也没有忽略国内的巨大市场。条件成熟的话,他甚至想回国走走转转,看能不能找到些好苗子带出来,让他们体验一下真正的职业足球。

    不过,他也清楚。以他现在的名气和具体状况,真正想当合格的引路人,还缺乏底气。

    毕竟,他太年轻。又在男女关系方面做了不良榜样。对方即使同意,家长那一关也难过。

    国家队拒绝向他打开大门。并未出乎他的意料。他在体制待过,能体会到老朱那种处处受制的无奈。

    卢伟受到邀请,同样也不出乎他的意料。他清楚自己好兄弟的实力,不觉得国内哪个家伙有可比较一番的实力。

    卢伟因为他不去而拒绝邀请,对他来说,简直没有任何心理压力!

    成年队不同于少年队。成年国家队的政治意味只会更浓厚,彼此之间的关系也更倾向于利益牵制。已经赚的盆满钵满的足协和国脚们,显然并不满足于球场上的乐趣。如果想和队伍的大佬们搞好关系,不可能还像以前般单纯。

    卢伟这种有心理洁癖的家伙,独自处于藏污纳垢之地。怎么可能处之泰然。即使依靠以前打拼下的人际关系站稳脚跟,也难以集心思在场上,比赛。

    与其这样,还不如安心在这待着,继续提升自身实力!

    竞技体育,用成绩开道,以实力为后盾,才能走的稳,踩的实。

    巴拉克与雷哈格尔一番长谈,为彼此打开了一扇门。

    对于主教练来说,年轻球员敢于自荐是件值得鼓励的事情。即使实力达不到要求,场上没有合适位置,也不会忽略这种积极向上的心态。

    聪明的主教练,会就此提高他们对当事人的要求,像是跑狗场的电动兔子一样,引诱着他们奋勇向前,来完成一个个既定目标。

    当然,做为奖励,口头上的和实际行动上的一样重要。

    至于其节奏,就是青训大师们的不传之密了。

    除了对巴拉克的表现满意,尤墨的主动帮助则进一步惊讶了主教练。

    雷哈格尔自觉没有小看任何人,可这么个家伙一而再,再而地让他刮目相看,实在有些超出他的人生阅历!

    有这样的家伙做自己的得意弟子,真是做梦都要笑醒了!

    和主教练的情绪差不多,巴拉克也兴奋的一晚上没睡好觉。

    傻小子迈克尔在这支球队毫无根基,除了教练,其它人可能连主动了解一下的兴趣都缺乏。

    丙级队出身的家伙,人高马大,有一脚远射。

    ok,这种家伙在德国到处都是好不好?

    巴拉克自己也清楚这一点,所以才会处处腿脚勤快,时时装傻扮萌。所以才会在进了处子球之后,那般的抑制不住情绪。

    尤墨在球队的位置,说成当家球星都嫌不够!

    主席口的无价之宝,主教练心的唯一核心,球员们争相靠近的风向标

    这种家伙,居然主动向他摇起了橄榄枝,为他牵线搭桥,帮他理顺思路?

    这种事情砸在他头上,直让他晕晕的,有些不知身在何地了。

    即使没能打动主教练,让他坐稳主力位置,可顺势和当家球星搞好关系的话,哪还用犯愁站不住脚,踢不上球?

    路已经在面前铺好,剩下的,就看他的表现了。

    加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